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45-46章

独在异乡 收藏 1 68
导读:第四十五章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五) 要想知道闵雅如写的哪三个字,得从下半夜他们在黛玉园的准备谈起。 在楚绍南要大家进行五个小时的准备后,大家帮着闵雅如设计服装,准备采访本,照相机,又进行了详细的分工和各种突发情况的处理方案。然后楚绍南要求大家要睡三个小时,保持充沛的精力。但闵雅如一定要楚绍南和燕京讲讲松井这个人,她说虽然不是什么正常的采访,但毕竟也是她采访的第一人,要尽量了解被采访者的背景。 楚绍南赞道:“雅如做事这么认真,实乃做事之根本。好的,就

第四十五章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五)




要想知道闵雅如写的哪三个字,得从下半夜他们在黛玉园的准备谈起。

在楚绍南要大家进行五个小时的准备后,大家帮着闵雅如设计服装,准备采访本,照相机,又进行了详细的分工和各种突发情况的处理方案。然后楚绍南要求大家要睡三个小时,保持充沛的精力。但闵雅如一定要楚绍南和燕京讲讲松井这个人,她说虽然不是什么正常的采访,但毕竟也是她采访的第一人,要尽量了解被采访者的背景。

楚绍南赞道:“雅如做事这么认真,实乃做事之根本。好的,就我所知道的,简单讲讲松井之人。”孟莉莉和曾纯如也围过来注意听着。

楚绍南说起来:“松井今年刚满60岁,是日本名古屋市人,出身日本传统的武士家族。他是日本陆士第九期学员……”

闵雅如手一伸:“停,什么叫日本陆士?”

胡大奎在一旁解释道:“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简称。”

闵雅如手缩回:“继续。”

楚绍南笑了笑接着说:“他后来进入日本陆大……”他看了一眼闵雅如,闵雅如绷着脸说:“知道了,就是日本陆军大学吧。”大家一齐笑了起来。

楚绍南这回讲了下去:“松井石根是个行伍之人,他长期在日本军队机关供职,曾参与日俄战争,后任参谋本部中国班学员,当过奉天特务机关长,关东军司令部参谋、驻华武官等职。1933年任日本驻台湾军司令官,官至大将,1934年转入预备役。他前后驻华13年,被日本军界称为‘中国通’,所以这次上海战事一起,便把他从预备役请出来担任司令官。他是一个顽固的想侵占中国的军国主义分子,但行事与其它日本人有分别,不知是他更阴险还是怎样。

“你们听啊,知道吗,他居然和孙中山是好朋友,曾响应孙中山在日本提出的“大亚细亚主义”,也曾支持孙中山的革命。1933年在日本参与发起大亚细亚协会,还当了会长,当然他的大亚细亚和国父的不同了,是从日本的角度大亚细亚的。

“还有,他在1928年关东军制造皇姑屯事件炸死奉系军阀张作霖时,曾主张严惩背后策划人、关东军的河本大作,不过他是想摆脱舆论针对关东军的抗议。

“再有,他在去年曾到我国广东、广西两地,与胡汉民、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等人会谈,然后还来了南京与蒋委员长、何应钦和张群等人接触。算不算他在做知已知彼的准备呢。

“这次上海的三个月战事就是他亲自指挥的,而南京的战事由日本天皇任命了他的叔叔朝香宫鸠彦指挥,松井因患有严重的肺结核,经常发烧,一直在苏州养病了。最近因为日军在12号炸沉了美国‘帕奈’号炮舰,他正面临国内外很大压力。”

胡大奎又告诉闵雅如:“还有一个背景你要知道,松井是我和南南的同学校友。”

楚绍南说:“我们都是日本陆士毕业的,松井是第九期,我们是后辈。”

闵雅如问道:“你们和日本人在一起学习,能学过他们吗?”


