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修改版之三.找着空子敲闷棍. 14.历史,是否开始改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门外一声吼,令上书房内出现了短暂沉寂,载镔心里却在后悔太冲动.

陈先生这句名言堪称伟大,但陈先生可以对七八十年后的国民政府如是说,却不适合载镔于这满朝卖国贼的清廷冲口而出.因为他一句话要得罪大部分人,还是一群最有影响力的人,这对将来多么不利!其实,载镔似乎应该放弃1860年.他是个流氓,流氓的特点是记仇,完全可以记住仇恨,找准机会再报复.


‘大胆,竟敢胡言乱语,载镔,给朕滚进来.‘咸丰怒气冲冲的吼叫.载镔算想清楚了,即便咸丰支持儿子,也要给几个王八蛋大臣面子.


‘儿臣叩见皇阿玛.‘进上书房拜倒,也不解释,跪那儿不出声.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话已经明明白白说出去了,也收不回来.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敌未出国土前谈和者为卖国贼.‘载镔一字一顿将原话复述一遍,豁出去了,不懂政治就不懂好了,反正没有头回,谁让刚说喊那么大声.载镔没敢抬头看咸丰铁青的脸,几个大臣则一头尴尬.


‘你......你......你竟敢如此狂妄,此处均朝廷重臣,难道还不如你个黄口小儿.‘咸丰怒骂起来.


‘禀皇阿玛,儿臣并非狂妄.以我大清之地大物博,数亿人口,只要一心抗战,何愁拖不垮列强区区数万人,但大清就是无人真心抗敌,只想破财消灾,那Y人F人天性贪得无厌,你越软他越得意.皇阿玛,这和谈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你懂什么!来日如何,朝中才智之士自有道理,和谈不过是权宜之计,与卖国贼何干.‘咸丰怒中还想解释一下.


本应顺梯子下来,但载镔没有,而是答了据说是其一生中最不该的话,自己给自己筑起围城,很久才破城而出:‘儿臣不觉得朝中有何才智之士,从二十年前开始,就权宜至今,皇阿玛,您今日权宜下去,明日还是权宜.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皇阿玛,您真舍得割于旁人吗?大清只有......‘


正待慷慨陈词,咸丰却在剧烈咳嗽中爬起来一脚:‘滚,你给朕滚......‘


滚,真和滚差不多,载镔咬着牙跪地倒退到门口,才站起来溜之.坏了坏了,该说的也说了几句,可都是空话啊!一点效果没起,还气坏了咸丰,得罪了重臣.哎,咸丰,历代皇帝,你才干一般,却算个好人,可今天我怎那么想你早点儿死呢!


回到重文殿一说经过,翁同龢顿足叹息,极其后悔帮了小阿哥这个忙.然后团团转着替载镔想补救之策.目前却只有冷处理,等咸丰消消气儿再说.


‘翁师傅,您不要管我知道什么,您尽全力争取到成为两个月后的议和大臣,您这样......就这样,以您的才干以补我所虑不周.‘


那天,决不气馁的载镔开始为将至的<<北京条约>>减少损失.与翁同龢商量完后即捂面沉思,没有眼泪,流不出来.翁同龢静静得注视很久,走前将一本孙子兵法摆在载镔面前.


载镔哪有心思看兵法,干脆趁咸丰生气专心调教载淳,翁同龢对此竟从心理到行动上支持.历来宫廷师傅都支持自己的皇子学生,但学生一定要能让师傅看中,载镔就是令翁同龢看中并鼎力相助了.与其密谈中,翁同龢说:‘小阿哥行事太过冲动,虽才华出众,皇上却心内不喜,皇位归属难料,如能牢牢控制住大阿哥,哪怕没坐上皇位,也可有一翻大作为…..”

载镔正是这么想.


九月下旬,YF联军就要打到北京了,但载镔一点办法没有.不过,就算载镔是皇帝,到此时也回天乏力,最多令结果好一点.


农历始终弄不明白,三天两头问一次翁同龢,公历更算不清了,只好这天那天叙事.这天,翁同龢愤愤指责懿贵妃,说其在这危急时刻竟要咸丰到圆明园散心,真乃妇人误国.


‘嗨,去就去吧,反正就这么着了,您气什么啊......嗯,圆明园?翁师傅,皇阿玛愿意去吗?‘载镔突然间蹦了起来.咸丰既然没去热河避难,那就别再想那儿了.


‘怎么了小阿哥?‘翁同龢载镔的激烈动作吓一跳.


