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出了门,见刘震峰和大头一人一边的在望风,阿超和田奎却站在一起抽烟,我知道他俩心里肯定各有想法,我走过去苦笑的接过阿超递来的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口,然后看着天上的月亮对他俩说:“你俩说说我刚才做的到底对不对,是把一个原本善良的人变成了屠夫了,还是把一个善良的人变成一个敢于杀鬼子的好汉,反正都是杀人,可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区别了?”

阿超看了我一眼后对我说:“要是在平时,你这样做就等于造就了一个杀人犯,可现在,我不知道你做的到底对不对。真的,你别看我,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真的不知道你做的对不对。”

看到阿超说完后把刚吸了几口的香烟扔向地面,然后用里的踩了踩,我知道阿超说的是实话,然后我又看向田奎,田奎见我看着他,立即就低声的说:“大哥,我不知道。”

我对他俩笑了笑,然后猛地吸了口烟在慢慢地吐出,平静的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我们三人就这样默默地站在原地,在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心情说笑,虽然大家都见惯了生死场面,可刚才那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家虽然给她们报仇了,可我们的心里却越发的沉甸甸地,到底是谁创造出这样一支如禽兽般的军队,我想,只有无止境的贪婪和发疯似的欲望吧!

大家都在无声的等待着最后结果。

结果也出来的很快,寂静的屋里先是猛地发出如野兽般的痛苦嚎叫,不一会而屋内又回复了安静,然后就见到微弱的火光在扩大,当火光燃烧到一定的亮度时,一条人影从火光中穿出,然后就是蹲在地上大吐起来。

我知道这个善良的中国普通老百姓已经变成了个敢杀鬼子的好汉,现在他吐是因为第一次杀人,这很正常,阿超第一次杀人时也狂吐过,吐的比他厉害多了。虽然他身上的血迹告诉我他没有按我说的做,但它也告诉我,这位善良的杀人犯是连续的对那鬼子猛刺才弄成满身都是鲜血的,但我依旧佩服他,因为他还算是个男人。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看了我一眼后又狂吐了起来,等他吐了好一阵后,他猛地一抹嘴,把那带血的刀递给我,通红的眼睛看着我说:“谢谢!”

我正要安慰他几句,哪知道他猛地转身对开始熊熊燃烧的屋子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对我磕头,我立即拉起他,对他说:“兄弟,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您是我全家的大恩人,您帮我报了仇,今后我赵学军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听我这么一问,他立即又要磕头,边跪下边说。

“别,别,别,我最不喜欢这样,你叫赵学军是吧,现在你也算是条敢杀鬼子的汉子了,那好,你先出城,在长江边的那个柳树林里等我,我们要先办点事,办完了后我们一起打鬼子。”我立即扶他起来。

赵学军沉默的点点头,然后又转身对那燃烧的火堆磕了三个头,边磕头还边喊:“妈,小凤,二弟,我走了,我去杀更多的鬼子来给你们报仇,要是你们泉下有知,就请保佑我晚点死,让我多杀些鬼子。妈,小凤,二弟,我走了。”

喊完,他站起来就向外走去,走到门口他却突然回过头来说:“恩人,您还没告知我您的尊姓大名。”

“特勤团你知道吗?”我还没开口,刘震峰见要出发了,跳下墙就抢先说。

见赵学军点点头后,刘震峰高兴的说:“他就是我们的头——李峰团长,他旁边那个站着的是李超营长,你只要记住他们就成了。”

“你属鹦鹉的,要你多嘴。”我没好气的骂了声刘震峰,然后对赵学军抱拳说:“兄弟正是李峰。”

“你,你,你是李峰?”他一听我肯定了自己的身份后,立即就走过来仔细的看了我和阿超后,不相信似的问我,见我点头后,又问李超,见李超点头后,立即就跟做贼似的向我俩靠了靠,然后小声的说:“你们不知道吧,鬼子现在满城的搜捕你们,就在我家门口原先还粘贴着抓捕你俩的悬赏告示,你们怎么还敢来南京城里,这多危险,很危险的,快走,快走啊!”

“他们悬赏多少?”我对自己的脑袋还是很感兴趣的,阴笑着问。

“好像是七万大洋,还有好多人一起被悬赏的,具体的我不知道,因为帖在我家门口的告示还没半天,夜里就叫人给撕了。不过你们还是快走吧,现在鬼子到处抓你们这些抗日份子。”他想了想后说。

“兄弟,我要是哪天急着用钱,干脆我自己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给鬼子,让他们给我现大洋,你说鬼子肯给么?”我笑着对阿超说。没想到阿超却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后,清高的又欣赏起月亮了。

可我们都不知道,一个声音从外面的大门口响起:“你们还不快跑,这么大的火烧起来,定会让所有的皇军都往这赶来,你们还有心情在此说笑。”

我一听这声音,立即就知道是谁了,二话不说的就冲向门外,一看,果然是那个戴面具的忍者,只见他双手插在胸前的衣服里,戴着那个花面具看着我。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所有人都出来了,阿超和所有人立即就把枪口对准了他,还好我制止的及时,不然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好像没事一样的望着我说:“我今天刚好祭奠主公,见此处火苗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你们。你们的胆子到挺大的,这个时候还敢进城送死。”

“你这是什么意思,哦~!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内奸是谁了?现在是该实现你承诺的时候了。”

“李峰团长,李超营长,你们俩过来,我就只对你俩说。”他对我和阿超指着说。我和阿超都是放心的走过去,因为我知道,要是对方想害我们,不用别的,只要用日语大喊一声,然后拖住我们,我们也得完蛋。等我和阿超过去后,他小声的在对我俩说了两个字——“张莲!”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阿超立即抽出三角匕首抵在他脖子上大声的吼着。

真是晴天霹雳,我被‘炸’的脑袋一片空白,可我还是不相信的问:“花面具忍者,你是不是觉得无聊想拿我开心吧?”

