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警方以他人梦为据断案致男子入狱40年

lq456789 收藏 2 126
导读:美国警方以他人梦为据断案致男子入狱40年

梦让他成了“杀人犯”

2001年万圣节之夜,美国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城“哥伦比亚每日论坛报”体育版编辑肯特·海特霍尔特被害,可两年多过去了,该案因没有线索,成了一桩悬案。

2004年3月的一天,一个叫查克·艾里克森的男孩对一个女孩说,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参与了三年前的那桩谋杀案,同谋犯是他的好朋友瑞安·弗格森。随后,提供犯罪线索的热线电话打进警察局,迫不及待的警方相信这正是他们一直期待的案件突破口。查克被捕,警方当即对他进行了录音审讯,并用尽各种方法,让男孩“回忆”起犯罪现场的种种细节。虽然从审讯录音中可以看出,他说的都只是报纸上看到的。

在审讯中,警方对查克说,如果他不认罪,那盘录音记录就能让他在监狱里待上40年,甚至有可能被判死刑。但是如果他能指证那天晚上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也许能轻判为12年以下。选择可想而知,就这样瑞安·弗格森因他的朋友查克·艾里克森那个荒唐的梦,再加上当地警局为了尽早侦破一个几年未决悬案的急切心情,将在监狱里度过40年。

漏洞百出的供词

2001年万圣节晚,《哥伦比亚每日论坛报》体育版编辑肯特·海特霍尔特工作到深夜,凌晨2时8分他退出电脑,和朋友聊了一会儿,然后走出报社大楼,向停车场自己的车走去。在那里他又与同事迈克尔·博伊德说了一会儿话,2时17分两人分手。几分钟后,海特霍尔特被人残忍暴打,头部被金属物击打了11下,然后用他自己的皮带将他勒死。

凌晨2时26分有人拨打911报了警,警察、侦探和警犬很快来到现场。尽管在谋杀现场留下了许多证据——指纹、血迹、被害者手里抓着的一缕头发,但案子一直未能侦破。860天后的2004年3月10日,查克·艾里克森醉酒后对人说,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觉得自己可能涉及那桩谋杀案。

查克·艾里克森是瑞安·弗格森的初中同学,有吸毒和酗酒的不良记录,朋友们都没把他说的吓人故事当真,但这一次却是例外。

在警方对他进行的52分钟的录音谈话中,艾里克森“承认”参与了谋杀与抢劫,并将瑞安·弗格森牵连在内。

艾里克森说,海特霍尔特被害一案发生时,查克和瑞安都只有17岁,查克称当时他们在乔治酒吧,因囊中羞涩,1时30分离开夜总会,瑞安提议去抢个人。于是,两人从瑞安停在附近的车里拿了件修轮胎的工具,到了《哥伦比亚每日论坛报》报社附近,正好看见海特霍尔特在停车场。查克称他袭击了受害者的头部,然后觉得恶心当场呕吐起来,而瑞安则徒手掐死了被害者。

然后,他和弗格森离开了犯罪现场,在十字路口遇见朋友达拉斯·马洛特,他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告诉了马洛特,并在附近的小溪里洗掉手上的血迹,回到弗格森的车里,处理掉了那把修轮胎的工具,于2时30分回到乔治酒吧。

在整个叙述过程中,查克一直处于困惑之中,他无法提供谋杀中的一些详情和细节。于是审讯人员采取了填鸭式的诱供方式,凡是查克无法说清的地方,就给他提供答案,困惑而又害怕到极点的查克就顺着审讯者的思路“供认”了一切。

录音中,查克“供词”的关键部分是他袭击被害者头部的次数,审讯者提问:“你共击打了被害人几次?”查克回答“只有一次”。但警方知道被害者头部被击了11次,于是追问“只一下?”

查克说:“我只打了他一下。”

查克从没说瑞安也打过被害者。

另一个关键是,查克说是瑞安掐死海特霍尔特的,但说不清楚是怎么掐死的,或者是用什么掐死的。一开始他说是将被害者背朝上按倒在地徒手掐死的,后来在追问之下,便说“我想是衬衫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审讯人员知道查克说得不对,于是说道:“可我知道不是衬衫。”艾里克森显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便开始瞎猜:“大概是行李带,或者车里的什么东西。”审讯人员不满意这个回答,干脆告诉他:“喏,事实上,是从他(指受害者)的裤子上抽出来的皮带,是用皮带勒死的。”艾里克斯很惊讶:“真的?”然后又道:“我记不起来了。”

