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残兵部队变成缅甸人历史上永久的痛

谢永华 收藏 3 712
导读:1950年,解放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向国民党残余军队发动进攻,据守滇南的国民党第八兵团势如山崩,数万人被歼于元江河谷东岸,残部纷纷逃窜。该兵团第8军237师709团的2000多人,在团长李国辉的带领下向西南方向溃退。由于解放军穷追不舍,他们被迫渡过红河上游的元江,越过中缅边界进入缅北。在缅北,李国辉听说第8兵团第26军的93师278团1000多人已经在副团长谭忠的率领下,先期到达缅北,正在向小猛棒前进,他还听说走这条路线,绕道泰国,他们就可以到达海南岛,与国民党大部队会合,于是李国辉立即下令追赶谭忠。  

1950年,解放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向国民党残余军队发动进攻,据守滇南的国民党第八兵团势如山崩,数万人被歼于元江河谷东岸,残部纷纷逃窜。该兵团第8军237师709团的2000多人,在团长李国辉的带领下向西南方向溃退。由于解放军穷追不舍,他们被迫渡过红河上游的元江,越过中缅边界进入缅北。在缅北,李国辉听说第8兵团第26军的93师278团1000多人已经在副团长谭忠的率领下,先期到达缅北,正在向小猛棒前进,他还听说走这条路线,绕道泰国,他们就可以到达海南岛,与国民党大部队会合,于是李国辉立即下令追赶谭忠。

为了追赶谭忠,这支部队进入了“野人山”,这是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原始森林无人区,充满毒蛇、猛虎、蚂蝗、毒蚊、疟疾和瘴气,没有道路,没有向导,没有报纸,也没有医药,那些国民党军残兵中,夹有大学教授,有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有华侨青年男女,他们大多数没有鞋子,大多数身染疾病,病发时就躺倒地下呻吟,等病过去后再继续行进当他们到达小猛棒时,兵力损失近半,只剩下不足1000人。幸运的是,他们终于赶上谭忠的278团。

就在小猛棒这个地方,李国辉和谭忠决定把两支部队合并起来,成立“中华民国复兴部队”,李国辉出任总指挥,谭忠任副总指挥,他们修好电台,和台湾取得联系,不料台湾方面的指示却是:“你部自行解决出路。”于是,这支军队便脱离了国民党,成为一支“孤军”。

(以上为南方周末收集来的资料,非我记忆,原来我记忆的残兵来源实在模糊不清,望大家见谅,下面系我的记忆)

这支国民党残兵部队在缅甸,一开始与台湾断绝联系,经济自然发生困难。后来有些缅甸商人在运货途中饱受匪患之苦,向缅甸政府求助,得不到理睬。有人就托关系来找国民党残兵,李国辉他们正弹尽粮绝之际,一口答应下来。在途中,自然再次遭到土匪攻击,国民党残兵虽败,装备却还精良,美制冲锋枪,卡宾枪那里是乌七八糟的土匪队伍所能抵敌?几战下来,土匪队伍被打的落花流水。商人的货队得以安全保存。有了良好的开头后,一发不可收拾,附近的商人都纷纷接踵而至,李国辉等也干脆做起了镖局的生意。有了经济来源后,残兵部队逐渐在缅甸边境站住了脚,他们修建了军事基地,开始训练丛林战以求生存。

国民党残兵人数虽少,然而名气日大,也引起了缅甸政府的不安。不久政府的最后通牒送到,要他们10日内撤出缅甸。撤了你说去哪里?难道回中国境内送死?!李,潭自是拒绝。政府军遂至,不想不知是缅甸政府军太腐败,还是国民党残兵天生就是丛林战高手,缅政府军竟然被打得一败涂地。国民党残兵连战连捷,以至于缅甸政府不得不很快与李国辉签定了和平协议。几经讨价还价,缅甸政府同意李国辉率部转移到靠近泰国边境的猛撒。国民党“复兴军”在缅甸正式成立。

消息很快传到台湾,老头子在与*作战中早已输到麻木,现在突然听到有此英勇之师出现,自是吃惊不小。他觉得这正是培养力量反攻大陆一绝佳良机。二话不说,立刻召来了李,谭二人旧上司李弥,“为什么把这样一支会打仗的部队扔在缅甸?!”大骂之后,蒋介石又封李弥为“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和“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命令他返回缅甸,召集部队。1950年秋,李弥打扮成马帮在泰缅边境的一家小布店会见了李国辉,责令他交出指挥权,李国辉从此淡出历史舞台,李弥开始大权独揽。金三角的“小李(国辉)将军时代”就此结束,“老李(李弥)将军时代”开始了。

