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临去之前,妈妈向姚洁简单地介绍了老万的情况。

妈妈说,万省长这个人非常态度和蔼,非常平易近人,对待下级非常体贴入微,是一个非常正直正派的人。民办教师出身,因为能写写画画,调到公社当秘书,因为大字报,广播稿,表扬稿写得好,调到县里当秘书,后来又到省里当秘书,副秘书长,秘书长,副省长,兼任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是从基层干上来的,非常能体谅基层的疾苦。清正廉洁,勤政为民,为我省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对我们公司的发展非常关心,帮了不少忙,都是无私的帮助,没要过咱们一分钱。另外呢,就是夫妻关系不合,好多年没离婚,前年悄悄地办了离婚手续,知道的人很少,你也不能乱说,要学会保守秘密,和领导接触,保守秘密非常重要,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你可千万要记住。让我给他介绍对象,一直没有合适的。如果公开找的话,愿意跟他的可就太多了。西城区的那个副区长,和她男人分居了十几年,男人是个工人,直到把男人熬死,去年找了退休的市人大副主任,两人相差十四岁,我给万省长介绍过,万省长不愿意,嫌黑嫌矮,说话的声音太粗,像乌鸦叫似的,你看他多么挑剔。桃园别墅17号,他在那里等你。在电视上你看到过他,见了人笑嘻嘻的,一点当大官的架子都没有。他要问我在干什么,你就说我很忙,那么大一个公司,好几个工地,业务很多,整天忙的脚不沾地,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顾不上,连自己的儿子都顾不上······

姚洁说,我没见过那么大的官,连个乡长都没见过,不知道怎么说。害怕死了。

妈妈说,接触多了就不怕了,领导也是人,不是神。首长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平时说话不多,非常注重实际工作。他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捡好听的说就是了。你要积极、主动、勇敢、献身,记住我给你说的这八个字,无论多么困难的问题,都能够顺利解决。你现在是办公室副主任,兼任我的秘书,我等你好消息。

妈妈说的不少,可是姚洁并没有记住多少,因为基本都是企业的事,与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她记得最牢靠的是:这是妈妈给你的一次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谁不想认识大官?大官却不想认识你,认识的越多,麻烦越多。和他联系上了以后,你妹妹,你弟弟,安排工作,一句话的事。你爸爸妈妈的年纪都不算大,都可以安排工作,到利润高效益好的单位挂个名,一个月就能挣两三千·······

妈妈没有说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后果不言自明,不是不被重用就是被开除。再重新去找工作,那艰难的程度,比死还难受呢。那些混蛋级的专家教授还让放下沉重的思想包袱,包袱还用放吗?它自己不会掉吗?如果能放下,谁还傻瓜一样地扛着?闲得浑身难受吗?

姚洁搭出租车去了,满怀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去了,却又迟迟不回来,让妈妈等得很是着急。


妈妈给老万打电话,问业务汇报完了吗,老万说早完了,问姚主任呢?老万说早回去了,天还不黑呢。

妈妈问,工作开展的顺利不顺利?

老万说,比较顺利。我问她愿意不愿意,她说愿意。既然这样的话,接下来就好开展工作了。模样也和你比较相似,就像巩俐和章子怡似的,当然还是巩俐好些,你就好比是巩俐。不过章子怡也很不错。一头乌黑的长发,就像你原来的长发一样,非常顺滑,我最欣赏的是头发。还是你知道我的心,我和你这么多年,从一开始,我就预感到不会有结果。到后来你······唉,不说了不说了。我要的是巩俐,不是章子怡。

妈妈说,人家姚主任可是比我青年很多啊。

老万说,是的是的,在年轻人身上,我的确体会到了什么是返老还童,什么是精神焕发。我这套老机器,非常顺利地发动了起来。东北人讲话,刚刚的。新机器是比旧机器好,只是业务还不够熟练,有待于进一步改进工作,加强学习,总起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可是,我还是留恋老机器,因为用起来太顺手了。我不是个随便的男人,随便起来也像个男人。

妈妈说,现在新产品层出不穷,更新换代速度很快,就像手机电视机计算机一样,你要适应新的形势,跟上时代的发展。可是,人不是计算机,不能升级,经常死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老万有些错讹,死机?噢,明白了。没问题,不死机。原来你担心这个啊。原来是有这个问题,你是知道的。前一段时间我到北戴河保养了一个月,经过了国家级检修,上级领导很关心我们,要求我们要定期进行保养,要保持青春的活力,要精力充沛,才能更好地干好工作,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所以这一次工作开展的比较顺利。

妈妈说,你不是得了前列腺炎了吗?