“哈!哈!这年头说真话没人信,说假话却到处都有人相信,嘿嘿!”花面具忍者怪笑了两声后,突然严肃的边递给我一个用油纸包着的东西边大声说:“你自己看看,这是我调查主公含冤的过程时,在大日本帝国机密处的绝密机要室,无意中找到的资料,我把它抄了下来,原本是想用它来威胁张莲,然后杀了你,却没想到还能救我一命。”

阿超收起三角匕首,一把就抢过那个用油纸包着的东西,借接月光就打开来看,可他只看了一眼就要撕掉那张纸,我阴冷的盯着花面具忍者对阿超说:“给我。”

“兄弟,这鬼子的话不能信,你就别——”阿超正犹豫着给不给,我又大声的说:“给我!”

阿超终于还是给了我,我急忙打开看,第一行就写着:千代百惠子,支那名:张莲,生于昭和……现归属于大日本帝国陆军省特别军情部.下面就写着她的一些简介,然后就是她现在职位和一些功勋,我克制着自己的思维把内容看完,可其中的一句让我特上心:现潜伏于支那精锐特勤团副团长李峰中校身边,以李峰妻子的名义为帝国效力……

我狠狠地把这张纸揉在手中,恶狠狠地看着那花面具忍者说:“你以为这样的小把戏就能让我相信?”

花面具忍者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并不说话,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这张纸上所写的内容十有八九都是真的,只是我和阿超不愿意去承认罢了,因为刚失去小敏,我们谁都不愿意再失去阿莲。

“那你上次在仙人山上说的,是从我们这得到的情报,就是从阿莲那得到的?可你不是说阿莲拒绝了你的要求吗?”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所以我努力的寻找着各种借口来揭穿它。

“是的。千代百惠子,不,应该叫她张莲,我原本是要她用迷药把你们俩都迷晕后交给我,但被她拒绝了,作为我不杀你的交换条件,她告诉了我你师傅和桥本木决斗的地址和时间,让我有了报仇的机会。”说到这,他看了我一眼后,叹息着说:“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你俩也许会成为最幸福的一对,可这场战争却使她痛苦万分,我看得出来她是爱你的,可她的身份也要求她不能违背自己的使命。”

“希望你不会欺骗我,不然就算你躲到了日本,我也会让你有头睡觉没头起床。”阿超突然很温和的对他说,可谁都听的出来,那温和的语气中包含着无边的愤恨。

“我有证明的方法。”见阿超凶狠看着他,他立即又说:“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张莲的手提箱,那里面有台她必须随身携带的发报机,她还以为我不知道这事,你们回去后一搜查就会明白的。”

“走!”我是一秒钟也不愿意再听他说话了,所以我急着想离开这地方。

见我们还往前走,他突然说:“李峰团长,我很看重你对敌人的手段,要是你身在大日本帝国,你一定会是一名极为优秀的将军,作为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我不愿意看你就这么死去,你是不是要去刺杀阿部龙一和洪山木野,告诉你一条重要的消息,他们都不在南京城里:一个现在已经回日本了,另一个早就带着‘樱花组’去长江对面打你们特勤团的伏击了,你快回去吧,希望你能及时救回你的战友。”

我一听就止步了,回过头来奇怪的问他:“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难道你不是日本人,你不效忠你们那个天皇吗?”

他突然很愤恨的说:“我效忠的是主公船越文夫大人,不是天皇。主公的心愿是采用柔和政策来征服支那,可你看看现在天皇陛下的军队都成什么样子了,这样疯狂的军队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就在南京城做出这样的事情,必定回激起更多的敌人来反对帝国,这点正是主公一直极力反对和避免的,所以我一方面不愿意看到帝国的皇军深陷泥潭,可我也不愿看到这样的精锐部队被一群疯子所支配,从而做出有辱帝国军威的事情。现在的大日本帝国已经变的疯狂起来了,和主公所期望的正好相反,我无力改变什么,所以我决定回到日本,从此隐居山林,努力辅佐少主成人。但作为极少数值得我尊敬的对手,我不希望你就这样的死在别人的枪口下,希望能有机会在公平的决斗中亲手杀死你。”

“彼此,彼此!祝你一路顺风!”我阴笑的对他一抱拳,然后头也不会的往回走。

在往回走的路上,刘震峰见大家都很沉默,开着玩笑说:“大哥,那鬼子忍者真是厉害,我怎么就没发现他的到来了,大哥,你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吗?”

“各派都有各派的特长,日本的忍者在忍术上的确有其可取之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出现的。”我摇摇头后悲苦的回答,但我依旧不愿意多说什么。

“阿峰!”阿超急走了几步追上我,拍着我肩膀问。

“兄弟,放心,我挺的住。”我悲哀的神色让阿超震惊,但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陪着我。走了一段路后我突然对阿超和身后的四人说:“都听着,如果我到时候下不了手,你们就替我,这是命令!”

没有人回答,大家都很震惊,大家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小心地穿过敌人的搜索往特勤团接应我们的地方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