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四卷 第五十一章、轻敌

dontbb 收藏 1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龙州和蒋兴权统兵一万去夺伪楚都城----洛阳城和伪楚地.


部队行动前,龙州向手下作了动员报告。他说,天王命令我队夺伪楚都城----洛阳城和伪楚地,也就是统一全楚的战役。他特别强调这是统一全楚的最后一战,全军一定要不怕流血牺牲,敢于打大仗打恶战,争取更大的胜利。

大家听了后,对作战的目的非常明确了,都异常高兴,振奋了精神,增强了战斗意志,纷纷表示要在统一全楚的最后一仗中全力以赴,在与兄弟队部比赛中,一定要夺取更大胜利、更大荣誉。


何峰十八年六月十八日龙州部在细雨迷朦中,部队渡过中国第二大川——黄河。到达周口市附近,周口市也是伪楚重镇。原有伍仟守军,被丰臣绝杀鸡取卵后,兵力空虚只剩不到一千老弱病残的守军。


“呜呜——呜——呜——”城外号角之声呜呜连响,马蹄之声震耳。


只见城池南面官道上,黄尘滚滚,马蹄如雷,旌旗猎猎,龙州和蒋兴权统兵一万杀到。骑步兵列队缓缓向城池逼近。看着敌军越来越近,躲在城垛后的守军紧张起来。虽然自己处在地势险峻的城池,占尽便宜。但敌人的阵容却让他们丝毫轻松不起来,城楼上守将黄士仁和守军将士均不由吸了一口冷气。虽然敌人是匆匆赶来,但阵形却还是整整齐齐,其数量也非一千老弱病残的守军能敌。


“完了,完了!……我们完了。”伪楚军守将黄士仁目面色发白,喃喃自语颤声道。


“怎么办?难道就坐在这里等着敌军攻过来吗?”六神无主的黄士仁回头看着手足无措默不作声的两名副手问道。


两人抬头望了黄士仁一眼,却不开口。现在这种形势下,谁还能有什么办法。


“天王神勇,天下一统。乃天意。要不,我们投降吧?”一个识时务的副手想了想,无奈的说道。


“也只有这条路了。”另一副手咐合道。


“呃!那就开城投降吧!”伪楚军守将黄士仁无奈的长叹一声道。



周口市守将黄士仁投降后,龙州和蒋兴权的部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奋勇前进。连日来伪楚军不是投降就是望风而逃。


龙州和蒋兴权见伪楚军均无斗志,索性兵分二路横扫伪楚地。


此时伪楚国许多地方已是赤地千里,饿死的人的尸骨布满了大地。老百姓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杀人来吃,有些人甚至吃自己的孩子!易子而食更是多了去了!龙州和蒋兴权为了稳定民心,边推进边大开粥厂,因此“投靠天王何峰有饭吃。”传遍了伪楚地山水水。根本上不用打。十日后,伪楚地除洛阳城外尽在龙州和蒋兴权掌控中。


至此,龙州和蒋兴权部共歼伪楚军2.6万余人。多是老弱病残女兵临时武装起来的百姓,毙、伤不到三百人,其余均为降兵。


何峰十八年六月二十八日龙州和蒋兴权两军会师伪楚都城----洛阳城下。


轻敌。


当时双方态势是:龙州和蒋兴权部入伪楚,以排山倒海之势南推。加上连战连捷。封地与伪楚相邻的香秀公主派手下一万女民兵押大量伪楚地急需的粮草来援。龙州出身楚特种部队,善战,多谋,常胜。十多年来随天王杀狼人,平倭国,战周军,扫小日本鬼子,横扫伪楚战无不胜。龙州部加上援军降兵足有四万多,精锐也有一万多。可谓;兵精粮足,士气高昂。


此时洛阳城已成一座孤城。城内守军为宫庭统领刘仍魁部约伍千人。多是老弱病残、女兵,加上城中粮食仅能支撑二月,皇军和伪楚军连遭败绩,守军士气低落。只有宫庭卫队一千算是精兵,内中有荷枪实弹的小日本鬼子百余人,她们算是刘仍魁手中的一张王牌。


