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6

renliangkelly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URL] 华中大队全体指战员,除留守部队外均参与此次冲锋中。黑暗中,战士们挥舞着大刀冲过日军前线阵地,也辨不清周围是否还有敌人。仅存的鬼子胆小的便躲在角落里不出声,那些敢于挺身出来与中国军人对战的,被乱刀分尸。战士们也不知自己脚底下踏到的是甚么,一路冲将过去。为了区分敌我,华中大队将袖子卷起,只要摸到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华中大队全体指战员,除留守部队外均参与此次冲锋中。黑暗中,战士们挥舞着大刀冲过日军前线阵地,也辨不清周围是否还有敌人。仅存的鬼子胆小的便躲在角落里不出声,那些敢于挺身出来与中国军人对战的,被乱刀分尸。战士们也不知自己脚底下踏到的是甚么,一路冲将过去。为了区分敌我,华中大队将袖子卷起,只要摸到的是光溜溜的手臂,便是自家兄弟。如若不然,便横刀相向。

鬼子一边要应付悬崖处的张灵甫敢死队,另一边防线已经崩溃。从后涌上来的部队以难组织洪水般冲杀过来的中国军队。

任江带着侦察排反向穿插,寻找自己的部队。黑暗中一股人潮涌到,还没等任江开口询问,对方便冲来一人挥刀即砍。任江在微弱的月光下陡见白光一道。心知不妙,只能用刀荡开对方招式。两刀相撞,火花一显,一见之下,居然使得都是鬼头刀,才知是自己人。

原来过来的正是工兵连的战士。任江命他们传话,寻得江涛所在。立刻让他命令收拢部队,前方敌人的临时军火存放点。残余的敌人是逃,是被51师做掉,已经意义不大。

半个小时过后,张古山阵地于51师的正面猛攻之下溃不成军,全线失守。除趁夜幕零星逃走之敌外,尽歼113联队和147联队一部。

任江有先见之明地先领着部队夺了军火后,反而由悬崖自己留的绳索离开。此举有两大好处,一是防止51师大军来到,夤夜之下敌我不分;二是防止敌人得知张古山失守后炮击此地。

几百号人从五条绳索下去确是花了不少时间。尤其还要将截获的军火物资等逐件送下,麻烦之极。

凌晨三点左右才整顿好部队,撤出张古山附近地域。此时,天光已露,日机说不定过会儿就会飞临。

王耀武见到张灵甫之后,先是关怀的问了他受伤的情况。后命令属下立刻打扫战场,天一亮边撤出张古山阵地。攻敌之路不在张古山之后,所以不到用把守此地。他一直想不通的是明明友军部队攻上的山头。而且据张灵甫说,敢死队从悬崖上来之处早有人已经上去。只是自己上来之后却没见到人影。那支拥有超强火力的友军便凭空消失在空气中,真是令人难以捉摸。本想命令部队上来之后小心行事,切莫误伤友部,这样看来反倒多此一举了。

拂晓时分,日军拼力反扑,一度夺回阵地。历史已经过去69年,但在德安磨溪,中国军队英勇肉搏日军的故事仍广为传颂。其中一个情节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中国军队割掉衣服袖子,冲向日军阵地,如果摸到对方有袖子,大刀就会向其头上砍去。

战至10月9日,日军有生作战力量已遭遇重创,并被压缩于万家岭、雷鸣鼓、田步苏、箭炉苏等几个孤立点上。仅在张古山高地争夺战中,第74军51师与敌在此"经五昼夜反复争夺",最终将阵地牢牢守住,日军在阵前留下尸体高达4千多具。

此时,日军部队中许多基层作战单位由于军官死伤殆尽,已无法实施有效的组织指挥。为此,应冈村的紧张申请,华中派遣军方面特地向106师团组织了大规模的"军官空投",这是自抗战爆发以来日军从未经历过的窘迫事情。共有超过200的联队长以下军官被投向万家岭,实际上,绝大多数也投向了自己的葬身之地。

9日下午,根据蒋介石的严令,薛岳挑选精壮组成绝死之奋勇队,要求各部指挥官一律现地指挥,其本人也来到了一线,务求在国民党"双十节"来临之前全歼日军。

9日整夜都是激战。一个感动人心的奋战场面是,为攻克扁担山,第90师调集3个营组建了奋勇队,所有队员一律脱去上衣、光着脊梁。战斗号令一下达,奋勇队一鼓作气冲上山头,黑暗之中混战在一起难分敌我,于是只要摸着上身着衣者,默不作声上去就砍。方法虽简单,但十分管用。一气厮杀下来清点战场,阵地上竟然留下了500多名日军尸体,月光下屹然而立的尽是光着膀子的奋勇队战士。

