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时候,最高兴的莫过于小孩子了。小的时候,我经常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掐算到底还有多少天过年,因为那时可以穿新衣服、吃好多美味佳肴,放肆的瞅着电视武打片看个不停,而那种盼星星盼月亮的心情不亚于望穿秋水。更重要的是可以收获不少压岁钱,现在估计是红包了吧,那样我就可以偷偷地将钱藏起来,任由自己支配了,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大年初一,我早早的跑到爷爷家,等待着他们奖赏压岁钱,祈祷我们一生幸福安康。其实,那时的压岁钱并不多,5元,10元,最多20元,不像现在动辄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虽说中国这二十年社会经济飞速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腰包也鼓了起来,但艰苦奋斗、勤俭持家的优秀传统还是不能丢,况且西部还有很多因贫苦而辍学的孩子需要我们的关怀。但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已经形成,现代的这种风气恐怕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或许压岁钱多或是少并不是很重要,我们更在意那一份愉悦的心情。

祭祖完毕之后,我们就立即风一般散开,追着村里的长辈给他们磕头,嘴里还要时不迸出可人的祝福,以此博取他们的夸奖,于是自己暗地里得意洋洋一番,幻想自己真的要长大了,可以展翅高飞了,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觉得自己真正飞了起来,反而是落水的凤凰不如鸡。不要以为这是天下免费的午餐,其实这是给自己挣压碎钱呢!但我好像对此并不是十分热衷,趋之若鹜只是他们的由头,因为我骨子里就没有轻易低头的念头,况且我觉得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具备我磕头拜谢的资格。现在仔细回味一番,也是觉得幼稚可笑,但却是始终难以改变。或许是受徐悲鸿大师的影响吧,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小时候,总是埋怨时光的怠慢,期望自己快快的长大,而如今却感叹时光的飞逝,反而讨厌自己长大成熟了,每一个人为了工作生活而不得不多生出一副脸孔,只为左右逢源,飞黄腾达。我现在终于明白小的时候为什么埋怨时间的慢腾,因为是对未知世界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但那时自己是无忧无虑、快乐的;而现在却是身心疲惫、勉强硬撑,匆匆流逝的时光竟然容不得自己休闲娱乐,徒感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苦衷。

平常大家都为了生活工作而四处奔波,有时两人打个照面顶多也是片刻的寒暄,正是春节强迫性停止了我们的辛苦劳作,给我们一个静心休息调养的机会,一个亲朋好友沟通交流的好契机,全家人团聚捧杯的好良机。也只有在这洋溢着幸福快乐的时光,我们的内心不再孤独感伤,单单就是全家人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就足以让你忘记一年来所有的痛苦与不快。其实有时幸福就是这么的简单,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都给我们莫大的帮助与支持。

而压岁钱是过春节的一项必备节目,它体现的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关心与疼爱,是隔代人感情融合的纽带。虽说难免与孔方兄的铜臭味有所关联,但更多彰显的是一种亲情情愫,它让我们铭记砸断骨头连着筋的道理,彻底顿悟了血浓于水的真谛。不管时空如何转换,我始终记得我是您们的晚辈,你们是我一生一世的伯叔舅姨姑,我的身体已深深烙上你们永不褪色的心爱印迹。如果还有来生今世的轮回,我还想做你们乖巧听话的晚辈,可以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