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五十三节 黄显声

“报告!”

黄显声正拿着望远镜,观察着铁西区。黄显声可以称得上是觉察到日军阴谋的第一人。他早在今年七月就将日军的阴谋报告给了少帅。但少帅除了指示黄显声作一些防范之外,就没了下文。到918之夜,少帅下达的命令,让他几乎要吐血了。日军打过来了,却要各部“不许抵抗,等待交涉”。

交涉什么?进行一次交涉需要多长的时间?如果对方有意推迟的话,几十年也交涉不下来!一边是日军在用枪炮屠杀着中国人民,另一方面,少帅却在与日本交涉。

要交涉也要先打败日军的进攻,才能交涉啊。

918之夜10点50分左右,第七旅的旅长王以哲找到了黄显声商议对策。黄显声向王以哲表示:“公安局各分局队,将尽力支持,非到不能抵抗时,决不放弃驻地。市区不能打,我拉出去打,打到底。”

黄显声不是像王以哲这样死板的人,他早就作好了应对万一的准备。早在七月份,黄显声去北平请示过少帅之后,便回到沈阳,在自己的职责范畴内扩充各县的警察队伍编制,同时建立地区公安联防区,又将所属的公安部队和县地警察编为12个总队。并以警务处名义通知全省58县公安警察部队马上到沈阳领取枪支弹药,各县公安警察部队从沈阳领走枪支后进入武装戒备状态。特别是辽西、辽东、辽南地区最先领到枪支,为日后的组织抗日武装提供了有利条件。(以上为史实)

918之夜黄显声组织200多警察,顶着少帅的不许抵抗的命令,在二经街一带准备武装抵抗日军。同时下令全省58县的公安警察部队向沈阳集中。

黄显声知道,仅凭着这200多人,是无法与日军硬扛到底的。所以当时他就下定决心,要与沈阳城共存亡。而那位堂堂的中将旅长王以哲,则在警察们的保护下,直到凌晨才化装去了北大营。

不过,接下来的历史发生了偏转,一个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所有的消息,都以一个人为中心——卫华。

刚开始,黄显声并不相信,他认为,这不过是因为老百姓对少帅失望了,所以才编造出这么一个“杀神”,渴望这个“杀神”来解救自己。不过越来越多消息,越来越多的证据摆在黄显声面前时,他不得不相信。再加上,那些被卫司令所救的警察们,在黄显声的面前越来越多……

但是,这个绰号叫“杀神”的卫司令,是什么人呢?

有传说他是少帅看中的一个人。黄显声搜遍自己的记忆库,问遍了所有人,也不知少帅身边,有这个人的存在!

黄显声想当面问问,但从全省各处蜂拥而来,以及纷至沓来的情报,让他根本抽不开身。当他好不容易,将队伍整顿好,将头绪弄清时二天三夜过去了。

在这二天三夜中,卫司令的战果越来越辉煌,辉煌到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特别是昨夜,据说卫司令带着炮兵师,偷袭了日军的营地,来了一个万炮齐发,日军死伤狼迹。

日军到底死了多少人?黄显声派人去侦察,侦察的人回来报告说,方圆数平方公里,全都躺满了日军的尸体!

这得多少人?黄显声估计了一下,照这样的描述,应该过万了。

夜里惊天动地的炮声,黄显声也是听到了的。他对这个消息,倒是没有什么疑问。只是对“卫司令”所领导的炮兵师,产生了疑问,“这支军队从哪里来的?少帅同意了吗?”再加上卫华的来历不明,黄显声的眉头拧成了“一”字。“照这样下去,可不是好兆头。

接下来的消息,更让黄显声坐卧不安了。

从凌晨开始,一趟又一趟的,载满日军的军列驶进了沈阳车站。到今天早晨,也不知来了多少日军。只晓得日军火车站附近方圆数里都给挤满了。

看得出来,这些日军在关东军吃了大亏之后,赶来增援的。这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黄显声重新编组过12个总队,总计六千余人,怕是不够日军吞的。

为今之计,只有弃守沈阳东区,和“卫司令”的人马合二为一,拧成一股绳,共同抗击日军。

但是,队伍出发不久,黄显声又得到消息,说是“卫司令”已经连夜成立了义勇军。

“正是人心难测啊!”黄显声一听到这个消息,心就凉了半截。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支拥有独立番号,且不受少帅管制的强大武装力量,出现在沈阳市,意味着什么。

这时前方传来的枪声,警察部队不得不停了下来。黄显声跑上来看,原来是先头部队,受到了鸣枪警告。

“果然,狼子野心,暴露了!”

是前进,还是退回驻地?

黄显声端着望远镜,细细观察铁西区。

目之所及,铁西区已经大变样了,变得目面全非。断垣残壁,硝烟缕缕,还有尚未熄灭的野火,在清冷的空气中跳跃。但代表着党国的青天白日旗,仍在顽强的飘动着,在晨风中猎猎作响。无数白色的纸钱、灵幡,将整个铁西区装扮着如同雪后。

看得出来,这儿受到日军的猛烈进攻,在击败日军进攻的同时,自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看这纸钱、灵幡的规模,怕是家家带孝了。

这些人,是如何挡住日军的进攻的呢?

看得时间久了,黄显声看出了一点明堂,他发现铁西区似乎很乱,但在乱中似乎有点规律,有点诸葛亮的八卦阵的味道。如果没有这儿的详细地图,冒冒失失的闯进去,怕是要迷路。想必那些日军,就是这样被打退的。

“如此看来,兴师问罪,我是不可能做到了。”黄显声正在思考的时候,一声报告,打断了他的思维。

“处座,义勇军总司令卫华来了,他请求会晤!”

“他带了多少人?”

“就他一个人!”

听到属下的报告,黄显声心底如同发生了十二级地震。我正想兴师问罪呢,他这个先是假借少帅的名义聚拢人心,又背叛少帅的总头子,却独自己一人来了?这不是飞蛾扑火吗?从黄显声得来的情报分析,黄显声认为卫华应该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他既然敢“单刀入黄营”,必然有所恃。

“带他过来!”黄显声主意打定,拔出腰间的佩枪,狠狠的说,“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