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一师)姥姥家的四合院

期待情结 收藏 58 1140
导读:[face=黑体][center][长城原创]姥姥家的四合院[/center][/face][B][/B] 一座一亩见方的四合院,虽没有群宇楼阁般的巍峨、堂皇,但却是我梦牵魂绕的乐园,使我成长的乐园,那里承载着我儿时的梦想,演绎了一幕幕难以忘怀的故事。那便是姥姥家的四合院。 四合院为青砖青瓦式的民国建筑,据说是当地一大财主的宅院,土改时太姥姥和另外两家共同分的此院,姥姥随姥爷退休后从太姥姥那里继承了东厢房与另两家的人共同组成了四合院的主人。说是姥姥家的四合院,其实是姥姥住的四合院。

[长城原创]姥姥家的四合院

一座一亩见方的四合院,虽没有群宇楼阁般的巍峨、堂皇,但却是我梦牵魂绕的乐园,使我成长的乐园,那里承载着我儿时的梦想,演绎了一幕幕难以忘怀的故事。那便是姥姥家的四合院。

四合院为青砖青瓦式的民国建筑,据说是当地一大财主的宅院,土改时太姥姥和另外两家共同分的此院,姥姥随姥爷退休后从太姥姥那里继承了东厢房与另两家的人共同组成了四合院的主人。说是姥姥家的四合院,其实是姥姥住的四合院。

我与四合院的情缘始于一个麦熟的季节。那时我幼时大约四五岁的时候,怕拖累父母上班的姥姥便托人把我捎来这八里之遥的四合院,这是我记事的第一次到姥姥家。初一进门,姥爷边一脸冷峻地对我约法三章:不许乱窜乱跑,不许大喊大叫,不许到门前的水井边,这对我的天性是极大的“打击”。初来乍到的我,只好躲躲闪闪,寸步不离的跟在姥姥左右。四合院的得人们或孩子们些许通过姥姥对我的情况早有所闻,时不时地围住我问这问那,惊恐陌生的我直愣愣的瞪着眼一言不发,姥姥打这围说:“这孩子的父母工作忙,奶奶又太忙,这大忙天的连一个照应的也没有,只好接到这里来。”前来探视的人便打满意的神态忙碌去了。从他们的神情言谈中,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都是好人。接下来的日子里,姥姥教会了我对四合院的所有人的称呼。当时的四合院就我这个外来的晚字辈,总共16人。那时,小舅舅尚未结婚,姥姥的疼爱自然被我独享,再加上我天生的几分机灵,一声甜甜的 西房姥姥北房妗妗之类的亲昵,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便尽收囊中。虽有老爷余威的顾忌,但再也不如起初那样拘束了,紧紧地我便与着四合院熟起来了。一天,西房姥姥笑嘻嘻的招我过去,将一大把红的紫的像毛毛虫一样的东西交与我吃,一咀嚼,那酸酸的甜甜的滋味便把我融化了,紫红色的浆液溢出了嘴角。西房姥姥看着我津津有味的样子,乐呵呵地告诉我那毛毛虫叫桑椹。于是我便想起了这东西的去处。趁着姥爷不在的一个响午,我一假寐骗过了姥姥,蹑手蹑脚拨开了虚掩的门,探头环顾,四合院静悄悄的,我放开胆子轻轻地向南厢屋的拐角走去。拐角处的外围是一段临街相隔的土坯墙同西厢房山墙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窄道 ,其顶端是四合院的公厕,隔公厕有一棵粗大的桑树,一侧枝突兀斜的伸出来,爬上土墙我刚好能抓住它。经过一番折腾,我终于其坐在一手掌的密枝上,向孙猴子偷吃人参果实的美美享受起桑椹带来的快意。完全陶醉的我,竟然忘乎了危险的伴生,就在我倾身去摘一撮桑椹时,重心失衡,向跳水似的一个转体翻不偏不倚落在了过墙那家的鸡篓里,吓得一只怕是下蛋的鸡扑愣愣的飞上屋顶,“咯咯蛋 、咯咯蛋”地叫喊起来,惊醒了屋子的主人。一个缠过足的小老太婆,颤巍巍的迈着碎步,边跑边喊:“来人哪,坏人跳墙了!”尽管声音有点浑浊,但在这寂静的响午也特别有穿透力。听到喊声。姥姥发现我不在,便心急火燎第一个冲向鸡篓这边。霎那间四合院、街坊邻居们都围拢过来想看个究竟。当姥姥把吓呆的我从鸡篓里抱出来时,人们恍然明白了一切,便急切的关照着,“孩子没事吧,可别出了乱子。”缠足的太婆也过来安慰道:“快给孩子叫叫魂,真下人呢!”后来听小舅舅说,我一直昏迷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四合院的任何街坊邻居们轮换着帮姥姥守在我身旁,姥姥一边抹眼泪一边不住的喃喃祷告。我只记得,当我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枕边的一小篮桑椹和几只煮熟的鸡蛋,还有年过花甲的姥姥那双红中的眼睛。姥姥说,四合院的人怕我在冒险摘桑椹,所以几个小舅舅和小姨们便提前摘了下来。那缠足的姥姥也送来了鸡蛋说帮我压惊的。由于消息“封锁”的严密,姥爷始终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多少年过去了,每每想起由于我的贪嘴而引发的闹剧我就愧疚不已!暑假到了,妈妈要接我回去,在姥姥和四合院的里的人再三挽留下,使本不情愿走的我继续在四合院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夏天。

