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的各种美称的来历

人们常用乘龙快婿、东床、东床婿等指代女婿,另外还有金龟婿、附马等称呼。您知道它们的来历吗?

乘龙快婿

萧史弄玉的故事最早见之于文字记载,应推西汉刘向的《列仙传》。其中只说秦穆公以女弄玉妻萧史,萧史日教弄玉作凤鸣,招来凤凰,后二人皆随凤凰飞去,并未言有龙。但故事的大体已备。《太平广记》卷四所辑晚唐杜光庭《仙传拾遗》中有这样的记载:“萧史不知得道年代,貌如二十许人。善吹箫作鸾凤之响。而琼姿炜烁,风神超迈,真天人也。混迹于世,时莫能知之。秦穆公有女弄玉,善吹箫,公以弄玉妻之。遂教弄玉作凤鸣。居十数年,吹箫似凤声,凤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不饮不食,不下数年。一旦,弄玉乘凤,萧史乘龙,升天而去。秦为作凤女祠,时闻箫声。”这时萧史乘龙的情节已经出现。

很多人以为萧史弄玉的故事出自《东周列国志》,其实并不对。翻检明代余邵鱼所作《东周列国志》二十八回及冯梦龙所增编《东周列国志》四十回,均无此内容。倒是冯梦龙所著《东周列国演义》共一百零八回,

第四十七回章目为“弄玉吹箫双跨凤赵盾背秦立灵公”。其内容大意是:相传秦穆公有个女儿,起名弄玉,自幼聪慧过人,长大后有着绝世的容颜,尤善吹笙,其声如凤鸣。待弄玉15岁的时候,秦穆公开始考虑为她找个佳婿,弄玉说:必得善吹箫的人,能与我唱和,否则,一概不嫁。后来有一天,弄玉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有个仙人与她笙箫唱和,那仙人自称是华山之主。弄玉梦醒后当即告诉了秦穆公,秦穆公便派人到华山去寻找,果然找到了一个异人,名叫萧史,羽冠鹤衣,玉貌丹唇,飘飘然有超尘脱俗之姿。使者将萧史接回来以后,穆公命其吹箫,一时间百鸟合鸣,穆公大喜,遂将弄玉许配给了萧史。后一日,夫妇二人在月下吹箫,天空中飞来一龙一凤,于是,萧史跨龙,弄玉乘凤,翔云而去。这个故事情节更为曲折生动,因而影响也更大。

东床择婿

《世说新语·雅量》云:“郗太傅在京口,遣门生与王丞相书,求女婿。丞相语郗信:‘君往东厢,任意选之。’门生归,白郗曰:‘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东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云:‘正此好!’访之,乃是逸少,因嫁女与焉。”

这是说东晋有个太傅叫郗鉴,想给自己的女儿选个好女婿,打听到王家的子弟个个都相貌堂堂,才华出众。于是就派人去王家考察。王家子弟们听说了后都很兴奋,一个个都衣冠楚楚,正襟危坐。惟独有一个人斜靠在东边的竹床上,坦胸露腹,不管不顾。听使者回去后这么一说,郗鉴居然偏偏就选中了那个旁若无人的小子。而这个小子不是旁人,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书法家王羲之。

这个故事表现了晋人不拘礼教、洒脱自然的人生追求。

金龟婿

这个美称出自唐代诗人李商隐的《为有》诗:“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写一贵族女子在冬去春来之时,埋怨身居高官的丈夫因为要赴早朝而辜负了一刻千金的春宵。

将丈夫称为“金龟婿”,与唐代官员的佩饰有关。据《新唐书·车服志》载,唐初,内外官五品以上,皆佩鱼符、鱼袋,以“明贵贱,应召命”。鱼符以不同的材质制成,“亲王以金,庶官以铜,皆题其位、姓名。”装鱼符的鱼袋也是“三品以上饰以金,五品以上饰以银”。武后天授元年(690)改内外官所佩鱼符为龟符,鱼袋为龟袋。并规定三品以上龟袋用金饰,四品用银饰,五品用铜饰。可见,金龟既可指用金制成的龟符,还可指以金作饰的龟袋。但无论所指为何,均是亲王或三品以上官员。后世遂以金龟婿代指身份高贵的女婿。但在现代汉语中,其“贵”的含义正在逐渐减弱,而“富”的含义却有逐日加强之势。

与“乘龙快婿”、“东床婿”指“女儿的配偶”不同,金龟婿侧重于指“女子的配偶”。

驸马

附马专指皇帝女婿,因驸马都尉得名。驸马都尉,汉武帝始置,本为近侍之官。驸,即副。驸马都尉,掌副车之马,即主管皇帝的随从车马。魏、晋以后,常以此官授帝婿,而不任其职,简称驸马。以后遂用以称帝婿。清代称额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