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日本人,都应为侵略战争买单

摇头嗨 收藏 1 253
导读:大多数日本人,都应为侵略战争买单》 者按:许多年来,我们都把日本侵略战争的罪行算在“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头上,而把绝大多数日本普通民众定位为“战争受害者”。我也曾相信这一点。但后来读到〈东史郎日记〉,便产生了一些疑问。这本书中,我读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细节:当年东史郎跟随日本侵略军一起开赴中国,临走之前,他60多岁的老母亲拿出一把锋利的短刀送给他,并且叮嘱道:“拿这把刀,去杀中国人!”东史郎的母亲没有什么文化,但她却像当时许多普通的日本人一样,对中国人怀有一种可怕的仇恨,并且要杀之而后快

大多数日本人,都应为侵略战争买单》

者按:许多年来,我们都把日本侵略战争的罪行算在“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头上,而把绝大多数日本普通民众定位为“战争受害者”。我也曾相信这一点。但后来读到〈东史郎日记〉,便产生了一些疑问。这本书中,我读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细节:当年东史郎跟随日本侵略军一起开赴中国,临走之前,他60多岁的老母亲拿出一把锋利的短刀送给他,并且叮嘱道:“拿这把刀,去杀中国人!”东史郎的母亲没有什么文化,但她却像当时许多普通的日本人一样,对中国人怀有一种可怕的仇恨,并且要杀之而后快。这是怎样的让人不寒而栗!这位日本老妪算不算普通民众一份子?是不是应该为侵略战争负一份责任?其实这样的日本人有很多很多,占绝大多数,试想,这样的日本人一旦穿上军装扛起枪踏上中国国土,那什么样的残忍暴行,什么样的无耻屠杀干不出来?由此,诸如南京大屠杀这样的反人类兽性行为是不是显得顺理成章?而几十年后,我们以德报怨放弃对日赔偿,是不是在干一种“别人侵略,自己买单”的“农夫与蛇”的事情呢?但痛心的是,我们的德并没有换回别人的德,今天日本人的顽固不化死不认错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是由我们自己“善良的纵容”呢?

历史不能回溯,但不等于说不要反思历史,否则,若干年后,这样的悲剧不是没有重演的可能!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们策划这个专题,绝不是在煽动“反日”情绪,仅仅只在揭露一些事实,这个事实过去我们不了解,现在要了解了。同时,我们依然相信,日本人中还是有许许多多的有识之士的,对于他们在当年阻止侵略,现在现在敦促日本人认错道歉上所表现出来的努力和诚意,我们仍然深怀敬意。

谨以此专题献给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我看日本人 文/沈栖

我在公开场合表露自己的厌日情绪时,总有人会指责我对“日本人”没有作阶级分析,没有将“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作为对立的二元实体来认识。我也很想来个区别对待,却又很难做到。

“人民”一词的含义,固然在不同的国家和各个国家的不同历史时期会有不同的内容;但将它理解为“群众的集合名词,在整个国家人口中占绝大多数”,则是中外揆一古今相通的。那么,作为“群体”,在整个日本“占绝大多数”的人民是如何对待侵华战争的呢?这里,我们不妨追溯一下历史----

1894年日本和中国开战后,〈雪的进军〉〈妇人从军歌〉在国民中广为流传,全民募集公债,共7700万元。

以“九·一八”事变为标志的侵华战争开始后,日本出现了空前的民族团结,日本社会民众党,全国劳农大众党等团体公然提出“把满蒙的权益从资本家手里夺回来,交给(日本)工人农民。”1934年2月成立的日本产业军工会呼吁“君民如一,劳资一家”,掀起民族排外浪潮。20世纪30年代中期以后,以日本工人为主体的“产业报国会”,从1938年成立时的1000多个支部30万人,发展到1940年在7万个工厂企业中建立了支部,会员达到418万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全国所有的力量----工人,农民,文化人等各界的人们都被空前动员起来。1945年8月15日,天皇宣布投降后,不计其数的日本百姓匍匐在皇宫前呜咽痛哭,以示自己努力不足而向天皇请罪。

毫无疑问,发动对华战争固然是日本政府犯下的历史罪过,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有着不可饶恕的历史罪责,但是,倘若没有日本社会主体的群体----某些日本人民的大力支持和呼应,没有君民,劳资,军民的各种因素的彼此影响和互动,没有某些日本人民的从军实践,对华战争能达8年之久吗?

