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结婚14年后离婚当新娘 与原妻姐妹相称

lq456789 收藏 1 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结婚14年的刘昌福和黎瑛要离婚了!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刘昌福又要和别人结婚了,但这次他不是做别人丈夫,而是当新娘。做了38年男人的刘昌福勇敢地回家了,带着做女人的梦想,带着对未来的期望,但是,一场风暴正在等着他……


《迷茫》


姨妈!女儿的话有如惊雷


对于性别,38岁的刘昌福不明白,结婚14年的妻子黎瑛也不明白。“我回来,只是想完成几十年的心愿,我想做个女人,想嫁给我男朋友。我希望得到家里人的支持。”


12月23日,深圳鹏爱医院两名医生和刘昌福赶到泸州纳溪区棉花坡镇龙凤村,刘昌福朝女儿走过去,女儿疑惑地叫了声“爸爸”,刘昌福脸上的笑容尚未消失,女儿又恍然大悟再叫了一声,“姨妈!”女儿的话,让刘昌福如惊雷般震出,片刻,他才捂住脸庞,哽咽着说,“你以为我想这样?”


他的病症非常罕见


对于刘昌福,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田亚华一声长叹,“他一点错都没有,完全是造物主的捉弄。”11月25日,刘昌福在鹏爱医院接受了简单的身体检查。田亚华发现刘昌福的乳房很大,但具备男性生殖器,并不是双性人。经过专业机构的检测,医生惊奇地发现,刘昌福既患有先天性睾丸发育不全综合症,也患有性身份识别障碍;前者在男性中发病率约为1/700,后者在人群中发生率约为1/10万,两种疾病同时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非常罕见。刘昌福的雄性激素分泌只有正常男性的1/20,雌性激素则远远超标。


田亚华说,“长期的心理暗示,未能得到及时治疗。他内心性别与生理性别形成强烈反差,悲剧就此发生。”


人生悲剧16岁开始


15岁,只读到小学三年级的刘昌福辍学:“爸爸说反正成绩差,不如节约钱不要上了,答应每年给我买两套新衣服。”那年春节,父亲买了一块老蓝布要给刘昌福做新衣,刘昌福很不高兴:“我不喜欢那种颜色,我喜欢花布。”16岁,刘昌福发现自己的胸部开始发育,男性生殖器开始萎缩,到了十八九岁,村里的男孩约他下河洗澡,他连衣服都不敢脱。“从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该是个女孩。”


刘昌福的乳房开始呈女性发育,村里的小伙子们喜欢跟他开玩笑,甚至给他取了个绰号:假姑娘。“家里人也不喜欢我,妈跟哥都会拿我出气。”刘昌福的印象里,村子里所有人都拿异样的眼光来看他,而他并不喜欢女孩子,反而暗恋上了小学的一个男同学。


《错爱》


无性婚姻是他们14年的秘密


刘昌福的身体被人嘲笑,但他的心理发展和变化没有引起家人的重视。“娶媳妇”,这个让刘昌福如避蛇蝎的词,一直敲打着他混乱的心。在那样的环境下,除了“错爱”,他找不到自己人生的出路。


转眼到了24岁,父母开始为刘昌福张罗婚事,刘昌福急得不行:“我不娶媳妇!”数次相亲后,刘昌福越发难为情,后来,家里人还是逼刘昌福娶了黎瑛。那一年,黎瑛不到23岁,没想到,她要面对长达14年的无性婚姻。


秘密终于揭穿


这个保守了14年的秘密,在12月23日被揭穿,消息如惊雷般炸开。黎瑛的妹妹愤怒地说:“你不晓得男人跟女人结婚了该做什么吗?”黎瑛理直气壮:“我咋晓得,我又没接触过第二个男人,我以为男人就是这样子。”


事实并非如此。与刘昌福结婚不久,黎瑛曾经提过要求,但遭到刘昌福拒绝。刘昌福的爱不是夫妻之爱,而是姐妹之情。结婚不到一年,刘昌福就去深圳打工,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黎瑛提出过离婚,刘昌福不肯答应。“离婚了,我一个人会很孤独,所以没有答应她。”


