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修改版 第一卷 危难受命 第13章 勇救霍襄2

flxlrh303 收藏 3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纷乱的脚步声向转角处涌来,冷剑知道匪徒就要来了。

他没有一点害怕,他的血在面临战斗,面临危险时,在熊熊燃烧,沸腾起来;他的视觉变得锐利起来,地上如果有只小蚂蚁啃,他肯定能把蚂蚁的触角数清楚;他的听觉变得敏锐起来,即使针掉到地上,他也会听的见;他的身体由于兴奋肌肉变得紧张,使他的动作变得更加轻灵,更加有力;他的脑筋更加清晰,电光火石间,根据具体环境的几种处突办法,面临的后果,以及后续的应对方法,各种办法的利弊,在他的脑海如流星一样快速掠过,他迅即抓住其中一种最好的方法。

他非常渴望战斗,他埋伏在转角处,把皮鞋脱下,右手中的两枚一元的硬币在他的手中快速滚动,择人而噬。

“清洁工”走出转角,映入冷剑的视线,标准的212队形。冷剑装作害怕的样子,双手抱头,背靠墙壁,在瑟瑟发抖,尽量掩盖自己的杀气。

前面两个 “清洁工”手中擎枪戒备着开道,中间一个戴太阳帽、面容冷峻的“清洁工”左手挟持着一个身穿咖啡色的紧腰长裙,脚蹬橙黄色的高筒皮靴的女孩,两个擎枪的“清洁工”紧张断后,训练有素。

怕什么就来什么,这个女孩当然是心肠好到极点的美女霍襄,冷剑不想出手也不行,他只能怪自己的运气实在太背,见工也会遇上别人百年也不能一遇的“好事”。

这些念头当然只是在他脑海一略而过,瞬间即逝。

走在中间的“太阳帽”杀气最重,目光镇定自若,像是在演习,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可能觉得这个女孩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太阳帽”并没有用枪顶着女孩的头。

敌人的大意就是自己的好机会,冷剑在“太阳帽”经过他身旁,却没有刻意注意他的时候,他动手了。

冷剑猛地伸出左手,如钢爪一样抓住“太阳帽”持枪的右手,用力向上举,右手成刀,狠狠地向“太阳帽”的右肩锁骨砍去。

“喀嚓”,“太阳帽”的锁骨应声而断,他的右手废了。在“太阳帽”的惨呼声还没有发出来的时候,冷剑左手已夺过手枪,右手用力一抢,把霍襄抢在怀里,右腿已狠狠地向“太阳帽”胸膛蹬去。

伴随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太阳帽”像一颗出膛的炮弹狠狠地向断后的两个杀手砸去,断后的两个杀手马上被人弹砸得满地找牙。“太阳帽”人在半空才发出一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随即晕过去。

这几个动作,写起来慢,其实都发生在眨眼间。

冷剑没有停顿,抱着霍襄,枪交右手,向楼梯方向跑去。

开道的两个杀手,听到异响,惊愕回头。却见一道大大的黑光和一道小小的白光,分别向他们的脸部激射而来,在他们眼前慢慢扩大,越来越大。

他们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没作出反应,眼前就一黑,金星乱冒。脑袋轰鸣,犹如几百只蜜蜂在他们的耳朵边狂舞。鼻梁狂痛,鼻子猛酸。他们的眼泪,鼻涕,鲜血从他们的脸上激喷而出,犹如打翻一个五味瓶。

被冷剑用一元硬币击中的杀手,硬币几乎全部没入鼻梁中,正用双手掩脸狂呼。

被冷剑用手枪砸中的那个杀手,整个鼻梁骨头全部粉碎,牙齿震落十几颗,脸庞破碎,鲜血满脸,惨呼的声音也发不出,张大口在喘气。犹如一个恶鬼,一个戴着用狼心、狗肺、牛肝等材料做成的面具的恶鬼,正张口血盘大口择人而噬。

“啊!”冷剑怀中的霍襄可能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发出短促的惊呼,然后用娇嫩的柔荑掩住红润的樱桃小嘴。

霍襄把纸条给了冷剑后,目送冷剑离开,心中有淡淡的失落感,茫茫人海,和这个奇特的男人自此一别,可能终生无相见之时。她才第一次见这个左脸颊有伤疤的男人,总共才说那么几句话,她不明白自己的心里为什么舍不得他,放不下他。

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即使没有一个师,恐怕也有一个旅的军队那么多人。这些男人不乏商界精英,政界新星,不是大富就是大贵之人,也不缺乏猛男、俊男,风度翩翩的普通男士。但这么多的优秀男人,从来没有一个能在她的心里留下哪怕一丁点儿细小的浪花。她的内心有一种抵触情绪,认为这些男人不是迷恋她的美色,就是贪婪她身后巨大财富。