在日本侵略军践踏过的东亚各国,据说都堂而皇之地树立着大东亚“圣战”的所谓纪念碑。这是政府行为,还是民间(人民)的自愿?我一直存疑。去年年底,我随旅行团去了一回塞班岛。史载:1914年至1944年,日本长期占领该岛。1944年六七月之间的马里亚纳群岛美日海战,日军全部阵亡。尤其是在塞班岛的战斗中,驻军司令南云忠剖腹自杀,日军残部最后集体跳海自杀。该岛“自杀崖”的岸边高耸着一座纪念碑,我还在临海处看到长长的一排“忠魂碑”“仁义塔”。有的碑塔前还摆着未燃尽的香烛和鲜花,细看落款,全是一些株式会社,企业,商会,甚至还有学校师生“敬立”的,最近者为1988年。由此看来,日本的人民还是对那场大东亚“圣战”耿耿于怀,不甘释怀的。罗素曾说过:“集体的性风是绝好的麻醉。其间,理智,人道,甚至自我保护很容易被遗忘。这时候,残忍的屠杀和英勇的殉难同样是可能的。”日本人正是在这种集体兴奋中残忍地屠杀中国人民。面对那些英勇的殉难者,至今仍有人在集体兴奋中祭祀着亡灵。据塞班岛当地政府1998年的统计资料,当年赴该岛旅游的日本人是372701人,而中国人是2689人。虽然近年两国游客的数字会有变化,但日本的游客之巨令人震惊。虽说其中也有不是去祭灵的,但可以肯定地说,大部分日本人是会像参拜靖国神社一样怀着虔诚的心情去悼念“圣战”中的亡灵!

--------------------------------------------------------------------------------

2 《大多数日本人,都应为侵略战争买单》 策划/胡霜霖

进入20世纪80年代,日本跻身世界经济强国的行列后,对战争责任政策进行了调整转换和再调整,总的趋势是为日本侵略战争的历史翻案。有一个日本人在靖国神社的参观留言簿上赫然写道:“我为日本而骄傲!”没有一丝的反省,没有一丝的忏悔,只有对帝国往昔的“追慕”,这样的日本人多么令人警惕!近日读杂文家张心阳〈开明的教育需要开明的政治〉文章,文中提到一个事例:日本教育部门在对高中生历史课考试时布置了这么一道题:日本跟中国曾有交战,21世纪如果日本跟中国开火,你认为大概是什么时候?可能的远因和近因在哪里?如果日本赢了,赢在哪里?输了,输在哪里?对此,不少学生的回答是:这场战争可能爆发在台湾回归之后。因为这样一来,台湾海峡成了中国的内海,而日本从中东运输石油到本土的油轮必须绕道马六甲海峡,成本大大增高,所以日本油轮要从台湾海峡经过必须出动驱逐舰,这样与中国军队难免有一场激战,时间大约在2015至2020年之间。所以日本从现在起就要做对中国作战的准备。----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吃惊可怕的回答!且不说这些学生的推理分析和判断是否合理准确可信,那些尚在念书的后辈潜意识中存在着的强烈的“亡我中华”之心,足以触动中国人的神经。

人类进入新世纪的今天,日本自卫队已经成为亚洲头号力量。日本每年的军费开支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去年,日本通过“有事法制”七法案,抛出2004年〈防卫白皮书〉修改和平宪法,修订新〈防卫计划大纲〉,这些重大法律文书的核心是:抛弃和平宪法,扩大自卫队的职权,设置“自卫军”,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日本的防备政策由“专守防卫”向“先发制人”的“攻击型防卫”发展,使日本成为政治军事大国。国际社会认为:日本走军国主义老路,将会危害亚太安全乃至世界和平。对这样的日本人,我的好感怎么可能生发出来?

以德报怨,怨上加怨 文/殷星

多少年了,每隔几个月,总有几个日本高官跳出来说些惹恼中国人的事,然后便有人出来打圆场,搞些文字游戏糊弄中国人。次数多了,中国人就烦了:这日本人到底是认错还是不认错?次数多了?日本人也烦了:不是道过歉了吗?

