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乌龙!?

山鹰2007 收藏 2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操,老子还没说“落松空叶呢!”,投降倒是蛮积极的啊……投降?如果将他在那极度痛苦之中仍然不忘挣扎着伸向自己武装带上露出拉环的手榴弹的左手除外……南蛮子就这德行,打不赢就装得可怜兮兮背地里捅刀子;咱们吃这亏也吃过不止一次,虽然够日的战场上很无耻,但比起南越蛮子人家恐怕惭愧得会自杀……开玩笑,两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操,老子还没说“落松空叶呢!”,投降倒是蛮积极的啊……投降?如果将他在那极度痛苦之中仍然不忘挣扎着伸向自己武装带上露出拉环的手榴弹的左手除外……南蛮子就这德行,打不赢就装得可怜兮兮背地里捅刀子;咱们吃这亏也吃过不止一次,虽然够日的战场上很无耻,但比起南越蛮子人家恐怕惭愧得会自杀……开玩笑,两支脚走路的动物丢了枪都比南越蛮子讲规矩,知道什么是禽兽不如了吧?这就是咱们的无产阶级同志加兄弟!所以红1团南疆大战打下来,一个俘虏也没抓回来。一是因为有不成文的纪律;二是因为我们要尊重人家杀生成仁的坚定决心。

“MD!”我一声骂咧,迅即伸出手来将那小子伸向手榴弹拉环的手拧了过来。我看到了那小子无不惊恐的眼神,一股愤怒的业火将我的心雄雄点燃起来。

“老子让你狗日不老实!”我想着一个个以及成为记忆的战友;想着越南华侨一双双痛苦、凄楚、无奈的眼神;想着红河州乡亲一张张愤恨、热切、期盼的脸,暴怒中的我使出了全力将那小子伸向腰间手榴弹拉环的手,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断!“嘎!嘎!嘎……”每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每一声敌人痛苦的惨叫,在我耳朵里仿佛都是一声天籁梵音,一股嗜血、泄愤的快感在我心底伴着一声声脆响,一声声惨号释放了出来!

“宗堆宽洪独兵!宗……宗……啊……”十指连心,剧痛中没两下就让那小子昏了过去。我拔出了56冲,让那小子瘫软着滑落到地上。

“上路去吧!”我努吼一声,运起内力一脚踢在了他面部,彻底结果了他。

捡起弹夹上好,再从敌人那儿补充来手榴弹,再往回看去。“王八羔子的,卢俊杰。纯心想干了老子贪功,是不是!?”弹雨中在战壕里我冲着交通壕另一侧敌人个被我们敲掉的敌人防御阵地里大叫道。

没有回声?

“卢俊杰!”我又喊了一声,但随之我在密集的枪声里隐隐约约听到了些许哭声,随即是蒋红军的急切的哭嚎声:“排长!排长……”

我心头一惊,意识到了,分明感觉到眼前的天地晃动起来,热泪再不自觉滚落出来……都怪我!都怪我啊!刚才小卢还把枪打得正欢,还冲我后背甩了三颗手榴弹!也许是他负伤了……我心存侥幸,冒着敌人猛烈火力飞快爬了过去。但如目的却是红军在环形战壕里紧紧抱着小卢,借着微弱的红光,我分明看见小卢在红军怀里无力的喘息着,滑腻腻的血染红了他和红军的军衣。一阵轻微但使人心惊的声音穿过枪声传导过来,是小卢倒下了,原来刚才他为了掩护我们被密集的火力给扫倒了,他每一声嘶吼都是一声痛苦的呻吟,然而就是在这样重伤的情况下他仍然顽强的想爬近敌人,忍着剧痛向敌人射击,向敌人投雷;终于,又一排子弹打中了他,再也不行了……

弥留之际,他瞪大了眼,久久的坚持着,看到了红军,看到了我。

“爸爸……妈……”他的眼里浸润着不舍的留恋,这是我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年老的父母就他一个子女,小卢舍不下他们!

