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群狼:揭密西北“马家军”的兴盛与衰亡

谢永华 收藏 0 771
导读:中国近现代史上,有一支较为特殊的武装力量,他们基本以家族、血缘和宗教为纽带,起于草莽,兴于乱世,在各种势力间纵横捭阖,一度占据了甘肃、青海、宁夏的全部,新疆的大部,几乎控制了整个西北,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他们的首领崇尚武力,嗜血好杀,战马和军刀,是他们对内对外永远行之有效的法宝。然而,历史是无情的,这支从清朝同治年间即在西北地区盘踞的武装,终于在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中灰飞烟灭,同他们的累累血债一起,湮没在漫漫黄沙之中。 这支武装,就是西北马家军。 乱世枭雄谱

中国近现代史上,有一支较为特殊的武装力量,他们基本以家族、血缘和宗教为纽带,起于草莽,兴于乱世,在各种势力间纵横捭阖,一度占据了甘肃、青海、宁夏的全部,新疆的大部,几乎控制了整个西北,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他们的首领崇尚武力,嗜血好杀,战马和军刀,是他们对内对外永远行之有效的法宝。然而,历史是无情的,这支从清朝同治年间即在西北地区盘踞的武装,终于在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中灰飞烟灭,同他们的累累血债一起,湮没在漫漫黄沙之中。

这支武装,就是西北马家军。

乱世枭雄谱

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太平天国运动的声势震动了全国,西北陕甘一带也受到了很大影响。这一地区回族民众长期受到清政府的剥削和压制,素有积怨,与汉族和其他民族的矛盾也日益尖锐,终于,以八月攻打甘肃河州为标志,掀起了反抗清政府的斗争。河州西乡的大阿訇马占鳌被推举为"都招讨",协同马悟真、马海晏等人,统一指挥数万起事的回民军队。

河州城防坚固,清军在城内汉族民众支援下,据险死守,马占鳌连攻不克,损失颇大,遂改变策略,实行长期围困的战术。经过四个月的围困,到同治三年正月,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清军被迫弃城突围,被以逸待劳的回军歼灭。随后马占鳌杀进河州城,将帮助清军守城的万余汉族民众全部处死。

河州之战,是以后盘踞西北近百年的马家军的"奠基之战",一支回族、马姓、能骑善射、以河州籍为主的军队开始建立起来。在马占鳌的指挥下,马家军四面出击,很快攻下了北至黄河,东至洮河的广大地域,所辖人口数百万。

当时,整个西北地区,以回民为主的反清武装风起云涌,除甘肃马占鳌外,陕西、宁夏、青海都有声势颇大的武装存在。面对西北地区的动荡形势,同治五年,清政府任命左宗棠为陕甘总督,率兵镇压。

左宗棠采取三路进兵的策略,稳扎稳打,先剿灭了陕西回军,随后兵发宁夏、甘肃。到同治十年,除马占鳌外,西北回军大多被剿平,多数回军首领全家男子被杀,女子流放。最后,左宗棠集中四十多个营的清军进逼河州,准备一举荡平马家军。面对优势清军,马占鳌背水一战,采用"淘心"战术,里应外合,于河州太子寺大败清军,河州总兵傅先宗和西宁总兵徐文秀阵亡。清军一退百余里,仍未稳住阵脚,左宗棠已做好指挥部队再退的准备。

这时,马占鳌却采取了谁都没有想到的一招:乘胜乞降。

马占鳌深知,单凭西北回民之力,绝对无法与清廷抗衡,一时的局部胜利改变不了大势,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家族都难以幸免。在左宗棠挥军入陕时,他就在打算投降了。但他认为如果战败投降,下场也不会好过,战胜而降,反而会易于被接受。左宗棠善于识人用人,自己和一干首领甚至会得到不错的归宿。

