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五十一章 攻占海防

秋天的落叶天 收藏 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URL] 我军在西线的战事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在东线的反击部队也展开下一阶段的作战。我广西凭详军分区三个边防团,在消灭掉边境地区法军和越南伪军的据点后,立即挥师南下,直逼越南北方的重要海港城市海防,夺占出海口,封锁住盘距在河内法军沿海路逃跑的企图。 六月四日,经过部队连续的长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我军在西线的战事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在东线的反击部队也展开下一阶段的作战。我广西凭详军分区三个边防团,在消灭掉边境地区法军和越南伪军的据点后,立即挥师南下,直逼越南北方的重要海港城市海防,夺占出海口,封锁住盘距在河内法军沿海路逃跑的企图。


六月四日,经过部队连续的长途爬涉,广西军区边防一团率先抵达海防郊外,并在海防西面构筑防御工事,切断了海防至河内的铁路线,将法军在越南的北方部队分割成两个集团。驻守海防的法军有一个团和一个海岸重炮兵营,外加一个安南伪军师,人数为两万人做右。因为海防是重要的海港城市,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加上法国人在此经营多年,城防工事极为完善,我军要想夺取海防,将变得十分的困难,这不得不说是对我军攻坚能力的一次巨大考验。


见到我军攻城部队逼近,驻守海防的法军第三十四步兵团长里卡多上校马上向河内的守军求援。但是面对我军从老街,谅山和太原方向三面袭来,驻守河内的法军已经是自身难报,那还能抽出一兵一卒去支援别地。


里卡多在我军先前对谅山的进攻中,已经看清楚了我军真正战斗实力。谅山有高山等险要位置可守,尚且在一天之内就被攻克,那四周都是平地,无险可守的海防命运会如何呢?里卡多连自己都不相信以目前海防的兵力,能够抵挡住中国人的进攻?


里卡多向驻河内的法国驻印度支那总督贝当中将发电建议:利用海路将第三十四步兵团撤回到西贡,保留实力,等本土的援军赶到后再发起反攻。但他的建议马上遭到贝当的否决,贝当中将命令里卡多一定要死守海防,决不允许后撤,并发电以严厉的口气抨击他是胆小鬼。他告诉里卡多以海防的兵力和防御工事,只要能抵挡住中国军队的进攻一个月以上,到时法国的援军就会在海防登陆。如果海防被中国人占领,那么法军将失去离中国人最近的登陆点,以后的反击作战将会变得异常困难。


接到死守海防命令的里卡多倍感无奈,只得下令部队构筑工事,严加防患。六月五日晚,凭详军分区的另外两个边防团和分区直属部队也赶到了海防郊外。部队没有作任何的休整,立即准备攻城。


指挥这次作战任务的是凭详军分区司令员刘建刚。他在开战前半个月才紧急从武汉军事学院战术指挥系赶回部队。这是他第一次指挥城市攻坚战,因此战术布置得格外的小心谨慎。


刘建刚用他刚从军校学到的知识,采用两点一面,向心突击,找准薄弱点的打法。决定将突破点选在主要由安南伪军防守的南面,由边防二团担任主攻任务,打开海防的防御缺口,直插敌防御纵深;边防一团负责从法军防守的西面发起徉攻,拖住敌人的主力,给边防二团突破争取时间;边防三团则主要负责对敌人炮台发起进攻,封锁住敌人的港口。


六月四日晚十时,沉寂的夜色中突然暴发出了大炮的怒吼,我军在海防西面由边防一团和三团的炮兵连组成的有十二门大炮的炮兵群吐出红红的火焰,向对面的法军阵地扑去,火光不时的在阵地上炸开了花,升起一团团的焰火,显得格外壮观。炮兵群在三发急速射后,为防止法军炮兵反击,立即开始转移阵地。炮声一停,边防一团的徉攻部队随即利用夜色的掩护,对海防的法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法军阵地前一时间枪声大作,双方部队进行着一场凭感觉开枪的混战。


