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七十九节 远东(12)

梦游者 收藏 4 1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size][/URL] 就在孙嘉诚、杨佐田和中国远东军团与日寇激战西伯利亚之时,在张自强他们的策动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在原来的历史轨迹上发生了偏移。 1918年7月初,菲律宾政府在马尼拉大饭店会议中心举行了贸易洽谈会,各国签署知识产权协定也是约定的重要内容之一,这就是后世历史记载的、世界上第一个涵盖了大部分发达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就在孙嘉诚、杨佐田和中国远东军团与日寇激战西伯利亚之时,在张自强他们的策动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在原来的历史轨迹上发生了偏移。


1918年7月初,菲律宾政府在马尼拉大饭店会议中心举行了贸易洽谈会,各国签署知识产权协定也是约定的重要内容之一,这就是后世历史记载的、世界上第一个涵盖了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协定——马尼拉协定。主要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20余家企业代表和政府代表参加了会议。美国钢铁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美孚石油公司、英国造船公司、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等众多企业参与了冶金、石油勘探、机械、化工、造船、纺织等众多项目、高达25亿美圆合同的招标。让英、美代表感到意外的是:德国生产制氧设备的林德公司竟然也派来了代表!由于双方正处于敌对状态,在英、美政府代表的反复交涉和强烈反对下,菲律宾负责贸易的商务部部长吕文余只好宣布“取消林德公司的竟标资格”,才平息了这次外交纠纷。


可是,事情并不象他们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林德公司代表卡恩的身份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真实的身份是德国总理赫特林的特使!德国目前的处境艰难,同盟国集团唯一可以争取的对象,只剩下菲律宾这个后起之秀了。虽然菲律宾与美、英、法和苏俄走得很近,对同盟国以前发出的加盟邀请也置之不理、没有回音,但是菲律宾与日本却是仇敌。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菲律宾没有加入协约国集团!根据赫特林的分析,菲律宾实行的是“左右逢源”的政策,应该是可以争取的合作对象。菲律宾海军在与日本海军的海战中取得胜利之后,德国人经过仔细分析,猜测“他们一定是掌握了某种先进的武器”。基于这种推断,德国总理赫特林和德军总参谋长鲁登道夫希望得到这种先进武器的心情就更急迫了。“死马当做活马医”,这是对赫特林、德军统帅兴登堡和鲁登道夫此时急于与菲律宾联系的心情最恰当的注释。


南宫平的情报局刚刚成立,目前还没有派往德国的情报人员。虽然他们暂时无法证实卡恩的身份,但是他的到来却解决了张自强他们目前的一个难题。历史上,第二次马恩河战役开始于7月15日,8月4日结束,协约国军队经过此次战役之后,完全掌握了战略主动权,也决定了德军失败的命运。从7月下旬至8月底,协约国联军对德军连续发动进攻,德军退守兴登堡防线,完全处于被动局面;9月26日,协约国联军对德军发动总攻,德军无力抵抗,兴登堡防线全面崩溃;11月11日,德国与协约国联军签署《贡比涅森林停战协定》,德国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协约国集团开始了对苏俄的大规模武装军事干涉......


目前,苏俄红军东方面军在远东地区的进攻受阻。如果世界大战按照历史上的时间结束,协约国集团必然会增加在远东的军事力量;如果远东问题长期不能解决,苏俄政府将被迫放弃“远东运输线”计划;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尽快收复远东地区、把战火引至俄国的欧洲土地上去”的总体战略将会受到严重影响,甚至无法实现!而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设法帮助德军、改变第二次马恩河战役的结果、延缓世界大战结束的时间!怎么帮助德军并不是问题,关键是双方没有可靠的联系渠道:就在这个时候,卡恩到了菲律宾,并迫不及待地向他们表明了身份。


卡恩的身份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就在他到达菲律宾的第三天,“耳朵”小组监听并破译了他与德国之间的联络电报。卡恩汇报的内容是“遭到对方冷遇和监视,建议放弃”;而德国给他的回电只有寥寥数语:“继续努力”。第四天晚上,就在卡恩发愁“如何继续努力”的时候,他被几个菲律宾军人秘密带到了马尼拉郊外的军营里,刘思扬和吴志明在那里秘密会见了他。


