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89 风暴行动(一)

zhurui1963 收藏 2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慧尔现在是把老和尚当成庇护神一样,听得他的话,忙一把抓住他:“师傅请讲啊!” 老和尚不黄不忙说出一段话来。 那慧尔眼睛瞪大了:“有这样的事?” 老和尚冷冷道:“我几时骗过你?” 且说这几日,西贡正举行一项赛事。和那美军夸口要“钓鱼”的内容同在一期。 却是那某个滑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慧尔现在是把老和尚当成庇护神一样,听得他的话,忙一把抓住他:“师傅请讲啊!”

老和尚不黄不忙说出一段话来。

那慧尔眼睛瞪大了:“有这样的事?”

老和尚冷冷道:“我几时骗过你?”


且说这几日,西贡正举行一项赛事。和那美军夸口要“钓鱼”的内容同在一期。

却是那某个滑翔机组织要在西贡举行一场滑翔机比赛。参加的即有军方人士,也有民间爱好者。

于是乎,西贡上空这几日便常常有滑翔机在天空滑翔。

初时,望天的人不知几何,几天下来,大家便也见怪不怪了。


阴阳无常的码头保安业务搞得红红火火,那所有的搬运工人都认他做大哥。纷纷加入的他控制的帮会“兄弟会”。

每日里,工人们纪律严明,宛如一支支军队。

只差没有发给他们枪支了。


猛士是个一诺千金的汉子,他成了西贡码头乞丐帮的老大。

每日里教那曾虎几招,不经意间,西贡码头已经名声在外。在也没人敢到西贡码头的丐帮来收保护费了。

乞丐们对猛士敬若神明。

那猛士这日里道:“我想做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枉我等来人世走一遭!”

月光下,乞丐们一个个都围在猛士四周,或躺或蹲或匍匐于地,张嘴听老大说话。

“无论是有钱人无钱人,无论是大富豪还是乞丐,我们都是越南人。”

众乞丐纷纷点头。

“人究竟不是畜生!只知道喂饱肚皮,直到死去,化为一蓬黄土!”

众乞丐就想起来:“如今美国人当道。我等有家归不得,不过苟延残喘而已。能做什么?”

猛士一口口水吐过去:“放屁!”双眼圆睁,指住众人:“为什么有那么多越南人在战斗!在牺牲!在杀美国鬼子?难道,他们不是一个脑袋?难道美国人是妖怪杀不死?”

众乞丐一时无话可说,却又想不出什么。

曾虎道:“老大,你就说说要做什么?只是那大事我们是做不来的。”

猛士笑了起来:“我当然要兄弟们提了拳头去和美军的飞机大炮拼命!”

曾虎也笑起来:“那我们还做得什么?”

猛士道:“我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众乞丐便笑起来:“我们除了做乞丐还能做什么?”

“能,因为你们也是人!”

众乞丐盯住猛士便不说话了。

“我想了。我们现在不外两点:一,我们需要钱生活,我们需要弄到钱。二,我们恨美国鬼子,但是,我们没有杀他们的能力。”

乞丐们顿时叫起来:“对呀!老大说得对呀!”

猛士说:“我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们去偷美国鬼子的汽油。这样,一可以卖钱,二,我们又收拾了美国鬼子!”

曾虎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对呀!好啊!”

众乞丐也跟着起哄。

不过曾虎又苦起了脸:“可我们也不会偷啊!”

猛士轻声道:“不是还有我这个老大嘛!”

众乞丐顿时安静了下来。

猛士脸一下子唬了下来:“这是做的对越南国家的好事!但是,被美军发现了是要掉脑袋的。所以,我现在宣布,每个人必须无条件地听从我的命令!有违抗者,以卖国论处!”

曾虎也吼起来:“只要老大一声令下,我一定揪下违抗者的狗头!”

猛士是个急性子的人,乞丐们就在这个夜晚开始行动了。

两个乞丐拿着猛士给的钱,买来了热气腾腾的食物。

大家饱餐了一顿,十二点时,三三两两地朝着猛士指定的地点出发了。


西贡码头的油库戒备森严。

有岗楼有对空火力有机关枪,突出在一块山头上。从来没遭受到袭击。

但是,敌人的探照灯还是一刻不停地扫描着整个油库。

美军游动巡逻的钢盔不断地在静悄悄的油库里闪烁。


猛士指挥着乞丐们,却不是直接去油库,而是沿着湄公河下去。

曾虎已带人运来了打洞的工具。

猛士宣布,我们这才宣布:“我已经找了人为我们这次偷油给工钱。现在我宣布,分成三拨人。第一拨人负责挖掘,实行轮班制,每班两个小时;第二拨人云沙石倒进湄公河里,同样实行轮班制;第三拨人负责后勤采购。采购人比其余两拨人工资低一半。”