瑞安家人的震惊与质疑

瑞安·弗格森被捕后,他的父亲比尔·弗格森无比震惊,他和已离异的妻子莱斯莉放下恩怨,为证明儿子的清白四处奔走。

瑞安被警察带走时,他还认为自己不需要找律师。瑞安的审讯过程也被录了音,他承认那天晚上和查克一起去了乔治酒吧,并一起离开,但坚持后来他们直接回家了。警方指控他谋杀了海特霍尔森,这让他莫名其妙。他对警方说:“我从来没干过这事,这太荒唐了。”但警方仍根据查克的供词,以谋杀罪逮捕了两人。

在查克“认罪”的那盘审讯录音中,查克其实对谋杀案所知甚少,审讯人员甚至要帮他指出罪案是在哪里发生的,告诉他被害者的车停放的位置等。

瑞安的父亲认为警方给查克提供诱供信息是完全错误的,查克所说的“犯罪事实”根本就来自于他的一个梦,他与朋友们说起这件事时就是这么说的。

但当地检察官凯文·克兰相信查克记忆中的事情确有其事,他的解释是:“为什么他不愿意承认击打了多次?因为承认得越多,后果就越严重,坐牢的时间也会越长。”

报社专栏作家托尼·梅辛杰听说他的同行被害一案已破,颇感欣慰,但在知悉了查克审讯录音的内容后,他也担忧警方也许真的抓错了人。

警方当时拍摄的现场照片显示的是一个血腥狼藉的犯罪现场,但现场发现的所有物证没有一样能与查克和瑞安匹配上:

警方从现场取得的血液样本中采集到的DNA不是弗格森的,甚至也不是那个做梦杀人并“认罪”的艾里克森的。

警方在犯罪现场获得的几枚指纹,经比对,与弗格森和艾里克森的也不相吻合。

还有,根据法医鉴定组的调查,现场带血的脚印与查克和瑞安也都对不上,被害人海特霍尔特手里抓到的一缕头发也不是这两个年轻人的。

根据查克的“供词”,杀人后他们开着瑞安的车逃离了现场,法医组对车子进行了详细的检查,他们说,如果查克所说的不是幻觉,而是真的,发光氨检测技术一定能够发现血液的痕迹,如此残忍血腥的谋杀,即使是在事过几年后,仍然会留有痕迹。他们的结论是罪犯根本没有上过瑞安的车。所有的证据都排除了这两个少年作案的可能性。

所有的物证都证明了瑞安的清白,唯一将他与罪案连在一起的只是来自一个因吸毒而有幻觉的少年查克·艾里克森,查克说过,他并不能确定这件事真的发生过,还是他做过的一个梦。

海特霍尔德受到了十分凶残的暴力袭击,当时到场的刑侦人员都认为是“合约杀手”干的,可能是一桩雇凶杀人案。瑞安·弗格森的家人聘请的私家侦探杰姆·米勒,曾到犯罪现场勘查过多次。他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瑞安和查克与此案有关——DNA、血迹、头发、纤维、指纹,任何证据都没有。”

法庭上的查克和瑞安

在没有任何物证的情况下,当地检察官凯文·克兰决定于2005年10月17日,在海特霍尔德被害将近4周年之际审理此案。

在法庭上,查克供认用修轮胎的工具击打了受害人并进行了抢劫,被问及瑞安做了什么时,他回答道:“他抢劫了他,勒死了他。”站在被告席上的查克,不像一年半前被警方询问时那样一脸困惑,他自信而平静地说道,因为没钱喝酒,瑞安提议出去抢个人。

查克说:“当时我年轻不懂事,又有点醉了,觉得做这种事很刺激。”在克兰的诱导下,查克甚至对陪审团描述了他们是如何偷偷逼近海特霍尔特然后向他发起攻击的。他甚至还解释了为何在两年的时间里他对谋杀一事几乎没有什么记忆,他说:“最好的解释是,我想忘了这件事,这不是我平时的作为,我当时醉了,我不想再回忆起这件事。”

克兰说:“查克是有意识地将可怕的事情从大脑里驱逐。就像一个大脑受到创伤或者刺激的人,那部分可怕的记忆会被封闭起来。但是报纸在谋杀案两周年时的报导唤醒了查克的记忆。”