我边防三团在西面炮兵群开始射击时,也开始向海防的海岸炮台发起攻击。利用夜色的掩护,由三团侦察连组成的突击部队率先向驻守炮台外围的安南伪军发起突击。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激战,突击队从安南伪军的防线上打开了缺口,三团其余部队利用这一缺口拥入,向炮台的法军开始作最后的总攻。


海防炮台的法军工事极为严密,在炮台的周围构筑了十几个碉堡和机枪掩体,还在四周架设了铁丝网。探照灯也在炮台周围来回地照射,炮台碉堡里面的敌人也拼命地扣动重机枪封锁各个路口,给我军的攻击部队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在我军部队快冲向炮台时,法军十多个碉堡喷吐的火舌向毒蛇的蛇信,交织成一片密布透风的火网。十多个中国士兵刚前进了不到二十米,就先后倒下。急火了眼的排长黄尚权转身对六班长蒋志林吼道:“咱们是尖刀,得把这个布袋阵给捅开,我让五班掩护,你们上。”


蒋志林眼神严峻,坚决地答了一声“是”。黄尚权大喊一声“扔手榴弹”,战士们纷纷掏出手榴弹,不停地向着敌人碉堡扔去。利用手榴弹爆炸产生的烟雾掩护,蒋志林把一捆炸药包往腋下一夹,对着身后的六班战士喊了一声“跟我来”,说完带头向两个碉堡的中间位置冲去,很快就冲到碉堡下面十米远的斜坡位置潜伏下来。


蒋志林爬在斜坡上仔细地观察地形,突然他发现了什么,对身边的副班长吴二牛说:“敌人这两个碉堡之间有一道壕沟,你左我右,咱们相互掩护往前穿插。”说完带着两个战士就要向右边的碉堡冲过去,吴二牛一拉他的胳膊说:“等一等。”然后举着步枪,向在五十米开外的探照灯“砰”的一声打去,枪响灯灭。第一盏灯熄灭后,吴二牛紧接着又连发三枪,打灭了在碉保附近的三盏探照灯。碉堡前顿时一片漆黑,只能看见敌人碉堡中吐出的机枪火色。


灯光熄灭后,蒋志林利用黑暗的掩护立即带着战士扑向敌人的碉堡。在碉堡外面蒋志林掏出两颗手榴弹,拉响了炫,手榴弹“呲,呲”地响了两秒钟后,蒋志林猛地用左手对着碉堡里面敌人打得发烫的机枪枪管向上一抬,右手立即把手榴弹向洞孔里塞去,在敌人还未反应过来时,马上一个侧身,躲过手榴弹爆炸的弹片袭击。随着“轰”地一声,刚才还在发狂的机枪停了下来。蒋志林还不放心,马上又从一个战士手中接过手榴弹,向里面再补了两颗。这时在左边的碉堡处也传出来一声“轰”地巨响,敌人的碉堡被炸塌,是吴二牛用炸药包炸毁了左面的碉堡。


敌人两个碉堡的覆灭,为我军打开了一道通向炮台的缺口。而且这一次的经验教训,也为我军找到了破解法军碉堡的办法。这以后的战斗就轻松多了,三团战士利用这个缺口,开始对炮台附近的碉堡进行逐一攻击和暴破,三个小时后,海防全部的六座炮台就落入了我手。


一团和法军在西面摸黑混战了一个多小时后,凭详军分区司令员刘建刚看了看手表,时间指向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他对着身边的作战参谋说:“命令二团开始行动。”参谋接到命令后,立即转身抽出手枪对着天空打出了三发红色信号弹。


由分区炮兵营,二团炮兵连二十四门大炮组成的南面炮兵群见到红色信号弹升起,将早已调整好坐标,上好炮弹的大炮射击绳猛地一拉,对着负责防御海防南面的安南伪军就是一波八发急速射打去。炮击刚一结束,一发发的照明弹又在海防南面升起,将夜空照得犹如白昼,为冲锋的步兵指引目标。


