抗战先锋 第二十六章燃烧的岛 第九节缺口

ddtt 收藏 5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任何一支装备不好的军队都会把近战夜战当成重要的作战手段,日本鬼子也不例外,白天他们也怕飞机大炮坦克不敢出来,到了晚上飞机大炮不容易瞄准他们就出来折腾,阵地战双方都在明处鬼子占不到便宜,鬼子弱也只能利用夜幕隐藏自己。

“机枪封锁,不要放敌人进来。”张学义近忙碌着可鬼子还是借助迫击炮和掷弹筒的威力在防线处撕开一个缺口,几个步兵几乎触全部的蜘蛛地雷,近百个手榴弹做成的八九个蜘蛛雷已经全报销,鬼子的步兵踩着自己人的尸体一时也忘了害怕,狂热的冲向美军的阵地,八个掷弹筒集中火力打一处机枪阵地,鬼子靠近了一阵猛炸,战壕里的七八机枪手全倒了下去,浑身全是血伤口里都是弹片,鬼子步兵纷纷向战壕附近扔手榴弹,想去救自己战友的士兵只能看着鬼子鬼子冲进战壕,很多鬼子背起步枪还是从战壕里寻找美军的自动武器。

“他妈的。”张学义嘴上骂着手里没闲,因为距离太近他已经无法调整迫击炮到更小的射程,他一伸手把炮架拆了,就让炮管依靠底座,他左手向后扶炮管炮管几乎成九十度垂直于地面,他右手把上好引信的炮弹塞了进去,迫击炮击发以后炮弹准确的落在日军的人群之中爆炸,鬼子兵看都不看死去的战友,继续端着枪边射击边投弹,他们几乎像机器一样似乎麻木的没有感觉,这都是被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教唆成这样的,因为日本的主流思想是各安其位共同效忠天皇,民族性格就是充满奴性的,军火主义分子几乎不需要物质奖励就可以让他们送死。

第一线围攻美军的步兵大队把迫击炮布置在距离美军阵地两百多米的地方,掷弹筒靠近到阵地前五十米,拿着指挥刀的军曹一刀将投降的美军士兵的脑袋砍下来,锋利的军刀砍下人头以后死去的美军士兵还坐在地上,人头像球一样的在地上滚,偷袭得手的日军其他步兵大队跟在友军后边也潮水般的扑来。

“顺子,给我挡住鬼子。”张学义刚喊完眼前就见一个美军背对着鬼子往自己所在的迫击炮阵地上跑,鬼子飞快的追上一个突刺就把逃跑的美军士兵扎穿,鬼子兵很费力气的把刺刀拔出来继续前进,张学义亲自操作火炮把鬼子挡住,张顺搬来M1919式重机枪,身上缠满弹链,钱瑞把枪架放下以后张顺向距离最近的敌人扫射,上百发子弹的弹链飞快的进了枪里,机枪的枪口始终火光闪动。

阵地里装好引信的炮弹已经打光,张学义撒手放开迫击炮,炮歪倒在一边,伯特搬着一箱子炮弹喊:“这是81炮的弹药,上了引信,快打呀。”

“没时间瞄准,把炮弹扔出去。”张学义拿起炮弹在石头上磕碰一下远远的扔在鬼子的人群之中,伯特也知道炮弹近距离的用法,拿起炮弹使劲磕底火随手扔出去,俩人守着一箱子炮弹使劲往外仍,卡特从帐篷里出来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武器,背着大号弹鼓的冲锋枪拿起装好引信的枪榴弹也跟着跑出来,他手边找不到手榴弹就拿枪榴弹往处扔,扔之前也使劲磕一下。

防线的其他部分美军的机枪使劲的响,迫击炮无坐力炮正常的开火把日军控制在阵地前一百多米的地方,火焰喷射器平凡的击退企图靠近的鬼子,伯特扔完炮弹端着冲锋枪继续扫射,卡特把枪交给张学义,“干掉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张学义拿到最喜欢的枪对着鬼子密集的进攻队形扫射,二三十个鬼子在冲锋枪的持续扫射下死伤,弹鼓里的一百发子弹不到一分钟就打完,附近宿营的美军装甲部队也动员起来救援被袭击的地方,四辆M4坦克轰鸣的开到鬼子的背后,用车载机枪狠狠扫射鬼子的后背,瞬间近百个鬼子倒下去,坦克继续向前开碾压着鬼子的尸体,在湿润的土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M2半履带车上的机枪手打红了眼,鬼子见装甲车就害怕,纷纷准备退入树林。

一队M8轮式装甲车也顺着简易公路开到交火区,车等上的机枪把操作92步兵炮和迫击炮的敌人打成筛子,日军随后打出一发信号弹,所有的步兵炮兵纷纷退入茂密的树林中,装甲部队难以进去继续追,帮守军恢复阵地以后装甲车上的步兵下车警戒。

