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8/


二宝急不可耐的催促我:“快快,肚子真的饿了。我的张小侠,蛇那些东西只有你可以弄,明天没有吃的,吃我好了;”

“我整口血再说;”这小子还真是不客气,拿起头盔就咕嘟咕嘟的干了几大口;

我把蛇头递了过去:“你抓住蛇头;”

“OK”

“完了,完了;你小子到部队啥也没有学到,学会崇洋媚外了,还来英语;”“嘿嘿。。。,人是在学习中进步的,不过我二宝以后保证在我们训练营第一号无赖前绝对不说了;”

“你可要抓紧蛇头,你没有看见蛇还没有死吗?这可是很毒的烙铁蛇,不小心它再咬你一口,看是你吃它还是它吃你;”

其实蛇在我一击之下,刀锋是穿透它的头正中。我抓住取血的时候早已经死亡,除了它那还在在不停绕动的身躯,已经不会再攻击人;我在黑夜朦胧里都感觉二宝得意的样子,还敢说我,我就故意说了蛇没有死,吓他。

我的话刚一说完,二宝应该张大了嘴才说出话来:“啊。。。。你。你这该死的小飞侠;我的妈,让这玩意咬上一下可受不了。你怎么不早说,吓出我一身汗;我得抓紧了;”

我拿住匕首在射头部位轻轻划了一下,手撕开蛇皮用力往下“哧啦”一声整张蛇皮下来。蛇肉是白色的,如果在白天看见那是很干净很干净的样子。我三俩下就把一条十多斤的剧毒蛇清整出来,几刀下去就成一小段一小段的肉节;

二宝也扔掉了里紧紧抓住的蛇头,拿起一段蛇肉呼呼的啃吃起来;吃就吃把还不怀好意的问我:“张羽同志,如果我刚才被蛇咬上一口,我算是烈士呢,还是应工牺牲或者殉职;”

“那是你该死,呵呵;”

“哦,这可是你张羽自己说的话,马超也听见的;蛇是先你抓的,如果第一个咬上的是,那你也应该是第一个该死之人;呜呼。。。哀哉;”

二宝虽然很细声的说这些,我真恨不得一脚把他的牙全踢飞,吃蛇肉,没牙齿就是鸡毛;

我为了还击二宝一下,故意附在他耳朵上悄悄说句:“刚才那蛇早死了,我是吓你的才说没有死。我知道你和马超怕蛇,出冷汗了吧,等这次训练结束回去训练营都知道二宝差一点被死蛇吓晕;嘿嘿嘿。。。。。;”

这招真把二宝制服了,呆呆的抓住蛇肉也没有啃吃了;这样的事情真让训练营知道了,那真是臭死了,今后自己还敢在别人前面谈什么英勇呀,什么突击士兵呀;

我能猜想二宝本来眼神之中充满着高傲和不驯,就像自己真是一头骄傲的西北狼一样,现在在我痛击下湮灭了。他同时在心里沉思着:‘张羽,你怎么不是蛇肉呀;如果是,我还能狠狠的啃你几口;今天丢脸的事情怎么让他知道了,痛苦痛苦,相信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马二宝的厉害。”

为了再次打击报复他一下,我有给添上一句狠的:“怎么样,二宝;回去我就举行记者招待会,或者到我们老班长易风那里宣传宣传你光辉的事迹;”

知道二宝刚才得意的气势鄢了,心里是翻江倒海的痛苦;想到这些我的嘴角扬起了微笑,感觉是很得意的笑。我也知道二宝下步的行动就是苦苦的哀求我了;

二宝蛇肉也不吃了,肚子饿不饿是小事情,军人的荣誉和气节是大事情;“张羽,我以军人的名义给你道歉;前面的话不算我说的,是我马二宝不好;如果你不说出去,能用我二宝的时候马前鞍后绝无半句怨言;”

我一听二宝说出这样严肃的话,知道了坏了;这小子开始较真了,本来是开玩笑的事情弄的我们俩尴尬起来;不过我也很生气,都相处几个月时间了,而且又是最好的战友我会把这样的事情给说出去吗?当兵的很多人都去偷过老百姓家的鸡呀鹅的,那些事情都是退役以后在战友聚会的时候才开始揭发;在部队的时候几乎谁都不会去揭战友的短处,很多普通不明白为什么,因为在军队的一天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谁敢保证每天的早晨世界还是一片和平,战友是在战场上可以为自己挡子弹的人,开玩笑什么的都很注意,千万千万不要说出战友的臭事;

“嗵”的一下,我狠狠的打了二一拳说道:“二宝,我现在很生气;什么马前鞍后,什么你不好,我们是战友,你怎么现在还不明白;都几个月时间了,我张羽真的让你这样害怕,真就这样让你不相信;我会害你吗?我会整你吗?你们西北人就是犟,如果你真的认真了,我们现在战友就没得做;”

“嘿嘿。。。。嘿嘿。。。。。。。;是我又错了,原谅原谅;南方人和猴子一样精灵,嘿嘿。。。你就和猴子差不多;我身体好。打一拳,只允许打一拳,多了我可是要还手的;”

自己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又狠狠的揍了他一拳;“你活该被打,你刚才的话真把我气惨了;”

一场差点影响战友情谊的尴尬事情在我狠狠的一拳后已经成为历史,二宝这小子居然再我打他第二拳过后没等我注意也狠狠的揍了一拳;还对我美岂明曰:“我说过,我身体好只允许打一拳,多了我可是要还手的;你没有听清楚那是你的事情,我已经对你发出过严正声明只可以打一拳,你打了我俩拳;我现在是自卫还击,还给你一拳,就当是打越南鬼子一样;”

我还真被这二宝弄的哭笑不得,其实我很想掐他脖子让他再次求饶。想想这是在实弹的对抗训练,现在过分的暴露,呆会得到的就是痛苦的回报。转移潜伏地点已经是很重要的事情,马超换下来,吃了几块蛇肉喝了几口蛇血;我装好剩下的那些可以保障我们三天给养的蛇肉后轻轻拍了拍二宝:“二宝,发指令解除那些感应雷;我们马上转移;”


本文内容于 2008-1-14 14:05:32 被张羽视角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