在中国军队猛攻之下,日军箭炉苏、万家岭、田铺苏、雷鸣鼓、潘村、大金山西南高地、箭炉苏以东高地、张古山、杨家山东北无名村、杨家山北端高地等核心阵地相继被第4军、66军等被克,106师团防御体系不复存在,师团各部被彻底割裂,各自为战,各自逃命。

华中大队大气还未喘上片刻,又一场战斗接踵而至。7日夜缴获的日军物资多到领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主要是因为日军不断给被围困的106师团空投物资,而后者无法“消化”造成的。光崭新的迫击炮就多达20门之多。迫击炮弹超过300箱。九一式手雷540箱。子弹27万余发。九六式轻机枪70多挺。惹的任江索性将三连的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尽数用九六式换了下来。一般的药品和军用物品若干。其他物资因为实在无法从悬崖运下,均未动。光这些家伙,就让华中大队整整用大车装了三趟。不过最珍贵的反而是从日军手中缴获的资料和地图。从上面,任江略微知道了日军与整个武汉会战的企图和部署。


那时的德安地区多丘陵,少人烟。群山之中,村落分布零落。辎重过多的华中大队不得不放缓了行军速度。10月11日,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村落,任江把伤员安排在此处养伤。女兵后卫排留守此地救治伤员,侦察排负责四周警戒。其余所有人在吃过早饭之后,任江便要带着他们对106师团的最后一战发力。老乡们那个热情啊。 他们从连日来的炮声中也知道,自己的军队正在和日本鬼子打仗。湖北地区受到的军阀割据遗留症尚留有余毒,可淳朴质厚的村民对战士们的热情不减。。帮着女兵给伤员洗伤口,换绷带。还主动带着绷带到自家去洗干净了再拿回来。这地方并不富裕,富人得知日军打来,早跟着中央军跑了。剩下的是那些无力逃难的穷苦人家。他们吃的口粮也不多。能匀出给华中大队的更少,虽然如此。他们还是将家中的倭瓜和糙米捧出来犒劳将士,端来热气腾腾的过水面条。任江把夺的的日军水壶、饼干、罐头之类的日用品拿出一部分分给村民。一个老伯流着眼泪道:“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兵啊!”部队缺员甚剧,任江便适时的提出招兵计划。古有好男不当兵之说。但此地甚是贫苦,衣食不足,村中的年轻男子见到长官体恤下属,又能杀鬼子。从者如云。基本上各家壮年男子均有一人报名参军。任江又不得不让江涛留下来负责登记,并负责编制新兵。

耽搁了一整天。第二日也就是12日,任江才带着参战部队上路。此时——

11日,日军106师团残部退守雷鸣谷刘、石马坑刘、桶汉傅、松树熊等不到5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固守待援。

这么小的范围内,66军和74军自身伤亡严重,仍攻击不懈。日军龟缩的阵地范围很小,被中国军队团团围住。任江带着人如果想打进去,也肯定要和第九战区的人照面。日军一天出动超过300架次的各类飞机对 106师团实施不间断支援轰炸。同时27师团也在努力向此地靠拢。从箭炉苏家的大炮已经能够着日军在雷鸣谷的阵地了。却因为遭到轰炸,而无法实施炮击。10月少雨,也为双方提供了方面,中国军队能顺利进攻,但日军也能凭借空军固守。

华中大队真的到了雷鸣谷。不出几百米就是中国军队的一线阵地了。这次果然有人来盘查这支不曾见过的国军。

“站住!你们是哪部分的。”一个少校参谋骑着枣红马,朝华中大队三连的一个战士问道。

也不能怪人不怀疑。这支部队实在太奇怪了。军服不整,但精神抖擞。一个加强连性质的队伍居然人人抗着日式机枪,反倒是捷克ZB26轻枪只有30多挺。而且好多人骑自行车,后面居然套着大车,架有类似日军掷弹筒的装备。50多人居然抗着迫击炮组件。而且最后一队居然是一个排的女兵。那一车车的武器弹药更是别提多么让人眼红了。

“我们是华中地区特别独立行动大队的,长官就在前面儿。”

得到答复,该参谋一催马肚,朝前即驰,来到队伍最前段。

“谁是长官,出来答话。”此语甚是不恭。可因为对华中大队有所怀疑,自然语气不善。

“我便是,有何指教?”任江见来人无礼,立刻还以颜色。

来人一见任江校官服污秽不堪,切前胸一道破口还不及缝补。虽是中校军衔,却不知是否会是日军派来的奸细。

“在下是74军少校参谋李华浓。请教长官如何称呼,此番部队又将开去何处?”