看到卡恩,刘思扬的脑子里不由地想起了“纯种的亚利安人”这个“纳粹”的专有名词:金黄色的头发、蓝灰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这是一个英俊的德国中年男子。由于他们经历过的历史,南宫平和李清并不讨厌德国人。相反,他们对德国人抱有相当的好感:虽然纳粹曾经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但是他们的后代却通过真诚的反省,终于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谅解,与顽固无耻、百般抵赖侵略历史的日本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中国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德国人就是典范;中国人也常说“好汉做事好汉当”,虽然日本人离“好汉”的标准相去甚远,但是他们竟然连承认侵略历史都不愿意,反而千方百计地去掩饰、篡改甚至美化,就更不要提反省和改正了。


刘思扬热情地请卡恩坐下,首先互相介绍了身份,然后说道:“卡恩先生,首先我们要向您道歉。因为大家都能理解的原因,在没有确认你的身份之前,我们还无法完全相信你。”


卡恩被这个东方年轻人的诚实感动了:“没有关系,我谨对您的坦诚表示敬意,部长先生!”百闻不如一见,他早就知道菲律宾有一位年轻的外交部长,见面之后,他还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是够年轻的!”刘思扬说道:“那好,卡恩先生。用一句中国话来说,我们就‘开门见山’吧!请把你的来意明确说出来吧。”卡恩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部长先生,我是总理赫特林派来的特使,我希望能见到贵国的张总理。”刘思扬呵呵地笑了起来:“卡恩先生,即使你特使的身份得到了确认,在目前的形势下,张总理或者孙总统也是不会见你的,因为你们德国与协约国之间正在发生战争,我们暂时不可能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对于这场战争,我国的基本政策是采取中立,不会加入任何一方。我们希望能与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做朋友而不是敌人,德国是个伟大的国家,更是我们必须认真对待的国家,我们希望与德国做朋友,同时希望在战争结束之后能够立刻进行正常国家间的贸易关系——这就是我今天之所以见你的原因。卡恩先生,如果你确有不便,不能把你此行的真实意图告诉我们,那就只有等待战争结束以后再谈了。”


说完之后,刘思扬示意卡恩可以离开了,然后他与吴志明站起身,准备离开。卡恩急忙拦住他们:“对不起,部长先生!我们德国现在就需要贵国的帮助!”刘思扬和吴志明对望了一眼,又坐回了原地。刘思扬问道:“现在?现在你们在打仗,我国是不会参战的。我不明白你指的‘帮助’是什么!”


卡恩咬了咬牙,直接了当地回答道:“现在,我的国家最需要的就是武器,先进的武器!就是贵国打败日本海军所使用的武器!”吴志明呵呵地笑了起来:“卡恩先生是在开玩笑吧?先不要说我们有没有你所说的‘先进武器’,就是真的有,也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大事,多少钱我们也不能卖!我们凭什么给你们啊?”看着卡恩失望、尴尬的表情,刘思扬连忙安慰着他:“卡恩先生,您不要着急。但是吴将军说的也是实话呀:先进的武器事关我的国家甚至是世界的安全,即使我们真的有,也是不可能轻易向外扩散技术的。”他抬手制止了卡恩说话:“我知道德国人非常讲信用,也知道你们一定会准备相应的优厚条件来交换。但是这里却有两个问题:一是我不能肯定我国是否拥有你所说的武器:我只是个外交官,不知道军事上的事情;吴将军是陆军军官,对海军的装备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需要请示政府。这第二嘛,即使我国真的有这种武器,政府最终是否同意向德国转让,我也无法做出肯定的答复。因为我国迄今为止没有向外转让过任何与武器有关的技术。所以,您不要对此抱有太大的希望。”


卡恩连忙拿出一份文件:“部长先生,德国的许多技术和设备是世界一流的!我们可以交换,这是我带来的清单!如果战争失败,我的祖国就将一无所有,德国需要你们的真诚帮助!”他庄重地把文件交给了刘思扬:“请部长先生帮助我们,请贵国政府帮助德国!”


