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丽军嫂---新婚军嫂查出血癌,要求死后与婆婆合葬!(向军嫂致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她是一位年轻的军嫂,婚后四个月查出身患血癌。虽然病魔缠身,但她说她很幸福。她提出:别治了,钱拿去孝敬老人。她请求丈夫,她死后别送她回江西老家,要与婆婆合葬,留在丈夫生活的城市……

2007年10月12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部血液科24床。病房里每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辨,床边一位军人紧拉着病床上漂亮姑娘青淤的右手,勾着头,双肩轻微耸动,隐约抽泣。姑娘喃喃低语:“老公,我死了,就把我和婆婆葬在一起。你来看我,就不用去江西了……”

年轻军嫂,婚后四月查出血癌

新娘名叫吴桂花,23岁,江西吉安市永丰县石马镇祝坊村人。5月25日是她结婚周年纪念日。那天她得在病床上度过。她患了白血病。

有亲友来探视,吴桂花都会努力坐起身,挤出笑容,作出胜利的手势。几分钟,她就坚持不下去了,又躺下,脸色发青,呼吸急促,不停咳嗽,汗水浸湿半边睡衣。

“一年前,她还精神得很,每天上班16小时都不叫累。”吴桂花的丈夫罗义洪伤感地说。罗的继母也记得,第一次见到的吴桂花,胖胖的,见人就笑,做事手脚麻利。

去年5月25日,两人到罗义洪部队驻地沙坪坝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几包喜糖撒给战友们后,小两口没通知任何亲友参加。次日,吴桂花就南下广东,回原先打工的制衣厂上班。

6月,吴桂花有了身孕。罗义洪心疼妻子,叫她回家休养。吴桂花孕期反应越来越强烈,10月10日,她晕倒在地。丈夫忙送她到大坪医院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她患上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医生说,就是白血病前期。

罗义洪谎称贫血,又带妻子去西南医院,先前检查结果被证实。医生告诉他,必须引产4个多月大的胎儿,进行化疗。罗义洪不得不告诉妻子实情。吴桂花说,那一刻突然感觉天塌了。

罗的父母怎么也想不明白,吴桂花回婆家后,虽然长期呕吐进食少,依然每天服侍90岁的奶奶吃喝拉撒。家里栽菜种地,她总是拖着身子跑在前头,还招呼公婆多休息。哪里像是得大病的样子?

初中毕业后,作为家中四姐弟中的长女,吴桂花去广东中山市一玩具厂打工。从流水线工人做起,三年后升任一家300多名工人的服装厂厂长,每月底薪4000多元。

罗义洪说,他两次去中山探亲,看到吴桂花每天上午10点上班,一直到凌晨2时才回来。有一次凌晨刚下班回宿舍,技术员跑来报告机器出了问题,吴桂花急忙又赶往厂里。罗义洪悄悄跟去,看见妻子和技术专家一直忙活到早晨8点。

五百封情书,江西女恋上重庆兵

如今,吴桂花身躺病床,忍受发烧、干咳、冒汗、浑身酸软的折磨。只有说起丈夫时,她才有些快乐:“我嫁对了人!”

29岁的罗义洪是綦江石角镇新民村6社人,1996年入伍,现为驻渝某部三级士官。罗义洪一位老乡与吴桂花同厂。2002年,经老乡介绍,他认识了吴桂花,两人开始书信往来。

吴桂花说,当时罗义洪在大连一海岛当侦察兵,写信是两人唯一的交流方式。最初,他们谈理想、家庭和人生经历,相互关心鼓励。她说,不是罗义洪的鼓励,她不会学电脑,也成不了技术能手。

慢慢的,吴桂花时刻能感受到罗义洪的细心和关怀,心里有话都告诉他。做流水线操作工,每天下班后都懒得动,但她一摸到枕头下罗义洪的信,立刻浑身是劲,读上十遍也不够。

罗义洪说,吴桂花性格活泼,勤奋上进,从没嫌弃他穷。当时部队所在小岛距城市150公里,几乎每天都吃萝卜、土豆和大白菜三样,孤寂苦闷,等待并给吴桂花写信,成为他最大的期望和快乐。

