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许多MM都会把化妆品看作天使“丘比特”,希望借助他,让“维纳斯”把美丽赐予我们。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化妆品都是天使,享受美的女神带给你的福祉;恰恰相反,它是魔鬼,把你带入痛苦的深渊……


“我的噩梦,从玉兰油开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噩梦,从玉兰油开始,玉兰油毁了我。”


走在街头,40岁出头的戴菲觉得行人都在看她,她赶紧低下了头,习惯性地用左手遮住自己那张布满鳞屑和黑斑的脸。因为,今日不同往昔,她不再是别人眼中的美女,而是个脸上有“十级”伤残的女人。导致她毁容的,竟是备受现代女性青睐的玉兰油产品。


2007年4月1日,戴菲来到湘阴天恒量贩店,兴致勃勃地购买了一瓶“玉兰油三重美白修复防晒乳”。下午,戴菲在使用了该瓶玉兰油之后,便开始感到异样,“脸上火辣辣的”。但是,她并没有产生怀疑,把这归于“当天的太阳有点大”。因为,戴菲使用玉兰油产品已经十几年了,和广大爱美女性一样,她非常信任这个品牌。


但连续使用三天后,戴菲的面部出现严重的过敏症状,“面部红瘢,糜烂渗液”。 一个星期后,戴菲脸上长出了红色的小丘疹,搔痒更加厉害,并开始脱皮。戴菲赶忙到医院去检查,医院的主治医生告诉戴菲,她患的是“接触性皮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戴女士艰难的维权之路


试图沟通:从医院出来,戴菲赶紧拨通了宝洁公司的电话。“宝洁公司有关负责人听完我的讲述后,告诉我过敏是正常现象,属于低概率事件。”


初次行动:4月18日,在玉兰油长沙市场主管金灿群的陪同下,戴菲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与第一次的检查结果一致,戴菲患的是接触性皮炎,她回忆说,“湘雅二医院的医生给我开了些药,吃药后病情有所好转。但是,一停药病情马上恶化。”


再次行动:5月6日,戴菲干脆专程来到广州找到宝洁公司,提出要在下午4时当面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谈谈。但是,工作人员告诉她,“老总是外国人,不管这些小事”,拒绝了戴菲的要求。这个答复让戴菲很气愤。她认为,“无论是哪国人,是什么企业,它总得讲法讲理,危害了消费者,就应当承担责任。”但是,宝洁公司的工作人员还是拒绝了她。


诉诸法律手段:7月4日,戴菲向宝洁公司再次交涉,提出要求对方给予医疗费用、精神损害赔偿等共计30万元。但是,宝洁公司不接受。戴菲只好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律师建议她进行伤残等级鉴定。戴菲赶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委托进行伤残程度评定。司法鉴定中心给出的结果是,患者“系面部接触过敏性皮炎、激素依赖性皮炎继发色素斑”,构成十级伤残。


宝洁公司很没有诚意:如今,戴菲的面部状况还要靠激素维持,“以免出现更恶劣的症状。”而戴菲要求“宝洁公司总经理致电慰问”,跑到广州要求见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愿望也落空。但戴菲始终没有放弃维权行动。11月22日,戴菲终于等来了宝洁公司派出的代表进行协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对方聘请的不过是一名律师,而非宝洁公司的本部员工,这意味着对方代表的权力有限。当对方表示仅能“进行几千元的人道性质的慰问”时,戴菲拂袖而去,她认为“宝洁公司太没诚意,没有真正承担责任的表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绍兴白领孕妇遭玉兰油“毒手”


今年11月17日,许玲在绍兴国商大厦玉兰油专柜,购买了一款名为“玉兰油多效维护霜”的护肤品。使用了3天后,她的脸上开始密密麻麻地长出小颗粒。不久,许玲觉得脸上开始瘙痒。意识到事态严重后,许玲开始停用这款护肤品,但“只要风一吹,脸上就会又红又痛”。又过了几天,许玲脸上开始脱皮,小颗粒也逐渐裂开……


更让许玲痛苦的是,这件事已影响到她的工作:许玲是浙江绍兴当地一家四星级大酒店的VIP接待人员,每天都要接待酒店的贵宾。酒店对接待人员的形象要求非常高,但是,由于脸上出现严重过敏现象,酒店的领导要求许玲暂停工作,回家治疗。治疗期间,酒店不会给她发放工资,这将让她每天至少损失200 元的收入。许玲说:“玉兰油让我吃尽了苦头,我可能因此丢掉工作。”


同时,许玲已经怀孕3个多月,看到她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丈夫和公婆都非常紧张,一方面担心会留下后遗症,另一方面担心用药会对胎儿造成不利影响。而且,许玲说:“一般孕妇用冷水洗脸有利于血液循环,但由于有过敏现象,我的脸一接触冷水就扎心地痛,只能选择用温水洗脸。”


因为用护肤品带来的一连串灾难,许玲至今不敢去见自己的父母,在电话里也不敢透露。她一直呆在家中,连门都很少出,更不愿意拍照。这显然对怀孕中的许玲的身心状况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