事情是明摆着的:日本人没有真正反省,对战败始终不服。

人们总喜欢拿不服输不认罪的日本人和服输认罪的德国人相比,比来比去是文化特征和传统意识有所不同,但遗漏了更主要的内容,这就是日本和德国在战后受到的惩罚截然不同。

德国被肢解被占领被改造,大小战犯均受严惩,上千亿美元的赔款到现在也没有付清。德国人彻底认输了,反省的结果是希特勒害了他们,纳粹主张从此在德国人人喊打。

而日本呢?“根据日本人民的意愿”,天皇制被保留了,天皇无罪,谁还有罪?说好了中国和美国对日本共同实施占领,但忙于内战的中国抽不出兵力;说好了用15%的日本工业设备“实物赔偿”,但不知道交给内战的哪一方,干脆就不交了,而中国东北的工厂却被当作日本财产,被苏联红军拆走了;“劳务赔偿”倒是执行了,但10万日军骨干被委派的“劳务”却是在中国内战中各事其主,帮助中国人杀总共国人!

最荒唐的是,“以德报怨”成了战后中国对日政策的基石。

蒋介石说:“不念旧恶和与人为善是我们民族传统的至高至贵的德性,中国将对日本帝国的8年侵略战争以德报怨”。另有人说:战争是极少数日本军阀发动的,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不错,“不念旧恶,与人为善”的确是至高至贵的德性。但这是对服输者和认错者而言。对那些不服输不认错的仇家,你还有以德报怨,那不是既可怜又可恨的救蛇农夫又是什么

《圣经》上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论语》上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说的都是一个意思,都反对“以德报怨”。

“以德报怨”的最大体现是放弃对日索赔。1953年至1977年,日本政府和20多个国家签署了与战争责任有关的54项协议,共赔偿了大约5000亿日元,其中越南还让日本人赔偿了两次:南越1959年索赔的140亿日元没有得到北越的承认,迫使日本在越南统一后又赔了85亿日元。时至今日,谁能说出越南和日本还在为战争遗留问题纠缠呢?令人不解的是,惟独受战争伤害最大的中国放弃了赔偿。

而日本政客也狡猾地利用了中国内战逃脱罪责。在1952年《中华民国与日本国间和平条约》的谈判中,日本人不断威胁要改换谈判对手,逼迫一心维护正统地位的蒋介石正式宣布放弃对日索赔,“为一党一派之私利出卖了民族大义”;在1972年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中,中国方面再次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尽管日本首相已经表示可以接受适度的索赔要求。有人引用过去领导人的话,说这体现了“博大襟怀”,和“顾全大局”,因为支付赔偿将使日本人民“长期被迫过着艰难的生活”。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30年前连饭都吃不饱的中国人还要操心人均财富超过中国人至少10倍的日本人别过着艰难的生活!

有的日本人私下抱怨:尽管没有赔款,但在过去25年里,日本不是向中国提供了300亿美元的援助性贷款吗?这话不假。但是,根据60年前国民政府行政院的估算,日本加害中国造成的物质损失至少有620亿美元,换成今天的币值至少要加上10倍!贷款是要还的,何况数额还不到中国应获赔款的1/10,有什么可抱怨的!

有人说,放弃的是国家赔偿而不是民间赔偿。这也是实话,因为日本鬼子烧了某家的房子,杀了某人的爷爷,国家有什么权利代表这个家庭放弃索赔?但这话说得太过书生气了,也说得太晚了。中国的战争受害家庭有几千万,难道让他们分别向日本法庭提出几千万纸诉状吗?就算可以这样,为什么还要压着捂着等60年过后证人快死光了再告?这不明摆着让受害家庭再次蒙受羞辱吗?

坏脾气大多是惯出来的。日本人的不服气是不是惯出来的呢?这些年,“对日新思维”招来一片骂声,开骂者都是赤诚的爱国者。但是,我们在骂别人的同时,是不是也要骂一骂自己?我们常告诫日本人要“以史为鉴”,我们自己是不是也要“以史为鉴”?

要让别人瞧得起,首先要瞧得起自己。要让战败者认罪,首先要治罪。不治罪的结果必然是受别人的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