李弥的目的自然不是单与缅甸政*府对抗,他的愿望是“反*攻大陆”,乘复兴军之胜,士气高涨之机,1951年3月发动了“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他的军*队一度占*领沧源、耿马、双江、澜沧等县。但随后解放*军发起反击,李弥军全线溃退,只得又逃回缅甸。

“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虽然失败,但李弥却得到了台湾和美国方面大量的援助,他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展,北到密支那,南抵泰国清迈府,东达老挝山区,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超过台湾将近7倍之多!队伍也迅速增至3万多人,除从大陆逃出来的原国*民*党官兵、旧政*权人员外,连盘踞山头的土匪、土司武装也纷纷前来依附。为了便于台湾空投,李弥在湄公河西岸峡谷中还修建了一座简易机场——江腊机场。蒋经国在担任国防*会议副秘书长时,也曾从台湾秘密飞到江腊机场,视察过李弥的军队。

为了从长计议,李弥还在总部猛撒开办了一所“反*共*抗*俄军政大学”,轮训下级军官,并在东南亚各地招收学员,学员最多的时候曾达2000人。

一次,李弥到大学内视察,他的目光扫过一排排努力表现的学员,一个少年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他拆卸枪支的动作极为纯熟,顿时让李弥惊讶不已,立刻叫那名少年过来。

“恩,你叫什么名字。”李弥见小士兵长的白净清秀,顿又生几分好感,高兴地问道?

“报告长官,我叫关约”。小士兵大声回答道

“关约?恩,好名字。你的身手不错嘛,为什么参加国军?”

“报告长官,报效国军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我是缅甸掸族人,我身上有中国人的血!”

“缅甸掸族,明末流亡到缅甸的汉人啊,这么说你和我们还带血缘关系罗。”民族的拉近,使得李弥对这个孩子愈添赏识。

“恩,我的中文名字叫张奇夫。”

“好,张奇夫。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少尉军官,希望你能竭尽所能,为党国光复大业出一份力李弥心里已经对这个少年士兵完全信任,他相信他已经发掘出1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谢谢长官提拔,张奇夫愿为党国事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张奇夫内心也是激动万分。

李弥在缅甸任用1个孩子用军官,远在台湾的老头子自然不会清楚,也不会去过问。或许李弥在不久以后也忘了这个少年。然而不论是老头子还是李弥,都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年仅18,9岁的少年,将来竟然会成为全世界为之震惊注目的人物,他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东南亚毒品之王------------------坤沙!

后李弥将复兴*军分为两部分,分别设置在缅北2处(抱歉,具体地名忘记)为遥相呼应,以抵御*政*府军的进攻。1953年3月政*府*军果然卷土重来,发动了第二次大规模的围剿———“旱季风暴”。这是金三角历史上最大的战争。3万余名外国雇佣军(主要由来自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尔部落民族廓尔喀兵团和来自缅北的克钦土司在军组成)在英国籍指挥官丹尼斯上校的率领下将复*兴*军基地围得水泻不通。李弥指挥左翼部队沉着应战。但毕竟兵力相差较为悬殊,情况愈来愈危急,复兴军内部有人建议投降,李弥怒:“谁再提这2字老子毙了谁!”又战数日,正当快崩溃之时,谭所率右翼部队已消灭所应付之敌,赶来增援,前后夹击之下,雇佣军遂溃不成军,英国人丹尼斯上校自杀身亡。此役令国民党残兵再次威震全缅。

政*府见打不跨国民*党*残兵,只好采取“和亲”方式进行抚慰,缅甸许多有名的土司,政府要人纷纷将复兴军军官招作女婿。例如参谋长钱运周成了大土司刀栋西的乘龙快婿。这使得李弥更加得意不可一世。


但俗话说乐极生悲,傲为败世之本,3国时代武圣关帝爷也败于过度狂傲,何况李弥!在曼谷大酒店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一个澳洲女记者问他:“李先生,您是云南省主席,外面称您为云南王,您打算什么时候返回省会昆明?”这位李大司令得意忘形:“我要做云南王不大容易,要做缅甸王却易如反掌!”此语一出,缅甸舆论大哗,学生*上街****抗*议,缅甸政府出动军警*弹*压。看来想和国民党老爷和平共处是不可能的了,缅甸国王向联合国提出抗议,第7届联合国大会做出了“一切外国军队必须撤出金三角”的决议。老头子一样不能容忍部下“自立为王”的行为,立即召李弥赴台,李弥到台后即被软禁。接着,蒋介石下令从金三角撤军。从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6月3日,陆续有6750人撤到台湾,其中包括家属与难民。此后,台湾*当*局宣布已经从缅北撤回全部军队,没有撤回的与台湾再没有关系。但是,蒋介石并不想真正放弃这个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反*共基*地”。原“反*共救国军”副总指挥柳元麟被任命为总指挥宫,留下的部队被整编为5个军,兵力仍有2万多人。

