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解读:新一代国民党人的三个情结

那么后面的难处我们当然可以去尝试去理解,等等,但基本上我的一个总的一个判断,我记得去年我们两个在这,3月21号当马英九在哈佛大学发表五要的讲话的时候,我就提出马英九他是新一代的国民党人,他完全不同于两蒋,也完全不同于连战和宋楚瑜。这新一代的国民党人他基本上有几个情结。第一,他当然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大中华的情结,他还是强调,基本上还是认同一中原则的。但是在这个基础上,另外两个情结是不可忽视的,就是还有很强的一个民主情结。当然民主自由从抽象意义上来说都是普世价值观,我相信连战或者宋楚瑜他们这些人都认同,但是关键问题在马英九身上,他可以把民主这种自由的价值观有时候会凌驾于他的这个大中华情结或者一中的原则之上。比如说他对两岸和谈,两岸统一的一个基本的解释,就是首先要民主,对岸要实行民主,然后我才可以跟你谈统一。


那么这个你到底是真的是认同民主,还是以民主为幌子,来拖延乃至拒绝你的大中华情结?我觉得这里面是可以打上问号的。第三个就是非常明显,他是一种新台湾人的情结。他不断地强调自己是个新台湾人,当然这个从台湾岛内的本土化的趋势来看,从国民党的困境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把这个新大中华情结、民主情结和新台湾人情结,这三个情结合在一起,尤其是它的先后次序、轻重缓急,并不是大中华情结在主导地位,而是他的民主情结乃至他的新台湾人情结,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今天国民党删除九二共识和删除国统纲领,就不仅仅是可以从选战策略这个层面上来理解,而更多的其实我们要看到有一种量变到质变,或者以前我们说的切香肠这种效应。而这种切香肠,即使明年等到国民党他自己已经赢了大选的时候,那时候他也许已经完全不认识那时候的自己了,那时候的自己他已经完全不是认同一个中国的国民党。这就是全部的危险和困境所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