“小卢,以后你爸就是我爸;你妈就是我妈;百年之后,我送二老上山(入土)!”我两眼滚着热泪大吼着,从此我有了两对父母。

仿佛是听到了我的承诺,小卢两眼瞪得大大的再没了声息。

这时,张廉悌领着攻击左翼的人回来了。万幸,一个没少,但他们看着我和红军怀里的小卢,垂泪无语。来不及悲痛,我们背着小卢就沿着交通壕进了一处距离最近的藏兵洞。它建在611高地东面陡坡石壁缝儿里,非常坚固,先前张廉悌发现了这个紧靠在交通壕边的藏兵洞,因为洞里大部分敌人都上到了611二线环形防御阵地上,洞里就剩了些伤员。但这也不好打,最后是张廉悌守在洞口边,最后是配合了正往我们这儿赶先完成了任务的左翼组三个战友,才彻底清剿掉了敌人。由于我们没了电台,一但信号弹打出,配属炮兵就会不论青红皂白冲着611主阵地狂轰一气,隔得最近的我们很可能被误伤,所以我们选了这相对安全的地方避一避。

待大家差不多都进了洞窟里,在洞窟口的我我摸出了怀里的信号枪。

“老廖,你看!”老梁忽然拍了拍我了肩头,指着611北面的天空道。

我抬头一看一发红色信号弹从611高地敌人北翼升了起来,在漆黑的夜里闪烁着夺目的红光。猛然我们身后杀声震天,在敌人密集的弹雨里,敌人611高地上布设的重火力带着急促刺耳的轰鸣向我们打了来,敌人已经发现我们的意图!

我心头一喜,对着天举起了信号枪,连打了三发绿色信号弹,道了声:“大家快隐蔽……”随即一头扎进了黑洞洞的洞窟里。

洞窟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感觉挺幽深的,在外面炒豆似枪声和密集短促的炮声里,我还能奇迹般听到洞窟里滴水的声音;闻得到刺鼻的霉臭味,泥土味和熟悉的血腥味。一脚踏进去仿佛又回到了常住猫儿洞里的日子,无比熟识,没有痛苦只有难以言语的安全感……来不及多想,就只觉着身后响起了万道霹雳,我瞬间就懵了,两手捂着耳朵立即直挺挺向前倒在了洞窟里;我恨炮兵!

这回咱们先锋突击组算是彻底真正领教了自己炮兵的威力。操,山呼海啸、天地变色都不足以形容这群王八羔子的臭德行!我一趴在地面,就只觉着天地狂暴震裂了,密集如鼓点般的冲击波就像是一记记重锤在我戴着的钢盔上打起了鼓;纵然紧紧塞住了耳朵但仍觉着两耳顿然失聪;我们的头剧烈震颤着;我们的身子距离抖动着;浑身如遭电击,每一块肌肉都不由自主剧烈抽搐;每一条神经都如火灼了的似的,烫得每个细胞苦痛难言,身子里更像是五脏俱裂,满身仿佛是被无数蚂蚁咬上了似的痛苦万分。就在两儿失聪的一霎那,本在黑暗里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我们眼前就像是就闪烁出了无数金星,赤、橙、黄、绿、青、蓝、紫、白、灰除了本该有的浓黑色仿佛全幻成了我们可以像见的颜色。无数石头从洞窟上方碎裂下来,砸得我们全身,皮开肉绽,青乌紫红;比起那恐怖的冲击波,噼里啪啦砸得我们钢盔上的石头简直就是毛毛雨。就在我心闷气短,憋在胸腔里不知什么喷了出来时,耳鸣的双耳里忽然听得清一声清晰的轰然,浑身仿佛是失了力气似的,发觉眼皮发沉。就在我头晕眼花努力坚持着不失去知觉的前的最后一刻,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不甘;心底里嘀咕着:想老子廖佑铭威风一世,就TMD这般被自己炮兵给灭了!?不甘心啊……

操,老子还没说“落松空叶呢!”,投降倒是蛮积极的啊……投降?如果将他在那极度痛苦之中仍然不忘挣扎着伸向自己武装带上露出拉环的手榴弹的左手除外……南蛮子就这德行,打不赢就装得可怜兮兮背地里捅刀子;咱们吃这亏也吃过不止一次,虽然够日的战场上很无耻,但比起南越蛮子人家恐怕惭愧得会自杀……开玩笑,两支脚走路的动物丢了枪都比南越蛮子讲规矩,知道什么是禽兽不如了吧?这就是咱们的无产阶级同志加兄弟!所以红1团南疆大战打下来,一个俘虏也没抓回来。一是因为有不成文的纪律;二是因为我们要尊重人家杀生成仁的坚定决心。

“MD!”我一声骂咧,迅即伸出手来将那小子伸向手榴弹拉环的手拧了过来。我看到了那小子无不惊恐的眼神,一股愤怒的业火将我的心雄雄点燃起来。

“老子让你狗日不老实!”我想着一个个以及成为记忆的战友;想着越南华侨一双双痛苦、凄楚、无奈的眼神;想着红河州乡亲一张张愤恨、热切、期盼的脸,暴怒中的我使出了全力将那小子伸向腰间手榴弹拉环的手,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断!“嘎!嘎!嘎……”每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每一声敌人痛苦的惨叫,在我耳朵里仿佛都是一声天籁梵音,一股嗜血、泄愤的快感在我心底伴着一声声脆响,一声声惨号释放了出来!