龙州和蒋兴权部大军隔城虎视。优劣立见。这时候,最可怕的敌人出现了。这个敌人就是轻敌情绪。一股有毒的气氛弥漫在龙州部上空。


刘仍魁虽是降将,品形不端,但他是出身特种部队,有点真本事,他把的城楼当作临时帅帐,身先士卒。给众将安排任务,调拨人手,并接受回报,令行禁止,指挥若定,事事井井有条。


刘仍魁镇定自若,不慌不忙,一副胸有成竹、胜卷在握的模样,刘仍魁率领的乌合之众人心趋于稳定。整个洛阳城迅速进入战备运作当中。他还将能守城的百姓临时武装起来,严阵已待。为了胁持百姓他将老幼集中起来,不用命者连累家人。


主帅轻敌。此乃兵家大忌。古今中外,将帅轻敌而丧师者,不可数。未战而轻敌,胜负已定。这也算成败系于一人。龙州知兵,本不至此,但他被节节胜利冲昏了头脑。首先,他的心不在洛阳城,而在大胜后助天王灭日伐周。天下一统。他根本不把刘仍魁的几千残兵放在眼角。他已把目光投向了其它战场建功立业夺取更大胜利、更大荣誉。


恐怕不仅他,整个龙州和蒋兴权部部都如此。当时风靡的看法是,不怕敌人守,就怕敌人走。龙州和蒋兴权部的作战原则是:尽量迫降或把敌人有生力量歼灭在洛阳城。不使其逃脱,日后增加追剿难度。守洛阳城的刘仍魁不是伪楚的嫡系,而部下多是乌合之众战斗力弱。在洛阳城外楚营中作战会议上,龙州意气奋发地说了四个字:“此役必胜!”龙州在帅帐中宴请众将,用筷子指菜盘,道:“洛阳城就是这盘中的一块肉,想什么时候夹就什么时候夹,跑不了。”大笑,傲气溢于言表。



第三天,“呜——呜——呜呜呜——”刘仍魁部刚吃完早饭,猛听得城外呜咽绵长的号角声响彻四方,龙州部大军人喊马嘶。


刘仍魁吃了一惊,抢上前去,扶着栏杆向城外眺望,只见龙州部已打造好百余具云梯,正由士兵们抬着布置于四面城墙外,其中北面城墙下最多,比其余三面城墙的加起来还多,看来龙州部把主攻方向选在北面,其余三方只是牵制。


无数龙州部士兵在北面城墙下列队,密密麻麻站在云梯旁,手拿钢刀或重剑,两眼泛红,杀气腾腾,不少人更赤裸上身,一派有进无退的架式。


刘仍魁顿时精神紧绷,知道龙州部就要攻城了,命令各级将校头目百官各就各位,与龙州部决死一战。


城外龙州部士兵列队停当,号角呜鸣声急遽转为高亢,龙州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龙州部士兵哇呀呀大叫着冲向城墙,如同水银泻地一般潮涌而去。


城墙上战鼓之声大作,一俟守军进入射程,城墙上箭矢擂木如雨倾泻而下。


龙州部付出极大的代价冲到城墙下,用短梯横亘在护城河上,快速跃过护城河,把云梯架上城墙,一部分人不要命的攀爬上去,一部分在下面射箭掩护。


一时之间,杀声震天,战鼓如雷,炮火轰鸣,九阳城北城墙仿佛成了修罗场,但见鲜血遍地,肢肉横飞,凄厉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没过多久,护城河便被染成了红色……


守城主要还是依赖弓箭、滚石、檑木居高临下发挥作用。这时就看出城守军大多没训练的恶果了,将士们用弓箭朝下射,十箭都未必射得中一箭,但所幸现在是守城,弓箭不行就用滚石檑木狠狠的往下砸,或是两人抬烧得滚烫的焦油往下浇……并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城中临时武装起来的百姓都可以轻松胜任。