所以他认为,虽然当初查克听到海德霍尔德是被皮带勒死的,显得很吃惊,但现在已经能够栩栩如生地描绘当时的情景,海特霍尔特是如何倒地的,如何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面前的瑞安。查克作证道:“他(受害者)倒在那里,他(瑞安)用脚踩在他的背上,将受害人身上的皮带抽出来。”查克对陪审团说,他和瑞安逃离犯罪现场,又回到酒吧,路上还遇见了一位朋友达拉斯·马洛特。查克还说,在作案过程中,瑞安自始至终都很镇定,还面带微笑地说道:“看,我们做了就做了,一点事没有。”在查克整个作证过程中,瑞安一直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当被问及查克所说的这一切是否编造出来的时,瑞安说:“关于我的那部分确实是编造出来的,他是否到过现场,我就不知道了。”

克兰找的另一个证人是达拉斯·马洛特,查克说在杀人后见到过他。马洛特也曾作证说:“看见瑞安·弗格森和查克·艾里克森在一起。”但在庭审被问及是否记得在那晚看见查克或者瑞安时,达拉斯回答道:“没有。”他说,那晚他也喝醉了,什么也记不得了。可当时警察不听他的,“他们只是一个劲地对我说,‘可查克说看见你了。’我眼泪都被他们训出来了,于是我说,‘好吧,你们想让我这么说是吗?我没看见可我得说看见了是吗?我可以这么说,只要赶快让我离开这幢大楼,让我回家。”他说,他是在压力下被迫作出证词的。

与查克不同,瑞安从被带到警察局盘问的那天开始,他的证词从没有变过,即使在连续4个小时的严厉审讯下,他还是断然否认自己曾在犯罪现场出现过。

瑞安说:“我从来没想到过会因自己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被逮捕。”当瑞安的姐姐凯莉出庭作证时,克兰提醒陪审团,她曾偷偷将弟弟非法带进酒吧。凯莉说:“我觉得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他不会到那种地方去,那么他也不会成为嫌犯。”

凯莉和其他辩方证人指出查克证词中的不实之处。查克称他们杀害了海特霍尔特后约在凌晨2时30分回到酒吧。那天晚上在酒吧上班的克瑞斯·卡那达说:“那根本不可能。按当地法律规定,酒吧1时30分就得关门,我们老板也总是让我们在那个时间关门打烊的。”

为了还瑞安以清白,辩护律师们所做的不仅仅是指出查克证词中的不实之处,还专门从加州大学请来了记忆研究专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

洛夫特斯说:“我对虚假记忆研究了近30年,我知道有的人会相信一些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甚至能够说得活龙活现,他们自己也深信不疑。”

她的论据是:在两年的时间里,查克对谋杀事件没有任何记忆,但突然之间,又栩栩如生地“想起了”所有的细节。这足以证明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虚假记忆。

洛夫特斯对陪审团说道,诸位看得很明白,他现在“回忆起来”的许多事情都是审讯人员暗示或者明白告诉他的。她说:“在审讯的录音记录中,不乏多次重复的暗示,以及对案发现场详情的介绍。”

克兰则认为,没有辩方所说的查克有吸毒致幻的书面记录。他说:“促使他将一切说出来的真正原因是良心上的负疚感,他愿意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责任,于是他就承认了一切。”

陪审团的裁决令人震惊

如何定案,最终还得取决于陪审团。

庭审进行到第五天,陪审团经过5个小时的讨论,作出了最后裁决。

瑞安·弗格森被判二级谋杀罪和一级抢劫罪。

陪审团请求法官对瑞安·弗格森判刑40年。

陪审团对记者说,他们相信查克的证词。其中一位陪审员说:“他(查克)为求良心的解脱,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他对朋友们说起这事,正是他的一种心理挣扎,他想说出来。”

至于缺少物证,陪审团并不为此事担心,他们认为证人的证词才是最重要的。

2005年12月,瑞安·弗格森被判入狱40年——谋杀罪判30年,抢劫罪判10年,到2040年他可以申请假释。

瑞安·弗格森在密苏里州的富尔顿监狱里开始服刑,判决生效一个月后,瑞安仍然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肯特·海特霍尔特被残忍杀害,一个无辜的人被剥夺了生命,成为此案的第一个受害者。几年后,瑞安·弗格森被卷入此案,对他的判决,使他成为第二个受害者,成为检察官和警方热切地要将哥伦比亚城唯一的悬案尽早结案的牺牲品,成为一桩和他没有任何关连罪案的替罪羊。在这件案子里,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与此案有关,对他的起诉只是基于一个因做梦而产生错觉的困惑少年的证词。

法庭为瑞安指定的辩护律师埃伦·弗洛特曼就法院对瑞安·弗格森的判决,于2006年底向密苏里西部地区联邦地方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法院于2007年6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弗洛特曼下一步准备向密苏里西部地区地方法院提出复审此案的请求。法律最终能否还瑞安·弗格森以清白,关注此案的人们将拭目以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