刘思扬很随意地拿过卡恩手中的文件,然后说道:“我喜欢诚实守信的德国人,我一定会尽力!还请卡恩先生耐心等待。”他走到卡恩身边,用不太流利的德语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为德国想出这个主意的家伙是个天才!”然后他与吴志明向外走去。卡恩惊喜地楞在了那里:他们的确拥有先进的武器呀!


刘思扬一回到马尼拉市,立刻找人把这份文件翻译过来,然后他迫不及待地看起来:这是一份可以转让或者交换的德国技术清单。由西门子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提供的电动机技术、变压器技术、大型电厂建设、远距离送电技术,化学工业中的氮肥、磷肥等人造肥料技术、合成染料技术,钢铁工业中的轧钢和合金钢、不锈钢、型钢生产设备和技术等等。看来他们为了得到根本就还不知道的所谓“先进武器”,德国人这次是下了血本了:他们提供的技术设备清单,都是比英美先进的部分!


19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德国就已经完成了工业革命,它仅用了40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英国走了80年的路程。德国工业发展的特点还在于注重新兴工业,尤其是电力、化学和钢铁工业的技术发展。德国的工业发展较晚,蒸汽机的使用也比较落后。这使得它无需更新旧设备,而集中力量投资于最新的科学技术部门,在电气、化工、炼钢、光学等现代化的工业部门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德国人在吸取最新科技成就的时候,突出地表现了自己的创造力。19世纪后半期,德国在学习外国先进科技的基础上,完成了一个重大的突破,即科学研究向应用的方向转变,把基础理论研究、应用科学研究与生产过程紧密联系起来,彼此互相渗透,互相促进。重大的科学发现很快就能应用于生产,转化为生产力。同时,生产的发展和应用科学的进步,又推动基础科学的研究。正是重视这种互相作用,使19世纪很多重大的科技发明,开花在英法,结果却在德国。


在被称作是第二次技术革命的19世纪后半叶的钢铁时代,德国脱颖而出,跃居欧陆之冠。凯恩斯在评述德国迅速发展钢铁生产的意义时指出:“德意志帝国与其说是建立在血与铁之上,不如说是建立在煤与铁之上更真实些。”工业革命的完成、旧工业部门的改造、新工业部门的成长,德意志帝国已在新技术基础上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便以其飞速发展的态势跻身于欧洲工业强国的行列。1850—1900年,德国的国民生产净产值从105亿马克增至365亿马克。工业生产的绝对值增加了近6倍,德国已成为欧洲头号的工业强国。


对于德国的这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张自强他们也希望得到。这些技术和设备对于今后的建设的意义,也是不言自明的。他们更看重的是对本国技术人员的培训——技术他们并不稀罕,缺乏大批技术人员、产业工人和建设经验,才是他们最大的困难。


张自强、李清、刘思扬、南宫平、吴志明、段雨生和主管军工生产的钱曙光一起开会,讨论关于如何处理向德国提供武器的问题。他们得出了下面的结论:第一,可以向德国提供空炸引信成品出口和钢珠弹(空炸钢珠杀伤弹)、烟幕弹的制造技术。对于目前的战争水平来说,用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对付集团冲锋,应该足够用了。第二,要想在不得罪协约国集团的前提下,把这些技术交给德国人,这些交易就必须秘密进行,避开协约国集团的耳目。第三,从中国今后的战略角度考虑,战争结束后,与德国的关系以只停留在贸易和技术合作领域为宜。第四,考虑到燃烧弹的不人道,暂时不对外泄露凝固汽油的制造技术。


由于汽油密度较小、发热量高、便宜,所以被广泛用作燃烧弹的原料。在汽油中加入能与汽油结合成胶状物的粘合剂,就制成了凝固汽油弹;为了攻击水中目标,有的还在凝固汽油弹里添加活泼碱金属和碱七金属钾、钙、钡,金属与水结合放出的氢气又发生燃烧,提高了燃烧威力。这种武器的制造并不复杂,是美国在“二战”后期研制出来的,曾经在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上大量使用。


制造空炸钢珠杀伤弹的关键在空炸引信。这是一种用微电子技术来控制爆炸时间的引信,现在的技术条件下,要想仿制它根本就没有可能。当然,以德国人的聪明,极有可能制造出反跳钢珠杀伤弹。不过到那个时候,恐怕战争已经结束了。


