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号床的艾滋母亲

zhanglong2102 收藏 14 119
导读:十九号床的艾滋母亲

十九号床的艾滋母亲


19床病人住进产房的时候,妇产科炸开了锅。因为这是一个艾滋病母亲。护士长给这床分派人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去。最后,刚毕业3个月的我,战战兢兢走进了19床的病房。


戴口罩帽子穿长袖不说,我还特意挑了一双最厚的乳胶手套。19床靠在床背上,腆着临产的肚子,微笑着看着我进来。我以为得这种病的女人,多少要有点与众不同,一打量,发现她很普通,头发短短的,宽松的裙子,脸颊上布满蝴蝶斑,一个标准的临产孕妇。


“你好。”她彬彬有礼。我心跳如雷,僵硬地笑了笑。第一天护理就要抽血,而血液是艾滋病传播途径之一,想想都叫我头皮发麻。大概是太紧张了,一针下去没扎进静脉,反而把血管刺穿了。我看到她眉毛都跳动起来。我手忙脚乱地拿玻璃管吸血,又找棉球,小心翼翼地不让血迹沾染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清理完毕,看看她的脸色,居然风平浪静。


回到办公室,我忍不住说:“唉,这个19床,怎么看也不像得那种病的人呀?”值班的李大夫抬头反问我:“那你认为得这种病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一句话把我噎住了。李大夫把她的病历递给我:“看看吧。”


翻开病历一看,19床本来是一所大学的老师,年轻有为,30岁就升了副教授,前途一片光明,在去外地出差的路上遇到车祸,紧急输血时感染了HIV病毒,直到怀孕做保健检查时才发现。母亲感染艾滋病后生产的婴儿,感染艾滋病的几率高达20%——40%,而且生产中的并发症和可能的感染对于免疫系统被破坏的母亲来说,常常是致命的。现在她一边待产,一边起诉了那家医院和当地的血站。


19床的丈夫来的时候,妇产科又是一阵小小的轰动。一个艾滋病人的丈夫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怀着好奇心,装作查房走进去。19床坐在床上,把腿搁在对面坐在椅子上的丈夫的身上,慢慢地梳头发,从头顶到发角,很悠然;丈夫帮妻子轻轻揉着因怀孕而肿胀的双脚,对妻子的怜爱从他的双手不可遏制地溢了出来。


“你觉得孩子会像谁多点?”我整理着床铺,听着这一对夫妻细语呢喃。“我!”妻子娇憨地说。“皮肤不能像你吧?”丈夫呵呵地笑:“看你的脸都成花斑豹了……”在眼泪出来之前,我走出病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