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修改版之三.找着空子敲闷棍. 12.请帮帮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懿妃对不能用恶毒手段干掉载镔极其难受,但她又不得不接受公平竞争.除了暗害,只有怂恿咸丰将小阿哥赐死,没其它合适方法.但咸丰决没有那么毒辣,宁愿眼睁睁看两个儿子争斗两头难受着.

懿妃敢于狂妄的最大原因就是咸丰只有两个儿子,载镔敢于和懿妃直接对抗的原因同样在此,当然,载镔必须具备竞争力才行.无论双方怎么斗,家天下的固定思维也使咸丰不能将两个儿子全压制下去,他没有历代名君那样的霸气和狠辣,性格上优柔寡断,无法下定决心选择谁放弃谁,只能采取相对温和的平衡术.


皇宫中也许少了几场风暴,但汹涌暗流无时不再.载镔与懿妃的暗斗难免被有心人察觉,智如翁同龢是其一,自然更有密探遍地的咸丰.


在令载淳越来越崇拜的同时,懿妃也成功使咸丰同意给载淳新找个师傅.但皇子必需在重文殿学习,这是所谓祖制,咸丰不能也不好改变.载淳的新师傅是个迂腐的老翰林,查了半天清代名人录,载镔也没找到这老翰林的名字.有没有真水平,不能一棍子打死,但那摇头晃脑的样子,载镔怎么也看不惯.进门儿就满口孔孟之道,但在重文殿里想笑不敢笑,极力控制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令人怀疑那张嘴是否高兴抽抽儿了.连翁同龢都不住暗笑,说孔孟之道只在这先生嘴上,其实想出人头地都想疯了.呵呵,老先生,感激吧,翁同龢才是正宗帝师,载镔要不来,您老要在翰林院里长嘘短叹到死.


这老先生的兴奋劲儿好不容易过去,第二天就让人看了个笑话,因为载淳送了个下马威.老先生指点载淳学习时,摇头晃脑,满嘴全是文言文,被载淳楞头愣脑顶一跟头:‘严师傅,你嘴里念什么哪?听不懂,没载镔的话那么容易明白,还是让翁师傅教我好了.‘


五岁的孩子,说话那叫个爽快.严老翰林对自己在大阿哥心里不如才名满天下得翁同龢虽不服也能忍受.可竟然不如五岁孩子的弟弟就孰不可忍了.于是,看到小阿哥与翁同龢高谈阔论,也插上一杠子.结果,听到两人话题的老先生大怒,天地君亲师加三从四德全搬出来.翁同龢不与他计较,只笑而不语.而载镔有点佩服载淳了,的确听不懂,难怪这时代读书人所谓教化世人纯粹是放屁.


听老夫子唠叨半天,载镔回了一句话,结果令懿妃十分高兴,因老先生给气的不和翁同龢一起带学生了.重文殿够大,一天只能见载淳两次.好在他也算天天和两大开明人士一起,应该不会被教坏.


载镔或严老头的话是:‘您也就能写写八股文,教私熟都会带笨人家孩子.‘


懿妃每天跑一趟重文殿,监督教导着载淳别跟载镔混,妄想把锅底下的柴抽出来.可只有两个法子能灭点起地火.其一是不学了,把载淳搁储秀宫里看着,可咸丰不可能同意,除非载淳放弃皇位.其二,懿妃天天耗在重文殿,其它任事不管了.


所以,载淳始终被载镔掌握着一半儿,内心里还向外面,因为他已经服了载镔,只是一直害怕他妈,才只掌握一半儿.


为了看住载淳,懿妃无奈中常来重文殿捣捣乱,咸丰看不惯了.也许咸丰觉得比较适当,载镔肯定嫌不够.不过限制了懿妃的行动也不错,只能三天到重文殿一次,最多待一个小时.哈哈......


得意不久,载镔也被限制了.天天跑后宫拉关系,被咸丰招到上书房骂了一顿,只允许他日常给皇后请请安,其它地方少瞎逛悠.得,懿妃,您哪,专心哄皇上好了,我专心训导载淳,呵呵.


