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六十四章 狙击团大决战(一)

haoren5100 收藏 9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从现在起,不准说话,不准放屁,不准左右摇摆,不准……总之,除了弯腰前进和趴在地上的动作外,你什么都不能做,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我见赵学军比较老实,而且刚刚经历过巨大的精神伤痛,不忍心看着刘震峰这么欺负他,走过去严肃的对刘震峰说:“别欺负他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他就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特勤团兄弟接应我们的地方离南京城北面长江边两里地的一处山峰上,可是当我们疾风疾火的赶到那地点时,小雨虽然停了,但整个山峰上已经见不到一个人影。到处都是血迹斑斑,到处都是子弹壳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到处都是被子弹打出来的一个个小洞,到处都是手雷爆炸后所留下的小弹坑,弹坑边上偶尔还会有些碎肉或断臂之类的东西,看的我脸色刷地一下子就变了,不好的预感在我脑海中正迅速的扩张,那个花面具忍者说的是真的,至少这条信息是真的,也就是说阿莲的事也有决大的可能是真的。

普通军人在战场上讲究的是伤敌或杀敌至上,可狙击手讲究的就是一条——杀敌至上。一般说来,狙击手之间的战争用的都是枪,很少用手雷,除非是需要,也就是说现在对方人数众多,而且自己被发现了,不得不用手雷来掩护或杀敌。

我们六人趴在山峰顶端,看到下面的一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了,兄弟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一定是和鬼子的‘樱花组’狭路相逢(请记住,狙击手之间的狭路相逢绝对不会出现冲锋的勇夫,只会出现智者),见对方人数众多,边打边撤了。虽然肯定兄弟们不会投降,可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我只知道兄弟们现在绝对在和人数众多的‘樱花组’进行决战,而且用的绝对是枪,不然现在怎么连一点手雷声都听不见了,要知道现在是夜晚,四周都静悄悄地,声音在山涧会回荡的更远,手雷的爆炸声绝对能传个好几十里。

带着心急如火的焦虑心情,我们都仔细的观察了四周的情况,十分钟后还是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我向后面的五人打了个分散开来,彼此间成十米的距离搜索前进。我停在原地向前面的山下用毛八枪搜寻的警戒着,赵学军突然见身边的几人都分散的向前面爬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见我没动,只好向我小心的爬来。

“从现在开始,没我的命令不准出声,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就可以了。千万不要乱动,记住了吗?”我正瞄着下面,听见身边有响声,才想起还有个赵学军,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的兴奋,正要对我开头说话,我马上把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上对他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见他点头明白后,我边继续为爬下去的兄弟们做警戒边轻声的对他说.说完我集中精神的瞄着,可还没十秒钟,这烦人的家伙碰了碰我,我头也不回的瞄着下面问:“干什么?”

“长官,我可以开口说话吗?”他也聪明的轻声问。

“快说,我没时间和你聊天。”

“可以给我个杀鬼子的工具吗?”他轻声的试探着问。

我顺手抽出三角匕首递给他:“就用这个,别的你也不会用。”

这家伙虽然有点失望,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得到毛八枪,可能得到特勤团专用匕首来杀鬼子也不错,出于对特勤团的向往,他觉得能跟我们在一起杀鬼子感到特兴奋,这不,他身体都发抖了。

感觉到他身体在抖动,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生气的问:“你又怎么了,没事身体发什么抖啊?”

“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有能和你们一起杀鬼子的一天,一想到这能够和你们一起为我娘和小凤报仇,我心里特激动,真的,你别——”他的一双眼睛在发光,我没等他说完就制止了他:“闭嘴,不准说话,要是因为你而让大家都暴露了,老子杀了你。”

很快,借着月光我通过瞄准器看到了阿超打出安全的手势,我边收起枪边对赵学军说:“我数三声后,你立即向山下跑,不要想别的,也不要害怕,只管使劲的跑就行了。”

“一!二!三!跑!”我没法和他用手势,只能说出来。

这小子立即撒腿就往山下跑,恩!还不错,挺信任我的,将来也是个听话的兵,最少能听我的话,本事是可以学的嘛!可是他现在不知道的是,我正在利用他,为了确定四周没有鬼子,我让他当了次枪靶子,用他来引出鬼子狙击手,还好,他顺利的跑到山下后都没听见鬼子枪声,我放心的向下面跑去。

对于狙击手来说,有无光亮(住要指阳光和月光)时,走大路都是不准许的,因为大路多是用石子修建,其反光度比周围的物体要强的多,人走在上面会更容易让人发觉,而且,大路两边多是些不利于隐蔽的东西,敌方狙击手只要躲在黑色的山林中,你根本就没法发觉对方的具体位置,对方倒是很容易就能发现你的躲藏点,这两点加起来就会大大地增加自己危险系数。我可没傻到这地步,可是为了能尽快找到兄弟们,所以我们六人走的是山林小道。