‘您一定帮懿妃劝皇上去圆明园,反正守北京像是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非要和YF联军死拼,这帮流氓更能祸害.不是要和谈吗?干脆我也卖次国,跟那帮和谈派拉拉关系.您最好联合那帮混蛋劝皇阿玛,列强军队一到京城就要求和谈,尽量少让那帮畜牲烧杀劫掠.‘反正朝廷卖国是卖定了,就顺势减少损失吧!


‘小阿哥的意思是......‘翁同龢明白了这个意思,但细节还没想到.


“列强侵入大清为的就是利益,朝廷没办法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不使其获利,但能保住一定保.圆明园中珍宝无数,没人护着,YF联军肯定要抢.目前能护住圆明园的只有皇上.皇帝是一国之首,想得到利益还要着落在他身上.所以,不管敌军如何凶狠,大清皇帝的面子还得给.您要是能说动皇阿玛拿出点气势来,不要光在家里凶就最好了.难道不敢理直气壮的与侵略军说理么?又不是......他妈的,又不是不给利益,别太过份好不好?‘载镔气愤中大逆不道几句,接着忍不住国骂出口.


‘嗯,所以小阿哥想早和谈,在Y人F人行强盗之举前?‘


‘对,这令人难受之极,却只能这样.‘


‘哎,小阿哥,这可真真正正是权宜之计了.‘翁同龢边说边叹气.


‘我知道.‘


‘此计不差,但圆明园和紫禁城想来还是难免遭罪......‘


‘我知道.‘载镔似乎什么都知道,主意好不好,却不敢保证.哪怕再好,能高兴起来么?

结果,懿妃与翁同龢等成功劝说咸丰去了圆明园.而载镔情愿早和谈的想法支持者甚众,咸丰只能怒骂一通,摔几个碟子碗后长叹声中同意.强贼还没来,和谈代表就选了出来,主和谈大臣归属没变,还是弈沂.翁同龢也没令人失望,和谈副手的位置争取到了,因咸丰的信任,权力还满大.

九月将过,十月还没到,列强侵略军刚追着望风而逃的清军兵临京城,翁同龢就顶着奸贼骂名到了敌人军营.以莫大毅力忍受着侵略者百般刁难侮辱与敌达成了所谓谅解,议定了正式和谈日期.后来知道,和谈日期是十月十五号,比载镔知道的历史提前了九天.


不再是几片黄叶,历史主干上是不是多个新芽呢?可能吧,载镔创造了它,或者很小很弱,却应该在慢慢长大.


无论翁同龢怎样极力谦卑,怎样说尽好话,侵略军还是烧杀抢劫了一番才肯罢休,载镔心里滴血的抱紧脑袋.圆明园没能逃脱掉劫难,但因有咸丰在,侵略军司令部不准许部下骚扰清国皇帝,虽然外围被毁,内宫也被半偷半抢了一些珍宝,但圆明园还在.损失比原史记录要少得多.不知道被利用了的咸丰受到不小惊吓,病更重了.可能......应该熬不到明年七月吧?

似乎不至于,这倒霉皇帝就是待紫禁城里也一样受惊吓.好像确有这么一说,只是改在圆明园受苦就是了.


而紫禁城因是清朝权力中心,运气要比咸丰活宝保护的圆明园好,丢了些珍宝确实免不了,大部分皇宫侍卫不敢把翻墙地侵略军士兵怎么样.只是有人在墙头儿上撒了油或琉璃碎渣,摔伤扎伤了好几个鬼子.Y国人和F国人还没不要脸到家,没以此为理由索要赔款.反以军纪把翻人墙头儿的丢脸士兵惩治一番.


听说侵略者几个小兵兵爬紫禁城墙摔伤了屁屁割伤了爪爪,载镔大笑.原本被咸丰委为属理军机,却不愿意离开的翁同龢问小阿哥近日心事重重,因何发笑啊?听了原因后,翁同龢还怪载镔不该如此,载镔只有心内无言自嘲.


载镔仇今日Y国F国M国E国和日后八国联军,却不恨.这话要给二十一世纪国人听到,请别说其不爱国.载镔绝对爱,全心全意得爱,可是他混黑社会时,大部分时间在欺负人,也被人欺负过,别说载镔欺软怕硬,谁也不愿意招惹实力强的不是,但流氓又怎么可能放过实力弱的呢?载镔是做过欺负人的强者,偶尔也成为被人欺负的弱者,所以说,对”落后就要挨打”的理解特别深.