保持微妙平衡到了春节,除夕之夜,听着外面喧闹的编炮声,回想半年多重生的日子,真应了那句老话,像做梦一样.灵魂夺舍,吕洞宾,外星人,这叫玄幻.咸丰,慈禧,翁同龢,这是架空.喝毒药,吓载淳,与懿妃交锋,这叫什么?YY吗?不对,那不是做梦,怎是意淫呢!


载镔突然想起电影<<甲方乙方>>中的结束语,只是要改为”一八五九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一八六零年,我很期待它!”


一八六零年,值得期待吗?


如果用未来的势力比较,那么咸丰像是握有权力的联合国,毕竟他是皇帝,也没被谁夺了权,但基本上属于一个想管事儿不知如何管,只好睁眼闭眼的势力.


而载镔是Z国,懿妃是M国,实力比不上懿妃,却能让她决不敢小看......


哎,刚才脑子里掠过个什么念头?


刚才还自比中突然想到什么呢?联合国,Z国,M国......对,M国,是M国,记得M国今年......对,南北战争似乎从一八六零年开始.


载镔往往能记住历史事件,但对发生年份总记不清楚.想到M国的南北战争,感到极有必要证实一下经过,赶紧找出那半册清史,因清代历史与西方列强关系很深,所以,附带了一些列强同时代大事记录.


嗯,1860年,M国南北方两总统并立,同年,战争爆发,1865年4月14日,伦肯遇刺.26日,南方投降,内战结束.


就说M国怎么跟着Y国F国E国一起在<<天津条约>>中占过便宜后就没影子了呢,原来要打内战啊!情不自禁YY起来.哦,载镔当然承认,1859年的除夕夜,绝大多数想法都是意淫,真正计划与行动是在有了权力后.


关于M国,载镔当时意淫着三条路,上策,想法让M国南北方打生打死,两败俱伤,谁都胜不了谁,最后分裂成两个或者更多国家.中策,让南方获胜,因为南方坚持农奴制,有压迫就有反抗,农奴制将是M国内乱不止的源泉.下策,救伦肯.以伦肯的威望人品,只要他感激救命之恩,起码短时间内会少个强劲对手.


遥远M国的内战没让载镔傻乐多久,YY毕竟不能当现实.但胡思乱想中,载镔脑子里又想到近几年对清王朝来说更凄惨.人家M国怎么说也是俩兄弟闹分家,清朝却是给一帮强盗先打再抢.


翻到清代大事记,一眼扫过1860年那一条,靠,头晕.


1860年10月,Y国强迫清政府订立了的结束第二次鸦片战争的不平等条约。因在北京签订,故通常称<<北京条约>>,原称<<续增条约>>.1856年10月,Y国借口“亚罗”号事件,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翌年,YF联军攻占广州.1858年5月,YF舰队攻陷大沽炮台,清政府被迫在天津分别与E、M、Y、F等国签订<<天津条约>>.1860年3月,Y军扩大侵华,陆续到达香港的Y军万余人强行在九龙尖沙咀登陆,实行武装占领。同月21日,巴夏礼诱迫两广总督劳崇光签署<<劳崇光与巴夏礼协定>>,强租九龙[包括昂船洲],年租银500两。8月,YF联军相继攻陷塘沽、大沽、天津。10月,进犯北京,火烧圆明园。10月24日,清政府钦差大臣奕沂与Y国全权代表额尔金在北京签订<<北京条约>>,共9款。该条约除确认<<天津条约>>仍属有效外,又增加了扩大侵略的条款:开放天津为商埠.准许Y国招募华工出国.割让九龙司地方一区给Y国.<<天津条约>>中规定的赔款增加为800万两。条约第6款割占九龙作如下规定:“前据本年二月二十八日(公元1860年3月20日)大清两广总督将粤东九龙司地方一区交与大Y驻扎,粤省暂充YF总局正使功赐三等宝星巴夏礼代国立批永租在案。兹大清大皇帝定即将该地界付予大Y大君主并历后嗣,并归Y属香港界内,以期该港埠面管辖所及,庶保无事。”1861年1月19日,Y方在九龙举行仪式,宣布接收九龙。


丧气啊!原来YF鬼子就是在今年抄了败国清朝的家,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就在今年被烧了第一次,后世的香港在今年完全被人抢走,库叶岛今年飞到别人怀里.