此后,中、缅达成协议,决定由解放军跨境作战,清剿这股残军。1960年11月22日,解放军开始越*境清*剿作战,国民党残军节节败退,他们企图炸开湄公河河谷上游湖泊草海子大坝,以水淹七军的招数打垮缅甸政府军,挽回败局。政*府军发现残军企图后,拼命阻止,残军目的未达到,被迫向老挝、泰国边境方向撤退,江腊机场也被解放军*占*领。

当时依旧有部分残兵骨干留在缅甸,他们的命运极为凄惨,一部分人被泰国政府充当炮灰,作为先锋队打头阵。去对付吴沙沙金领导的红色游击队,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拼死作战,甚至用身体作为肉盾去挡子弹。当惨烈的战斗终于以胜利告终时,言而无信的军阀却掉转枪口对准他们。部分复*兴军军官获知消息后准备先下手为强,发动突然叛变,但因参与者甚少而失败,为首数人被软禁,其余均死于非命。

该文在结尾写到:“于是,这支骁勇善战的部队在数年后灰飞烟灭。”然而,数日前翻看网上资料,却发现并非如此。据介绍:残军撤退到老挝后,老挝局势动荡,东南亚国家反响强烈,缅甸政*府根据台湾仍然在给国民党残军空投物资为证据向联合国提出控诉,联合国再次做出决议,要求蒋介石*政*权将在缅部队撤回。2月下旬,蒋经国命赖名汤前往泰国和缅甸,把军队撤运回台湾,3月5日,赖名汤飞往泰国曼谷,开始执行“春晓计划”。

这次行动得到泰国政府和军方的大力支持,泰国早就想把这批“不速之客”请走。赖名汤一行人到达残军总部,见到总指挥柳元麟。柳元麟直言相告:愿意撒台的人数可能很少。在老、泰、缅三国交界的丛林中,赖名汤一连5日苦口婆心说服“游*击*队员”服从撤台的命令。最后,赖名汤宣布不愿意撤台而自行留下的,今后一切活动自行负责。

最终,柳元麟总部及下属第一、二、四军部分官兵经由老挝、泰国空运返台,李文焕、段希文则没有率部队撤台。李文焕名为第3军军长,实际统辖不过1000多人,又非正规军人出身,考虑回到台湾保不住军长职位,便以路途远为借口拒绝。第5军军长段希文虽然是军人出身,父亲曾是云南籍的国大代表,本人也多次返台见过蒋介石,他本人愿意遵从命令撤回台湾,但部属多是云南,且在当地成家,多不愿意去台,因此也没有撤退。台湾对段、李抗拒命令的行为感到恼怒,台湾“国防部”发言人声称,撤军已告完毕,“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番号取消。所剩残余约数千人,均为擅自脱离部队者,台湾方面不为其行动负责。

被柳元麟排挤的吕维英组织了一支雇佣军,帮助老挝政府围剿反政府武装。谁知老挝左中右三方坐下来谈判,他们把枪口对准了雇佣军。雇佣军伤亡大半,吕维英离队逃亡,另一主要将领张苏泉率一百多名残兵败将加入坤沙的贩毒组织"撢邦革命军",并成为参谋长。从此成为坤沙的得力助手,外界合称他们为“二张”,又称呼“撢邦革命军”为“张家军”,从此缅甸乃至亚洲最大的贩毒组织诞生。

尔后,第二次撤台行动后残留在缅泰丛林的李文焕、段希文军还有5000余人,他们自动返回金三角。金三角历史上有名的“段、李时代”开始了。

1964年,在金三角重新站住脚跟的两支国民党残军召开一次联席会议,他们讨论了形势和重返缅甸的可能性,研究联合作战方案,划定各自作战区域,确立各自势力范围。当会议快要结束时,台湾发来一封密电,命令组建“东南亚人民反*共*志愿军游*击总部”,任命段、李分别担任正副总指挥。但两人对蒋介石继续把他们作为“反攻大陆”的棋子已心存抵触情绪,就开始和台湾讨价还价。蒋介石深感已无法控制,就不愿再给他们补给。失去了经济来源的残军开始另谋出路,这年旱季,他们倾巢出动,打通萨尔温江走私通道。经他们武装护送的马帮开始源源不断地将各种走私品送达老挝、泰国和缅甸以及周边国家。

与此同时,金*三*角鸦*片种植业也开始兴旺,在此之前的1949年,金三*角鸦片产量仅为37吨,这个数字与当时东南亚各国鸦片产量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1959年,金三*角鸦片产量也只有60吨,这个数字仍然不是很大。在此之后的1970年,金三*角的鸦片产量突破1000吨,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创下当时的世界纪录2000吨,令全球震惊。上个世纪90年代金*三角鸦片突破2500吨大关,成为全球最大的毒*品*王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