马占鳌说服了其他回军首领,派人向清军递上投降书。为表明诚意,还把自己和其他重要首领的儿子送往左宗棠大营。

左宗棠大败之余,举措失据,见马占鳌居然主动投降,自然喜出望外,立即予以接受。

马占鳌率部投降后,又向左宗棠表演了"负荆请罪"的一幕,更博得左宗棠好感,左宗棠与其彻夜长谈后,对马占鳌的文才武略颇为欣赏,对马所陈述的原来清政府官员欺压回族民众的事实也有所了解。遂上奏朝廷,将起事回军全部改编为官军,马占鳌被任命为督带,马悟真、马永瑞、马海晏等重要将领被任命为管带,仍驻守河州地区,以实行他"甘人治甘"的策略。

在整个抗日战争中,骑8师战功赫赫,阵亡了副师长卢广伟以下多名高级将领,为马家军血迹斑斑的战史上书写了最为光彩的一页。

西北王

马家诸代,几世传承,既是马氏家族封建统治的忠实继承者,又是中原统治势力的忠实代表。他们经营西北多年,到解放前夕,已形成一套完整的家族统治,被称为西北王。青海王马步芳统治青海十几年,残忍好杀,荒淫无度。宁夏王马鸿逵贪财好敛,搜刮民脂民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青海王马步芳

马步芳是马海晏的嫡系子孙,到他这一代,已扩展为十八宗六十余房,紧紧把握了整个青海的军政大权,八十二军由其子马继援、妻弟马全义执掌,骑五军由其兄马步青、外甥马呈祥领导,一二九军由堂弟马步銮控制。政府系统,马骥、马禄、冶成荣、韩起功等人,也是马步芳多年的亲信死党。

马步芳本人是很精明能干的,著名记者范长江曾于1935年采访马步芳,他写道:"马步芳给予记者之第一印象。为他的聪明的外表和热情的情绪,并非记者平日所想象的青面獠牙......第二个印象为马氏头脑相当精明,......俨如受过新式军事教育。"

马步芳把他的精明全部用于巩固统治和搜刮民脂民膏上。

1942年,他在西宁修建"磬庐"作为府邸,共征调民工八千余人,历时一年之久。他在全国各地均有大量房产,多处店铺,解放前夕出逃时,一次携带的黄金在两万两以上。

这么多的钱财,都是马步芳以多种手段搜刮来的,他每次出兵镇压辖内各民族人民反抗,军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搜罗"外快",每一匹马,每一块银元都不放过。1942年,青海省发生牛瘟,中央拨下救济款,被马步芳全部私吞。他多次下令禁酒、禁赌,也无非是勒索赎金而已。更离奇的是他以禁烟为名,完全垄断了青海的鸦片买卖,大发其财。

马步芳表面上宣称从不纳妾,实际为人荒淫无度,从部属妻女到学校学生,霸占的人数难以计数,曾为了达到霸占一对姐妹的目的,将该户人家杀死三人。

马步芳在统治区域到处滥杀,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1937年,在兰州行医的河南人高金城被告发曾为红军伤病员医治,马步芳立刻命人将其活埋。1940年春,西宁警察队长马某移植了两株柳树,立遭马步芳鞭打致死。1940年9月,马步芳认为新编第二军副官处长马友侠"行为不端",不经审讯,将其用汽油烧死。......马步芳还于1940年发布命令,将所有麻风病人一律枪毙。

对境内的其他民族,尤其是藏民部落,马步芳采取了军事镇压和经济掠夺的策略,稍有不从,立即予以血腥屠杀。在果洛、玉树等地,先后进行了多次屠杀,一度杀得该地几乎人烟断绝。在一次屠杀后,马家军还挂起了被杀者的222颗人头,让亲属花钱来赎,每个人头至少一百块银元!

