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演习发生历史性变化

沙漠绿胡杨 收藏 2 48
导读:作为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的教授,崔亚峰、杨宝有经常受解放军总部邀请担任各类演习的总导演,不讲情面的他们被许多部队官兵称为“黑脸裁判”。  “这些年来我军的演习实战氛围越来越浓,科技含量越来越高,考评越来越严,官兵们的参演热情空前高涨。作为‘裁判’,我是越干越有劲头。”杨宝有说。  越来越多的院校专家担任“裁判”  解放军首次跨区远程机动作战演练、“确山—2006”演习、“北剑—2007”演习、“确山—2007”演习……近年来解放军举行的几乎所有重大演习中,都能看到崔亚峰、杨宝有等专家教

作为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的教授,崔亚峰、杨宝有经常受解放军总部邀请担任各类演习的总导演,不讲情面的他们被许多部队官兵称为“黑脸裁判”。


“这些年来我军的演习实战氛围越来越浓,科技含量越来越高,考评越来越严,官兵们的参演热情空前高涨。作为‘裁判’,我是越干越有劲头。”杨宝有说。


越来越多的院校专家担任“裁判”


解放军首次跨区远程机动作战演练、“确山—2006”演习、“北剑—2007”演习、“确山—2007”演习……近年来解放军举行的几乎所有重大演习中,都能看到崔亚峰、杨宝有等专家教授的身影。


“从2005年开始,总部把演习作为考核部队训练的一个重要手段。我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部队演习中,给部队设置情况、讲评成绩。”崔亚峰说。


“让院校专家担任‘裁判’,一个最明显的好处是可以保持裁决的相对公平、公正。”崔亚峰认为,院校专家既有理论功底,又有实践经验,可以更全面、深入地了解部队的实际情况;而且,由于院校和部队的关系比较超脱,可以相对摆脱裁决中的人为因素干扰。


导演部成员更多地由专家教授担任,这在解放军的演习中已经成为一个趋势。


在“确山—2006”演习中,总参谋部邀请了10所军队院校的50名专家对部队“横挑鼻子竖挑眼”。仅仅是在2006年一年,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就派出了100多名专家教授参加部队的各类演习。


在演习中,崔亚峰等专家裁决一支部队的成绩,并不是仅仅依靠个人的感受,而是有一套科学严密的系统。由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研制的“部队演习评估系统”自2003年问世以来,已几乎应用到了解放军的每一场重要演习中。


这套系统通过采集来的上万组数据,对部队指挥控制、火力打击、防护保障等各类能力进行定量、定性相结合的评价。


“数据决定成败。演习中谁赢谁输,完全由计算机说了算,就是我这样的总导演想帮忙也帮不了。”杨宝有说。


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官兵说他们“黑夜出黑手”


“演习是战争的预演,战争中的敌人不可能给你提前准备的时间,我们必须从实战出发,摔打部队。”杨宝有说。


更现代化、更信息化、更实战化——杨宝有用三个“化”来概括解放军训练和演习的发展趋势。


每一场演习,导演部都将“复杂电磁环境”作为一个重要课题予以突出。从参演部队的战备等级转换、远程机动,到集结展开、战斗实施,在演习的各个阶段、各个环节都使部队处于“敌”强大的电磁干扰之中。


信息主导、火力主战等现代战争基本理念,在演习中得到充分体现。在所有演习中,崔亚峰、杨宝有等“裁判”总是想方设法让部队体验“现代战争”。


在“确山—2006”演习中,当一支部队经过10多个小时的急行军,赶到预定宿营地刚刚生火做饭时。总导演的崔亚峰突然发出一条命令:“营地被‘敌’侦察卫星发现,紧急转移至备选营地。”


疲惫至极的官兵顾不上休息,又经过几个小时的行军,才在天快亮时抵达目的地。


“黑夜出黑手。”许多官兵这样评价导演部,但他们在理解了导演部的用意后又加了一句——“道是无情却有情。”


在不久前举行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展上,一张反映解放军训练改革的照片引起许多观众的好奇——


身着迷彩服的杨宝有凝视着手中的秒表,从一名少校军官面前走过。这名担任营长的少校在给演习总导演敬礼,而杨宝有却连头也没抬,铁青着脸,径直而过。


“让我很生气,这支部队防化洗消的时间居然不及格!”事隔1年多,杨宝有仍然对这支部队当时的表现深为不满。


和杨宝有一样,由于在演习中坚持从严从难给部队设情况、出难题,崔亚峰等教授被官兵们称为“黑脸裁判。”


在“确山—2006”演习中,崔亚峰命令部队夜间在一条四五十米宽的河上架设可供坦克通过的桥梁。一些前来观摩演习的领导看到现场的险峻地理条件后,劝他撤回这道命令。


“气可鼓不可泄。”尽管也有些担心,但崔亚峰确信部队有这个能力。几个小时后,当一辆辆装甲车从这座新架设的桥上依次通过时,他悬着的心才落地。


“暴露问题是成绩,解决问题是目的”


在“确山—2006”演习后的讲评,让崔亚峰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人物”。


讲评中,总导演崔亚峰的发言,讲成绩不到2分钟,讲问题却用了28分钟。虽然部队演习考核成绩是优秀,但崔亚峰却一口气列举了部队存在的8大类问题。


“如此只讲问题不讲成绩,而且通过新闻媒体公开报道,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解放军总参谋部的一名参谋说,“这次演习开了先河,这种做法已成为我军演习讲评的范例。”


“如果演习讲评只讲成绩、谈做法,不讲问题、找差距,就不能对改进军事训练,提高训练水平起到作用,就不能发挥出演习的效益。”崔亚峰说。


从讲成绩到讲问题的转变,反映的是效益观念在解放军演习中的确立。


“过去的好多演习,只是军事部门的事,政工部门等只能‘靠边站’。”杨宝有说,现在的演习更加强调考察部队的整体能力,政工、后勤、装备等部门全都参与进来。通过一场演习,可以暴露部队建设各个环节存在的问题,从而找到解决的办法,使得演习的综合效益大大提高。


“暴露问题是成绩,解决问题是目的。”从总部机关到基层部队,对待演习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各级部队抢演习、争演习的热情也空前高涨。


“新闻媒体的报道和宣传,也是官兵演习热情高涨的一个原因。” 崔亚峰认为,以往由于保密观念等方面的原因,解放军的重大军事活动一般不作公开宣传。近年来,新闻媒体对一些重大演习的报道空前广泛和深入,取得了积极正面的效果。


“这些宣传报道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是高度透明的。”崔亚峰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