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在中国军队猛攻106师团的同时,冈村宁次严令各部不惜代价,增援万家岭。鉴于基本歼灭106师团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而中方各部队伤亡均极惨重,薛岳命令各部撤出战斗,全军退守永丰桥、郭背山、柘林一线。


据历史文献,虽然薛岳是广东人,他的兵也有很多是广东人,但在万家岭战役中打得最激烈最顽强的,却是隶属党中央的中央军---74军。74军在抗战第一年内已显露其慓悍本色。这支由浙江保安团、原山东北洋省军与中央军第1师旁枝部队合编而成的奇异组合,是抗战八年之间战功最为辉煌的部队。整个万家岭战役,歼灭的日本军的数目,有几种说法,有的说歼灭五千人,有的说日本人留下六千具尸体,有的说歼灭一万人,有的说106师团最后只剩下一千余人,有的说歼灭一万七千人,有的说歼灭三万人,另外,在此役中,中国军队阵亡两万人,不包括非战斗减员,不包括伤员与重伤员。但是,在张古山,74军仅在攻打张古山的外围的时候,74军就伤亡三千人,团长张灵甫亲率三百人偷袭张古山得手后,三百人只剩下不足一百人,之后在张古山的反复争夺战中,74军为此一个师伤亡殆尽,一个师伤亡过半,然而,仅在张古山战场,就留下了四千具日本人的尸体。可以说,没有张古山争夺战的胜利,就不可能有万家岭大捷。日军106师团的有生力量,基本上是在张古山被74军消灭的。

万家岭胶着战的结局是,薛岳在1938年的10月9日24时之前,消灭106师团,向1938年的双十节献礼。为此十多万中国官兵,在10月7日发动总攻,踏尸猛冲,将日军残兵一千多人压迫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中国士兵曾一度离106师团司令部只有一百米远,但是中国兵没有发现这一情况,否则肯定要冲过去的,因为,薛岳有令:谁活捉了松浦淳六郎,赏大洋10万。

发动强攻的中国军队损耗过大,再加上这时冈村宁次的第11军的坦克集团、日本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陆军第3飞行团统统发威、以及其它师团跟进,10月16日中国军队撤出战场。

日106师团亲身经历此战的一名幸存者那须良辅后来在回忆中这样写到,"雷鸣谷是周围环山的狭小盆地,我们向这峡谷进军。后来才知道,周围的山中有数万敌军在等待我们"、"当我发现敌军来袭时,我听到令人恐怖的迫击炮声越过我的头上在前面50米的地方爆炸了。炮弹击中了马群,马群炸了窝般的在烽烟中乱冲胡撞。离开九江时有数千匹马,到雷鸣谷,连一匹马也没有了。从第二天开始,我们的中队就躲在水沟的土堆四周跟敌军对峙。然而由于四周的山中都是敌人,子弹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在另外一份日军遗失于战场的阵中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前所未有的激战,中队、小队长死亡很多,战斗仍在艰苦进行,与家人团聚的希望是困难的。"

"战友们大部都受伤,也有些因为饥饿和疲惫而倒下来。死在水沟的战友们,他们的脸色都变成茶色而浮肿,白花花的蛆虫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掉下来。一连几天都没吃东西,只能从漂浮着同伴尸体的水沟里舀脏水喝,活着的人也都快变成了鬼。我也觉得我的死期到了。对着十月的月亮,我放声大哭。"那须良辅后来回忆说。

尽管薛岳在向军事委员会上报的电报中说,"此次敌穿插迂回作战之企图虽遭挫折,但我集中围攻,未将该敌悉歼灭,至为痛惜",但此战几乎予日军整整一个师团以毁灭性打击,歼敌万余,缴获各型火炮近50门,轻重机枪超过200挺,另缴步枪数千支,运输牲口数百,特别是生俘日军官兵共一百多人。

薛岳后言,"将此敌完全歼灭,敌酋松浦仅以身免,遗尸塞谷,山林溪涧间,虏血几洒遍矣"。取得了抗战史上震惊中外的万家岭大捷,不仅大大杀伤了日军有生力量,为武汉会战争取了时间,其极大振奋国人御敌卫家的意义也自不待言。

蒋介石兴奋之余,亲自拟电曰:"查此次万家岭之役,各军大举反攻,歼敌逾万,各级指挥官指导有方,全体将士忠勇奋斗,局胜嘉慰……关于各部犒赏,除陈长官当赏5万元,本委员长另赏5万元,以资鼓励。"

单从军事意义上讲,106师团经此一战,元气大伤无,之后只是担负一些守备性任务,原本欲与101师团合攻南昌的计划也成一纸空文。

此外,整个作战过程中,中国军队整体上英勇顽强的作战精神、灵活机动集中优势兵力大打歼灭战的作战方法以及组织指挥严密有序,都给在后来的抗战阶段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的作战提供了重要启示。

薛岳在后来总结整个作战过程中言及,日"以第106师团、第27师团沿瑞武路南犯,似此逐次攻击,实犯逐次使用兵力之大忌,作战指导拙劣如是,宜其第106师团被我歼灭。当敌第106师团窜抵万家岭时,此处已形成作战焦点,时间空间,较任何方面为重要;我大胆抽调南浔瑞武3方面兵力使用于万家岭,实合'把握战机','争取主动','出敌意表'之原则,故万家岭歼灭战,首在作战指导之适切。又我在德星公路方面,原已筑成多线预备阵地,自星子至德安,长约30公里,与敌第101师团苦战2月,节节抵抗,未尝不战而弃寸土,实得力于多线预备阵地,及守备部队之坚忍沉着,保有转移阵地之自由,此在持久战之指导,似尚得要领。 "

