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揭秘居庸关悲歌:日军从这里长城

海豚号航天舰 收藏 37 14399
导读:1937年7月7日,抗战爆发。日军占领平津后,开始进攻北京北部的南口地区,意图消灭背后的国军,然后向张家口方向西进,汤恩伯所部13军首先在南口布防。8月8日,南口战役爆发。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29_81376_6681376.jpg[/img] 国军在昌平、延庆、怀来一线的德胜口、居庸关、南口、石峡、常峪城、镇边城、横岭城等长城沿线隘口,由北向南阻击日军,敌我双方均损失惨重。其中战斗较为激烈地点为居庸关、横岭城、镇边城

1937年7月7日,抗战爆发。日军占领平津后,开始进攻北京北部的南口地区,意图消灭背后的国军,然后向张家口方向西进,汤恩伯所部13军首先在南口布防。8月8日,南口战役爆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军在昌平、延庆、怀来一线的德胜口、居庸关、南口、石峡、常峪城、镇边城、横岭城等长城沿线隘口,由北向南阻击日军,敌我双方均损失惨重。其中战斗较为激烈地点为居庸关、横岭城、镇边城等处。由于居庸关沿线交通道路较好,日军投入了坦克。


日军首先突破卫立煌14集团军第10师一部防守的镇边城,然后向西北出其不意攻占怀来城(旧城现被官厅水库淹没)。国军背后受敌,致使战役失败。8月26日,国军溃退至张家口一线,南口战役结束。


27日,张家口失守;9月13日,大同失守;9月25日,平型关大捷。


此次战役,国军共投入6万人,伤亡2万9千余人。日军共投入7万人,伤亡2万6千余人。


9月6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发表短评说:“不管南口阵地事实上的失却,然而这一页光荣的战史,将永远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中。”


南口战役详略草图二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好友刘钢收集到日本当年的旧画报,发现有两张在该战役期间,日军突破长城时耀武扬威的照片。日本画报对照片的注释为:1937年8月20日,日军突破居庸关长城。


日军在攻占居庸关时,拍照了一些欢呼胜利的照片,已被我们核实。经长城爱好者辨认,该两张照片背景中的山形、长城均不属于居庸关一带。


当年日军都在什么地方通过了长城呢?国军溃退时,日军可选择在若干地点通过和拍照。而通过镇边城,是日军在南口战役获胜的关键点。


当年日军是怎样偷袭怀来的?他们选择的是什么路线?这两张照片拍摄地点在哪里?是否在该战役期间拍摄?是摆拍还是真实的记录?我有许多疑惑。


在研究南口战役敌我态势图中,只在镇边城的位置用箭头向西北粗略的标注,战役资料中,没有对日军的行动路线进行详细的介绍。我也没有发现实地勘验的有关资料。


许多长城爱好者都在长城沿线寻找该地点。根据严欣强老师等长城人士对长城特征的判断,照片的位置,有可能在镇边城一带。


2005年8月20日,本人相约兄弟洪源到达镇边城,继续寻找68年前日军照片的拍摄地点。镇边城坐落于山中一块小盆地中,我们在其西北方向1公里处,凭感觉选择了一条大沟进入,向长城方向搜索。途中遇到一位老乡,我邀请他一道前往查找。


后来得知,这条沟,曾是镇边城通往长城外的一条主要通道,明代史料称为“唐儿庵”沟,现习惯称为唐庵沟,早已废弃不用。沟内曲折迂回,方向难辨,有些地段荒草遮面,无路可循。我们在山中艰难行走了6公里,感觉一直在向北走,而指南针却逐渐偏西、偏南,海拔高度由镇边城的800米一直上升到1200米。


当翻越一处长城隘口时,竟然在心理毫无准备的状态下,意外地发现了当年日军老照片的拍摄点。 并无丝毫的兴奋,只有内心的愤怒和耻辱。


日军老照片内,我们的长城竟然在日军的枪刺下。日军士兵的枪刺,暗示着日本人妄图挑断我们民族的脊梁。一群狂呼的日军,像小丑一样在我们的长城上手舞足蹈,其中一个军官正挥舞着倭刀,忒也嚣张!


我在现场,用发抖的手拍下了68年以后的对比照片。


当年日军取胜的关键,在现场一看便知。当日军攻占镇边城后,遭到了北面相距几公里的横岭城一带国军的猛烈抵抗,无法继续向北前进。东部的常峪城抵抗也极为激烈。于是,日军步兵混合联队(相当于一个团)于1937年8月20日,在镇边城西北的一条山沟内,偷偷翻越长城,过水头村,向北迂回攻占怀来城,抄了国军后路。照片就是日军翻越该地点长城时拍摄的。


而此时,正面防守横岭城的国军竟毫无察觉。虽然这条沟对于横岭城来说是反方向的,距离也较远,但这样一条大沟不设防,甚至连观察哨也没有外放,愚蠢!军事指挥严重的失误,南口战役最大的败笔。难怪国军连吃败仗。


无意中,我们竟与68年前日军的行军路线完全相同。


查阅明代资料,再认真分析后得知,此地点长城在明代被称为北唐儿庵口。


历史上,长城由内向外防虏患,而如今却由外向内防倭患。


回到家中翻阅日历,大吃一惊,这天正是8月20日。


日军士兵站在唐儿庵口的长城上,贪婪地端详着我们的河山。(刘钢提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洪峰原点拍摄的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从左至右由唐儿庵口突破长城,到达山下水头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在唐儿庵沟内的路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站在唐儿庵口敌台上,远看西北部山下的水头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突破居庸关、八达岭。(刘钢提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边城东门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边城背后的笔架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行走在长城脚下的唐儿庵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寻找的路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正在进行野营拉练。当他们通过该地点时,并不知此处曾经发生的历史事件。我有意将我军照片放到这里,目的是需要内心的平衡。照片由洪源提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转载自洪峰


本文内容于 2007-12-29 13:05:28 被海豚号航天舰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