清朝,于载镔的流氓心理来说,就该被欺负.他为那段历史难受而流泪,决不为清朝伤心而落泪.所以.不恨却一定要报仇.哪一天,率大军打到欧洲,载镔会兴奋,却不一定高兴.高兴什么?高兴被人抽了一耳光,其后再打回来吗?早干什么去了?


兴奋和高兴有不同吗?好好去理解吧!


正式和谈前几天,翁同龢这和谈副手天天与小阿哥滴滴咕咕,以请教些对敌策略.以载镔对历史的了解,只能要求师傅尽力减少损失,<<北京条约>>中,清廷要赔偿Y国白银800万两,是在1858年的<<天津条约>>基础上续加.还要赔F国多少还不知道呢!白花花的银子无论如何要抠一部分下来,将来做军费用处大了.


载镔竟对翁同龢说可以把香港卖了,只是租借条约决不能签九十九年.五年十年都可以.不是说租借年份,载镔没那么大妄想,他说地是换约期限.换约期限不能超过二十年.因为二十年内一定要把香港夺回来,而且......而且一定要Y国鬼子死一批人.


赔偿额争取在600万两以下,至于开放通商口岸,是不是先别谈丧权辱国,只说两点,虚弱得清朝能关住国门吗?二十一世纪的人会在乎开放吗?当然,载镔知道开放口岸要损失关税.


密谈中,载镔大骂了国人一个二百五思想,其遗毒还在一直影响下去.曾听过一个不该称为笑话的笑话.蒋飞那时代某官员与外商谈判时,人家报价485万,他龟儿子却说:‘什么485万,就500万好了.‘这样的人比得上龟儿子吗?


所以,载镔要求翁同龢使弈沂的脑袋成为摆设,只要他那签字的手.银子要一两一两争,这是利益,把面子丢一边儿,国人将来会知道谁是英雄……


丧权辱国条约的细节何必细说,因为没人不愿意听,只说结果.香港以十五年一换约的形势白扔给了Y国,成功成为主谈判手的翁同龢连混带赖,揪住不收一分钱租金的理由不放,又适当对F国松了一点口,无非多开放个把不包括海关收益的通商口岸,最终将赔偿金额一点点啃地定在587万两银子.


两件事要在事后赘述一下.<<北京条约>>签订后,弈沂在咸丰面前控告翁同龢不顾主理大臣的面子而喧宾夺主.而咸丰这人倒不是昏庸透顶,反把弈沂大骂一顿,之后还赏给翁同龢黄马褂一件.


再就是Y国人极为欣赏翁同龢,条约签订后,Y方代表额尔金请示Y国上层后联系翁同龢,说是愿意把条约中的赔偿金再降低50万两,只要求翁同龢做为Y国在华利益代言人.呵呵,翁同龢岂是卖国之辈,载镔想让翁同龢将会成为将来的国家总理大臣,一个卖国代言人,不是扯蛋么!


<<北京条约>>的风波过去了……嗨,过去了吗?得意之中,载镔竟忘了耻辱还没结束.上书房,翁同龢激动的与咸丰说着什么,最后跪地肯求:‘皇上……皇上,小阿哥实有经天纬地之才,定鼎天下之志,神迹临身绝非虚言啊!微......奴才决不因是小阿哥师傅才替其说话,小阿哥虽有缺点,但才智卓绝,胸怀大志,皇上,今日之我大清实在浪费不起小阿哥这般绝世天才.奴才不敢继续贪功下去,近年来微臣所向皇上进言,均是小阿哥心血,皇上,您就叫小阿哥来,听听他的提议吧,皇--上--‘


‘载镔.载镔真有如此大才,竟能使翁同龢这等人才拜服么?‘心中默念着,随后长叹一声,咸丰亲手扶起了爱臣:‘翁爱卿,朕知你一心为我大清,其实朕并非不知载镔之才干,只是他为人太过狂妄,还要磨练呀…..既然,今日爱卿如此苦求,那好,来人,宣小阿哥上书房见驾.‘


‘谢皇上,奴才坚信小阿哥定会为皇上想得妙策以应对E人贪婪.‘


‘但愿如此,朕岂愿舍弃祖宗基业.哎......‘


正在重文殿静静端着孙子兵法在看载镔见一个大太监领着几个小太监急匆匆闯进来:‘皇上宣小阿哥即刻见驾.‘


既刻见驾?这烟枪皇帝这么急着找我吗?载镔不知道翁同龢为了他向咸丰说了无数好话,加上百个响头,言谈中从不愿称自己为奴才的翁师傅竟为了载镔一遍遍自称奴才.而咸丰却是想着能留下一点儿面子去见列祖列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