利用黑夜掩护,已经偷偷地潜伏在安南伪军阵地外三十多米处的四连官兵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才被我军炮火打得找不着北的安南伪军猛冲了过去。刚冲到安南伪军阵地前十五米时,四连冲在前面的战士踩响了敌人埋设的地雷,八名战士当场牺牲,十多个战士不同程度的负伤,冲在前面的副连长李新江也被地雷炸伤了一条腿,攻击顿时受阻。


在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从刚才炮击中苏醒过来的安南伪军立即开枪射击。四连在毫无隐蔽的条件下,就象敌人的靶子一样被敌人近距离开枪射击,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又有十多战士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看到战友们一个个的接连倒下,受伤倒地的副连长李新江眼含热泪,心如刀割。杀红了眼的他把心一横,对着身后的战友喊了一声:“弟兄们,抽空去看看我老娘。”说完他把身子一横,利用自己的身躯在雷区奋力滚进,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部队打开了冲击通道,最后壮烈牺牲。


战后,为了表彰李新江的英雄事迹,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他:“滚雷英雄”荣誉称号。同时决定将边纺二团四连以英雄的命字命名为“李新江连”,并在全军各基层单位悬挂其画像。按照烈士的最后遗嘱,中央军委特地派出总政治部副主任蔡章平为代表,前往其家乡探望英雄的母亲,并代表政府授予其母亲“英雄母亲”称号。对英雄的大力褒奖和宣传,使得战士们对英雄人物更加地崇拜,在战斗中奋勇争先,都以争当英雄为荣。在我军以后的历次军事行动当中,拥现了千千万万个李新江式的英雄人物,成为了一支令所有对手都胆寒的钢铁部队。


见到副连长滚雷这一幕的战士们被激励了,大家饱含泪水,发出一阵悲愤的怒吼“为副连长报仇,冲啊!杀!”沿着李新江开劈的通道,四连硬生生地从敌人阵地中间撕开了一个缺口。四连在成功突入敌人阵地后,立即兵分两路,向左右两边扩大缺口,其余的各营连沿着四连开辟的道路,开始沿着海防的街道向市区中心地带猛扑过去。


我军的大炮在南面一响,里卡多上校就明白上当了。法军主力都调到了西面,在南面就只剩下安南军队,无论如何也挡不住勇猛的中国军队。里卡多立即命令从西面的法军中抽调一个营前去支援安南军,但我边一团也加快了进攻的节奏,顿时加大了对法军的压力,死死地缠住西面的法军,战斗始终处于焦灼状态,让法军无法全身而退。


我边防二团在攻入海防市区后,因为是晚上,加上人生地不熟,所以一直采用稳扎稳打的战术,主要以控制制高点和战略要地为主。这种打法虽然很慢,但是效果很好,城内的敌军被我军不断地进行分割包围,然后再一口口的蚕食掉。


扒掉炮台这颗钉子后,海防的港口就失去了保护屏障。我三团战士立即冲向港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占领了码头,仓库和轮船等重要设施,彻底断绝了法军最后的求生希望。


早上六点钟,天已经放亮。我军经过一夜的激战,击溃了安南军主力,并攻占了法军的炮兵阵地,将驻海防的法军压缩到不足一千多平米的狭窄街道上。此时的法军已经心灰意冷,无心恋战。由于我军对待俘虏的政策早就已经在各国流传开,所以一部分法军官兵面对失败已成定局的局面,挟裹法军低级军官出面,请求里卡多上校允许投降。里卡多见到官兵斗志已失,面对强敌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也许向中国军队投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所以非常痛快的下令剩余的法军向我方投降,至此,我军拿下了这座越南北方最大的海港城市。


占领海防后,刘建刚按照张英豪总指挥的命令,派出边防二团立即长途奔袭两百里,抢占海防南面的交通要道南定,彻底切断越南南北方的联系。除留下边三团驻守海防外,边一团开始沿铁路线向河内开进,准备与东线其它部队一起,扫清越南北方的残敌,发动对越南北方法国守军的最后一击,减轻法军对我边界构成的威胁。并夺取河内,打通云南昆明的出海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