钱瑞和张顺累的坐在地上不起来,他们面前的机枪冒着热气,最后一条弹链也打完了,战壕里满是子弹壳,张学义原地坐下,“都他妈来送死,差点把人都折腾死。”

从M2半履带车上下来的陆军少校喊:“清点伤亡,B连进入阵地协助A连清理阵地,先把伤员送到战地医院,让A连的指挥官来见我。”


伤亡统计很快的出来,伯特的陆战连轻上三十多人无人阵亡,陆军步兵营A连死亡十九人,全是夜岗的哨兵,他们守的一线阵地被突破,打又打不过跑也没跑掉,军官和士官基本没伤亡。

援兵到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陆军从阵地和交火地带上找到两三百名日军的尸体,但是通往密林深处的小路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地上的血迹,显然很多伤兵没有被丢弃,许多尸体也被带走,从血迹上看很多鬼子是重伤后或者死后被抬走的,血流那么多抬回去也是死人。

缓过乏的张学义也出来查看日军阵地,他现在可不想留在阵地上,现在指挥部拉了电话线,正一层层的向上报告,嘈杂的打电话声可不好听,反正美军的集团军、军、师的指挥官不认识自己,自己也没必要写什么报告。

张顺和钱瑞每次胜利都很高兴,他们要不这么乐观早被战争折磨死,在以前的战斗里战友的脑浆喷在他们的脸上,他们只会更坚决的打下去,等鬼子横尸阵前他们抹干净脸上的脑浆和血,依然满脸是笑,他们笑鬼子猖狂半天只混个身死他乡,他们高兴的是自己还能活着多吃几顿饭,吃饱了好有力气揍小鬼子。

前开学习的美军军官纷纷坐上吉普车返回营地,他们也开始在自己的营地附近拉上拌线挂上手榴弹防备敌人,阵地也是四面修机枪阵地,他们不在认为正面是最危险的,宿营的时候把火力均匀到各个方向,让鬼子从那走都是死,这才是好办法,白天他们尽量伪装自己的阵地不让知道自己的火力部署。

张学义坐在M8装甲车的车顶上抽烟,他奇怪的是美军四一年才参加战争,这么好的装甲车怎么设计制造的呢?美国怎么车这么多,以前只忙着上学也没仔细研究美国,后来打仗就研究武器,美国的冲锋枪很好使,斯登轻便但是威力精度不足,M3有斯登的轻便汤姆森的威力,M2半履带车比卡车的越野能力强,M8装甲车的速度又快又好看,美军的武器造的就是好,他们怎么用两年造出如此多的武器,还设计的这么好看?

“大哥,吃饭了。”张顺把饭端到装甲车上,张学义端着盘子下了装甲车,坐在吉普车的后座上吃饭,卡特早早的吃完了抽着烟说:“晚上好危险那。”

“这样的日子我过的太多了,所以感觉没什么,危险的是你的子弹不够枪也不多,那才叫危险,我们这么多人还有坦克怕他们做什么,日本人只会偷袭,等构筑好防线他们还不敢来呢。”张学义喝着可乐吃饭,感觉比在酒店里坐的直直的吃西餐舒服。

“最好的锻炼身体方式就是好好打鬼子,我要不打他们我都消化不了肚里的好吃的,要是鬼子忽然投降我都不知道接着该做什么。”钱瑞吃饱了坐在那吃口香糖喝可乐。

张学义笑着说:“我告诉你做什么,去把委员长发的证件和军衔全换给他,然后找个他不管的地方爱吃什么吃什么,爱喝什么喝什么,小心他把你拉到最前线,你忘了皖南了?难道你也想去山西搞摩擦去?”

张顺低着头说:“大哥,他要让我干这事,我拉着队伍投靠延安去,四少爷(张学思)在八路军里做事,我们一起投奔他去,老蒋会为难我们不?”

“你必须先把你那一大群老婆转移了,然后把她们的家属也转移,都跑的差不多了才能带队伍走,即使不带兵走你也必须拉着人去,你我都三十来岁的人了,又不能冒充小伙当兵去,不带人去延安人家怎么收留你?让你带兵你吃了十年老蒋的俸禄。”张学义喜欢美军的原因就是在这里可以聊政治话题,要在远征军里说这个,宪兵立即把你抓起来五花大绑关进去。

钱瑞弄灭烟头说:“你跟蒋先生关心近,你劝他一次么。”

“战争结束我们就摆脱他,我会正式的跟他要出大哥,正式让他跟延安谈判,他要不听我也不能杀他,我只能拉几个人投奔延安去,拉不到人我们就出国,我不想被搅在一起,我不喜欢政治,我不喜欢内战。”

张顺说:“大哥,不如你找一个地方继续指挥保安团,或者当个小城的保安司令,我们不管他们怎么样,我相信得民心者得天下,我想北边的很快会统一天下,到时候我们手里有兵,把管区内的军统抓起来献城归顺,躲到国外还算什么中国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