胡大奎听闵雅如这么一问,神情振奋,谈兴大开:“日本人是学不过我们中国人的,当年别说我们成绩都很优异,最有名的是和松井同一期的蒋百里。那还是1906年,毕业的时候日本天皇要赐刀给最重要的步兵科毕业生中的第一名,当时九期步兵科毕业生有日本学员三百多名,泰国、朝鲜等国留学生十多名,中国留学生只四名。毕业成绩发布官是伏见宫亲王,他公布名单时万万没想到,第一名是中国留学生蒋方震,就是蒋百里拿了,天皇的赐刀当然也归中国了。日本士官普遍感到面子上难以忍受,谁知接着宣布第二名,还是中国人!这位第二名就是后来从云南起兵反袁的风流将军蔡锷。这样引起的骚动更厉害了。于是伏见宫亲王宣布第三名之前先看了一下名字后面的资料——果然,这第三名还是中国人!名叫张孝淮。伏见宫惶恐之下感觉无法向天皇交待,临时从后面换了一个日本学生作第三名。想想前四名日本人不过半也很尴尬,又从后面增加了一个日本学生作第四名,把张孝淮挤到了第五。增加的两个日本人一个名叫荒木贞夫,后来的日本陆军大将、陆相,一个名叫真崎甚三郎,后来的台湾总督、陆军大将。此外,这一期里面的日本毕业生还包括小矶国昭、本庄繁、松井石根、阿部信行……堪称日本陆军的一代精英,皆惨败于蒋百里、蔡锷之手。从此以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规定中国留学生必须与日本学生分开授课,以免同样场面重演。”

楚绍南接着话题展开说:“说起蒋百里将军,在日本的名气是首屈一指的,比蒋委员长的名气还大。是中国现代军事理论的奠基人,兵学泰斗,也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的传奇人物。蒋百里将军才华横溢却又坚毅不挠。同时还是徐志摩的密友,钱学森的岳父,西方美术史专家,他当过保定军校的校长,现任军委会顾问、中国陆军大学的校长,是令日本人又惧怕又敬重的人物。”(为了让读者整体掌握蒋百里共人,作者把蒋百里37年以后的事情也介绍了。)

张铁成也介绍道:“当时蒋百里受了日本人这样的荣誉,日本人也真希望他说两句日本的好话吧。谁知道百里将军的评价却是说:我从日本学了两件最不可救药的东西,一个是教育,一个是陆军……哈,然后飘然到德国,以德意志国防军第七军连长的身份,继续学习军事去了。”

罗维汉接着讲道:“蒋百里从日本动身去德国深造,就读于德国陆军大学,由于他学习的成绩优异,德国舆论称他为‘东方人杰’。后因一次演习中表现出的卓越指挥才干,被德国最高统帅兴登堡单独约见。对于一个外国留学生这种待遇是史无前例的。兴登堡被蒋百里的才学所震撼,对其深为器重。消息传出,《战略论》的作者伯卢麦将军在德军第7军接见了蒋百里。他对这位青年俊杰说:拿破仑曾经讲过,‘一百年后,东方必将出现一个伟大的军事家’,这也许就是你吧!”

洪彬也插话补充着:“蒋百里不但军事理论造诣很高,还精通德、日、英等国语言。前不久他去意大利罗马,得到墨索里尼的接见。而后又去德国柏林,会见了纳粹党法定接班人、德国空军元帅戈林。”

楚绍南接着说:“知道日本人为什么怕他吗?是因为中日的战争发展,恰恰按照他的预料进行,反映了他对两国实力与战略态势的准确把握。他写的《国防论》日本将级军官人手一册。最近流传他的响当当的对日战略名言:——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他讲和!”

张铁成继续讲着:“早在1923年3月蒋百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与学生龚浩谈起时局,便预言中日全面战争不可避免。经过徐州时正是清晨,蒋百里忽指着窗外晨光中的古战场说:‘一旦打起来,津浦、京汉两路必然被日军占领,中国国防应以三阳(洛阳、襄阳、衡阳)为根据地。’龚浩听得目瞪口呆,总觉得老师在杞人忧天。1931年日本果然发动了侵华的‘九一八’事变,直至今天年爆发的中日全面战争一切进展如同蒋百里所说,华北、华东纷纷丧落敌手,战争双方果然在三阳形成战线,中日军方深深叹服。”

胡大奎也知道蒋百里:“还有,那还是1932年1月28日,日军在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2月1日,蒋百里与几位朋友喝茶聊天,看到当天上海《每日新闻》上头条新闻《日本陆相觐见天皇》,沉思了一会儿说:‘2月5日早晨,会有一个师团的日军到达上海参战。’曹聚仁惊问其故,蒋百里回答,陆相见天皇必定是报告日军正式出战。按当时日本的运输能力,3天之内可将一个师团4万人及其装备运到上海,5日即可投入作战。他立即将预测告知蔡廷锴将军。果然,日军从2月5日起,对十九路军发起了第二次进攻。”