每个月,刘昌福会从深圳寄钱给黎瑛,前几年,还在家乡修了一幢两层楼房。在黎瑛的心里,虽然只有夫妻之名,但刘昌福仍然是个真正的男人:“他对我好,也肯负责任。”结婚10余年没有孩子,家乡的风言风语传得两人受不了,四年前,他们抱养了黎瑛妹妹的女儿。


深圳一见钟情


去年10月,刘昌福发现乳房再度发育,他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留起了长发,穿上了女装,买了内衣:“我买了两个胸罩,胸围是40。”刘昌福将及肩长发一甩,伸出双手,“你看我,除了手大脚大,哪一点不像女人?”黎瑛并不知道,在深圳,人人都叫刘昌福“刘大姐”,他早已经搬到女工宿舍住。


今年5月,刘昌福与黄强相识。“一见钟情”,是黄强第一次见到刘昌福的感觉,黄强是广西人,36岁的他从未结过婚,只身在深圳打工。但爱情更让刘昌福困惑,“我觉得比女人多一点点,比男人又少一点点,他到底当我是男人还是女人?”但长期相处,刘昌福从未打开的情感闸门如洪水般涌出,“他是真心喜欢我的。”刘昌福却不知该如何告诉黄强真相。直到两人在一个宾馆房间里,刘昌福觉得没有退路,终于坦白了一切。


黄强好半天才醒过神来,“你骗了我那么久!”刘昌福很冷静地辩解,“是你自己没看清楚。”目瞪口呆的黄强没有离去,两个人手挽着手去了附近的公园拍照。爱情终于开花了,但从丈夫到妻子,这是一个巨大的身体转变,在朋友的指点下,刘昌福向深圳的媒体发出求救的信号。


《雕刀》


身体转变面临的是心理转变


一把手术刀要重塑一个人,这是对刘昌福一个巨大的考验。他人生背后折射出的悲剧,更让人警醒。“如果刘昌福在10岁前得到治疗,就不会出现性身份识别障碍。”这是心理咨询师田亚华的一个感慨。


彻底检查后,鹏爱医院为刘昌福制定了两套手术预案:一是给予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让其重拾男性身份;二是通过性别矫正手术使其成为女性;刘昌福选择了后者。身体的转变,面临的是心理的巨大转变。


心理咨询师田亚华说,“他们长期受不到正常人的看待,即使性别再确认之后,融入社会也要渡过许多难关。但他们的要求理应受到尊重和帮助,我们应该呼吁社会公众对小孩及早进行性别教育,当生理性别和行为方式矛盾,一旦有问题就去诊断。性别认知越早越好。如果刘昌福在10岁前得到治疗,就不会出现性身份识别障碍。”


从刘昌福决定变为女儿身那天,医院就派了专业心理咨询师为他做心理辅导。“刘昌福看上去大大咧咧,与男人们勾肩搭背,这些与女性的常理行为不符。首先要教他如何从细节上做女人,手术前有心理过渡。”手术之后,刘昌福还会经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次进女卫生间、第一次化妆。一点一滴地教,这不仅仅是手术刀下的雕刻,而是人生重塑。


外界第一次公布刘昌福鉴定结果后,黄强面对媒体,一脸坚定地说,“刘昌福做完手术,我一定会娶她。”昨日中午,记者连线在深圳的黄强,他依然说,“我肯定会跟刘昌福结婚。春节回家,我会把与刘昌福的事情告诉父母。刘昌福的女儿以后大家可以一起抚养。”至于世说纷纭,黄强嗤之以鼻:“让他们说,人生怎么会有后悔的事情。”


从住进医院的第一天开始,文化不高的刘昌福重新识字、写日记。日记出现最多的字是“黄强”。刘昌福此次回四川,黄强一路送到机场。听说刘昌福坐昨晚的火车到广州,黄强急忙追问,“几点?我去接她。”


《放手》


一夜放手 妻子与他姐妹相称


回家,妻子,父母,兄弟姐妹张着一个巨大的口袋等着刘昌福,口袋里装着所有亲情。刘昌福勇敢地钻进去了,指责、谩骂、争执,刘昌福默默地承受着。是的,他只有承受,因为亲人们都不知道,有一种爱叫放手!


12月25日黄昏,城里人欢天喜地过圣诞时,刘昌福连家门也进不了。黎瑛在保守了14年的秘密被捅破之时,与刘昌福反目:“这么丢人的事情,你还到处说?”


