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二章 李拓的“兄弟连” 李拓的“兄弟连”:(四)

台海争锋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URL] 李拓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在饭桌上把前一天晚上大队的决议跟三连的军官们通了通气,并且告诉他们这三天时间,三连全都拉到靶场训练。 赵锐听完以后,觉得很兴奋,说:“以前就听说,特种大队打靶的弹药是敞开供应的,这是不是真的啊!” 田信冷冷地说:“那是当然,我们三连,即使是义务兵,也喂过上千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



李拓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在饭桌上把前一天晚上大队的决议跟三连的军官们通了通气,并且告诉他们这三天时间,三连全都拉到靶场训练。

赵锐听完以后,觉得很兴奋,说:“以前就听说,特种大队打靶的弹药是敞开供应的,这是不是真的啊!”

田信冷冷地说:“那是当然,我们三连,即使是义务兵,也喂过上千发子弹了!就怕你打不动!不怕子弹不够!”

赵锐还想说什么,被李拓打断了,说:“我把这次训法改革的方案复印了几份,各个排长和伞训长吃完早饭到队部开会,我给大家布置一下!”

吃完饭到进靶场还有一段时间,李拓就把这次实弹默契训练给排以上干部详细介绍了一下,他说:“所谓实弹默契训练其实是外军特种部队实弹信任射击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大家对信任射击的训练方法应该已经比较了解了,也就是几个人面对面地互相射击身边的人形靶,但这种信任射击在实战中几乎没有什么用处,因为在真正的战场上,彼此面对面射击身边目标的机会几乎等于零,而呈战斗队形向同一方向射击却是在战场上最常见的情况之一,所以,我们要紧贴实战,在三天之内拿出比较成熟的训法,三天以后要给大队领导做汇报表演。”

陈勇吃了一惊,说:“三天时间是不是有点仓促了,要不我去跟大队说说,给一周时间吧?”

李拓说:“三天时间足够了,其实我要一天就够了!既然时间这么充裕,上午我们全连先组织打靶,让我看看咱们连的射击水平。”

上午,三连的射击成绩让李拓吃了一惊,全连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各种射姿,各种枪械、静止靶、移动靶或是移动中射击,命中率都达到100%,除了炊事班的,优秀成绩也达到了100%。这些三连的兄弟们似乎又在给他们的新连长示威,告诉他,我们三连没孬种!这个射击成绩让李拓的心里有了些底气,觉得自己的训法改革有充分的把握成功!

中午开饭前,李拓召集各个排长,说:“我们连的射击成绩比我想像中的都要好,回宿舍以前你们把这次默契训练的详细情况和危险性跟兄弟们说一下,并且各排挑四个志愿者,记住,一定要本着志愿的原则!赵锐、田信和韩天宇还有我组成干部示范队!下午,就由我们这四组先开始。中午饭我们干部示范组的兄弟就在这里对付一下,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先把这套训练方法熟悉起来,下午好给弟兄们做示范!”

陈勇说:“连长,那我这个干指导员的干什么?”

李拓笑笑说:“指导员就做思想工作和动员工作嘛!”说完,还是给指导员分了工,说:“第一次参加这个默契训练的受训队员心理压力都很大,指导员,您就在边上观察,看看出现不对劲的情况或着紧张过度的队员,就及时叫停吧!”