燕京听大家讲蒋百里的军事才能,看看孟莉莉们说:“我来讲两件蒋百里军事才能外的佳话。蒋百里写了《西方文艺复兴史》后(至今仍被中央美院选做教材),拿着书稿请梁启超给写篇序言。梁欣然答应,结果一下就写了十几天,写出来一看太长了,有10万多字,没办法当序用了,只好单独成书了,就是那本有名的《清代学术概论》。然后梁启超又转而请蒋百里为他的《清代学术概论》写序。”闵雅如听了连连赞叹:“真是才高八斗的将才啊。”

燕京接着说:“你们想不想听蒋百里的侠骨柔肠?”曾纯如拍手道:“我也听说过一些,蒋百里将军的夫人,日本籍的左梅女士也是一位奇女,自22岁嫁给蒋百里将军。听京京兄再讲讲。”

燕京讲道:“1913年蒋百里任保定军校校长时,他责任心极强,学生与段祺瑞政府和军学司的矛盾闹成学潮,他三番五次地沟通努力皆碰壁,便开枪自杀以谢国人和全校师生并示以抗议,当时全国震惊,各地医生纷纷前来救治,包括日本公使馆的医官和护士长左藤屋子。因蒋百里伤势不重,医官只观察了一夜就回北京去了,留下左藤屋子一人护理蒋百里。左藤小姐比蒋百里小8岁,日本北海道人,她心地善良,非常同情和理解蒋百里。两人从此相恋相爱。但左藤回国请示父母均不同意, 蒋百里得知婚事遇挫,他在给左藤小姐的信中说:‘我因你而生,如果你父母不同意婚事,我马上就到日本来,要因你而死死在你的家里。’真诚求爱,打动了左藤小姐的双亲,终于同意了女儿的婚事。 蒋百里生平最喜欢铁骨冰心、傲霜斗雪的梅花,因而欣然为日本夫人取汉名‘左梅’。结婚后,他在故乡海宁购地数亩,植梅200株,号曰‘梅园’,打算晚年偕左梅夫人在此归隐……”

楚绍南最后总结道:“总而言之,蒋百里将军是日本举国上下最惧怕的中国人,松井虽然是蒋百里的同期同学,也只有仰幕的份儿。只遗憾蒋百里将军没有军权……”

是时,向来心胸狭隘的蒋介石表面尊敬蒋百里的军事天赋,却深妒其才,从不交予其兵权,还把他关了两年大牢。1938年11月4日,时任陆军大学校长的蒋百里积劳成疾,在广西宜山病逝,年仅56岁。蒋百里的英年早逝成为中国抗战一大损失,也让日军去了一块心病。后来,国民党军队在各个战区屡因指挥失当而兵败时,很多国民党高级官员都在叹呼:如果百里将军在世,绝不会受欺如此。

闵雅如和孟莉莉、曾纯如皆为中国有如此英雄男儿而自豪。可想而知,闵雅如在递给松井的条上,写的就是“蒋百里”三个字!



第四十六章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六)




闵雅如刚才是临场发挥,她看到新闻发布会被取消不能当面给松井递信了,便灵机一动想起蒋百里对日本人的影响,想到了这个办法。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或者会把自己抓起来。

转眼武藤章蹬蹬跑了下来,向闵雅如吩咐道:“对不起,松井司令官马上要参加活动,只给你五分钟时间。”

前半句这些记者听到都觉得心里稍安,哪来的狂妄记者。但后半句又让他们群情激愤,为什么接见她不接见我们。

闵雅如没有理睬这些人,看了燕京一眼,两人从容地随武藤章走向楼梯。

“且慢!”突然一人伸手拦住了燕京和闵雅如,是藤田纯一。


藤田上下打量着燕京和闵雅如,指着燕京对闵雅如说:“他的不许上去,只你可以去。”

闵雅如秀目直逼藤田:“他是我的摄影记者,是松井先生请我们上去,武藤章先生陪同,你是什么人?”