这时侯,天上月光朦胧,江风微吹。众乞丐一个个正吃得饱饱的。又格外多了一层新奇。

猛士一声令下,乞丐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就是那暂时该休息的,也凑上去看热闹。

兴奋劲很快就过去了。

一会儿,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打洞指挥官。

猛士给大家吩咐,就是他们购买我们偷的油。

只有猛士知道他们是机关枪和迫击炮。

两个人只一会儿就看不惯这些乞丐们干活了。

两人也轮流加入了挖洞的队伍中。

乞丐们是属于那种喜欢偷懒的一类人。他们或许不怕挨饿,也不怕受冷,也不怕挨打被骂。但他们天性喜欢偷懒。

于是,很快就把机关枪和迫击炮惹火了。

猛士见不是头,把曾虎叫过来:“这样,给他们量进程。以米数给工钱。你监工,他们好多钱,给你也给那么多钱。”

曾虎就来了劲:“老大,你看我的!”

那曾虎带了平日里跟他的几个打手上去:“大家听好了,我现在来量米数,打得多的多得。不愿打的滚下去!从此驱逐出我们这个团伙。不准再在西贡码头出现!”

打洞的速度又提了起来。

其实从这里上去,也就几十米距离,只是要向上打,很是费力。

打到天亮时,已经到了油库底下。

懒惯了的乞丐们一个个累得已没了人形。

走回他们聚居的破庙,一个个象死了一样瘫在地上。

嘴里象牙痛一样哼哼着:“老子不干了!”

“杀了我吧!”

“我死了!”

猛士拍拍最看不惯懒人的机关枪和迫击炮:“这就是流氓无产阶级,他们就是这样,不是一下子能改变的。”他挥挥手:“我想治疗他们的痛苦的最好办法是工钱和食品!”

机关枪便掏出钱来。

猛士第一个就招来了曾虎:“来,先领你的。”

迫击炮把一把钱递与他,那曾虎顿时兴奋起来。

猛士道:“你组织大家排好队领钱。”

曾虎如同被注入了兴奋剂,立刻带了人,把乞丐们一个个地叫起来。

乞丐们平日里是吃了上顿无下顿的,心里早就没了领钱的概念。

虽被曾虎一个个赶起来,也是懒洋洋,马上就要倒下的样子。

没曾想,这机关枪叫一个人,那人手上就真有了几张钱。

那人还在发愣,又有人拿钱在手了。

乞丐当然也喜欢钱。只不过,他们真的很少有钱。

一时节,有人慌忙找地方藏,有的就大声地吆喝起来:“啊哈,老子也有钱了!走啊!”

猛士猛地大喝一声,如晴天霹雳:“全部站住!”他一挥有力的大手:“听好了!这钱是我给你们的,就是你们的了!谁也不敢偷你抢你!偷你抢你,就是偷我抢我!”

众乞丐安静了下来。

猛士继续道:“现在有钱,不准出去乱用!要等我们东西偷到手后,才准单独行动!肉和酒,我马上给钱叫曾虎给大家搬回来!不听话的,曾虎处理!”


一切都在老虎的掌控中,有条不紊地开展着行动。

时间急速地朝着老虎确定的行动时间靠近。

老虎每天都站在窗前,象一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中南局为他们组织的一切他们需要的装备也到了阴阳无常的帮会里。


老和尚已经和慧尔进了两次别墅了。

一切正如老和尚说的,没有一点问题。

慧尔对老和尚就更加崇拜了。


三个晚上,终于打通了从湄公河到油库的地道。

乞丐们撤了下来。

第四个夜晚,码头搬运工人奉阴阳无常的命令,为他加夜班。

他们用拖船拖来了油桶,放在湄公河边。

机关枪和迫击炮已经从油库的输油管上接了一根管子下来。

油桶被一桶桶装满。

然后,又被一桶搬上岸,放入了通向码头的大街下面的门面里面。

这些门面都是老虎租的。他已经在西贡注册,要开一系列的连锁店。而这些门面都是他这几天高价租出来的。

这是一个忙碌的夜晚,数百桶的汽油被成功地转入了这些门面里。


这天上午,阮氏十二雄聚在了一起。

一个完整的计划从老虎的嘴里流了出来。

十二雄都点头同意。

老虎双眼一个个与十二兄弟交流了一遍,轻轻说了一句:“好运,兄弟们!”

