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三十

唐戈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汪兆龙率领着三中队,赶到苇河游击队的老营,见到了王守成和刘东辉。 在汪兆龙眼里,刘东辉的变化最大。几个月没有见面,刘东辉眼睛凹陷,两腮踏瘪,颌下胡须纷乱,犹如一蓬蒿草,人瘦得似乎只剩下皮包着的骨头,身上的棉袄,显得又肥又大,甚不合体。 汪兆龙关切地问:“政委,你咋瘦成了这副模样?莫不是患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汪兆龙率领着三中队,赶到苇河游击队的老营,见到了王守成和刘东辉。

在汪兆龙眼里,刘东辉的变化最大。几个月没有见面,刘东辉眼睛凹陷,两腮踏瘪,颌下胡须纷乱,犹如一蓬蒿草,人瘦得似乎只剩下皮包着的骨头,身上的棉袄,显得又肥又大,甚不合体。

汪兆龙关切地问:“政委,你咋瘦成了这副模样?莫不是患上了啥病吧?”刘东辉摇了摇头,掩饰着脸上疲惫不堪的神色,手捂着胃部,笑着说:“我只是出了趟远门,去找抗联二路军的总部。”

汪兆龙惊讶地看着刘东辉,难以置信地问:“就是在去年冬天吗?”刘东辉点头说:“是。虽然风狂雪大,但我还是去了,并且见到了二路军总司令周保中,得到了周司令的重要指示。”

狂风暴雪,林海雪原,都难以阻挡刘东辉急于寻找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部的决心,希望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使苇河游击队的军事斗争、政治斗争能置于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刘东辉也希望通过上级党组织的明确指示,确定游击队的斗争目标,更好地领导苇河游击队在日、伪统治区坚持持久的斗争。

刘东辉说服了王守成、肖铁,在大雪封山、日、伪军停止了讨伐时,率领着一支十名队员的游击小分队,北去海林、林口山区寻找二路军总部。

历尽千辛万苦,刘东辉终于找到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部,见到了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周保中没有想到在日、伪当局严密控制下的哈东六县,依然存在着一支共产党领导着的人数众多的游击队伍,欣喜之余,决定将苇河游击队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直属独立师,师长王守成,政委刘东辉,参谋长肖铁。独立师下辖两个团一个教导队,师参谋长肖铁兼一团团长,副师长汪兆龙兼二团团长,杜景和任教导大队队长。

冬尽春来,历尽艰险磨难的刘东辉回到了老营,带回了令所有人感到振奋的讯息。而抗联二路军总部对独立师前期战斗的肯定,也重新使刘东辉树立起领导好独立师的信心和决心。

在独立师成立誓师大会上,刘东辉饱含激情地说:“同志们,自今日起,咱们苇河游击队就正式编入东北抗日联军的序列了。”

看着独立师指战员脸上涌起了激动、激奋之色,刘东辉的情绪也开始激动起来,言语变得慷慨激昂:“同志们,宋代的大英雄文天祥曾经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稍稍改动一下,人生自古谁无死,但有几人垂汗青?东北现今孤悬敌后,既为军人,只有死战一途。为国家、为民族、为了身旁的老百姓、为了咱们脚下的土地,战死而已!同志们既然参加了抗联,就没有怕死的。古语云‘文死谏,武死战’!外敌侵凌,版图动荡,大丈夫就应该投笔从戎,抵御外辱。我辈生为男儿,又逢国家遭受外敌侵凌之际,不持干戈卫国,岂不愧煞须眉?愧煞子孙?同志们,咱们既然身在东北抗日联军的序列,就要知道,身为抗日军人,时值今日,只有战死一途。血溅沙场,马革裹尸!因为我们是中国军人。军人,就应该死在与敌人拼杀的战场上!”

刘东辉的话文白夹杂,独立师的指战员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但话的意思还是清楚的。刘东辉话音未落,就有人振臂好呼:“抗日打鬼子,死不皱眉头!”