中午,李拓、赵锐、田信和韩天宇几个吃完饭也不休息,去枪库取了装备,直接开突击车去靶场磨合训练,下午,作为干部示范班,好给战士们做示范。

到了靶场,李拓考虑了一下,编排了队形,这种实弹默契训练相对来说比较考验前排队员的心理承受能力,而对后排队员射击技术的要求,则相对更高一些。李拓和赵锐在上研究生的时候已经接触过这种训练方式,所以手持95突击步枪站第二排,前排韩天宇拿着92式手枪、田信端着95GD短型突击步枪,都稍微有些紧张,靶场负责人发出绿色信号弹以后,四人呈W队形缓慢向前移动,“当”“当”“当”“当”地不时地射击突然出现在前方的人形靶标,田信和韩天宇由于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训练,所以心理少许有些紧张,在前面三组的射击命中率偏低,但好在两人都是老兵了,几组练习下来,看到李拓和赵锐几乎弹无虚发,也就逐渐产生了信心,当心理适应了以后,在后面几组的射击中,成绩也就很快接近了平时的水平。接下来的几组,示范组的干部们交换了站位,又打了几组,然后射击移动靶,哥几个觉得自己的战术动作和射击成绩已经可以拿得出手,可以给战士们做示范了,就坐在靶场边上休息聊天。

这时,赵锐对李拓说:“师兄,你发现没有,这次战士们听说要搞训法改革,一部分战士很兴奋,另一部分战士则显得很不安!”

田信说:“我们排也是这样,两拨人的态度好像反差太大!”

李拓说:“我也观察过了,而且发现那些城市兵表现得更积极一些,而那些农村来的战士则表现的惶惶不安似的,是不是这样啊?”

赵锐回答道:“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这帮农村来的战士,虽然耐力、枪法等等军事素质都很过硬,也特别有吃苦精神。但我就是觉得有些木纳,要不就是傻乎乎的,我不喜欢!”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韩天宇听了,不快的神情油然而生,这些立刻就被赵锐瞧出来了,赶紧拍拍韩天宇,多此一举地赔不是,说:“韩哥,我不是说你啊!我是说战士,你别往心里去啊!”

李拓听了以后,说:“赵锐啊!你别看不起农村来的战士,你有这种看法真的很危险!”

接着,又意味深长地说:“讲实话,我们解放军现在还是一支农民的军队,尽管我们军队里存在的一些小农意识在某些方面制约着我们战斗力的成长,但也正因为我们这支军队主要由农民组成的,所以也是她从组建以来战无不胜的根本原因之一啊。我们中国的农民几千年来辛勤劳作,劳动强度极大,加上我们中国天灾人祸、特别是人祸频发,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他们与天争食,与人争食,基因里面已经锻造出了无比的坚韧性,这样的人一旦成军,就能迅速形成战斗力。这些农村来的战士或许没有远大的理想、也许很难接受高深的技术,但他们特别能吃苦,作风特别顽强,他们根植在中国的土地上,就像泰坦一样,不让任何一支劲旅。我们军中一直有这句话,没有带不好的战士,只有不会带兵的干部。赵锐啊!以后上了战场,无论是农村来的还是城市来的,你们都是彼此性命相托的兄弟啊,你千万别把这种轻视农民的情绪带到工作中去,如果你真心对他们,他们将会用农民那种最质朴的感情来报答你!有时候甚至是生命!”

训练场上的几个人听完李拓的话,都陷入了沉默中!

下午两点多,指导员陈勇带着队伍来到靶场,整队以后,李拓对全连说:“今天下午,我们就开始实弹默契训练,我们军官示范组给你们演示以前,我先讲一下我们的训练程序。我们每个行动小组在射击的过程中,要严格保持W队形,在一分钟之内向前挺进50米,在这50米的移动距离中,在前方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时间,随机会出现十个人形靶,每次出现不超过2秒钟,要求前排和后排至少要有一发子弹击中人形靶的头部位置和胸部位置!在规定时间内,击中6个以上人形靶的为合格成绩。8个以上为优秀。都听明白没有?”,队列中的战士一听这么简单,满不在乎的齐声回答:“明白!”

