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勇不可挡(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去死!”空中我一声暴吼,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没动枪而是用上了长久磨练出的一个武者的本能。擂天锤!我双掌并拢,手指交叉闭合,拧成一团由斜上至斜下,就着自身体重和‘千斤坠’加力,两臂一轮对着那敌人脑侧就是一记暴锤!“嘭!”我一拳砸在敌人的太阳穴处,虽然这家伙戴着钢盔,但钢盔上留下的一个大坑,和他瞬间七窍喷涌出的鲜血,一头栽倒在战壕里,抽搐着一会儿就没气了。我可顾不了这么多,就在我砸倒了第一个先抬头的敌人,掉落在了敌人环形防御阵地战壕里,就和里面剩下的4个敌人在不大的环形阵地里扎成一堆……

因为大家都近在咫尺,敌人怕误伤战友不敢开枪,他们迅即拔出了刺刀和防身匕首要和白刃战。哈哈……白刃战?王八羔子的,也不瞧瞧老子是什么人?哼,大内第一高手可不是我自己吹出来的!也许拼刺刀咱比不得老邓跟庭锋,但那是因为老子要到该拼刺刀的时候根本就用不上!“来吧,兔崽子们!”就在敌人拔出腰间的刺刀时,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冲向了右侧的两个敌人。由于敌人怕误伤,这时战壕里四个敌人几乎同时拔出了刀,怒嚎着向我围拢过来!战壕里没有多余的游斗空间,这种地形下白刃战以寡敌众第一要诀就是快;显然没有丝毫迟滞提着膀子就跟敌人干上的我快上了那么一线,就是这一线的快就决定了生死!右侧近处的敌人刚拔出刀,一抬眼就看见我近在咫尺了,他惊叫一声,惶惶间,一记最简单的直刺就猛的向我刺了来;我心头冷笑,一记穿心脚就迅驰如电般正中敌人左前胸;矮子,就你这臂展也敢跟老子玩儿这招,别怪爷欺负你个儿矮,就是不用长的用这招老子闭着眼睛也能治了你!那矮个的敌人一脚就被我狠辣霸道的穿心脚踢了个心脏碎裂,口吐鲜血,挂了;强劲的去势连带着起身后的又一名敌人向后滚,压作了一团。

“啊!”我身后另一个敌人大吼一身就在我飞快踢出的那脚穿心脚一落地,就捏着匕首两个大步冲到我背后一个猛扑。呵,气势倒是够足的,不过这脑子嘛……一个人将后背留给了敌人危险并不是来自他没有防范反击手段,而是没有发现手段,他这一叫还真帮了我大忙了。想都没多想,我就知道这家伙又是个冲动将自己破绽大张的冒失鬼;此刻这家伙只求迅猛,正双臂大张一跃成饿虎扑食状想将我摁倒在地一刀结果。蠢,真蠢!我一提内劲,猛的来了个马永贞原版的‘蚂蚱回踢’,向前一个扑跳,身子当空一侧,单手撑着地面,头也不回单脚猛的向后上方就是一记狠撩,没想我这一脚把那家伙卵蛋给爆了,那人当空被我一脚踹上的地面,惨叫翻滚着,等着我最后给他来个了结。单手撑住地面狠撩了脚后就是一个筋斗,两脚踏在地面,正蹲在被我一脚穿心滚压成一团的另一个敌人面前。那人整好将矮子迅速推开,一抬眼,和我四目相投!

我狞笑着,就在那家伙慌张着要提刀和我对干的当头,我提起了拳头,当着他面孔就是一记最简单的直拳。“嘭!”手感不错,这样拳拳到肉的感觉令我莫名的兴奋;那家伙被我一拳K.O向后倒;也许这样就够了,可红1团外战没俘虏——“死来!”我一运内力,就着他瞬间倒落的势头,一记‘擂天锤’狠狠砸落下来,“啪!”一声脆响,血花飞溅,那家伙脑袋被砸进地里,两颗眼珠子带着縷血丝,连着些七零八碎的神经飞蹦了出来,面孔被我砸成了个深深的大血坑;被鲜血激发出心仇恨的我,以为这家伙还没断气,瞬间又举起了右掌如万均雷霆般使出了‘大崩手’砸在那家伙胸口;“轰!”的一声,跟着是像瓷瓶一点点碎裂的骨裂声,那人躯干彻底成了块连着碎骨的大块肉……嗯,这个收尸的同志倒没什么反映,就是抬着软乎乎的感觉浑身不对劲,从此吃饭再不是‘大口酒,大块肉’的熊样了。

就这时吓啥了的敌人慌张提起了手里的AK47,冲着我扣动了扳机,我背向他距离不足5米,几乎就是贴在他枪口上;“突突……”

