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训正文A]1999,难以忘怀的军训生活

热血铸辉煌@道 收藏 55 11409

一直都是忙,越到年底越是忙。匆匆忙忙赶在30日之前写一篇吧,以此文纪念我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也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现役的、曾经的战友、和所有接受过军训的朋友。——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1999年8月,一纸鲜红的军校录取书,让我的心绪马上飞到了千里之外从未谋面的学校中去。12年的寒窗苦读,终于一朝金榜题名。上军校是父亲的一大心愿:当年他自己报考的时候,仅仅因为视力问题没有如愿。因此我从记事起,所有的亲戚朋友或者街坊邻居问我:“长大了之后要干什么啊?”,我都会毫不犹疑地回答“考军校,当军官!”但是,我也同样向往其他的名牌学校,比如我的提前志愿是军校,但第一志愿是浙江大学——当年如果军校没有录取的话,我的成绩也完全可以考上浙江大学。虽然心里隐约有些许遗憾,心里还是充满了喜悦,因为我自己也非常向往军队,而且我考取的专业非常对我的胃口,设想一下自己今后的精彩人生我都会激动万分。录取通知书发榜之后就是同学聚会,谢师酒,疯狂地玩闹,在每次的酒酣耳热之后互诉衷肠相互叮嘱:一定要经常联系,联络感情,“苟富贵,勿相忘”。


1999年8月26日,离别的日子到了,父亲第一次送我上车。从15岁离家寄宿上高中起,父亲从来没有送过我一次,他总是半是骄傲半是感伤地说:“你已经长大了,我想管也管不了,一切都靠你自己了!”。那天大清早,全家就开始忙乱起来,当列车从车站驶出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第一次一起出来送行的父母亲,一种未曾有过的感觉油然而起:或许从此我真的要离开他们了,别了,我的父老乡亲,别了,我的家乡。


8月28日,在报到截至日前两天,我到了中原的那个城市,刚下火车,就有学校的大巴接着送到学校去了。现在我都记不清楚当时怎么进的学员队,第一次怎么和领导打招呼,第一个见到的是哪位同学了。总之我成了“x系x队”的一个新学员了。然后就是领取军装、集中理发(高中时候我留的是长发,每次班主任都很关切地催促着我去理发)、分配宿舍等等忙乱的事情。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小板凳上、衣柜上这些地方的标签上贴的“xx020”的编号将从此成为我人生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代表性符号。


9月1日上午,开学典礼,校长,少将,共和国开国功勋上将之后,以极其标准的军人作风给了我们极其深刻的印象:在中原盛夏将近40度的高温下,一个50多岁的老将军在主席台上全程站立,完成近3个小时的开训典礼。(这位校长是我最最尊敬的一位领导,军人的楷模,严谨而又关爱部属。记得有次国庆阅兵,下大雨,所有参阅部队在大雨中接受了检阅之后聆听校长的训话,最后训话结束时,校长一句“今晚加餐,晚饭前提前供应热水,让孩子们好好洗个热水澡,不要感冒了!”让我们夺眶而出的热泪和着雨水一起流下。敬礼!我的校长,虽然你已经光荣告退了。)


随后,严格的军训在我们紧张的期待之中终于开始了。


大概的流程是这样的:


6:30 起床集合点名跑操;

7:00-7:30 洗漱吃早饭

8:00-11:30 上午3个多小时的队列训练

12:00-13:30 午休

14:00-17:30 下午3个多小时的队列训练

18:00-19:30 稍事休息,同时收看新闻联播

20:00-22:00 队列训练或者在大教室中站军姿(正步训练中的金鸡独立,有过这种经历的朋友,可以交流一下)

22:00-? 整理内务,主要是叠被子,具体时间不定,看什么时候叠得有模有样了,但是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训练,基本上

不会超过晚上23:30。

整个时间表中,有些时间衔接上的空白就是短暂的休息和洗漱时间了。不一一描述,就讲讲印象最深的几个片断吧。



一、站军姿


如果说普通的队列训练中最怕什么的话,我的答案是站军姿、站军姿还是站军姿。站军姿,或者叫拔军姿。我们的队干部总是强调:军姿是军人队列动作中最基本的形态,军姿是军人军事素养的基本要素,如果军姿都站不好,那么你所有的队列动作都做不好。站军姿的口诀说起来很简单:


