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十六节

liuz345 收藏 7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URL] 这枪杀伤力的大小,除去长短之外,那便是口径跟子弹了。改口径那是不现实的,用刘敏意的话说:“这是不可能的。在这山里,要工具没有工具,要材料没材料。想改枪,那是在做大头梦!” 陈二一听乐了,冲刘敏意就是一顿笑骂:“就你那二把刀。就算把工具跟材料给你备齐了,你一样干不成。”气的刘敏意直翻白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这枪杀伤力的大小,除去长短之外,那便是口径跟子弹了。改口径那是不现实的,用刘敏意的话说:“这是不可能的。在这山里,要工具没有工具,要材料没材料。想改枪,那是在做大头梦!”

陈二一听乐了,冲刘敏意就是一顿笑骂:“就你那二把刀。就算把工具跟材料给你备齐了,你一样干不成。”气的刘敏意直翻白眼。

接着俩人又把眼光盯到改子弹上去了。其实自打陈二跟老杆子学玩枪后,便知道但凡这老玩枪的人,都或多或少会对子弹的弹头动点手脚。一是想加强子弹的杀伤力。二来嘛,是向不会玩枪的人显摆自己是行家里手的意味。时间一长也就成了习惯。老杆子就是喜欢摆弄自己手头上的子弹。后来陈二才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这任何一种子弹生产出来前,都是经过严格的科学论证的。随意改动不但对射击精度有影响,也对枪膛有伤害。可这会陈而不知道,而刘敏意也不懂,俩人还改个不亦乐乎的。

还别说,真还让这俩小子整出了一套经验。搞出了好几种在不太影响射击精度的情况下加强弹头的杀伤力的方法。刘敏意这小子头脑活,小聪明多。他根据陈二会药功这一有利条件,还搞出了毒弹头。后来在实战中,陈二试打了几发,发现还真挺管用的。

时间飞快的过着。这年关终于到了,山里的土匪飞都开始准备起了年夜饭。而此时山外的冷山人民的日子并不像山里土匪那样逍遥自在。身为沦陷区的中国人,想在鬼子的刺刀下过个舒服的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尽管此时冬日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可那心头沉沉的愁云去怎么挥也挥不去。

鬼子村上最近的心情十分舒畅,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他就已经完成了上司的要求。听到中将的夸奖,鬼子村上难怪会心情好。在第一步计划完成后,村上开始紧锣密鼓的着手进行第二步的工作。时间在这种充满诡异跟阴谋的情况下,头也不回的进入到了1941年。

正月十五刚过,县城里便传出了两个让人惊讶的消息。第一是鬼子正满现成贴告示说:本着日中友好,共建皇天乐土之精神,为把冷山建设成为日中友好的模范地区,特诚邀各界有识之士加入冷山新政府,共同创造一个崭新的皇天乐土。为了表示诚意,告示上还特地写上了长长的一串官位名称。这第二件事便是鬼子新来的长官村上武雄正广派请柬,于十八日在胜安楼设席宴请冷山各界名流乡绅长者,把酒言欢共论大事。

这两条消息在很快的时间内便传遍了冷山一地。对于鬼子村上这一奇怪的举动,冷山是众说纷纭。也让所有人既疑惑又不解。说一千道一万,有一点是大伙可以肯定的,这新来的鬼子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自己以后得防着点。

看见自己搞的事情闹出这般大的动静,鬼子村上心里十分得意。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早在来冷山上任开始,村上便一直在努力研究冷山这个地区的地方特点跟弱点。说句心里话,冷山是他看过的最奇怪也是最让人头痛的一个地区。全区民风彪悍不说,还具有极强的排外情绪。这让所有外来者都很难有办法融入到其中。偏生这一区又习武成风,好勇斗狠之辈多不胜数。平日里不动则罢,动则刀枪相象,不死不休。武力强压在这里并不好使,一个不小心还会惹出更大的乱子。历史上冷山可是有名的拉丁即成军,成军便胜虎的地区。所以村上在第一时间便放弃了平常惯用的武力镇压的方法,转而使用更加温和的手段。

冷山人彪悍不错,可他们也有两个很明显的弱点,那就是吃软不吃硬,异常看重面子。你若以礼相待,大多数冷山人都会视你如知己。用冷山人自己的话来形容:可以把脑袋给你当板凳坐。