“去你妈的!”早有准备的我在拍完那掌,就瞬即扯来那尚带着余温,一脚被我穿心的矮子,运起浑身气力,将矮子带在怀里,猛的一转身向身后一扔。“噗、噗……”子弹打在了横空飞起的矮子尸体上,随即将那狗日的压在了地上,矮子狰狞恐怖的死相,吓得他惨叫着扣动了扳机打出了了几发子弹。尸体将敌人压在敌人身上的一瞬间,我飞快起身,两个大步,越过第一个被我敲死的敌人,冲到了挣开矮子尸体的敌人面前。他刚一推开矮子尸体,直起腰坐起来,就看到了近在眼前的我,他惶恐间还在负隅顽抗猛的提起了手里的枪——“啪!”就在他摆手提起枪的一瞬,我一脚提在他手腕上,将AK47踢到半空,凌空抓着,后退半步收在怀里,冷笑着举起了枪……

这时我才发现,这家伙看模样也不过是个大孩子,黑暗里,借着山火的些许红光,我正看见这小子两脚跪着,青涩稚嫩的面孔滚着大颗大颗眼泪,一副惊惧、可怜样。MD,还尿湿了裤子。他满身因为恐惧剧烈颤抖着,两手抱头;嗯,投降姿势倒是满规范的,看来是经过系统训练。如果遇上其他兄弟部队,就他那副凄楚样老实样,作俘虏是够格了;可惜,我是红1团的兵,红1团外战从来就没俘虏;当然,杀俘是违反纪律的,只不过那些因为要泄愤,被逮个正着的实在不太聪明罢了……

“宗……宗堆宽洪独兵?(PS:解放军优待俘虏?)”那小子颤声道。

我心头冷笑着点点头,看那小子精神放松了些,随即解下了从他手里缴获的AK47上好的弹夹。我瞬间明显感到那小子瞳孔一缩……哼,早知道你小子不是老实货,不过现在他正寻找机会。嘿,机会?我就给你机会!我尽力最友善的微笑,斜眼看了看还在地面上挣扎、翻滚、惨叫刚被老子净了身的新时代太监,一手举起了AK47在那小子惊骇莫名的眼神里,对准那太监脑袋就将AK47上到枪膛里的子弹打了出去;“砰!”的一声结束了新进阶太监的‘光辉前程’。

那小子惊得大吼一声,哭嚎着悲愤的露出了藏在脑袋后的刺刀一纵向我扑来!

就这机会一脚踢死?这是不道德的,作为一名练武的人,首先要讲武德;虽然这小子不老实,但我也得给他个公平解决的方式不是?“啪!”我一脚将那小子踹了回去。

哼哼,我长笑着把手里没了子弹的AK47抛还给被我一脚踹得坐在地上的小子。马上将挎在自己肩头的56冲举了起来,解下了弹夹,把上膛的子弹退了出去;指了指那小子,挑衅似的冷笑道:“来啊!”

那小子接过枪,看向我,瞬间不只嘀咕着什么立马把刺刀装了上去。爬了起来,挺起上了刺刀的AK47小心的一步步向我逼了过来。两手紧张得令刺刀尖微微发抖。

我随手将早装上刺刀的56冲斜着,枪口指着地面。堤防着这小子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任凭着那小子步步逼紧,全身放松站在壕沟里暗自调息着。

2、3米距离不过抬脚就到,就在那小子挺着刺刀近到我身前之时,猛然似困兽了结前发出了一声惨烈、愤怒的嗥叫,使出了他浑身力气就是一个突刺!动作迅猛,气势汹汹,看来训练素质挺不错的……MD,就这副模样也敢拿出来丢人?“啪”我一错身,又是一脚把那小子重新踹回了防御阵地战壕左侧的头,那小子一声尖叫,重新背倚坐在壕沟壁侧的地下。黑暗里我仿佛看到了他充满血丝与兽性眼眸。

“不服气?再来!”我从他勾了勾食指,那小子瞬间愤然而起又一个突刺向我扑来,这回那小子学聪明了,是弯着腰由下向上迅即的一道弧形刺杀,防着我的腿!防着我腿?“蠢货!”我单手提着自己上着刺刀的56冲就是一记由下到上的斜横挑;“哧!”那小子的枪被我挑得一扬,就在一瞬间我紧着一个跨步上前,一脚踢在他下颚又将那小子重新踹到壕沟壁侧的地下倚坐着。

那小子被我踢了个满脸鲜血,此刻他早没了先前故作投降时摇尾乞怜的凄惨样,如一头受伤后被震怒的凶兽面部狰狞颤抖着,面颊滚着泪,看着一脸戏谑冷笑的我,气得牙齿打着颤;遽然,一声怒喝,积蓄了全身力气挺着刺刀向我猛扑过来!摆那副样儿也就只能吓唬吓唬小孩儿……瞬间我一歪头,将挎在身上的56冲取了下来,就在那小子抡起刺刀奋出全力向我斜刺了过来的时候,猛的一抡将斜上指着天空的56冲用上内力向他掷了过去!“噗!”一蓬血当空溅落,那小子被我钉在了战壕壁上痛苦挣扎着,他又瞬间恢复了先前那副投降样,看着我靠近,两眼滚着泪大叫着:“宗堆宽洪独兵! 宗堆宽洪独兵!”一副可怜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