龙州和蒋兴权部攻城部队是百战精锐,射箭又准又狠,自不在话下,要换了在平时一个龙州和蒋兴权部士兵最少可顶五个精壮百姓。可是此刻在高达七八丈的城墙下,箭术优势被高度抵消不少,再加上城墙上有城堞可以掩护,城下却无一遮蔽,在这种情况下,龙州和蒋兴权部士兵与缺乏训练的守城百姓一对一单挑,都未必占得到很大优势,加上刘仍魁有宫庭卫队一千精兵,内中有荷枪实弹的小日本鬼子百余女倭兵参战,双方一时难分下。


有时也有龙州和蒋兴权部士兵勇士硬生生杀上了城墙,但守城凶悍宫庭卫队并不后退,还没等敌人站稳脚根,一拥而上将其乱刀砍死,或被百余女倭兵乱枪打死,缺口转眼间就被堵上。



龙州和蒋兴权部前赴后继,付出巨大的代价,却难有尺寸之功,在巍巍城墙下流尽了鲜血。而相反,城墙上的城上守军损失却较小,并且大多都是被城下龙州和蒋兴权部的弓箭所伤,弓箭由下往上射,威力大大减弱,城上守军士卒往往被射中要害,都能伤而不死。受伤之后便退下城墙,自有郎中为其包扎医治。


渐渐的,城墙下死尸越堆越高,城墙上刘仍魁部几乎人人都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刘仍魁站在最高处击鼓,下面一切尽收眼底,到此时方眉飞色舞,纵声高呼:“我军必胜!”


“我军必胜!”﹙人一旦上了战场,不论是如何逼上战场的为了活命大都希望己方获胜。﹚下面将士百姓轰然响应,声震四野,呼声中信心十足。


战斗中的龙州和蒋兴权部不由呆了呆,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是在进行无谓的送死,对方只要内部不乱,加上洋枪助阵。根本不可能被他们以简陋的云梯攻陷。


老将蒋兴权还算清醒急急道:“大帅,不能再打下去了,快快发令收兵!!”每拖一刻,便有无数楚军勇士倒在城墙下。


龙州面色铁青,简直不能接受眼前的现实,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给我再继续打,也许敌人也快支持不住了。”他率特种兵十几载,大小上百战,还从没蒙受过这么大损失,以往都是对手,往往是一触即溃,只知狼狈逃窜,故己方损失微乎其微﹙除龙虎中小日本鬼子伏击外﹚他何曾见过楚军勇士成片成片倒下的场面,不禁有些失神,如坠梦中。


蒋兴权大急顾不上自己降将身份,突然一把夺过大帅手中的号角,呜呜呜的呼了起来,与先前号角声的节奏截然不同。


前赴后继攻城的龙州和蒋兴权部一听见,便立刻放弃攻城,如潮水般退去。


霎时之间,洛阳城胜利的欢呼声使整个城池沸腾了,欢腾之声瞬间扩展到了全城,震天价响,久久不散……


是役;龙州和蒋兴权部死伤惨重,倒在城墙下全是百战精锐足有二千。伤者更多。累计伤亡六仟多人。其中永远失去战斗力的伤兵过千人。


刘仍魁部伤亡不到三千,而且多是缺乏训练的守城百姓。若不是双方突力相差太远,刘仍魁才未趁胜反击。


龙州和蒋兴权攻城不成,改攻为困。两人一边将战况上奏天王。


天王何峰闻报开始无法顾及。打败赵信、收伏丰臣绝后,一边命李牧为伐周大元帅,赵信、李强为副,组建伐周大军,择日伐周。一边派使迫周王投降。自带萧湘子、洋枪队统领贺斌、丰臣绝等人和五千骑前往洛阳城,助龙州和蒋兴权攻打洛阳城。


天王何峰大军兵临洛阳城,加上丰臣绝命刘仍魁和小日本鬼子投降,刘仍魁又是见风使舵的主。何峰十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刘仍魁和小日本鬼子献城投降。伪楚都城----洛阳城被解放。至此伪楚地重新归楚,天王何峰天下一统的大业,只剩残周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