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上中国就不太喜欢海洋,是一个典型的陆权国家。但历史的教训和今天的现实告诉我们;中国要想完成其国家意志[复兴大业],就必须溶入海洋,成为一个海权国家。因为全球市场是中国复兴的保障。


自79年实施经济改革后,中国经济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步入快车道。经济高速发展,时至今日依然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熟悉中国国防建设的人都知道,从建国开始到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中国国防建设是困难重重。从70年代末开始,国防建设让位于经济发展。在那个年代,要上马大型军工项目根本不可能[大量的军工企业转民]。经历了那段艰苦的日子,在今天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上马大型军工项目,加大国防投入的声音再次高涨。航母热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事实上 ,国家近年对国防的投入也每年递增。当然这也是必须的 。


中国的国防建设一直受非安全因素的影响,这么多年的建设虽然取得了令世界震惊的成果,但这些都只是纵向比较。如果与世界标准看齐,我们的国防建设就如同一张白纸。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这些年什么也没做,也不是否认我们所取得的成果。问题在于国际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冷战结束后,大国之间的博羿更多的倾向于经济和文化渗透,战场已经成为了非主流手段[当然这不是说军队没有用了]。苏联的解体就是很好的例子,每个国家控制的资源都是有限的,那么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军事力量自然也是有限的,如果军队的建设超出了所控制的资源的承受能力,国家自然也就崩溃了 。苏联的军队之强大没有人否认,但问题是这种强大只是昙花一现,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可持续的强大国防。


我们今天的经济如果纵向来看是空前的繁荣,这自然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支撑起一个空前强大的国防力量。我们要崛起,但绝对不是要崛起成为一个军事霸主。军事与经济是互补的,经济强国也就意味着军事强国。当年英国用海外的殖民地供养自己的战争机器,后来由于英国的失算,一战消耗了过多国力,二战又被德国反咬一口。二战后英属殖民地又纷纷独立,这样一来英国人不仅兜里的钱花没了,财路也被美国人给掐断了。最后就连铸币权也被美国人抢走了。从此欧洲伴随着‘日不落帝国’的衰落在国际舞台上成为了配角,而美国则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进入虚拟经济时代,借铸币权吸全世界的血来供养自己强大的战争机器。并通过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全球耀武扬威,反过来支撑其经济发展。翻开人类发展史,具备英国和美国这样全球影响力,此长久的大国也就英,美两国。不难发现二者都掌控着比全球其他各国多得多的资源。而与之相反的则是德国,苏联,日本的教训。三者介拥有显赫一时的军事力量,但受所控资源的限制都没有长久的存在,而是败在美英主导的联盟脚下。


今天我们拥有着空前良好的发展环境和经济条件,也许我们面临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所掌控的资源可以支撑起我们梦想中的国防力量。在今天,美国这个掌控着全球大部分资源的国家把我们视为潜在对手。我们也许是全球唯一能坐到这个位子上的国家,但我们要的不是去正面对抗,而应该隐藏自己的势力。今天的局面很清楚,如果中美直接对抗,中美必定两败俱伤[要实现多极世界的局面,必须拉下美国]。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要的是在确保自己势力或以较小的势力的情况下战胜对手。


当前的环境决定了我们不能打造一支以谋求军事优势为目的的军队,而应该是在消耗最小的资源的基础上打造一支能保证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的军队。而核武器的诞生则让这种可能成为了现实。在今天以现实利益为重的国际环境中,一个国家能否生存和发展取决于她是否能有效的保存自己的实力。美国能称霸世界得益于花200年大灶的美圆。我们才刚刚起步,应该着眼于未来,不能盲目的浪费过多的的资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短时间内实现真正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