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一 二十九

唐戈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连着下了几场大风雪,张广财岭已是漫山遍野一片白色。 风雪连天,山岭的沟沟壑壑,已被风刮的雪填埋得满满的,沟满壑平,在寻常人看起来,与山坡并没有两样。但有的狭沟深壑,深达数丈甚至于数十丈,人若失足落进去,再也休想爬出来,被埋在深雪里,只能是活活地被冻死、饿死。 汪兆龙和手下的弟兄,在张广财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连着下了几场大风雪,张广财岭已是漫山遍野一片白色。

风雪连天,山岭的沟沟壑壑,已被风刮的雪填埋得满满的,沟满壑平,在寻常人看起来,与山坡并没有两样。但有的狭沟深壑,深达数丈甚至于数十丈,人若失足落进去,再也休想爬出来,被埋在深雪里,只能是活活地被冻死、饿死。

汪兆龙和手下的弟兄,在张广财岭十里峰附近纵横驰骋了近十年,常年厮混在深山老林的人,熟悉山林地势,如同熟悉自家的庭院,沟沟壑壑,都已烂熟在心里,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够摸回自己的山寨。何况虽然大雪填满了沟壑,但毕竟还是有踪迹可寻。

汪兆龙率领着游击队员,快马加鞭,在大雪封山前,回到了十里峰。

又连着落了几天的大雪。

张广财岭除了露出地面的树干,都是茫茫然滔天倾地白色雪原。望眼四望,雪白刺眼,雪深齐腰,弥漫无边。

汪兆龙和三中队的队员整日躲在山洞里,听着程依涵讲述抗日救国的道理。可经常是程依涵讲得兴致勃勃时,却被坐着听讲的游击队员此起彼伏的酣声打断了。而这时候汪兆龙就会吼两声:“弟兄们,别睡了。起来,听政委讲……讲……政委,咱们讲啥了?”

程依涵知道三中队的队员大多原本都是些桀傲不驯的绿林好汉,生性只喜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抗日杀敌,全因是看着日本人欺凌、残杀中国人,出于义愤和良知,自发地走上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道路,其实脑袋里并没有几分保家卫国的意识,甚至于国家是什么,他们也并不十分在意。程依涵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看着游击队相互倚靠,有的垂头,有的仰面,睡得酣畅淋漓,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而笑。

汪兆龙吼罢,程依涵就会笑着说:“古人说‘一寸光阴一寸金’,白天睡觉虚掷了大好时光,真的是浪费生命。”接着程依涵会唱几首歌曲。

听着歌曲,游击队员又来了精气神,也跟着吼几嗓子单出头、拉场戏。昼夜无事,游击队员静极生事,还编排起了拉场戏、二人转。

初时程依涵还觉得拉场戏、二人转唱词粗俗,每每听到游击队员心满意足哼唱着酸词辣调,程依涵的脸会红到脖子根。可是时日既久,程依涵却发现拉场戏、二人转的许多唱词轻松有趣、诙谐幽默,也就暗暗学会了几句。

等到天晴云淡,游击队员跑出去晒太阳,都不在山洞里时,程依涵就轻轻哼上几句单出头:“月娥我手扒轿帘往外看哪,一宗一样看明白呀,小女婿十字披红马上坐,他个儿不高也不矬。我早爱罗章他长得好哇,你看他还抿着嘴地乐,一笑还两酒窝儿……”

如果汪兆龙这时候大声说笑着走进山洞,程依涵就会止住哼唱,正襟危坐,表现出一名政治委员应有威仪,可是脸上不由自主浮出的一抹红晕,却会慢慢扩散到脖颈。微微发热的双颊,使程依涵能够意识到自己脸色羞红,便借故躲避在山洞里侧的栅栏后,等到脸部凉爽了再走出来。汪兆龙却注意不到三中队政委情绪的变化,还是该说就随意地说,该笑就放声地笑。