“华中地区特别独立大队,中校大队长任江。直属第五战区。现在带着部队开赴雷鸣谷‘包饺子’。”处于对来人的藐视,任江回答的也十分滑稽。

李华浓思索片刻,突然想起眼前这名衣衫褴褛的中校居然是赫赫有名的任江。不禁肃然起敬。只是第五战区的部队何以跑到此地要去打日军106师团,大是不解。而且武汉会战前已闻悉军统武汉处曾不知何原由将他软禁多时。他不好多问,心下想到;待会回军部禀明上宪为妙。于是道:“任长官,前去不远便是我74军阵地。日军的飞机一直在轰炸,我看长官您还是不去为妙。而且此处系我第九战区。上述情况我将汇报第九战区长官部,请长官见谅。”在马上行了一个礼,便拍马走人了。

田丰毅在他走后,忙跑到任江身边道:“瞧那小子甚么德行。难道只许他们杀鬼子,别人便杀不得。又不是抢他们饭碗,急得甚么似的。队长,我看不如撒手不管此事得了。 ”

任江摇摇头,不置可否。蒋委员长使的潘妍美人计,军统戴笠使的软禁计,也没逼得任江丝毫改变立场。何况只不过身处第九战区之中。74军连日苦战,已经失去了吃掉最后一口日军的能力。任江自踌比别人高明不到哪里,只是部队带的弹药实在太多,不利于今后的机动。既然身在雷鸣谷左近,当然要去朝鬼子的头上倾泻一顿炮弹才是正常。

李华浓回去之后立刻朝第九战区长官部那里汇报了情况。事情直接捅到了军委会那里。他们自从任江的部队不告而别后,在第五战区的李大柱部也据说是大部殉国,再也没有任江的音信。王耀武攻破张古山阵地,居功自傲,也不会将有一支不明身份的友军参与此事的情况通报上去。因而军委会得知任江在万家岭出现,惊讶之余,立刻通电薛岳派人盯住他们的行动。薛岳处于大局之中,怕人破坏对日军的围歼大计,也不想让华中大队胡搅。于是派出宪兵来追截任江,又电告李宗仁:您老人家的直属队此刻不仅身在第就战区腹地,且想多管闲事。

军统的戴老板也接到了报告。他派出去监视任江的探子曾回报说任江于中共接触。其在宁波的身份丝毫查不到头绪。此人十分可疑,就算不和日本人有关,也必于共党有关联。正值国共连手抗战之际,虽不能明目张胆地拘捕,可也不得不地方他“投敌”。

第九战区宪兵队立刻别集合起来去堵截华中特别大队。

他们的脚程自然快过了“拖家带口”的华中大队。

“可是任江任队长吗?”一个宪兵队中尉毕恭恭敬地道。

“正是在下。请问有何事?”任江即使知道真想进军雷鸣谷的确是万难之举,也没料道自己的事情又被好多方所左右。

“军委会有令,此地不属第五战区辖地,请任长官率队离开。而且请任江最好到汉口去解释下最近彼部之动向。还有这里是第五战区李宗仁司令长官的来电。”

“兹我战区直属之华中地区特别独立行动大队中校大队长任江,闻电后即回信阳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报到,解释该队行动不明之理由。如不从令,即行押解而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电谕。”这份措辞严厉的电报看样子确实是李长官发出的。任江吓得一头冷汗,知道自己这步走的似乎有些过火。1个多月来连一份电报都未联系第五战区。就这么流荡在外不说,而且一来就是跑到第九战区的军事要地。要是真让人押解回去,被军委会里日军派来的内鬼按个莫须有的罪名一刀砍了脑袋。固然死的莫名其妙,却是亲者痛仇者快之事。万万不可。

于是任江只好正色对那名中尉道:“本部电台损毁,导致音讯不畅,让长官牵挂。还请回电李长官,说在下奉命立刻赶回信阳。请不用担心。如果第九战区放心不下,大可派人一同前往。”

那中尉道:“此将甚好。我立刻回禀上司。请任长官即可上路。不要让兄弟为难。”

“放心。”任江对身边的天大壮嘱咐几句。后者大喝一声,命令道:“后队变前队,原路返回,朝信阳方向行军。”队伍闻言,虽不明原由,但立刻队型骤变。齐刷刷的一个转身,大步朝北行。

“那么卑职告辞!”

任江对略一抱拳,神色茫然若失地朝北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