激烈商讨都无果而终


当医护人员和媒体陪着刘昌福到家门前时,迎接他们的是一大堆看热闹的村民,和紧闭的家门。良久,门开了,只让刘昌福一个人进门。门内,是黎瑛愤怒的娘家人:“你居然让我姐姐守了14年活寡,她以后咋办?”早已哭肿了双眼的黎瑛,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一直守到不说,你还在报纸上登,还没有离婚,你居然还耍了男朋友!”


这场指责、谩骂、争执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田亚华出面,希望刘、黎两家人分开谈一谈。黎的家人加上村干部坐了10余人,田亚华耐心地解释,谈到未来对刘昌福的一些安排,希望黎瑛能以妹妹的身份前往深圳照顾术后的刘昌福。“费用我们会解决,还可以发动员工捐款。将来如果合适,也可以帮黎瑛安排工作。我们听刘昌福讲过黎瑛,觉得她值得尊重和同情。”


家庭会,最终因房子归属无果而终,田亚华很感慨,“竟然没有一个人问过刘昌福,他的未来怎么办?”


一夜思量她答应离婚


那一夜,黎瑛的情绪甚为激动,刘昌福在儿时伙伴家里借住了一晚。经过一夜思量,黎瑛于26日中午答应了离婚要求。这对14年的夫妻,从此姐妹相称。


一切谈妥,刘、黎二人准备找个律师,然后去法院离婚。大家正准备离去时,刘昌福快80岁的母亲突然冲进院子,“房子是我的,不能给黎瑛。”众人正对这变故始料不及时,刘昌福蓦地跪倒在母亲面前,“妈,我求你了!”刘母却仍然不肯妥协,众人拉开刘母,带着刘昌福和黎瑛前往法院时,刘母居然搭上一辆摩托车一路追赶。


当日,泸州市纳溪区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刘昌福与黎瑛正式离婚。


《决裂》


头发落地扯掉他最后羁绊


与黎瑛正式离婚,并不代表刘昌福的新生活从此开始,一场家产之争的风暴还在等着他。尽管他两次向80岁的母亲下跪,母亲却不为所动。最终,他是以扯落一绺头发的代价,和亲人愤然决裂,毅然奔向新的生活。


12月27日,田亚华一行陪同刘昌福来到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派出所,向工作人员说明刘昌福的病情。根据相关规定与变性手术的标准,刘昌福需要具备10个前提条件,包括本人同意、医院证明精神状态无异、试行异性角色两年以上等。当地派出所很开明,同意手术后凭医院证明更改法定性别。


母亲哭着不放手


由于母亲占着房子不肯走,刘昌福和黎瑛决定暂时不对房产做处理。只是将家里的家禽家畜、电器等变卖。这一天,村子又变得很热闹,刘家要杀一头160多斤重的大肥猪。猪挣扎得很厉害,刘昌福赶过去死死将其按住,“我力气大,300斤的担子都挑得起。”杀了猪,刘昌福给母亲留了一大块肉,并送去一大堆猪油。“无论如何,我心里还是装着自己的妈妈。”刘昌福说。


12月27日下午,刘昌福就要启程去追寻自己的新生活了,两个姐姐还在跟刘昌福吵。“啥子都给你老婆。”刘昌福面色变冷,“她十几年都没变过心,只有她一个人在我身边,你们全部都嫌我。”吵急了,母亲突然过来一把揪住刘昌福的头发:“我要剪了你的头发!”刘昌福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他再次向母亲下跪:“妈,你让我走嘛,我不求你们支持我,但至少不要拦我。”母亲哭着不放手,直到刘昌福的一绺头发被扯落在地。


他现在无所畏惧


27日晚,刘昌福、黎瑛带着他们的女儿出现在成都。现在的刘昌福无所畏惧,“随便哪个来采访我都不怕,我也不怕人家说。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谁,每天都糊涂地过。我找到自己了,还怕什么?”


黎瑛则不善言辞,她扭捏了很久,对记者说出了心里话,“反正就想把女儿养大,结婚的事情没考虑过。”难道她不想做个真正的女人?黎瑛侧头一笑,“我还是怕,莫要再遇到一个刘昌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