积雪渐融,春草泛绿。

山坡上积雪渐渐消融后,山谷中多出了一条条的小溪,溪水上浮着冰碴,翻涌着流入狭沟深壑,汇聚交流,汩汩流出山谷。

汪兆龙接到王守成的命令,命他率领三中队迅速北来老营。汪兆龙当即让游击队员整装出发。

离了十里峰,马蹄踏着融冻松软的泥土,闻着山中凉爽清新的气息,在山上闷了几个月的汪兆龙,心情舒畅,伸手抓下狗皮帽子,露出新剃的青黝黝的光头,直抒胸臆,仰面大吼。

程依涵骑着匹枣红马,与汪兆龙并骑走到队伍前面。

看着汪兆龙粗豪地举止,程依涵微微而笑。

大雪封山时,闲暇无事,程依涵曾经在心里将自己所认识的几个男人做过一番比较。

肖铁是职业军人出身,作风严谨,不轻苟言笑。

杜景和正直、淳朴、忠厚。程依涵作了三中队的政委后,思考问题的时候多了,也就有些明白王守成、刘东辉为什么让杜景和建立密营,继而又让杜景和保卫密营了。

刘东辉成熟稳重,做事讲求分寸,注重政策,浑身透着共产党人特有的坚毅、执著的品性。正是从刘东辉身上,程依涵对共产党的认识由模糊而清晰,对共产主义的认识由虚幻而具体。

王守成的胸膛中似乎永远都燃烧着一团熊熊大火。那是血性男人身负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怒火。这团怒火,冲天而起,可以焚毁尘世间的一切,甚至于可以焚毁与他最亲密的人。

而汪兆龙的身上,有许多特性与王守成很相似,果敢、坚毅、无畏生死,但汪兆龙粗豪中藏有精细,粗俗中蓄有雅致。精细是不经意地在粗豪的间隙显现,雅致则是粗俗到极点时自然而然地流露。与满腔怒火的王守成相比,汪兆龙多了几分洒脱、几分随意。

程依涵也时常扪心自问:“我是不是爱上他了?”因为只有一个人爱上了另一个人,他身上独有的缺点,在她眼里,才会成为别人所不具备的优点。

程依涵和十香亲如姊妹,小姊妹私下里无话不谈,十香经常把自己对王守成的感受告诉程依涵。

十香说,自从王守成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上坚毅的神情,眉头紧锁时的愁闷,时时有怒火燃烧着的双眼,都让十香为之痴迷。十香说自己知道,这是自己命中的“真命天子”出现了。

十香爱上了王守成,爱的炽烈、爱的彻底、爱的义无反顾。程依涵相信,即使眼前有刀山火海,为了王守成,十香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即使天翻地覆、天崩地裂,被砍掉了脑袋,十香也不会后悔,决不会皱下眉尖。在十香的心里,能够与王守成在一起,就是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幸福,无论朔风凛冽,还是枪林弹雨,十香都会感觉是被幸福包裹着。

程依涵曾经暗暗感叹,在烽火硝烟的战场上,爱情如同鲜艳火红的玫瑰,耀眼而璀璨,可是这朵玫瑰开放在瞬息巨变摧生毁物的残酷战场上,就显得脆弱异常,一颗子弹、一块弹片,都会轻而易举地让这朵鲜艳的玫瑰凋零枯萎。既然如此,这朵爱情的玫瑰就更加珍惜、珍贵。

程依涵开始羡慕十香了。羡慕十香的敢爱、敢恨,追求爱情时的大胆、炽烈,因为有着丝丝缕缕的野性美而使爱狂热。

十香,自身有一点点野性,单纯、泼辣、执著,没有接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教诲,更不在乎什么流言蜚语。郭老爹自然没有教授她三从四德,十香的心底也就没有什么礼教大防,爱就是爱了,没有必要遮掩,更不会自己去压抑。

多年的诗书熏陶,使程依涵无法放下少女的矜持,如十香那样大胆地去追求自己的所爱,而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

程依涵祈祷心上人能够在征战后平安回来,祈祷上苍让中国人早日驱逐侵入中国的日本帝国主义者,早日赢得胜利,让天下的有情人能够在和平、安全的环境里,花前月下,互述衷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