王守成知道,刘东辉讲完话,自己也应该讲几句,可是王守成搜肠刮肚也讲不出刘东辉的道理。

站在队伍前,王守成清清嗓子,干脆就说起了大白话:“弟兄们,今个儿是咱独立师成立的日子。按理我该讲几句,可是说实话,我不知道说啥好了。就说几句心里话,东洋鬼子欺负进了咱家门口,他娘的不揍他还是爷们儿吗?小鬼子在咱东北杀一个人,老子就要杀他十个、百个!要让东洋鬼子晓的,咱中国人的命,比他们这群畜牲的金贵。”

想到日后即将到来的残酷斗争,王守成忍不住大声说:“弟兄们,就算咱们今个儿为抗日打鬼子战死了,日后儿孙们在忠烈祠为咱们上香的时候,会说:看,这就是咱们的祖宗。当年,他们在日本人的飞机和大炮下,没有皱眉,没有低头,也没有退缩,更没有怕死!他们是世界上最有血性的爷们儿,没给咱们子孙后代丢脸,值得咱们上香跪拜!”

誓师大会结束后,王守成、刘东辉留下汪兆龙、肖铁、杜景和、程依涵和十香等人,召开独立师的首次会议。

会上,刘东辉没有了在誓师大会上的慷慨激昂,而是语气凝重地将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的情况向参加会议的人做了简要通报。

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面临的形势日渐险恶,仅第二路军总部所在地刁翎,就猥集着九千余日军。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率领着二路军总部数十人在依东刁翎的山中,每日在九千日军重重包围中与敌周旋,无衣无粮,险死还生。周保中在与刘东辉分别之际,曾经拉着刘东辉的手,情深意切、语重心长地说:“敌人是强大的,二路军各部已经和正在付出着巨大的牺牲,现今到了最后的时刻。敌人不可怕,牺牲不可怕,可怕的是作为军人获取胜利的信心动摇和对失败的恐惧。相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胜利,我们个人的牺牲和某支部队甚至抗联第二路军、整个抗联部队的牺牲和失败都是微不足道的。要告诉每一名抗日联军的战士,我军虽然牺牲惨重,日军也付出了更大的代价!更要告诉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已经来临了,谁坚持到最后,胜利就属于谁!”

刘东辉对王守成、汪兆龙和肖铁等人说:“二路军面临着极其险恶的形势,周司令他们,随时都可能……牺牲。咱们必须主动出击,积极寻找日、伪军作战。咱们在这里多消灭一个鬼子,多引起日、伪当局的一分注意,就为二路军总部分担了一分压力。国难当头,大敌当前,咱们决不能退缩,必须担负起咱们应该担负的责任!”

王守成看了眼肖铁、汪兆龙,说:“我估摸着去年冬天咱们独立师的活动,已然引起了日、伪当局的注意,春天就要到了,东洋鬼子的讨伐也要到了。还是那句话,咱们不能坐等讨伐,咱们要主动出击。我和政委商量,肖参谋长率领一团到延寿、方正、海林附近活动,寻找、掩护二路军总部转移,如若发现二路军总部南移,随时接应。汪副师长率领二团到五常、宁安附近活动,寻找十军主力,联合作战。”

会后,王守成、刘东辉意识到残酷而激烈的战斗即将开始,两人做了分工。王守成负责战斗前的准备工作,刘东辉则选择张广财岭山高林密、交通困难的地方修建几处新的密营,分散建立独立师被服厂、医疗所,储备缴获的枪弹、粮秣以及可以当成货币使用的烟土。

王守成在与汪兆龙、肖铁商量出兵路线、作战地点等事宜的余暇,抓紧时间,整训新组建的独立师教导大队。教导大队虽然由刘东辉直接领导,但却担负着保卫独立师留守机关和几处密营、被服厂、医疗所的重任,尤让王守成放心不下。

王守成做这些事的时候,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因为王守成知道,独立师面对的日、伪军是强大的,独立师的劣势没有改变,也许在敌人重兵围攻下,独立师最终难免失败。但是如果有了这些准备,也许就会多坚持一天,多牵制日军一天,也就能够多消灭一名日军,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为全中国的抗日斗争多做出一分贡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