他伸出了手。

老和尚伸出了手。

公羊子、猛士、大嘴、咬卵匠、机关枪、迫击炮、水蛇、神枪手、千里眼、阴阳无常的手伸了出来。

十二双手握在了一起。


这个下午,西贡的天很干净,天蓝蓝,云彩红艳艳的。西贡的花儿似乎忘记的季节也开得很艳。而且这是一个星期天。

所以半下午,西贡娱乐场所的霓虹灯就转动起来了,歌声在大街小巷里飘啊飘。

最美丽的是天空上,参加滑翔机比赛的滑翔机都已经涂满了各种比赛用的色彩,时不时在天空一阵惊艳。

最刺激西贡的高大的美军抱着妖艳的西贡美女的变态浪漫,随着太阳越向西垂,在大街上就越是争奇斗艳。

慧尔的心早就飞走了,不断地抱怨着:“这是周末,这些该死的,上帝啊,我还得给他们送饭!”

老和尚一如既往地微闭着眼,象老僧入定一样。只不过由于他画了妆,成了一个高鼻子的美国人,这样看起来,很搞笑。

“为什么?所有的军人都在渡周末了。沙滩、酒巴、舞厅,这些该死的,为什么还要在那个监狱一样的别墅里?”

“这是他们的工作,先生!”老和尚知道,自己再不回答,这小子要跳起来了。

“工作,工作!该死的工作!我要离开这该死的工作。”

老和尚就笑了,不再理他。

太阳已经落下西山。天变得清亮了。

老和尚象狸猫一样,一下子钻入了厨房里。

不一会儿,他已经把食物端出来了。

司机是一个黑人,老和尚不叫他,他也不动。

但是,老和尚很快。

他几乎还没打完一个盹,老和尚已装好了一车食品。

黑人司机嘟窿道:“你就不能慢点吗?让我养养精神。”

老和尚一如既往地不理他。

慧尔出来了,上了车。

车子进入西贡码头,向别墅驶去。

因为是周末,所以,码头很安静。

黑人司机耐不住寂寞,吹起了口哨。直到慧尔吼起来:“你再吹,我割下你个杂种的舌头。”

黑人司机才安定下来,把车子开得飞快。

看看进入戒严区,他也丝毫没减速。

直到守卫的士兵把机枪对准他们拉动了枪机。

慧尔狠狠地给了他两拳,他才一个急刹。

差点把慧尔的头撞破。

守卫士兵,看了他们的证件,才和他们打着招呼。

黑人司机大声地骂着:“喂,我讨厌你们。占用了我的周末!”

车子继续向里开,又通过了三个卡子,终于来到了别墅下。

食物被分发下去。

天已经暗了下来。只有探照灯在不断的闪烁。

“我讨厌这种生活!上帝!”黑人叫着。

是的,这是最难等的,他们必须要等着他们吃晚饭,把餐具带走。


仿佛是知道他们等得很无聊,突然一道巨大的光亮仿佛就在他们眼前一下子升起。接着一连串的爆炸声传出来。

黑人司机一声怪叫,从驾驶室里,几乎蹦了起来。

“上帝,是油库!”慧尔惊叫一声。


是的,是油库。

机关枪今下午又从地道里进去了。就在输油管上放了一大堆炸药,然后放了一个定时炸弹。

立刻,警报声哭天刹地地响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西贡码头周围几条街头,都充满了汽油的气味。

难道是那油库爆炸把这么宽的地面都洒上了油?

当然不可能。

但是,这周围几条街道上,确实突然就有了汽油。

因为,老虎租的那几个门面都敞开了,里面的油桶都打开了。而且都有一根胶管在往街面上放油。

油很快地就浸满了街道。

谁干的?

当然是公羊子手下的帮会人们干的。

因为那就是中南局控制的帮会。

几个大街上,这会儿都站着他们的人。


除了在别墅的老和尚,阮氏十二雄的其他十一个人,却不见了。

他们那去了。

他们已经看到了别墅,他们正向别墅扑去。

只是,别墅的美军却一个个如同死人一样,没有一点动静。

就是那黑人司机也看见了。

他睁大眼睛看着,发出又一声怪叫:“天啦,那是什么东西!”

“去你妈的!多嘴的东西!”

老和尚只一掌拍下去。

黑人司机一下子没了声息。

慧尔惊恐地盯住他:“你?!”

老和尚轻声道:“别害怕!我只轻轻打你一下!我是你爷爷!”

他是很轻但绝不慢地一掌按在慧尔的头上,慧尔痛苦地挣扎着,直到晕了过去。

老和尚拍拍手,慢慢地抹去脸上的化装,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然后走下车来,一步步向别墅前的地堡里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