“宗堆宽洪独兵!宗……宗……啊……”十指连心,剧痛中没两下就让那小子昏了过去。我拔出了56冲,让那小子瘫软着滑落到地上。

“上路去吧!”我努吼一声,运起内力一脚踢在了他面部,彻底结果了他。

捡起弹夹上好,再从敌人那儿补充来手榴弹,再往回看去。“王八羔子的,卢俊杰。纯心想干了老子贪功,是不是!?”弹雨中在战壕里我冲着交通壕另一侧敌人个被我们敲掉的敌人防御阵地里大叫道。

没有回声?

“卢俊杰!”我又喊了一声,但随之我在密集的枪声里隐隐约约听到了些许哭声,随即是蒋红军的急切的哭嚎声:“排长!排长……”

我心头一惊,意识到了,分明感觉到眼前的天地晃动起来,热泪再不自觉滚落出来……都怪我!都怪我啊!刚才小卢还把枪打得正欢,还冲我后背甩了三颗手榴弹!也许是他负伤了……我心存侥幸,冒着敌人猛烈火力飞快爬了过去。但如目的却是红军在环形战壕里紧紧抱着小卢,借着微弱的红光,我分明看见小卢在红军怀里无力的喘息着,滑腻腻的血染红了他和红军的军衣。一阵轻微但使人心惊的声音穿过枪声传导过来,是小卢倒下了,原来刚才他为了掩护我们被密集的火力给扫倒了,他每一声嘶吼都是一声痛苦的呻吟,然而就是在这样重伤的情况下他仍然顽强的想爬近敌人,忍着剧痛向敌人射击,向敌人投雷;终于,又一排子弹打中了他,再也不行了……

弥留之际,他瞪大了眼,久久的坚持着,看到了红军,看到了我。

“爸爸……妈……”他的眼里浸润着不舍的留恋,这是我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年老的父母就他一个子女,小卢舍不下他们!

“小卢,以后你爸就是我爸;你妈就是我妈;百年之后,我送二老上山(入土)!”我两眼滚着热泪大吼着,从此我有了两对父母。

仿佛是听到了我的承诺,小卢两眼瞪得大大的再没了声息。

这时,张廉悌领着攻击左翼的人回来了。万幸,一个没少,但他们看着我和红军怀里的小卢,垂泪无语。来不及悲痛,我们背着小卢就沿着交通壕进了一处距离最近的藏兵洞。它建在611高地东面陡坡石壁缝儿里,非常坚固,先前张廉悌发现了这个紧靠在交通壕边的藏兵洞,因为洞里大部分敌人都上到了611二线环形防御阵地上,洞里就剩了些伤员。但这也不好打,最后是张廉悌守在洞口边,最后是配合了正往我们这儿赶先完成了任务的左翼组三个战友,才彻底清剿掉了敌人。由于我们没了电台,一但信号弹打出,配属炮兵就会不论青红皂白冲着611主阵地狂轰一气,隔得最近的我们很可能被误伤,所以我们选了这相对安全的地方避一避。

待大家差不多都进了洞窟里,在洞窟口的我我摸出了怀里的信号枪。

“老廖,你看!”老梁忽然拍了拍我了肩头,指着611北面的天空道。

我抬头一看一发红色信号弹从611高地敌人北翼升了起来,在漆黑的夜里闪烁着夺目的红光。猛然我们身后杀声震天,在敌人密集的弹雨里,敌人611高地上布设的重火力带着急促刺耳的轰鸣向我们打了来,敌人已经发现我们的意图!

我心头一喜,对着天举起了信号枪,连打了三发绿色信号弹,道了声:“大家快隐蔽……”随即一头扎进了黑洞洞的洞窟里。

洞窟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感觉挺幽深的,在外面炒豆似枪声和密集短促的炮声里,我还能奇迹般听到洞窟里滴水的声音;闻得到刺鼻的霉臭味,泥土味和熟悉的血腥味。一脚踏进去仿佛又回到了常住猫儿洞里的日子,无比熟识,没有痛苦只有难以言语的安全感……来不及多想,就只觉着身后响起了万道霹雳,我瞬间就懵了,两手捂着耳朵立即直挺挺向前倒在了洞窟里;我恨炮兵!