“三挺”:挺胸、挺颈、挺腿。两肩后张,两腿绷直,颈部直立。

“二平”:眼睛平视、两肩要平。

“三紧”:两腿夹紧、两脚跟靠紧,脚尖张开60度、身体肌肉绷紧。

“两收”:收下腭、收小腹。

“一倾”:身体稍向前倾。


然后我们的队领导和几个区队长(刚刚毕业留校的学长)在我们中间开始逡巡,不时纠正错误的姿势,还一边念念有词:“头要正,颈要直,脚要紧,腰要挺”;“XX,注意收腹挺胸”“XX,抬头不是让你抬下巴”或者“XX,不要晃,站直了”之类。由于我们都是地方高考直接入伍入学的,身体姿势大部分都不那么标准,于是有的老歪头就别曲别针,弯腰驼背的外腰带上绑上棍子进行纠正.....。后面慢慢习惯了就标准了,1个小时左右的军姿也不害怕了。


晚上就在大教室里站军姿,所有人员站好,晚上为了避免看不清楚有人偷懒,每人都把大檐帽拿下来倒顶在头上。这样的话稍微一摇晃的话,帽子就会掉到地上去,掉下来一次加罚10分钟。夏天的晚上也闷热得非常可怕,这个时候往往电风扇底下的那几个位置成了最抢手的了。但是并不是个人可以选择的,是依次排队进入的。因此如果哪天晚上谁要站在了风扇底下,他一晚上都会觉得异常幸运,非常幸福了。


最可怕的是第一次站军姿。队长说我们第一次就时间短点,搞个45分钟的吧,然后又开始蛊惑人心:“要知道,你们上届的x系x队(我们系队的番号一直继承,四年一届)是我们全校最优秀的学员队,我们系队的学员站岗的时候,不用问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我们队的!你们以前什么样子我不管,但是现在你们是x系x队的人了,x系x队没有孬种,......”。1999年中原大地上的9月,40度高温下的柏油地面上,预定的45分钟被无限延长,4个碰到了一起的新训学员队互相对峙着,队长们都年轻气盛互不服气。人站在那里可以清晰地闻到柏油地面被暴晒和脚下胶鞋被烤烫发出的焦臭的味道。最后,我们学员队有10多个人直接摔下去或者打报告自行到林荫处松开外腰带、衣领,喝点水喘口气。其中最惨的一个哥们没来得及喊报告就一头栽了下去,差点摔成了脑震荡。那次我们虽然非战斗减员最多,但是我们站的时间最久。最后结束的时候,队长自己站太久变得惨白混杂赤红的脸上洋溢着斗胜了的公鸡一样异常亢奋的神采



二、国庆阅兵


学院定在每年10月1日国庆节举行阅兵,这是当年新兵学员队相互较劲的重头戏了。因为新训结束后,国庆阅兵是可以进行比较的第一件、也是影响最大的一项学院级别的重大活动。新训才过半,就要开始选拔国庆阅兵方阵成员。初选过关,复选的时候,因为我的走路姿势有点轻微的外八字,队干部很遗憾地通知我并和我解释:“你的动作刚劲有力,但是在队列中行进中外八字会左右摇摆,把整个队列顶散,影响排面。但也不是没有机会,你可以纠正,这个过程比较辛苦,你自己愿不愿意?”一听到这个,我自然满口答应,要求进行纠正了。一旁准备替补的几个同学当时就泪流满面,真的是泪流满面,这意味着他们再也没有机会替补进方队,再也没有机会亲身参与他们人生的第一次国庆阅兵了——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那种感觉,虽然因为这个我连续4年都要为准备参加阅兵比别人多出不少时间进行训练,但我仍然无怨无悔。


国庆阅兵最关键的时刻就是通过主席台时的正步行进了,于是有一阵子,我们队里的那个录音机就一直大喇叭放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用鼓点来协调统一步调,稍微有些了解的应该都知道吧?),所有方阵人员一次次地在队干部“向右看”的口令声中,大喊“一、二”“甩头”,同时齐步换成正步,用队干部的话来说:“踢腿如射箭,摆臂如闪电”、“你的脚不是放下去的,是砸下去的,使劲砸知道吗?”有一位区队长在示范的时候太过亢奋,没注意脚底下,结果一根手脖子粗细的树枝在他“用力砸”的示范中不幸粉身碎骨香消玉殒,让我们很是佩服!该区队长也因此荣获外号“大头皮鞋”


也是在这个时候,又一天高强度的训练之后我感觉脚脖子很不舒服,似乎有点肿痛。女生区队的区队长(偶老乡)带我去学院门诊部那里看病,结果校医看了看,说运动过度注意休息,不用吃药,有条件用凉水冷敷就好了。就这样把我打发了出来——后来才知道,新训的时候小毛病根本就不给开什么病假条的。区队长一看,没假条,就不干了:“你没假条回去要挨批,队长他们肯定认为你是在偷懒!”然后通过她说情,好歹拿了个“半休三天”的假条。谁知道回去之后给外号“魔鬼”的当天值班区队长一看:“半休三天,现在哪还有时间让你休息”。三下五除二撕掉了病假条,“入列,继续参加训练!”......