武藤章对藤田不耐烦地说:“我在场,你还是多看着点外面吧。”话里在埋怨昨天在夫子庙他不注意外面的防卫。

藤田退了一步,但还是招手过来两名日兵检查,那两名日兵在闵雅如怒视下只简单按了按她腰间,对燕京却是搜查得很细致,从燕京的兜里掏出几枚雨花石递给藤田。周围的记者惊呼着:“南京的雨花石!”“你在哪里弄到的,帮我们也找一些吧。”“来到南京,能得到雨花石是最好的纪念啊。”有记者在举起相机对着藤田的手要拍照。

藤田正待细看雨花石,一听众记者的反应,又怕自己真面目被拍照了,忙把雨花石还给燕京扬扬手放行。


三楼的楼梯口有两个卫兵,向武藤章立正。松井果然是在东三楼的套房里和燕京预测的一样。跟在武藤章后面的燕京和闵雅如对视了一眼,心里也暗暗高兴,因为东三楼的楼梯口附近就是那个夹层暗室,路过时他们看了一眼。这暗室在一个房门突起拐角处,开关分上下两处,上面在接近棚顶的地方,下面在墙角线上,都是一块手掌大的墙面,两处同时按住用力一推,这个拐角墙面就会内敞,容一个人进入。这个暗室是个上下三层贯通的,就是说可以从二楼和一楼同样的位置出去。当然从一楼进入也可以上到三楼来。

到了松井房间门口,武藤章轻敲了一下先进去了一会儿,然后把房门打开做个请进的手势。燕京心想,尽管恶魔也会有彬彬有礼的时候,但他的残暴性格却流露无遗。燕京对武藤章的判断是正确的,正是这个残暴的武藤章,在1945年初任驻菲律宾的日本第十四方面军参谋长,指挥日军同美军作战。美军到达之前,他指挥部下在马尼拉市抢劫、强奸、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马尼拉惨案”。他的残暴也使他成为战后被判绞刑的七名甲级战犯之一。

个子还没有闵雅如高的松井也彬彬有礼地迎接过来,示意闵、燕二人坐到摆有茶几的红木椅上。松井也坐在侧座上,武藤章垂手站在一旁,有着保护松井又不无监视的看着他们。毕竟蒋百里是日本的心腹大患,看松井和蒋百里有什么交易。

松井坐下后看了一眼武藤章,单刀直入用汉语问闵雅如:“蒋先生有给我的书信吗?”

闵雅如心里在奇怪:松井为什么用汉语和我说话,是在考验我是不是日本记者吗?

在闵雅如略一犹豫的时候,燕京在旁说话了:“蒋百里的信件没有,但有另一封信件。”

燕京观察入微,当松井一说汉语时,他马上看了一眼武藤章,发现武藤章不解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懂汉语。燕京心头一动,这个松井真是老狐狸,他首先想到了和蒋百里有关系的人应该是中国人,然后说汉语还避开了武藤章的监督。脑里这样闪念后,燕京就马上也用汉语接了下来,直接进入主题。

闵雅如还有愁着怎么解释与蒋百里的关系时,燕京却迎着松井的话单刀直入也把来意地直截了当地提了出来。让闵雅如不得不佩服燕京的机敏。她马上把楚绍南写的信在采访包里翻出奉上。

松井皱着眉接过去,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戴上了眼镜读了起来。

信写了整整一页,松井先是匆匆看了一遍,抬头看了武藤章一眼,然后又细读了一遍,越看脸色越难看,手也在发抖,看完后把信向桌上一拍,站起来指着武藤章用日语大骂:“你们都做了些什么,无知粗暴,违反人道,败坏皇军威德,真是皇军的名誉被你们蒙上了污点。”

武藤章被骂后脚根一靠,挺着胸让松井继续骂:“孙文先生是中国的国父,也是我的老朋友,谁敢动他的陵墓!我原来下令不许炮轰紫金山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还有,城北还有六万战俘,今天要就地处理怎么没有人向我汇报?!谷寿夫凭什么给士兵放三天无军纪约束大假?!”