老万说,原来你担心这个啊,现在电视上报纸上几乎天天都有治愈前列腺炎的广告,都是特效药,一吃就好,让许许多多的夫妻重新获得了性福。它支撑起一个庞大的医疗队伍,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了治愈前列腺炎的大国行列,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填补了医疗行业的一项空白。

妈妈说,你不要胡扯,说正事,征地的事,都安排好了吗?

老万说,怎么是胡扯,卖药是重要的利税来源,为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没少做了贡献。你说征地的事啊,那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没问题,具体怎么做,等姚主任回去以后,你问问她就知道了。我看这人不错,虽然刚大学毕业,倒是挺稳重的,挺本份的,也很有心机,不像其他女孩子,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稳。好好培养,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这一点很像你,你很有眼力,说是你亲自挑选的。

妈妈说,那是当然,千里万里才选她一个,没有特色,我要她干什么?现在干什么都要有特色。可是,我并没有明说让她嫁给你。

你说什么?说什么?老万急了。

妈妈不说话,想听听老万说什么。

老万追问,你什么意思?没跟她明说?那她?

妈妈快速地接口说,对,没明说。

老万说,那你什么意思?我不成老流氓了?和那些包养情妇的混蛋不是一个样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关系到我一辈子的荣誉,我要想包养的话,不是早包养了?要跟我的人那不是太多啦?我又不是老的不像样子,我欢蹦乱跳的,你怎么这样呢?

妈妈说,我哪样?我哪样了?

老万说,你哪样你自己知道,你再有心机也不能这样啊。自从你剪了头发,我就知道要坏,果然让我说对了。你让你姐姐来,我同意了,为什么?因为有了你姐姐,咱们还可以经常来往,我才同意的。结果让你姐姐骂的我不是人。你也没有告诉你姐姐介绍对象的事,却给我说都说好了。这一次,你又来这一套,你这不是耍我。我真是老糊涂了,就没放在心上。我完全相信你,相信过头了。你还把我当成小孩子?弄不好,我就会栽在这个女孩子身上。什么新设备,新机器,我是什么人?这辈子,我绝不能犯这样的错误。当共产党的官,一不贪污,二不乱搞女人,就永远不会犯错误。

妈妈说,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别跟我说这些,我不听,反正是去了,你什么事都办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不给你要使用费就便宜了你。

老万说,我办什么了?我以为你什么都说好了,一进门,问她愿意不愿意,她说愿意,后来她也很温顺,很配合,就是缺点激情,能怨我吗?结果,跳进了你画的圈里。

我再说一遍,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你们怎么捣鼓,和我什么关系?妈妈说。

老万说,你行你行,你简直是翻脸不认人了。我本来就没说愿意,是她说的愿意,我从来都没想找个这么小的,现在还行,再过上几年呢?她再不安分,我还不······

你要进一步解放思想,适应时代的发展。我们都要进一步解放思想,不能落在时代的后边。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当面谈谈。

我没时间。

你没时间,你那是胡扯,我再见你一面,就算最后一面好不好?你非把事情说清楚不可。

什么话都说了,还说什么?

你现在是行了,副厅级了,董事长了,认识的人多了,关系多了,当然不想跟我说话了。

你那是胡说,我关系多,还找你干什么?我不靠你靠谁?谁真心帮我?谁也超不过你。还用我说?你心里没数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就这一回了。以后,我咬紧牙,再也不和你罗罗。

你生气了?

我生气?我生什么气。

那就先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