李拓说完,就带着军官示范组给全连的官兵做示范,在他们射击的过程中,特战三连这些平时个个自诩为神枪手的特种兵们不以为然地看着,而那些一开始因为担心危险而没有志愿参加这次实弹默契训练的战士则更加后悔不已,觉得自己丢了一次露脸的机会。

军官示范组射击完毕以后,报靶成绩显示,四人共射击子弹40发,十个人形靶中有九个的头部和胸部位置都镶有三到四个弹孔,而最中间那个人形靶则只有头部中弹一发,最后计算下来,九个目标合格,成绩优秀,但还有8发脱靶,脱靶率竟然达到20%。这时,站在后方的三连突然出现一阵微微的骚动,有个战士甚至小声地对身边的战友说:“我看咱们连长的枪法很一般嘛!”

没有参加的陈勇和三排长“猛仔”公孙康更是吃了一惊,因为这是他们来特种大队以后,在靶场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糟糕成绩。战士们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接下来,赵锐、田信和韩天宇分别指导各排志愿参加的官兵先用空包弹进行训练,让他们掌握站位、移动和射击的要领。直到这时候,战士们还是觉得比较简单,不到半小时,这些基本军事素质十分过硬的特战队员们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强烈要求马上开始进行实弹训练。

李拓考虑了一下,对志愿参加的三个小组的临时小组长说:“既然你们这么有自信,那就试试吧!但不要太着急!第一次放宽时间,就两分钟吧!”

一排的两年兵肖寒说:“连长,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吧,我们用不了两分钟!”

李拓拍拍肖寒的钢盔,笑笑说:“有自信就好,试试吧!”

第一小组在领取到实弹,站到各自的战位开始装弹夹的时候,就开始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身体似乎有些不受控制,陈勇也敏锐地发现前排的队员在检查弹夹的时候,手上有些微微的颤抖。陈勇刚想上去做工作,李拓拉了拉他的胳膊,轻声说:“还不至于,至多成绩差一点!”

随着绿色信号弹的发出,四人战斗小组端着枪开始缓缓地向前移动,“崩”地一声,正前方弹出了第一个人形靶,前排的田信有些哆嗦地举起92式手枪, “当”、“当”两发子弹就射了出去,而身边的战友端着短型95突击步枪,“哒哒嗒”一下子打了三个短点射;后排的两名士官心里也非常紧张,既担心射不中目标,又怕射到前方的战友,瞄来瞄去,还没来得及射击,目标就弹了回去。接下来射击的情形也差不多,前后排的队员对彼此都没有充分的信心,前排的队员怕被击中,而后排的队员则怕误伤到战友,最后搞得战术动作都有些变形了,好不容易熬过两分钟时间,一看,第一小组总共才向前跃进了35米,他们心里也清楚,射击的成绩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半分钟以后,报靶组的组长跑过来,把成绩交给李拓,李拓皱了皱眉,对着三连全体官兵宣读,说:“成绩还可以嘛,十个人形靶有两个符合要求,头部和胸部都有弹孔,那两个分别是最边上的1号靶和十号靶,另外有三个人形靶头部或胸部分别有弹孔,但不符合默契训练的要求,剩下的五个干干净净,都不用重新糊靶纸,你们第一组帮报靶组省了不少事啊!”

下面第一小组的队员脸红了起来,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李拓接着念:“共射击子弹65发,命中12发,脱靶率67%,再次恭喜你们创记录啊!”

其他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李拓最后说:“你们都别笑,让二排和三排的队员给我们也表演一下吧!”

其他两组的情况和一排差不多,这下,三连的战士们才知道这种训练并非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们的新连长手里确实有活。

李拓把三组的成绩明明白白展示给全连官兵看了以后,说:“怎么样?这个貌似简单的训练并不简单吧!刚才参加训练的兄弟,你们谁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你们的心得体会?”

那十二名特战队员站在边上,面面相嘘,也不知道李拓到底是想出他们洋相还是真的让他们谈想法。这时候,一排的肖寒站了出来,说:“报告连长,我想说一下!”