这回咱们先锋突击组算是彻底真正领教了自己炮兵的威力。操,山呼海啸、天地变色都不足以形容这群王八羔子的臭德行!我一趴在地面,就只觉着天地狂暴震裂了,密集如鼓点般的冲击波就像是一记记重锤在我戴着的钢盔上打起了鼓;纵然紧紧塞住了耳朵但仍觉着两耳顿然失聪;我们的头剧烈震颤着;我们的身子距离抖动着;浑身如遭电击,每一块肌肉都不由自主剧烈抽搐;每一条神经都如火灼了的似的,烫得每个细胞苦痛难言,身子里更像是五脏俱裂,满身仿佛是被无数蚂蚁咬上了似的痛苦万分。就在两儿失聪的一霎那,本在黑暗里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我们眼前就像是就闪烁出了无数金星,赤、橙、黄、绿、青、蓝、紫、白、灰除了本该有的浓黑色仿佛全幻成了我们可以像见的颜色。无数石头从洞窟上方碎裂下来,砸得我们全身,皮开肉绽,青乌紫红;比起那恐怖的冲击波,噼里啪啦砸得我们钢盔上的石头简直就是毛毛雨。就在我心闷气短,憋在胸腔里不知什么喷了出来时,耳鸣的双耳里忽然听得清一声清晰的轰然,浑身仿佛是失了力气似的,发觉眼皮发沉。就在我头晕眼花努力坚持着不失去知觉的前的最后一刻,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不甘;心底里嘀咕着:想老子廖佑铭威风一世,就TMD这般被自己炮兵给灭了!?不甘心啊……

哼,老子当然没光荣的跟随毛主席去干革命。就在我悠悠恢复了些许知觉时,艰难睁开眼时,发现黑洞洞里有一丝微不可查的白光。我努力趴了起来,忍着浑身酸痛,猛的给自己来了一耳光;“啪!”火辣辣的还有感觉……没死?我心里不知是喜是忧,趴在地面稍稍休息了会儿,这才坐起,掏出了随身的手电。照了照,发现战友们都横七竖八,姿态各异倒在洞窟里。我心头一紧,遂拍了拍离身边最近的老梁。老梁呻吟了声,慢慢醒了过来,没大碍。有门儿!我心头一喜,待他恢复过来,我们又开始弄醒其他战友。大家都平安无事,就是伤了些元气,稍事休息便没了大碍。看看我们,难怪这样猛烈的炮击敌人的战斗力还这么完整。来不及闲话唠咯儿,我回身照了照洞窟口,发现被石头堵了;透着石头缝隙我隐约看得到外面迷蒙的亮光。

“光忠,铲子!”我叫了声接过丁光忠递来的工兵铲就对着石头铲上了。也许因为前期我配属炮兵把这洞上能堵上的大家伙基本全轰了下来被敌人清走了,我们交替挖掘着比较顺利,但就在我们心里高兴着以为终于要重见天日时,一件老子遇上了这辈子最窝火的事发生了……

我们正在洞里向外挖时,六连八班正在小何的率领下清缴陡坡下敌人二线阵地一侧的残敌。他们摸到了我们藏身的洞窟侧近,正发现他们身旁不远陡坡下一个类似被石头堵了的洞窟口正在凹陷;小何心头一紧,冲身边的夏国强和钱文灿一打眼,三人立马冲了过去。

就在我要挖开洞口时,我似乎听到那小子在洞口外兴高采烈的笑声:“哈哈,立功了!”

就在我还没回过神儿的瞬间,不知哪个小子狠狠冲堵上的洞口踢了脚;“乓!”的一脚连着石头和我一并给踹了,洞口破了个一人大小的窟窿,我被他们狗日的一脚撩倒在地上。

就在我倒地的一瞬间,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战友们迅即间闪在窟窿两旁卧倒;而我在身子将要触地的瞬间,用足了吃奶的劲儿微微一侧,左肘拄地,飞快一个侧滚,闪在一旁,就这时外面的56冲响了!