烟幕弹的原理就是通过化学反应在空气中造成大范围的化学烟雾。装有白磷的烟雾弹引爆后,白磷迅速在空气中燃烧,生成五氧化二磷,它进一步与空气中的水蒸气反应生成偏磷酸和磷酸,并且偏磷酸有毒这些酸液滴与未反应的白色颗粒状五氧化二磷悬浮在空气中,便构成了“云海”。现代烟幕弹分为迷盲烟幕弹、遮蔽烟幕弹和伪装烟幕弹三种。烟幕剂的主要成分有氨基磺酸、氯磺酸硫酸酐溶液、金属氯化物、黄磷、六氯乙烷以及各种石油产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海军就曾用飞机向自己的军舰投放含四氯化硅和四氯化锡的烟幕弹,从而隐藏了军舰,避免了德国飞机的轰炸。这个时期,对烟幕弹的研制和实战使用才刚刚开始,钱曙光他们也是刚研制成功的。相信德国人一定会对烟幕弹制造技术视若珍宝。


三天之后,德国林德公司的代表卡恩在英美代表的嘲笑声中,搭乘一艘菲律宾客轮,垂头丧气地离开了马尼拉。五天之后,他到达了柏林。当他看到携带着大批“机械配件”先期到达的同事之后,他的表情立刻开始兴奋起来,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在马尼拉军营中看到的情形:钢珠飞舞之下残破的人体模型和烟雾弥漫之后消失在视线之中的汽车。


德国政府总理赫特林和德军总参谋长鲁登道夫,对卡恩此行的巨大收获非常满意:菲律宾政府并没有“狮子大开口”,他们只要求德国将来在帮助菲律宾建设其电力、化学和钢铁工业的时候给予70%的优惠,并提供全部的设备制造技术、免费提供人员培训。这基本上等于是正常的贸易合同。


此时,第二次马恩河战役已经开始:德军在埃纳河地区实施进攻后,形成正面80公里、纵深60公里的马恩河突出部。随后,德军统帅部计划在马恩河地区集中3个集团军的兵力(第7、第1、第3集团军,共48个师,6353门火炮、约400架飞机),从蒂耶里堡、埃纳河地段突破协约国军队防线,尔后向巴黎发展进攻,以夺取战争的胜利。法国第6、第5和第4集团军(共36个师,3080门火炮)采取纵深梯次配置组织防御,并准备适时转入反攻。7月15日零时30分,法军出其不意地对即将发起进攻的德军实施猛烈的袭击。4时50分,德军第1、第3集团军经3个多小时的炮火打击后,在兰斯以东发起进攻,突破法军第一道阵地,但在第二道阵地前被猛烈炮火所阻。德第7集团军在若尔戈讷、圣埃弗雷兹地段突破法第5、第6集团军防线,推进5~8公里,并强渡马恩河。法军航空兵和炮兵轰炸马恩河各渡口和桥梁,迟滞德军前进。16~17日,德军企图发展进攻,未果。


协约国军队在防御过程中增调部队准备反攻。联军总司令福煦将军准备由法第10、第6集团军(25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包括8个美军师、4个英军师、2个意军师,共2103门火炮、1100架飞机、500辆坦克)从马恩河突出部西侧对当面德军(18个师,918门火炮、约800架飞机)实施主攻,法第9、第5集团军从突出部东侧实施助攻,以解除德军对巴黎的威胁。7月18日4时35分,法第10、第6集团军在徐进弹幕射击掩护下,未经炮火准备即在贝洛至丰特努瓦50公里正面上向德军发起反攻,当日推进3.2~8公里。


7月19日,法国第9、第5集团军从东面发起了反攻。一直沉寂的德军阵地突然炮火齐鸣,炮弹竟然纷纷在冲锋的协约国军队头顶爆炸!然后就是漫天飞舞的钢珠,冲锋的协约国军队伤亡惨重:只有5分钟的时间,70%的冲锋部队就丧失了战斗力!接着,担任主攻的法国第10、第6集团军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待遇。2个小时之后,福煦将军接到了参谋长的伤亡报告:阵亡1万2千人,受伤9万6千人——这是协约国军队佩带了钢盔的缘故。