站在岛的最高点执勤,日晒风吹,原本很苦,认识吴桂花后,罗义洪天天踮起脚尖望着茫茫大海,期望着那艘载着信的补给船出现。岛上空气潮湿,罗义洪因此患上关节炎,他不后悔。两人平均每周写给对方三封信,三年下来,鸿雁传书至少500封。

交往两年后,吴桂花向父母提出,自己有男朋友了。2004年2月,罗义洪回綦江老家探亲,她孤身从广东赶火车来重庆,问路去綦江。两人第一次见面,在罗家土墙屋外忍不住相拥而泣。

2005年,罗义洪奉调至解放军驻渝某部。2006年5月25日,两人登记结婚。战友们羡慕这对小夫妻,一些未婚战士都吵着要罗义洪介绍一个像嫂子一样漂亮能干的女友。

军嫂请求:“把我葬在重庆”


虽然病魔缠身,但吴桂花说她很幸福。罗义洪说:“其实,她一直担心,她走了,我怎么办,并且天天嚷着要找工作。”

吴桂花说她难受,丈夫快30岁了,没孩子没房子,看着他整天四处奔忙为自己凑钱治病,两个眼圈发黑深陷。假如还要拖四五年,他将来日子怎么过呀!吴桂花提出与丈夫离婚,把自己送回娘家,但罗义洪一听这话就立刻按住她的嘴。

12日上午,吴桂花翻看用药记录发现医院下的病危通知,呆了,然后哭起来,哀求丈夫别花钱给她移植骨髓了,留着孝敬老人。她拉着丈夫的手说,等自己死了,把她和已去世的婆婆葬在一起,丈夫可以常去坟前看看她,不用来回跑江西了。

罗义洪忍不住转过头去,壮实的双肩不停耸动,怎么也控制不住嘤嘤的哭声。他说,妻子年仅23岁,最近总想她20来年的经历,哪时上山打柴,哪时下田插秧,哪时给自己寄信,一幕幕她都说得清楚。夜深人静时,吴桂花还念叨,自己走了,丈夫该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妻子要求他,第一要孝顺老人。

吴桂花说,真走了,她不遗憾——自己嫁对了人,还获得很多机会。当初辞职时,老板怎么也舍不得她这位20岁刚出头的厂长。她唯一内疚的是,作为妻子,没给丈夫做过一顿饭,洗过几次衣。她梦想夫妻都有工作,自己下班回家给丈夫孩子做饭洗衣服。

记者拍照时,两人很自然地依偎一起,笑容甜蜜。罗义洪说,家穷,结婚时没拍婚纱照,连一枚戒指都没舍得买。妻子安慰他,日子幸福就够了,婚纱和戒指等有钱了再说。罗义洪发誓,等妻子身体好了,借钱都要补上婚纱照,买来戒指亲手给她戴上。

在医院天天守着吴桂花的是罗义洪的继母,说起懂事的儿媳妇,老人禁不住泪流满面,天天追着医生问:“恁个懂事的娃儿,为啥病了嘛?”老人愿拿自己身体换儿媳健康。

担心花钱,呼吸困难拒绝吸氧


13日,医生前来查房时,见吴桂花呼吸不畅,建议她吸两小时氧。犹豫很久,吴桂花拒绝了,推说吸不惯氧气。罗义洪说,妻子哪是吸不惯?!她担心花钱。

去年10月以来,吴桂花治疗已花掉5万元,大部分都是借款或好心人捐助。罗家还住着20年前修的土墙屋,摇摇欲坠。去年6月26日,吴桂花离开广东去当地信用社取款转账时,路上遭遇两歹徒飞车抢夺,夫妻俩7.6万元积蓄被抢走。

为给儿媳妇治病,60多岁的罗父还跑到一建筑工地值夜班挣钱。每天中午,罗父坐车从李子坝工地带饭菜到医院,就为节约一点钱。

目前,吴桂花主要通过化疗和输血小板的手段控制癌细胞。医生介绍,待身体状况稳定,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吴桂花的妹妹与她骨髓匹配,这样不光省掉了20多万开支,而且骨髓移植后排异性小,成功几率较一般情况高。

听说吴桂花患上白血病,罗义洪的战友们自发捐款。短短两天,他所在营部机关干部和战士捐款就达2.8万元。战友们从微薄的津贴中挤出钱来,最高的捐出1000元。每当战友们听说罗义洪钱又不够了,立即又三千两千地凑来借给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