“哒哒哒……”不知哪个混蛋对着洞窟里的我们就是一个长点,随即停歇。

“不要开……”就在老梁急得大呼要表明身份时,两颗‘没良心弹’就冲我们扔了进来!(PS:没良心弹,土制‘催泪弹’;主要材料包括:人粪、猪粪、牛粪、鸡屎等混合的粪球……为此1团后勤股长皱着眉头‘抢’光了文山乡亲的粪塘;芥末面、野山椒粒、花椒或胡椒面、锯木面,枯叶碎片、硫磺、尿素氨和黄色火药面。制法:将芥末面、野山椒粒、花椒或胡椒面、锯木面,枯叶子碎片、硫磺、尿素氨、黄色火药面按比例均匀和入2kg的粪球中,再插入自制雷酸汞拉发装置,风干即成。老山红1团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坑道攻坚独门暗器,发明人:邱平同志……‘獠牙’的威力绝不仅仅局限于战场之上,还有的创造发明随后奉上。)

“嘭!”伴着一声脆响,黑暗的洞窟里火星一闪,两颗‘没良心弹’就燃了起来。老子来不及骂娘,顿然不太透气的洞窟里就烟雾缭绕,臭气冲天。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气息,令人窒息的刺鼻恶臭味伴着呛人的麻辣味熏得人俩眼通红流泪,嗓子刺痛难忍,肺部刺痛,想咳嗽却又咳嗽不起来,黑烟里浓烈的恶臭裹着刺激性味道简直令人痛不欲生。虽说这玩意儿是粗制滥造,可在不透气的坑道、工事里比真儿八紧用烟熏歹毒多了;就是再好的催泪弹,也没那玩意儿好使;那感觉就像有人硬撬开咱嘴往胃里灌着屎尿混合的辣椒水,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下了十八层地狱才有幸品味。这回我总算是尝到了那些南越蛮子为啥被咱扔了‘没良心弹’想抵抗的全自杀,不想死的全哭着、喊着老老实实跪求咱们俘虏的滋味了……除了因为练武,气脉悠长的我及时闭住了呼吸,其他兄弟全倒在了地上痛不欲生的翻滚着,咳嗽声响彻了洞窟,连惨叫哀号的劲儿都快没了。

就在我飞快从怀里掏出汗巾,想尿湿了(节约饮用水)捂住鼻口时,这辈子令我最憋屈的事发生了。

窟窿一侧的小何用越语大吼了声:“牙得衣!(出来!),喏松空叶(缴枪不杀!)”

MD,吞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叫自己排长缴枪不杀!?老子当时想都没多想,顿然火起,捏着鼻子破口大骂道:“我X你妈!”

顿时又听外面钱文灿大叫:“宗堆宽洪独兵! (解放军优待俘虏!)宗堆宽洪独……”

“独你妈个头……红1团不要俘虏!”老子听了当时气都不打一处来,习惯性脑子弯儿都不拐就又气冲冲训了那小子句,冲动害死人呐……

猛然,一束手雷就从窟窿里抛了进来!MD,这群兔崽子们真有出息,喊话一是确定里面人还有没有抵抗力,二是吸引老子注意力;狠!长进了?以前打南蛮子怎不见这群兔崽子这般灵性……唉,难道咱真像某些人说的中国人都是内战内行?我日!

“去你妈的!”老子捏着鼻子大骂了声,一脚凌空将手雷踹了出去(PS:非专业人士切勿模仿)——“轰!”万幸没有惨叫。

“来个大号的!”手雷一炸,想立功都想疯了的夏国强兴奋的大呼了声道。

“大你妈个头……那是排长!”万幸爆破筒背在小何身上,他也瞬间醒了过来,不然咱先锋突击组没灭在敌人手里,反要灭在这群乌龟混蛋的手里了。

小何喊了声,三人立即发力将窟窿刨大,向里一探,正看见蹲坐在地上捏着鼻子死扛着,气乎乎的我;此时天刚放白,和那三个都戴着防毒面具的‘骷髅头’一对眼,我真有一种要挖他们祖坟的冲动。老子屏住气,顾不得还在洞窟里扑腾的战友,霍然而起,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就对着那三个兔崽子脑袋就是一通暴捋;扯下他们的防毒面罩,凶神恶煞凝视着他们两眼里透着无辜、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们同样捏着鼻子痛苦不堪的面部表情,指了指里面的兄弟,气道:“先给老子把他们拖出来!”随即冒着横飞的流弹进了洞窟前破烂不堪的交通壕,一屁股坐下大口畅快呼着气。乌龙……又一个可恶的乌龙!

(PS:战场之上倒霉的事这都是小cass,幸亏老廖是BT,否则……还有更倒霉的在眼见冲上611后,算得上是沉重的第二卷少数几个段子之一。需要有个过程。感谢大家关注,下星期见,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