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 农忙的一天

快乐无言 收藏 44 423
导读:[size=16][center]农忙的一天[/center]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所以到现在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一个农民,我的身上也还保留着不少农民的痕迹,包括优点和缺点。我曾经厌倦过那田间的劳作,因为它的劳累,因为它的枯燥无味,因为它的毫无止境,因为它的卑微……。但如今我却深深地怀念起那段简单得无以复加的生活。我这才想起,原来这种忙碌的乡村生活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我的脑子此刻又浮现起那曾经的农忙的一天: 夜色未退,一切还在酣睡中,便朦朦胧胧中觉得有人推门,声音象一团抽象的圆圈滚进我那个暂时

农忙的一天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所以到现在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一个农民,我的身上也还保留着不少农民的痕迹,包括优点和缺点。我曾经厌倦过那田间的劳作,因为它的劳累,因为它的枯燥无味,因为它的毫无止境,因为它的卑微……。但如今我却深深地怀念起那段简单得无以复加的生活。我这才想起,原来这种忙碌的乡村生活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我的脑子此刻又浮现起那曾经的农忙的一天:


夜色未退,一切还在酣睡中,便朦朦胧胧中觉得有人推门,声音象一团抽象的圆圈滚进我那个暂时糊涂的脑瓜,似真又如幻。在很短暂的时间,我便本能地从床上一跃而起,也顾不得灵魂是否附身,便向门边摸去。昨晚父亲告诉我今天要收割稻谷,因此在我那醉糊糊的脑袋便储有这样一种意识:起床,割稻谷。“起床了么?”声音是姨丈的,轻轻的,有点犹豫的,怕惊醒我似的。一看手表,是凌晨五点。


走出了门,仰头一望,宽阔的天空孤灵灵地睁着混浊的眼,静默地等着早出的人们。清新的晨风,夹带着某种令我陶醉的芬芳,我深深地吸了一下,顿时精神抖擞,便开始收割稻谷。几个人像春蚕在蚕食着桑叶一样,慢慢地向田野深处推进。汗水滴了下来,像山涧跃动的清泉,一滴、两滴……

过了一会竟下起雨来,淋湿了全身,颇有些冷。


到了七点多,母亲便送饭来。于是暂时停下来休息吃饭。就这样蹲在田梗上,望着那还没收割的稻谷竟然还挂满着露珠,在晨曦照耀下,熠熠发亮,如同铺满了颗颗珍珠,挺漂亮的。如果此时有位画家看到这一切,定然会使他的画面满载而归。


太阳慢慢升了起来,渐渐变得焦躁不安,喷射出骚动不已的热气。凝固的空气,静寂的酷热的阳光,一切都象在这高温中烤死了,连人也都懒懒散散的。灼热的温度,仿佛把所有凝固的物体熔化,竟显现出了一点点的蠕动。那温柔的凉风轻轻地爬上那喷热的身体,你不觉得清凉的愉快么。风越来越大了。西南边的那幅不知哪个高明的画家给泼上去的浓墨渐渐地扩散了,是乌云么!——雨的前兆么?这潜在的危险若是给紧张劳作着的人们发现,该是多大的一片恐慌!


大约十二点,天气预报预料的大雨竟如时到来。风夹着雨,豆大的雨点在空中飘摇不定,随意地划出许多弯曲的轨迹,最后不甘心地掉到地上,腾起了阵阵的白水雾。到外一片白蒙蒙,笼罩在水的淫威之中,顷刻之间,地上的雨水便狞笑着四处奔流,横行无忌地延续着它们的狂妄。那气势很是吓人。


雨的前驱在移动——夸张地说,“灾难”在临近,风更大了。


风雨的交响乐,插入人们慌乱的舞蹈,插入那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的叹息之曲。晒谷场子上,那是一幅热气腾腾的画面,甚至其中的人物会跌出画面——提醒人们,那并非一幅画,而是一场人与大自然的争斗(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人总败于大自然)。人们单薄的身子在风雨中飘摇着,徒然做着无奈的挣扎,显示着自然的强大和人类本身的弱小。

这白的、水的、糊混的世界,是连成一体的天地么?此刻让人迷茫。风吹去那掩盖在它们上面的外衣,露出赤裸的现实,一丝不挂的任凭雨水的刷洗。

瞬间,田里便腾起了更多的水雾,点缀出朵朵水花,颇具艺术性地;置身于跃动的飘渺的水雾之中,形成了这空洞的,白玉无暇的世界的精灵。

一切,——田野上的东西,稻谷,在强劲的风中,软弱地摆着身子,喘息着,而又不能自已地低声下气地弯身祈求风雨的停止。只有那夹在其里的芋,那大片的圆的青叶,迎风尽情地舞动着纤长的身躯,宛如一位天然的舞蹈家。大自然的雕塑,该有多离奇就有多离奇。我赞叹道——在这寂寞的田野上。


风停了,雨住了,一切又开始了原本的样子。

我们三人躲在草垛下,等雨晴收割了一会便回家吃饭。饭后又继续干。到傍晚六点多完成。劳累,早就风雨冲刷殆尽了。


这一天是1988年7月21日,在广播里听到一则消息:汕头妈屿岛显现了海市蜃楼奇观,母亲概叹不能一观这人间奇景,我默然。


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静寂的夜,只有月亮孤灵灵牵缀在天空中,皎洁的清辉溶于沉沉的夜蔼中。晨间挂在稻谷上面的露珠,此刻已然点缀在夜空中,还是那般的熠熠发光,是星星么?虽有半天的星星在眨着眼偷看地下的一切隐秘,而且还有夜游的人,活泼泼地展现生命的光斑。可是,所有的这些,比起这浩阔无涯的谧静又能起什么干扰作用呢!

一束、两束……我数着,可这摆脱窗棂阻挡而挤进来的月光怎能数得清呢? 我只能抬起头,循着这月光望出去。平寂的田野那样模模糊糊——是日间洒下的汗水在蒸发么?那边,一小村庄,象一个百无聊赖的人蹲在那里啊,真像是呈现在眼前的海市蜃楼!我大喜,也终以为这确凿可算是人间奇景。期间没人打扰,而是那样平静地供我欣赏。唉唉!“无限的情思,只能倾诉给孤寂的嫦娥……”我不禁诗兴顿起,随口呤出。


窗外的小虫呢喃,夜,已经酣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