松井回过头来看看闵雅如和燕京,两人站了起来。松井仍然余怒未消地用汉语对他们大声说:“就这件事吧。送客。”

燕京虽然听不懂日语,但从松井怒斥武藤章的态度中知道他对南南信中写的内容是认同的,而且也印证了南南的松井有很多事情不知情的分析。他向松井微鞠了下躬说:“我代表蒋百里将军送松井阁下六个字:少施暴,早归乡。”这是燕京分析蒋百里和松井间的关系和心理编出的一句话。说是代表,也可以理解为是蒋百里的口信,也可以理解为代表蒋百里的立场,没有毛病的。燕京是想将来遇到蒋百里将军也能解释得通。

松井听了一愣,忙拿起笔来脱口用日语说:“你再重复一遍,我记下来。”闵雅如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少施暴,早归乡”。松井果然在短短的两个多月后,就是1938年的3月5日,因为国际舆论对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压力被日本大本营召回归乡,从此再没有参加战争,不知这里有没有他自己听从蒋百里的忠告而做的努力。据说他带着南京的血土,在自己的家乡热海建了一个面向南京的兴亚观音庙天天烧香。另外他在蒋百里将军于1938年11月因病逝世的时候还写了一首诗来悼念。

这时武藤章要送燕京和闵雅如出去,松井叫住他说:“你别走,起草个命令,一会在忠烈祭上宣读。”

闵雅如向面露歉意的武藤章施了一个日本式的礼:“谢谢武藤章先生的关照。我们自己可以下去。”武藤章也回了一个日本标准的鞠躬。


一楼的藤田在大厅里焦急不安的踱着,他多年从事特务工作有种感知危险和发现问题的本能,他感应到燕京是个有问题的人,但问题出在哪儿他还没有找到。如果有问题松井司令官就会有危险。他在苦苦思索着。

他昨天从夫子庙回来以后一直把精力放在楚绍南身上。根据楚绍南在给松井的纸条里留下的姓名,他马上通过电台让日本大本营查阅了日本陆士的资料,找到了楚绍南当年的档案,记载着科科优异和枪法超群的成绩。藤田倒吸一口冷气,如果再让日本学生和中国学生混班学习,有可能再出来一个蒋百里。然后又根据昨天神枪少佐的表现分析出了在上海让日军吃够苦头的会日语的双枪将也是楚绍南的结论。他马上让日本大本营把楚绍南的照片快件邮过来。

但他也知道,楚绍南再神勇昨天在夫子庙不会是一个人,不然就不会出现木筏射杀自己人和爆炸事件了。在上游押送俘虏的地方就有他的同党。一念到此他突然站住了,他想起了昨天在勘察上游现场时无意中看到过地上一枚漂亮的鹅卵石,马上又联想起入城仪式里发现松井战马耳朵里的条纹小石头,对,都应该叫雨花石——!

想到这里他身如电击,跺了一下脚就往楼梯上跑,边掏着枪边语无伦次地喊着:“雨花石——!支那人!”身后两个随从也拔枪跟了上去。


三楼走廊里燕京和闵雅如正走到楼梯口两个卫兵身旁,本来如果顺利的话不会再打什么暗室的主意,可一听到从楼下传来藤田喊着“雨花石”跑上来的声音,燕京便知有变而采取行动了。

燕京马上沉着地拉着闵雅如向回走了几步到暗室处,他的雨花石威力要有一定的距离才能发挥。趁两个卫兵莫明其妙时燕京一抖手,两个卫兵捂着眼睛翻到在地,藤田一头冲上来还没等看清燕京在哪儿同样眼睛也是一阵剧痛嚎叫着蹲在地上。等他和卫兵都睁开另只眼睛时走廊里已无那一对男女的身影,只有武藤章跑了过来。藤田忙令跟上来的手下查看三楼所有房间,均无那一对男女踪影,两个大活人蒸发了令捂着眼睛的藤田手足无措。他哪里知道,燕京和闵雅如已入暗室并迅速下到一楼,趁乱走出大厅奔后门而去。

这也是燕京灵机一动改变了原来藏在里面等待接应的方案。因为他分析到藤田的注意力在三楼,还来不及布置封锁楼下。时机稍纵即逝,燕京凭着自己的无畏和冒险精神,机智地判断迅速脱身。闵雅如还在和大厅里的记者们笑着摆下手。后院里,迎头遇上正要进楼接应的楚绍南和洪彬两个少佐……

这时披挂完毕的松井从房间里走出来,下令说:“算了,不用找了,我们快出发到忠烈祭现场。”藤田这时也得到了楼下报告说看到支那记者逃走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