还是讲我如何纠正的吧,此后的两天,当其他方阵队员进行训练的时候,我站在一旁,两脚站立,并把脚尖倒扣成45度的内八字,整整两天,每天我的训练内容就是这个。最后,我入选了,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标准的队列动作,第四行第四列,这是我在方阵中的位置,我永远记得它,正如我永远记住我的编号“xx020”一样。当然这些辛苦比起那天我们作为正式参阅人员,整齐的军容列队正步经过主席台接受检阅时听到的雷鸣般的掌声,这一切都变得异常甜蜜了。我们是院校几十个参阅部队中的第4名,新训学员队中的第一名!



三、结训前的拉练


一个月的军训终于快要结束了,几天来我们都忙着练习打背包,连着几天晚上队里都吹紧急集合进行演练。而我军训的第一次写检讨就是在此期间了——之前我的表现都无可挑剔。具体的日期已经记不得了,因为之前队里所有的紧急集合都不需要带雨衣——只是把部队拉动,围着大操场跑一圈,自然没有必要带防雨防水的设备了。那天凌晨2时许,紧急集合哨响,我们都赶紧穿衣服,打背包,细的带子把被子扎好,粗的带子将背包固定在背上。军用水壶、军用挎包,左肩右携,一切OK,我们用最快的速度集合好了队伍并带到阅兵场前:原来是学院抽查。谁知学院的要求是必须携带雨衣,下令我们全员返回连队带齐所有装备之后,再围大操场跑步两圈(1200M标准大场)。大家都满肚子怨言,部队带回到了库房之后,小小的库房挤满了100多个学员,黑灯瞎火,手忙脚乱,我忍不住叫骂了一声:“搞什么飞机!”,随即还引来几句附和。


结果就是第二天午饭前,队长集合所有区队的学员(学员队分几个小的区队,各区队分开训练)训话:昨天有人紧急集合时在库房里骂娘,敢做敢当,谁说了的自己站出来,不然全队学员不准吃饭!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因为个人的原因使得大家受罚,我爽快地站了出来,承认错误。其他人吃饭,我继续被训话。最后当我晚上去交检讨书的时候,队干部一边笑一遍骂:“你小子胆子不小,不过还算有种。别人开开心心过中秋,你倒好,来交检讨!滚吧,今晚过节”。


最后的拉练马上就要来临了,所有人包括队干部和学员都心里有数,队里也下了死命令:“拉练的时候除非腿摔断了,不然谁敢上收容车,就不要再回队里了!”。9月27日凌晨,集合哨响,如往常一样,我们带齐所有装备,打好背包,再次集合。这次又是带到阅兵场前,首先是学院领导动员,然后是警通连过来检查装备(除了水壶里可以装白开水,不得携带任何干粮和饮料)。随着两颗绿色信号弹的升空,队伍按照学员队的编制序列依次出发。前面是越野车的开道,后面有收容车殿后。作为本队的尖刀班,我们第一组十个人率先冲了出去。(这大概也是后来我入选队里越野队的原因吧:))一晚上我们在信号弹的指引下,或长途奔袭,或在红色防空信号弹升起时,就地趴下寻找掩体掩护。最绝的是途经一个狭小路口时突然下达紧急通知:“前方为生化污染区,所有人员用水壶里的水浸湿所携带的毛巾,掩住口鼻之后长途奔袭,迅速通过”。—— 一看不好,还真的有一团团的烟雾过来,为了小命拼了!我们尖刀班拉着整个队伍往前冲,奶奶的一阵好跑,本来就已经下半夜个个人困马乏的都累得不行了。一阵狂飚突进将近2公里,跑到上风区一看:两名队干部蹲在那里,奸笑着点着柴火在那制造烟雾!!!



毕竟是学员队,而且还有女生,预定的拉练是3小时18公里,结果那天所有参训队伍人品大爆发,一个不服一个,学校临时决定再多绕一个大弯,凌晨6点才返回学校。开车的司机一看里程表,都将近30公里了。当然也又让我们非常感动的,在一个路口,我们尖刀班设卡阻断交通保证大部队安全通过时,(我们尖刀班的任务开路,遇到交叉路口就把交通阻断,等大部队通过之后我们再加速,又跑到队伍前面开路。)所有车辆人员都非常配合,一位退伍老兵还给我们敬礼示意!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军人的职责和荣耀!