载镔拳头握紧,可该干些什么呢?

三月,就在1860年三月.载镔虽然正过着农历春节,且不知道怎么代换公元计年,却知道最少到了1860年一月底了,只有不到两个月.香港,我们的香港,载镔不想丢了它,香港虽是十月份正式[租借]出去,实际上三月份就不归清朝管了.二十一日,巴夏礼诱迫两广总督劳崇光签署两人之间的强租香港协议,年租金500两银子.载镔跳脚大骂,你劳崇光怕Y国鬼子的枪炮,老子还懒得怪你,这清朝被人打成缩头乌龟的不止你一个,连咸丰自己都萎了,还能怎么着.但不能让人[诱]了啊,猪脑子啊,还是靠那500两租金发财啊?载镔手头儿只有简略史料,不知道劳崇光是不是得了Y国鬼子的金票和花姑娘才卖国,但一定要想办法不让他卖.

可形势比人强.Y国军队是在强占香港后再诱迫劳崇光的,载镔有什么能力从Y国鬼子手里夺回香港?


不能.给他战斗机火箭炮主战坦克的设计图,以清朝的科技和工业基础,可能三十年也造不出来.后膛枪,十年内能造出来么?不敢肯定,清朝人的主流思想还视科技为奇技淫巧.就在几年后,M国在南北战争中率先规模使用后膛枪.十年,载镔就是神,能让思想僵化的清朝达到M国人的水平?对此,他没法儿YY.


不只无法YY将来,冷静下来,载镔更无法YY现在.也就是说,即便咸丰准许他参与朝政,但在大部分当权者不支持的情况下,香港终究保不住.可是,咸丰会准许载镔参与朝政么?


他本就对不放心呢,载镔更只有......四岁.


可载镔怎能服气Y国鬼子舒舒服服占据香港呢?不能参与朝政,难道不能找机会影响影响咸丰么?


怎么影响?除夕夜的载镔绞尽脑汁,却没一个哪怕梢有可操纵性的主意.只能想法子尽力牵制,然后记住历史,卧薪尝胆.


1860农历新年,载镔在心事重重中渡过.从转生到此,唯一值得载镔自豪的就是从心底涌出地民族责任感,那几天,他才知道一个流氓的责任感竟是那么强烈.


行动始于重文殿.后世历史对载镔特有流氓政治生涯的记载就是从此开始.与翁同龢之间的主要话题在载镔有意为之中,从汉民族的思想文化范畴,渐渐转移到西方列强和军事战略.做为曾经的黑社会老大,载镔不是没战略思维,可谁都知道,一个小地方的流氓头儿,战略思想该是怎样一个狭小,但载镔决不承认,也确实不----狭隘.


所以,这两个话题,后一个是想从翁同龢这位才华横溢的世家子弟身上多加学习,前一个是在提醒翁同龢的同时并利用他来造势.


实事求是的说,翁同龢之大才越来越令人钦佩,而小阿哥的新奇思想越来越令翁同龢佩服,他不再当载镔是孩子,只是始终无法喜欢载镔身上的痞气,又无法完全反驳了.据说李鸿章就一身痞子气,靠着痞气撑起了洋务派一片江山.二十一世纪历史对李鸿章的评价已十分中肯,一致认为不能说李鸿章是卖国贼.事实上,他绝对不愿卖国,他是力不从心加受制于人而事出无奈.载镔一身痞气不用向谁学,是直接练好了带过来,只要不受制于人,他也下定决心决不能被谁限制.这时,载镔多希望咸丰立刻死喽,跟慈禧拼个你死我活,失败了不会更坏.胜利了也好早一年半奋发图强.