其他男人见了她,不是色迷迷的眼光,就是嘴角流涎,然后就像苍蝇见了美食一样蜂拥而来,在她耳边轰轰乱叫,烦死她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这个陌生的男人,却视她的美丽如粪土,不能不引起她的注意。这个男人的脸庞是那么的刚毅冷峭,眼神是那么的寒冷深邃。但他又是那么的萧索,那么的孤寂,还带有微微的伤感。总之,这个左脸上有疤痕的男人有一种她说不出来的气质,深深震撼了她的心。她已努力地挽留他,只要她开口,经理肯定能给他个高薪清闲的职位,即使叫经理退位让贤给他,经理也不敢不执行,为什么他不再等等,为什么他不领她的情,想到这里,她眼中涌起幽怨之色。为什么自己不先把他留下来,然后再另外安排他的工作呢?真苯!想到这里,她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想到这里一丝后悔之色笼罩了的明眸。

她在自怨自艾,胡思乱想,连其他面试的人都忘了,当她从懊悔中清醒过来时,她已经糊糊涂涂地成了别人的人质,她的头脑一片空白,眼睛什么也看不到,耳朵什么也听不到。

迷糊中,她感觉有一个男人在枪口下把她抢了过去,拥在他的怀里。这个男人的怀抱是那么的宽广,那么的结实,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安全。令她惊惶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她定睛一看,救她的人不正是她恋恋不舍的奇特男人吗?这个男人的神情是那么的镇定坚毅,眼睛是那么的明亮。她以为在梦中,情不自禁发出惊呼,看到他正把手中的手枪砸出去,她不想影响他的动作,就用小手掩嘴,她根本没有看到那张恐怖的脸孔。

然后他就抱着她自己飞跑,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有力,敏捷,轻灵。在他宽厚的怀抱中,她就像腾云驾雾一样,因为动作激烈,他的胸膛喷射出雄性特有的气息,像波涛一样向她袭过来,舒服极了。此时,她的心非常宁静,平和,没有一点儿害怕。她就眼也不眨地一直盯着他的脸,她真想永远在他暖和的怀抱里安睡。


危机还没有散去,还有两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没有彻底失去战斗力,冷剑顾不得霍襄的感受,抱起霍襄就往电梯方向跑。

冷剑为什么不用枪击毙剩下的杀手,因为他深知他现在不是军人,只是平民百姓,用枪杀人的麻烦很多,即使杀的是杀手。他可不想面对警察的询问。

冷剑跑近电梯,按下下楼的按键,人却蹿上楼上。因为他没有穿皮鞋,所以落地无声,悄无声息地潜上了楼上。楼上有一间房间的门牌写着杂物房,恰好开着门,冷剑抱着霍襄无声无息的滚入房间,躲在一角,扣着最后一枚硬币,神情紧张的倾听着,戒备着。门也不关,摆个空城计。

断后的两个杀手绝想不到冷剑会跑上楼上,看了电梯的指示灯,就提枪跑楼梯,向下猛追。

这一系列的动作,快如闪电,迅若流星。已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冷剑搏击的精髓,穷尽他临危处突的机智勇敢。因此冲上楼蹿入房间,听到杀手向下追的跑步声后,他放松了下来。短时间剧烈的运动和精神上的超重压力,使他微微喘气,有筋疲力尽之感。

冷剑听到远处凄厉的警笛声,楼下纷乱的脚步声,和叫“霍小姐”的惊惶声。

冷剑松一口气,神情松弛下来,一丝疲倦袭上心头。他现在才低头看看怀中的霍襄,他以为这个娇嫩的女孩子会吓得目光呆滞,要看心理医生的。

那知,他低头看到的是霍襄明如星辰的双眼,那双灵动而调皮的明眸正蕴涵着笑意的注视着他,灵动的大眼涂了层淡淡的眼影,好似一潭秋水般清澈而深情,眼睛清澈晶莹,看不到丝毫的惊慌之色。

不可能,这么大的场面,娇小的她会一点事也没有?绝不可能,难道她给吓病了,吓成了神经病?冷剑担心地把手放在霍襄的滑嫩俏脸上,试试她的体温。听说人骤然受到极大的惊吓,会神经错乱,会发高烧。

看到冷剑担心的模样,霍襄突然扑哧一声笑出来,抬起头,在他的脸“啵!”的就是亲一口,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男孩,然后害羞地低下头在他嘴边轻轻说:“谢谢你。”她的气息喷在冷剑的脸上,湿湿的,甜甜的,香香的,沁人心脾。

冷剑懵了,她不会吓傻了并傻得这么厉害吧?又看看霍襄,她的脸红扑扑的,饱满的嘴唇涂着粉红色的唇彩,犹如草莓般的招人喜爱。没有一丝“傻”的色彩。女人难懂,何况对女人弱智的冷剑?

这层楼也响起脚步声,冷剑放下霍襄走出走廊,大叫一声:“霍小姐在杂物间,快来啊。”然后飞快地逃了,在混乱中离开华美大厦。

霍襄刚想呼唤冷剑,公司的工作人员到了,冷剑又一次迅速的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冷剑的名字地址她还未问,唯一的希望是他能主动打电话给她。如果不,天地茫茫,无缘的话他们会永远不再相逢了。

霍襄呆住了,眼泪终于流出来了,工作人员还以为她是惊吓之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