李拓对这个肖寒本来就挺感觉兴趣的,在看档案的时候,李拓看到在他的连队,竟然有一个吉林大学的法律专业本科生,而且还是战士,名字叫肖寒,今天看到胸前的姓名牌,总算把人和名字给对上了。

肖寒在特种大队也算是个小人物,他是赵锐的老乡,长春人,而且他和别人都不一样,在特战三连,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一个个都黑得像纳米比亚流亡过来的非洲人一样,唯独这个肖寒,白白净净的,怎么晒都不黑,更要命的是人还长得特别帅。这个肖寒几乎每天中午都能收到来自军内外女孩子的信件,让指导员陈勇更加十分头疼的是,对照邮戳,其中还有很多是本地甚至是空降兵军部医院的女孩写的信,这似乎违反了战士不得在驻地找对象的规定,就找他谈了几次话,可肖寒每次都矢口否认,坚持说这些只是普通朋友,所以他几乎已被陈勇内定为年底的复原对象了。

李拓看看肖寒,说:“好,把你在刚才射击中的真实体会跟我们大家讲一讲!”

肖寒看连长不像是在开玩笑,就严肃地说:“在刚才,我一压上实弹以后,心里就有些发毛,开始跃进以后,当第一个靶标出现时,心里不是想着怎么去击中它,而是老是想着后面的战友会不会打到我!”

他顿了顿,看到李拓微微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就接着讲:“在接下来的跃进过程中,老想着着这时候如果靶标突然出现,自己没及时停下来,被误伤的可能性就会很大!而且后面队友开始射击时,子弹嗖嗖地从身边过,心里发毛,就更加剧了我的恐惧心理!我想,对战友的不信任这种心理因素和战术动作的不默契是我们这次糟糕射击成绩的根本原因!”

李拓带头热情地鼓掌,接着,军官示范组和其他战士也都陆续跟着鼓掌。李拓开玩笑的捏了一下这个帅小伙儿的脸,说:“小伙儿分析得很到位嘛!你小子把连长的台词都抢光了!”

队伍里一阵哄笑!

李拓接着跟全连说:“刚才肖寒说的很对,我们自己对照一下上午和下午的射击成绩,大家想一想为什么成绩会相差这么远?不就是前面有队友、后面有枪声吗?大家在一个连队呆了这么久,连这点信任感和默契感都没有吗?我们将来都是要一起上战场的兄弟,因为地形地貌、冲击队形等等原因,不可能像平时打靶一样排成直线,如果后面或者前面的队友不把前方的敌人消灭,敌人的子弹可不会留情,就得找着你招呼了!”

李拓扫了一下全连,接着说:“以前人家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海豹突击队有句玩笑话,他们说‘我们不敢把自己的老婆和钱包交给战友托管,但我们彼此之间绝对可以互相托付生命!’你们看看人家,难道我们中国军人和美国军人的差距就这么远,连自己的后背都不敢放心地交给自己朝夕相处的亲爱战友吗?”

刚才参加试验三个小组的战士再一次低下了头,而赵锐、田信和韩天宇几个军官似乎也受到了触动,跃跃欲试,准备下一次训练。

所谓“知耻而后勇”,正是这样,在后面的训练中,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把努力把恐惧心理摆在一边,把对战友的信任握在心里,加上几次训练磨合以后,成绩跟着默契感一起突飞猛进地提高,到了第二天下午,干部示范组竟然打出了满分的好成绩,在50秒之内,每人不多不少,射击十发子弹,总共四十发,那十个人形靶的头部和胸部分别镶嵌两个弹孔,合格率100%,命中率100%,成绩出来后,全连战士发自内心的欢呼声响彻云霄!这些战士似乎不仅仅是对自己的连长、排长和伞训长的精湛技战术水平和团队精神所折服,在冥冥中,更多的是感觉到,在这样身先士卒、勇冠三军的军官带领下,将来无论是多么凶险的龙潭虎穴,都可以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们,在他们的带领下去完成一个又一个艰难的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