夏天的四合院有两处热闹的地方。一是东厢房的门楼道,另一处便是当院的梨树下。劳作歇息的午间,光着肩膀或只穿短衣短裤的男劳力来不及磕掉鞋帮上的泥巴便提壶水、抽着浓烈刺鼻的旱烟聚坐在磨的流光圆滑的门楼道两侧的石头上,在经凉丝丝的穿堂风一吹,田间劳作的疲惫顿时化作无比的惬意。于是便谈论起庄稼的长势,盘算着今年的收成。间或也在女人的掺和下把话题扯入家庭问题上来。姥爷大概是由于其年龄、阅历的缘故,他的讲话往往能得到其他人的赞同,也就具有权威性了。稍稍懂事的我,常坐在“旁听席”边聆听着他们的谈论、争辩,渐渐明白了农桑稼穑的艰辛和他们对土地的深厚感情。夜幕降临后,四合院便被姥姥们和小姨们所占据了,这其中时常有缠足的姥姥和串门的街坊,他们在当院的里树下铺张苇篾子织成的席子,盘腿坐在上面,开始啰嗦起菜、米、油、盐的琐事和家长理短之类的话兴。这是的我常常和街坊的小伙伴打闹、戏耍,累了就依偎在姥姥的怀里,竖着天上闪烁的星星,遐想起大闹天空的孙悟空和月宫中的嫦娥仙子及那玉兔来。当我穷追不舍盘问这些故事的根由时,姥姥总是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等我长大就知道了。带着疑问和好奇我总是坐着一个个近似荒唐的梦想。于是便随着这些梦想伴着四合院的此起彼伏的鼾声如谁在姥姥的摇篮曲中。那个夏天,我结识了四合院周边的许多小伙伴,与他们一起愉快的晚起了捉迷藏、带蛐蛐、粘知了、打小鸟等的活计,并在小舅舅的呵护下学会了凫水。夏天过后,妈妈接我回去上学前班了。自此常住四合院的日子就日渐稀少了,但对四合院的情感却日益浓厚起来。

一晃近二十年过去了,拂去岁月的尘封,往事犹在昨日。那时正在天津服役的我,忽一日收到一封家信,妈妈在信中说,姥姥家的四合院被投资建厂拆除了,四合院的人已各迁新居。猛听此言,我的心禁不住一颤,两行热泪抖落而下。退伍后,我便急不可待的奔四合院去。眼前是宽阔笔直的水泥路和一座座高耸的厂房,全然不见了那出大的桑树、缠足的姥姥和热闹的四合院。我默默地站在厂区前不只是追忆还是凭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鼓,原来是老村长在喊我,看着我痴痴的样子像是猜透了我的心事,便悠悠地说,建厂拆迁那会多亏你姥姥和四合院的开通,带了个好头,使这工程顺利完工,成为全县招商引资的样板工程。唉!就是可惜了这四合院。听老村长一说,我顿觉得这四合院比那宫殿还堂皇还富丽!几年后,几位当初四合院的老人相继谢世。西房姥姥在咽气时,仍叨念着四合院,是带着对四合院的眷恋离去的。

啊,那远去的姥姥家的四合院,虽然只是一座极普通的民宅,但却是我生命中的一处驿站,在我成长的每一步都蕴含着他的一份份温情和关爱。当我在学校手工制作展览荣获一等奖时,为我欢腾喝彩,偏爱的送我“小能人”,当我高考失利参军入伍时,为我送上句句嘱托,当我参加工作、自食其力时,为我欣慰为我鼓舞!

姥姥家的四合院是如此的坦荡、淳朴,她将永远陪伴我的生命走向永恒。


本文内容于 2007-12-29 10:40:41 被期待情结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