二、宁夏王马鸿逵

马鸿逵他长期统治宁夏,把整个宁夏变成其不折不扣的"家天下"。

马鸿逵将军队视为绝对私有财产,经过多年努力,他把堂兄马鸿宾的实力完全排挤出军队系统,并将一些老资格的将领罢职回乡,把自己的亲信子弟安插进去。任命儿子马敦静为十一军军长,孙子马家骅刚十八岁就当上了团长。1947年白崇禧来宁夏视察,马鸿逵陪其检阅部队,白崇禧赠与团长以上官佐每人一块怀表。白崇禧走后,马鸿逵召集军官大骂一顿,将怀表全部没收。

马鸿逵的家族统治,决不允许别人说不字,发起脾气来,从厅长以下的军政大员统统都得下跪挨骂。一旦得罪了他,关系再亲密的人也定杀不饶,曾有得力部属,因为怀疑马鸿逵打麻将捣鬼而出言不逊,就被他找了个借口先关后杀了。

一次,马鸿逵指示所部:"蒋主席来电,本军共产党嫌疑分子很多,大家一定要特别注意。"下属闻风而动,连夜彻查,却未得要领,马鸿逵干脆下令,每队抽出一人枪毙了事。他统治宁夏多年,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固然遇害很多,但以"共党嫌疑"杀害的无辜民众更是难以计数。

宁夏弹丸之地,马鸿逵穷兵黩武,七十余万人口竟须供养十几万军队。他在全宁夏实行保甲制度,全省15岁到55岁的男丁一律编入国民兵,百姓深受其苦。

在禁烟问题上,马鸿逵的禁烟委员会统一收购全省鸦片,低买高卖,禁烟即贩烟,在宁夏成为公开的秘密。

马鸿逵重了贪污兵饷、搜刮百姓外,还成立了宁夏银行,通过发行钞票、买卖专营物资大发其财,所得不可胜计。

狼狐末日

解放战争开始后,马鸿逵奉蒋介石命令,派出军队参加多次与解放军的作战,均遭惨败。马鸿逵沮丧之余,还不忘克扣阵亡官兵的抚恤。

当胡宗南军队向延安进犯时,蒋介石又命令二马出兵相助。马步芳之子马继援自以为自己露脸的机会到了,主动请缨率部前往。

与马家军的多数将领不同,马继援从小被其父着重培养,受的是西式教育,他在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一期毕业,自视甚高,经常吃西餐,讲英语。谈起军事问题头头是道,十分狂妄。

马继援率军到达陇东一带后,即与解放军发生接触,在合水等地遭解放军痛击,后来援军将至,解放军主动撤出战斗,马继援认为自己筹划得力,兴高采烈地向父亲和南京报功,吹嘘为"合水大捷"。在以后的几次交战中,马继援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最要命的是一次居然和国民党整六十五师打起了冤枉仗,双方通讯不畅,语言不通(整六十五师多为广东兵),打得不可开交,伤亡颇大。误会解除后,马继援觉得没脸向父亲禀告,叫马步銮代劳。不料马步芳听说整六十五师损失比马家军更大,十分高兴,称赞道"这就是我们的胜利"。

1949年,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解放军乘势发动了解放大西北的战役。

马步芳开始试图采取攻势作战,梦想夺取咸阳、西安,遭到惨败,只得退守老巢。解放军迅如雷霆,随即猛攻兰州。

8月20日,解放军三面包围了兰州,马继援做困兽之斗,指使部下拼死反扑,战斗十分激烈。25日,我军向兰州发动总攻,26日解放兰州,马继援率部溃逃。

兰州解放后,马家军已军无斗志,9月22日宁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人向解放军投诚。在解放军的争取下,马鸿宾和其子马惇静起义,宁夏宣告解放。

大西北解放后。马家军的势力随之土崩瓦解。

马鸿宾起义后,得到了共产党的照顾和重用,历任宁夏军管会副主任、宁夏省主席、甘肃省副省长等职,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有益的贡献,1960年10月20日病逝于兰州。

马鸿逵九死一生逃到台湾,后转居香港、美国,1970年元月14日病死于洛杉矶。

马步芳、马继援逃到台湾后,马步芳被任命为驻沙特"大使",马继援被委任为国防部中将高参。不久,马步芳移居开罗,1973年病死于沙特阿拉伯麦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