战后有回忆文章在记述当时的战场场景时,曾这样写到,"万家岭战役后,我军队和日本军队都撤离该地,当地老百姓都已逃亡,战场一片凄凉景象。我在战后一年所见的情况是:万家岭战场周围约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布满了日军和我军的墓地。日军的辎重兵挽马驮马的尸骨、钢盔、马鞍、弹药箱、毒气筒、防毒面具等等杂物,俯拾可得。许多尸骨足上穿着大足趾与其他四趾分开的胶鞋,显然是日军尸骨。有的尸骨被大堆蛆虫腐烂之后,蛆虫又变成了蛹,蛹变成了蝇,蛹壳堆在骷髅上高达盈尺……"

1938年,江西德安万家岭战役是抗日战争中继台儿庄大捷之后又一次取得胜利的战役,叶挺将军曾评价这次战役:“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此役,日军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逃脱,113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殒命,147联队长川洋造中佐重伤。106师团即使补充了6000多人后,因其基层军官伤亡过甚,只能被调到后方沦为三流的地方守卫部队。

任江不像是薛岳一般身为战区指挥官,他对于整个战局的把握相当肤浅。只是对于小型战斗来说,别人又不像那样能够灵活运用了。北归不是一句空话。按照时间推算。武汉会战也快接近尾声。自己头脑发热,还想去搀和一脚。如果陷入日军增援部队的包围,华中大队这条小鱼儿还不是只有被日军捏死的份儿。如果不是有《中国现代军事史》这本书,任江真是死过数次有余。

随着日军日益临近,他们对武汉的空袭规模也逐次升级。任江在武汉的时日里,便遇到两次大规模的轰炸,那时只是炸的军用和经济目标。日军并没有展开无差别轰炸,所以平日见到的市民也没什么惶恐不安。但自7月开始,日军对武汉三镇的轰炸达到了高峰。

著名的汉阳兵工厂、汉冶萍炼铁厂等华中重要的工业生产制造基地也很快毁于敌机轰炸之中。

会战开始后,日机出动更加频繁、规模屡创记录,甚至连炸弹也改换成了500磅的特重型号,美丽的江城一时间仿如人间炼狱。

日军飞机的轰炸完全是漫无目的的,民居、学校、医院、文化设施、商市、生活设施、政府机关等等,无论白昼黑夜,常常是火光冲天、屋到人亡。医院伤者人满为患,远远超出处理能力,不少伤者由于得不到及时救助而倒在街头亲人怀中。甚至连美国圣公会所办希理达女子中学,尽管明确标识为涉外建筑,但同样难以幸免。

7月中旬,日军的轰炸几乎登峰造极,连续三天不间断来袭。特别是7月19日这天,数十架飞机投下了大量的燃烧弹,致使大武汉地区不少老式民居特别是下层百姓以大棚搭建而聚居的生活区,顿时成为火海。

著名的宁波会馆此次尤为惨烈,本以为躲入其中能求得一时之安的大约200名平民中大部人遇难。不少地方出现全家人躲在一起而全部遭到杀害的人间惨剧,更有在一具已亡妇人身下,隐隐可见一个体形尚小、人形未成的婴儿者,路人见之,莫不欲哭无泪,扼腕顿足。

事后初步统计,"7.19"武汉大轰炸,房屋被毁数百栋,死伤共计过千。

进入8月,中国军队在会战前线的抗击屡有斩获,而日机对武汉的轰炸也进入最后的疯狂。此月日机共对大武汉地区执行轰炸任务12次,投弹近两千,伤亡三千一百多人,特别是"8.11"与"8.17"大空袭中,不少学舍遇袭,上百大学生、中学生遭难,黑板、书桌血肉遍布,惨不忍睹。

更有甚者,日机连多年保存下来的历史文化遗迹也不放过。古琴台、古寺庙包括闻名于世的"长春观"等,俱毁于战火,令国人无不咬牙切齿。

多次大规模空袭给大武汉地区带来了深重灾难,原本人声鼎沸、繁花热闹、客商云集的场景再也看不到了,不少人远走乡下。即使在白天,尽管艳阳高照,但却处处冷清,人烟稀疏,毫无生气,一片肃杀气氛。

战后资料显示,武汉会战期间,日军共空袭武汉超过70次,出动飞机接近一千架次,投弹数千枚,直接造成我军民死伤近9千,有近五千房屋被毁,至于其他间接性的损失更是十分巨大。

任江对于空战中日空战和长江江面上的封锁战知之甚少,也无暇以顾。自己的事都操心不过来,空军和海军的战事,他是无力帮衬的。只是连日来一路上见到的报纸都在头版刊载了日军不断空袭造成武汉平民伤亡的消息,让人心中难以平复。国共双方控制下的报纸、电台都在同一时间内播发了日军的暴行。

任江气愤之余,心中担心的却是另一桩事。他曾许诺齐花瑶,弄到阿司匹林。即使没有许诺,80多名伤员的性命也不是儿戏。酷暑未褪,伤口发炎的大有人在。原本只是小伤的战士,弄不好便有截肢的奉献,更甚者便因此丧命,如何不让人心痛。

旗正飘飘马正萧萧,一弯新月来相邀。千里断肠关山古道,滚滚烟尘情飘渺!

任江凝望着华中大队那猎猎作响的大旗,见着一路部队行军留下的烟尘。大有慷慨豪迈的气概。但偶尔想起李秀英、潘妍、郑丽容和凌晶不由得肝肠寸断,心自神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