第一个钢盔是法国亚德里安将军于1915年首次研制成功的:1914年,德法两国在争夺一战略要地时,德军向法军阵地突然实施猛烈炮轰。法军阵地顿时血肉横飞。当时,一法国士兵正好在厨房值班,下意识的逃命念头使他于惊慌失措间顺手抄起一口炒菜铁锅扣在头上,纷飞的弹雨过后,他竟作为法军阵地上唯一的幸存者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法军指挥官亚德里安将军听到这一消息后饶有兴趣。特别是当他知道竟是一口铁锅救了这名战士的命,当即就产生了联想:为什么不能为每个士兵都配上这样一口“铁锅”呢? 第二年,以他的设想和建议命名的“亚德里安头盔”问世了,参与国相继生产了数百万个钢盔。虽然此时的钢盔还很笨重,但是它们仍然拯救了许多士兵的生命。


因为受伤的协约国军队太多,福煦将军被迫下令,停止了反攻。苏瓦松城仍然在德国人手中,马恩河突出部的德军也仍然威胁着巴黎,双方战线基本停滞在原来的位置。此役中,协约国军队损失11万人,德军损失8万人,福煦将军没有达成战役目的。从8月上旬至9月底,协约国联军对德军连续发动进攻,冲锋的士兵均因为遭到德军“钢珠炮弹”的攻击而被迫撤退。德军也因为损失巨大,无力再次发动进攻,双方战线处于僵持状态。


欧洲战场出现的僵持局面,使协约国集团内部出现的对战争前途的乐观情绪消失无综,苏俄的远东问题与欧洲战场相比,也开始变得不再重要:在菲律宾的交涉下,美国军队在苏俄政府做出“保证捷克军队人身安全”的姿态之后,终于找到了向美国民众交代的理由,于10月3日撤离了海参崴。与此同时,干涉“盟军”内部的矛盾也开始显露出来:英美表示“支持高尔察克成立军事政权”,日本则表态“支持谢苗诺夫”,英国开始怀疑日本出兵的动机。10月12日,英国军队与其它国家的“盟军”宣布从远东地区撤军。英美军队撤离远东地区,主要原因是“已经达到了牵制红军兵力”的目的。他们既不愿意与菲律宾为敌,更不愿意替日本做“遮羞布”。


“盟军”撤离之后,日军在远东陷入了孤立。在严峻的形势面前,日军总参谋部不得不下令“收缩兵力、构筑‘比金防线’”:日军开始向滨海州收缩兵力。10月1日,日本的9艘运兵船在朝鲜东部郁陵岛附近海域被核潜艇击沉之后,孙嘉诚就代替日军十四师团和第七师团,向大谷喜久藏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俄军增兵数万,我军弹尽粮绝、全体殉国——他们希望这封电报能够让小日本“识时务”,并“知难而退”。


可惜的是,狂妄贪婪的日本政府从来都是不识时务的:日本陆军部经过“认真”分析之后,判断“红军无力突破‘比金防线’”;最后,日军总参谋部竟然做出了“萨哈林州力量薄弱、可出兵占领之”的决定,妄图形成既成事实,逼苏俄政府与它谈判,承认日本对滨海州和萨哈林州的“主权”——其对远东地区的狼子野心,开始暴露无疑!


当年,日本为了在日俄战争之后的议和占有利的局面,派出第13师团占领了库页岛。1905年9月,波兹马斯议和条约签订,南萨哈林变成了日本的领地。1918年10月20日,日军仍然派出第13师团的步兵第25旅团,包括步兵第49、50联队和炮兵第19联队,共计5000余人、105榴弹炮12门,占领了整个萨哈林州。



当张自强看到苏俄政府发来的电报之后,不禁与李清等人摇头苦笑:小日本可真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呀!已经损失了21个师团之中的6个师团,国民经济也面临严峻的困境,可它竟然还是不觉悟——说它无耻贪婪都是抬举它了!


张自强用恶狠狠的语气对大家说道:“既然小鬼子自己想找死,那我们就成全它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