特意吩咐刘震峰照顾赵学军这个烦人的家伙后,我和大头还有田奎按三角队形在前开路,赵学军走在刘震峰身后,阿超殿后,我们一行人小心而又快速的随着战斗过后的痕迹追寻着,可我怎么越走越觉得是在向清河镇方向而去了,那地方早就被轰炸成灰了,回去也没什么用,不对,有点用,最少那个方向还留着两个新狙击团了,娘地,鬼子人数比我门特勤团是多了些,大家直接对射我们吃亏,但有这两个新狙击团来打伏击,那就不一样了,就算是对射,我们也不吃亏,现在的关键是找到兄弟们,然后想办法让两个新狙击团和鬼子来个决斗。可兄弟们在哪了?伤亡情况如何了?是不是被包围了?……

带着种种不安,我们前进了大约二十多公里时,我们来到了一个大山下的小岔口,在一棵大树后面,我打开地图铺在地上,然后拿出手电筒,阿超他们四人都很自觉的围了过来,相互之间双手腰着对方的背,身体尽量紧挨着往里挤,然后弓下身子成七十度,头挨着头,这样,一个粗体的肉罩子就形成了,这样做可以尽量不让手电筒的亮光外泄,然后我随手抓起树下的几片大树叶,把树叶平放在手心下方,然后双手握住手电筒的亮口,用拇指打开电筒光,尽量往地图上接近些,这样电筒光不仅集中而且从外面开去很暗,加上几人的身体互相挡着,绝对不会让人从外面发觉的。地图上显示:这座山叫无名山,山高八百三十七米,山体成椭圆形,山下的两条小道,一条直通山顶,另一条却需要绕着从大山西边饶好远才能越过大山。

我立即就在地图上,对着那条直通山顶的小道路线指了一下,然后看着他们,他们也都把眼睛眨了两下表示同意,接着我对自己指了一下,再对大头和田奎指了一下,然后我大拇指和食指还有中指在地图上做了个三角形沿着上山的直线向前爬行(意思就是我们三人成三角队形的在前面开路),望了他俩一眼,见他俩点头后我又对刘震峰一指,在对外面那家伙一比划,右手的中指从上面压住食指,两指成绞形状的在地图上一划,然后对他一指,在对我自己一指,最后双手的食指在那线条上中间一点,再把两根食指沿着路线拉开,最后我右手手掌和手指的最后一个关节伸直,五指的前两个关节尽量弯曲的对着刘震峰一比(意思就是要刘震峰要照顾外面那家伙,和我们保持五十米的距离前进),刘震峰有点不高兴的点点头,我现在懒得说他,也没时间骂他,.把目光看向了阿超,阿超没要我做任何动作就对我点了下头,我也对他点了下头,他知道我要他殿后的意思。

然后我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对大家一比,四指握拳,用食指对着大家划了个小圈,在把右手握成拳,撞在左手手掌上,在用右手食指从地图上那条直通山顶的小道路线中间猛地往从西面绕过大山的路线上一比,再在两条路线的交接点上一点(意思是万一我们遇到鬼子主力,那我们就往走第二条路线,要是分散了的话,大家就到那处两条小道的交接点上会合,这也是第二套方案),见大家都点头后,我才关了电筒,开始收起地图,准备出发。

我们刚一分配完任务就要出发时,我就见到赵学军正趴在地上,努力的想知道我们到底在干什么,因为我们围在一起,但整个过程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对于第一次面对这样情景的他,他的好奇心不被吸引过来才值得怀疑。

刘震峰被分配到这样既不能痛快杀鬼子又不能全心照顾队友的‘窝囊’任务,心里老早就不痛快了,一下子就把和他差不多高大的赵学军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恶狠狠地看着赵学军,憋着个嗓子轻声的威胁:“从现在起,不准说话,不准放屁,不准左右摇摆,不准……总之,除了弯腰前进和趴在地上的动作外,你什么都不能做,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已经被十几个为什么给震住的赵学军下意识的点点头,我见赵学军比较老实,而且刚刚经历过巨大的精神伤痛,不忍心看着刘震峰这么欺负他,走过去严肃的对刘震峰说:“别欺负他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他就是特勤团的人了,不能欺负新兵。”

刘震峰立即在原地不动的向我敬了个无声的军礼,我这才放心的离开,可我还没走三米远就听刘震峰又对赵学军阴阳怪气的说:“还好你今天穿的是黑色衣服,要是白色的,老子一定要让你脱的精光上山。”

“一路上你们为什么叫他大哥啊?他的年纪还很小嘛!”

“你懂个屁,没听说过能者为先么?对了,谁准许你说话的。”接着一声闷哼声响起,我一听就知道是刘震峰用倒拐子挺了下赵学军,然后又快速的捂住他的嘴。我见大头和田奎都停下来等我,我无奈的摇摇头,这都什么兵啊,什么都是把好手,连欺负新兵也一样,看来,只好等大家有命活着转移到安全地方后,才有机会给这些人上上课,唉~!希望他们到时候都能活着来听训吧!

“刚才的事不准给大哥打小报告,听清楚了没有?不然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见我出发了,刘震峰这才‘和气’的威胁赵学军,赵学军除了只能捂着肚子点头答应外还能做什么。他们不知道,阿超在他们身后看的也是直摇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