还有一点,冷山人政治感很弱,弱的几乎可以让人忽略。这也可能跟这里历来重武轻文有关系。从来就不管你是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只要你不对他产生伤害,他都懒得去管你,照样去过自己的小日子。自从发现了这个弱点后,鬼子村上便乐了。在他看来,但凡政治感弱的地区,都是比较容易管理的。只要一边保持武力强势,一边用名利相诱,拿下冷山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于是正月刚出,鬼子村上便炮制出了这两个惊人的消息。当然,这单单只是一个开头而已。撒下鱼饵的村上,带着愉快的心情耐心的等待着鱼儿的上钩。

在山里足足猫了整个春节的土匪们也给逼坏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这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开始发酸了。眼看着就要出节了,老这样也不是办法,于是几个把头一合计,决定吃完散宵酒就领着众人出山干买卖去。鬼子休息了老长时间了,也该让这班孙子动动了。

正月十六一大早,吃饱喝足的冷山土匪们便在把头的带领下往目的地赶去。大山被封这事陈癞子他们早就知道,可在他们眼里并不算什么。没有本地人的指引,鬼子那看似严密的封锁,也就是一个摆设。早在鬼子刚开始封锁时,朱五便派风标领人沿大山外围转了一圈。风餐露宿,辛苦了十几天的风标带回了跟土匪们预想相同的消息。鬼子的封锁线对熟悉这一带山山水水的土匪来讲,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最多也就让大伙多绕点路罢了。

庙塘是冷山地区最靠近西南的一个小地方,也是冷山通西南方面的一个公路交通要地。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这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冷山地区比较重要的货物交易场所。火红的民间贸易让这个小小的自然村落发展成了一个小规模的镇子,最高峰时这里曾经有上万人口。后来铁路开通后,便慢慢的冷清了下来,只余下近千号土生土长的老户主。鬼子占领这一带后,更是把这里闹的天塌地陷。受不了祸害的乡亲只能跑的跑,搬的搬。活生生把一个曾经红火的好地方,闹成了人间鬼蜮。

根据鬼子侵华后但凡属于交通要道的地方都要派兵驻守的原则,鬼子也在庙塘设立了一个公路哨卡,以保证这一公路要点的安全。而驻守在这里的只有七个鬼子兵外加两个班的伪军。

走在泥泞的田间小路上,歪眼一边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下着脚,一边口里大声咒骂着这南方该死的冬天跟脚下这该死的田埂路。当然,他心里最想骂的还是那个窝在房子里烤火的鬼子军曹小田,可他没敢骂出口。人心隔肚皮,谁知道手下这班家伙会不回为了讨好小鬼子,把自己给卖了。鬼子小田的手黑着呢。

狠狠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抬起头看着远处那冒着十几处炊烟的小院落,歪眼吆喝着手下的人加快步伐,尽快赶路。虽然这里离小院落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可当地有这么一说:看到屋,走到哭。这一去一回的,得花上不少时间。他可不想在大冷天老在外面呆着。看着手下人稍稍加快了的步伐,歪眼也就停下了这浪费口水的活计。

他对鬼子小田有看法也是难免的。今天是正月十八,上午才刚下了一场小雨。原本以为鬼子看在下雨的面子上,会免掉每天例行的公路巡查。自己跟手下的兄弟也可以好好安生一天了。可这中午饭刚过,鬼子小田就把他叫到了屋里。一开口才明白,今天是鬼子小田的生日。这狗日的想在晚上搞个小宴会,乐和乐和。让歪眼带自己一班手下去附近刘家院子搞些吃食跟酒水来。当然,能搞到花姑娘就更好。

没有办法,谁让歪眼是狗呢。主人既然发话了,再不情愿也得去不是。虽然这路稍远点,难走点,可也算是美差一件。要不是路不好走的话,估计也不会让歪眼去。小鬼子小田小田早就亲自带队去干了。现在的歪眼只是盼望着这刘家院子稍稍的油水足一点,不让自己白跑一趟才好。

泥泞难行的田埂路足足耗去了这一班伪军近两个小时跟大半的精力。十二个筋疲力尽的伪军刚一踏上进院子的石板路就大声叫骂了起来。完了才端着枪,耀武扬威的冲进了院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