当然跑是跑得过瘾了,后果也很严重。白天学院组织我们出去旅游的时候,去的时候还好,我们一拨人乘坐东风大卡车,一帮人站在车上都睡着了。返回的时候调换,我们乘坐大巴,结果回到学院的时候感觉到额头怎么有点疼,一摸,唔?有血!——原来坐在车上摇摇晃晃地睡着了,脑袋一直在车窗上撞啊撞的,额头出血了都还没醒!


其他的一些琐事


我们自己当新兵的时候,很奇怪我们的队列经过时,老兵为什么总是捂着鼻子。我知道我们一周就洗一次澡,自己身上总感觉流的汗都要结成硬壳了,有些汗味比较难闻。但是不至于这么夸张吧?后来,当我们自己成了老兵,当又有了新训队带过来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捂住自己的鼻子——实在是太浓烈太强悍了,呵呵。没有体验过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盛夏时候,将近40度高温的时候在外烤着太阳队列训练,每天汗湿的衣服要干了又湿湿了又干6、7次,最后衣服后背上可以看到清晰的白色的成块盐晶,最后,一周只能洗一次澡,大概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了。


讲讲大教室里的正步训练吧。步法训练,队干部也不敢让我们整天高强度地进行,因为如果运动过度的话,脚踝还是吃不消的。但是要夺得好名次,必须要有足够的训练时间,于是他们想出来了一个高招:在大教室里训练。大家一排排站好,然后一声令下,全部金鸡独立单脚站立,另一只脚成正步踢出并保持这个姿势,几分钟之后再换另一只脚如是进行。有一天晚上队长想了一个高招,每唱一首歌就换一次脚,如果唱不出来的话,或者有人不唱的话,那就一直站着下去。那天晚上我们唱了一首又一首,所后那个时候想得起来的歌曲。


再谈谈吃饭,8个人一桌,4菜一汤,饭管够。整天从事高强度的训练,对于8个人高马大如饥似渴的猛男来说,那浅浅的4碟菜实在是有点太少了。我们桌的还比较文明:每天我们餐桌的值日生将4菜一汤均匀分开,每人一份。隔壁有的桌子每次的就餐都要展开激烈的战斗——画面敬请参照《唐伯虎点秋香》中“9527”第一次吃在华府吃饭的镜头。有位本地的同学更狠,让家里给带来一把巨大的勺子,只要一勺下去,一小碟菜去了大半——江湖人送外号“大勺”。还有另外一桌在激烈进食过程中,有一大块非常鲜美的肉很遗憾地在激烈争夺过程中掉到了桌子上,那位夹掉了的哥们非常懊恼,非常过意不去,非常......;最后,他用手抓起那块肉丢到旁边的同学的碗里:“这块给你吃吧”,怎么样,够劲吧?军训到最后,我们队里最最弱小的一个南方女孩,从来不吃面食的,能够就着可怜的一点小菜干掉4个巨大的白面馒头!每个周末的时候,那叫一个精彩:周末加餐,一般吃肉包子(正宗的肉包子,包子很大而且肉馅非常饱满极其壮观,现在市面上卖的小包子毫无可比之处)。每桌必须由值日生拿着小筐子去食堂里面盛来,然后大家开饭。每到这个时候,值日生基本上就没空坐下来吃东西:一筐子刚刚拿回来,一分钟不到已经全部下了肚子,而且为了保证大家吃得上,你得赶紧地跑过去再次盛上——晚了,对不起,等下面一波蒸上来再说。至少要走到5-6趟之后,值日生才能吃上东西(拿东西的过程,那是在行进中。按照队列条令,军人在行进途中不得抽烟、吃东西)。总之那时候这种硕大无朋的包子我能吃15个,不要吃惊,最猛的一个兄弟能下18个!那个时候整个食堂里听不到人说话声,只有成片的、响亮的、蔚为壮观的咀嚼声、吞咽声——真怀念那个时候的好胃口啊!


军训一个月,很多东西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模糊了,甚至永远地忘却了。同样,留下的记忆也太多太多了,其中的一些我想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现在我的衣柜里还珍藏着当时刚入学时穿的猎装(87式的夏装短袖上衣,我们一直这么称呼它);以及当初训练时穿的迷彩服,质量非常好,现在还没有任何磨损。转瞬间1999-2007,9年时光它们都去了哪里,为什么这9年留下来的记忆感觉还没有那一个月的多,还没有那一个月留下的那么刻骨铭心。为了那些已经忘却和还没有忘却的时光,留下这么一篇罗罗嗦嗦白开水般的小文。谢谢一直阅读到这里的朋友,完毕!


敬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