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正在三人准备退回车上的时候,身后已经扑地倒下了一个人,三人转身一看,一个保镖已经趴在地上了。其余两个正在地上打滚躲避候正的狙击枪。

水京一连串地前扑和侧滚到了那个给自己开门的保镖身边“咔咔”两下卸下了那人的肘关节,而这边随着曾三山的匕首,伴随着一声惨叫另一个保镖的手枪掉在了地上,接着是洪闻理的一对“熊掌”拍得他昏死过去。

五分钟内,三人把死者和伤者押上了吉普车,候正也跟在后面快速地离开。到当地警察到达的时候只见得地上的一小摊血迹。

通过细细审问,两个幸存的保镖交代了他们三个负责把这个替身的尸体放在艾提奈尔清真寺并且引爆造成阿巴斯死亡的假象,而真正的阿巴斯正前往乌鲁木齐,他们也不知道下一步行动,因为这三人都是阿巴斯临时雇来的。

“看来你们不信安拉啊?”水京对自己的计划没能整倒阿巴斯懊悔不已。

“什么意思?”被水京卸掉肘关节的保镖显然没听懂。

“这位大爷的意思就是你们当了替死鬼。”洪闻理一下子打昏了两人。

“猴子,现在怎么办?”水京问

“这两个人必须消失,我们马上去机场。”候正在手机里回了话就直接踩紧油门超了车。

“我日,猴子想跟我这个车神飚车!趁勒阵路上没得人快点把累赘丢下去。”曾三山一脚踩上了油门。

在洪闻理利索地将幸存两名保镖处理掉后,将两人连同刚才的两具尸体一起丢下了车。有时候,对少数人残忍只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

在快要到机场的时候,曾三山的手机响了。

“马上停车靠边!”候正的声音

曾三山连忙来了个急刹车,后面洪闻理坐得稳如泰山没什么事,但是水京因为太想看到那个很像胡伶俐的女人而身体前倾,结果撞到了前面座椅。

“喂,你要杀人哪!”水京非常不爽地叫起来。

“下车,快!”曾三山没空跟水京磨嘴皮子,一开车门跳下车向前面候正停在路边的车跑去。

三人快速地上了候正的车,然后候正启动了油门。

“猴子,其实我觉得那车也不这么明显。阿巴斯才没得空来检查车牌吧。”曾三山明显对飚车失利很不服气。

“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候正声调不高,但是一句话让曾三山闭上了嘴。

车开了不到5分钟,灯火通明的机场出现在眼前,四个人下了车,不由自主地列成了菱形队伍向候机室走去。

候正走在最前面,只是多了副眼镜在鼻梁上。这眼镜可是高科技,等同于一个微型超高清军用红外望远镜。

突然水京拉了拉候正,四个人的注意力都到了左侧的座椅上,“胡伶俐”正坐在那里,身旁是一个手提包。

候正使了个眼色,其余三个人都分开了慢慢地走了上去,水京从怀里掏出副墨镜戴上免得被认出来。

候正慢慢地踱步走过去一屁股坐在“胡伶俐”旁边,“胡伶俐”只是将手提包拉了一下,并没有其他什么动作。

候正突然抢过手提包一把丢给坐在后面座位的洪闻理并且以最快的动作向“胡伶俐”抓去,两侧的水京和曾三山也快步跑了过来阻挡了旁边的人,并且亮出了警官证。

“警察办案!”曾三山扬了扬警官证。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枪响,曾三山回头一看,“胡伶俐”已经倒在了候正旁边,而候正和洪闻理水京都伏在了地上。

随着枪声,整个候机室乱作一团,候正看得懊恼万分,挥了挥手,叫三人混在人群中向外撤离。

“猴子,我们朗个走了?还有,机场不是有检查的迈?勒崽儿是朗个把枪带进去的哦?我日。”曾三山上得车来一肚子牢骚

“不是阿巴斯开的枪,阿巴斯恐怕已经在天上了。”候正转动着方向盘

“天上?阿巴斯死了?”洪闻理的反应真慢。

“阿巴斯已经上飞机了,刚才死的女人是要乘后一班飞机离开的。”水京突然插话

“嗯,你也看了?”候正依然全神贯注地开着车。

“嗯,其实我们的计划是没有问题的,就是太多的巧合。”水京盯着刚从手提包里拿出的一个文件夹说。

曾三山和洪闻理也凑了上来一看,原来是份会议文件,阿巴斯即将飞往乌鲁木齐然后飞往拉萨和达赖喇嘛接洽。

“乖乖,东突加达赖!”洪闻理有点激动。

“我们这次任务结束,马上通知基地。回去将这份文件上交。”候正踩上了油门。

水京没理旁边要跟自己探讨达赖喇嘛的曾三山,望着窗外想:那女人的左耳没有痣,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