正月二十一那天,载镔有意与翁同龢谈到了香港,并断言Y军即将强占九龙.翁同龢半信半疑,信的是Y国流氓就这作风,疑的是小阿哥怎么如此肯定.


载镔能说什么?只能故做高深了.又不能说出自己真正得来历,也不能让咸丰以为小儿子养势力.此时到了公历二月底,Y军进攻九龙就是这几天的事,可你载镔怎么会知道?


从这一天起,一生主战的翁同龢开始忠于载镔.因为载镔为了国之未来,跪在了他面前.平生唯一一次真心下跪并泪如雨下.


‘翁师傅,皇位属谁,您愿意帮谁就帮谁,载镔决不怪您.但您一定要帮我尽力保住国家基业.‘载镔从不说什么祖宗基业,爱新觉罗氏与其无关.即便有关,国家也不是哪一家哪一姓的.这是常识,那时代里载镔的常识.


刚一跪下,翁同龢也赶紧跪下,并用力扶小阿哥起来,但载镔坚持跪着说话:‘翁师傅,皇位是我定然要争,却决不要求您跟着冒险.只求翁师傅看在保国家权力与国土不失的大义上,帮帮我吧!‘泪流满面中,载镔跪伏于地.


‘我帮,我帮,翁同龢誓死愿为国家效力.天下不归小阿哥掌管,天理难容.‘翁同龢与载镔面面相对,以头触地.


相互扶持着起身,翁同龢立刻问需要怎么帮助.载镔告诉他,只要帮着打掩护即可.自己争取早日面见咸丰向其陈述香港的重要性,得到这些消息的渠道则推给翁同龢.与学生谈论一些军国大事,做为师傅应该不是不可以,想来不会造成麻烦.但翁同龢并不担心自己,皇帝能是随人指使的吗?让皇子懂得军国大事本就是师傅的责任.他是担心载镔这样急切会不会被皇上斥责或怀疑.


‘翁师傅,是好是坏算不清了,我决不能眼看着国土沦丧却无动于衷.‘既然决定了,就别想回头.


‘小阿哥打算怎么与皇上说呢?‘


‘劳崇光其人不值得信任,他可能已被Y国人收买了,肯定要出卖香港主权.香港虽小,地位却重要,无异让Y英军多了个对我们进可攻退可守的基地,所以决不能令其轻易得去.但事实上,我朝军力很难保住香港,所以强保香港并不可取,正面与YF军队抗衡力则力有不逮,不管怎样难以接受,香港只能让Y军先用着,但不能给他们名正言顺的理由.我并不指望劳崇光这个草包不会屈服强势,但至少不能白送国土.要实在没办法就模模糊糊的口头答应,以便为将来留个筹码......‘


正在侃侃而谈,翁同龢却呵呵笑了起来:‘小阿哥之才干,臣早已深表钦佩,只是刚刚也给小阿哥弄慌了,您想过没有,这些话难道非要您亲自去和皇上说吗?‘


‘您是说......‘光想着破釜沉舟,连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都想到了,听了翁同龢之言才反应过来.


‘皇上可是常常召见微臣啊!‘翁同龢笑道.


‘那就劳烦翁师傅了,来,咱俩研究研究.‘不是客气的时候,翁同龢的确更适合说这些.这些话只是给咸丰出出主意,少点损失.从载镔嘴里出来,可能要被怀疑弄权,从翁师傅嘴里出来,那就是军师之言了.


那天和翁同龢商量了很久,以载镔对历史事件的了解,定下现实形势的参考基调.主要以翁同龢的战略才华与官场经验制订应变手段,加上一些流氓痞子作风在内.就是说,硬来斗不过,就靠混.混不过去就赖,赖不过去就哭.别说没骨气,您要是身体没人壮,拳头没人硬,还要保护自身利益,该怎么办?


从那天起,翁同龢对载镔一身痞气的认识大有改观.在那真真切切的民族大义面前,一点痞气算什么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