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3)转折

刘才友 收藏 8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URL] [内容简介] 吃过晚饭,各小组都会聚一起,召开战前动员战术指导会议。针对可能遇到的困难作了充分的估计,并讲明了解决的办法。遂决定以周正东的二十个老兵担任突袭前锋,像一把刀子直插敌人心脏,最主要的任务是擒住敌首,活捉或枪毙江一龙,蛇无头不走,由此造成敌营混乱。我带着周小九陈润梧编入此组。与此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吃过晚饭,各小组都会聚一起,召开战前动员战术指导会议。针对可能遇到的困难作了充分的估计,并讲明了解决的办法。遂决定以周正东的二十个老兵担任突袭前锋,像一把刀子直插敌人心脏,最主要的任务是擒住敌首,活捉或枪毙江一龙,蛇无头不走,由此造成敌营混乱。我带着周小九陈润梧编入此组。与此同时,狗仔将带领学生兵封锁各营门,尽量在敌人熟睡之际解除他们的武装,尽量活捉敌兵,收缴武器。狗仔让学生兵照着营区布防,演习了一次,反复讲解动作要领,让每一个士兵都熟悉自己的位置自己的任务。看看一切布置停当,已到了晚上十点,狗仔一声令下,出发!

我让周正东营长向前派了五个尖兵,就带着周小九陈润梧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摸索着行进。为了达到奇袭效果,队伍一律不准打火把。好在打前锋的都是大山里长大的,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那个陈润梧,书香门第出身,又紧张又恐惧,死死地揪着周小九的衣后襟不放,好几次都将周小九拉跌倒了。周小九抱怨不歇,陈润梧一声不吭,再没有白天那么霸道了。

二十里山路,说到就到了。我们望着山坡下黑黝黝的建筑物,只等着子时了。

夜色漆黑迷茫,像隐藏着无数的深坑,让人轻易不敢下脚。这时,前面传来了躁动,我正要过去,周正东带着一个人走过来,原来是林为贤团长带着尖刀连赶来了。这下,我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这一仗取胜已经毫无悬念了。我带着林团长找到狗仔,让他调整布署,让尖刀连有事可干。

狗仔想了想,便直接给那个连长布置任务了,让他带部队卡住两边路口,不让敌人脱逃。

零点,我和周正东带着先锋排摸到江一龙盘据的谢家祠堂,一看,正大门居然没有一人站岗放哨,只是锁紧了,里面传达室传来哗哗的麻将声和低声的咒骂,大概是哨兵了。围墙只有一人高,我们一跃而过,我带着周小九和陈润梧直奔传达室,轻轻地推开门,闪进屋子里。那四个小兵正对着火盆子,麻将正打在兴头上,根本没人注意我们的进来。我让周小九轻轻易易收起了放在屋角的四杆枪,捆好,那四人愣是没发现。我一看其中一人腰里还插着手枪,一努嘴,陈润梧过去,一下子下了那家伙的手枪,那家伙却一点也没觉察,只是手里捏着一张牌,在头发上擦着,嘴里念念有词,突然大叫一声,胡了,自摸,一家两块,快拿钱,快拿钱!

瞧得我们三人又好气又好笑,这哪里是部队营房,分明是赌窝吗。我让周小九将四个绑了,堵上嘴,死死地捆在屋内柱子上,让陈润梧看守,自己和周小九向江一龙的住处摸去。

正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枪声,各处灯火亮起,江一龙的营部顿时乱了起来。

我们朝前冲去,就见周正东迎面走来,笑着说,全部解决了。

“江一龙呢?”我问。

“活捉了。等着明天开大会审判吧。”

“去将关押着的乡亲放了。”

周正龙带人找牢房去了。我让周小九将四个顽兵送到集体关押的地方,腾出陈润梧,让她去做群众的工作。狗仔那边也传来了枪声,表明得手了,战士们欢呼起来,解决这二百人并没费什么力气。林团长也过来了,我们三人开了次短会,决定成立抗日民主政权,我主张任命黄老太爷为湖东县县长,书记人选由张司令任命吧。仍然将陈介然从大部队中剥离出来,为湖东县大队大队长,方根发为副大队长,陈润梧为大队指导员。他们都同意了,并连夜上报给张家明司令谷一林政委。由他们批准定夺。

第二天一大早,张司令谷政委一行人赶到了。大家都忙着成立湖东县人民政府的事。然而,林为贤团长周正东营长陈介然大队长却吵开了,吵得很凶,拍桌子,摔板凳的,差点儿就要打起来。我得到信赶到的时候,狗仔已经做起了调解工作,但是没有什么效果,依然一个不服一个。

原来,是为的俘虏分配问题,三家都想要人,都想充实自己的部队,因此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这次,活捉江一龙部,除了罪大恶极的准备在湖东人民政府成立当天枪毙之外,其他的都尽量做工作,希望他们都留下,打鬼子,参加革命。通过努力,有一百五十人愿意留下,参加新四军。这样,矛盾就出来了。由于各部编制人员都严重不足,都盯上了这块“肥肉”。中国有句古话,叫作“爱哭的孩子有奶吃”,谁不想自己的部下更多些?

林团长强调理由:

“挺进团作为新编九支队的主力,又是一线对敌作战部队,任务重,损耗大,一直得不到相关人员的补充,机动能力下降,作战能力下降,已经到了非补充人员不可的地步了。你看,我这一次带来的尖刀连,加强连的编,居然还不到一百人!”

周营长不甘示弱:

“警卫营担任着保卫首长和人民政府的重任。可是,它才多少人?说句笑话,我是营长,却只能直接管排长,因为根本编不成一个连。陈介然他们三十人又独立出去了,浮山学生兵又被张副司令编成突击队,直接归他指挥,只是名义上归警卫营。我,我,手下其实只有二十个兵,不比你更少!这次不优先给我人,我不干了,我!”

陈介然理直气壮:

“看看我们刚刚消灭的国民党县大队,有二百人枪。而我们呢,只有三十人。这像话吗,这不成比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以后仗还怎么打!游击战怎么坚持?不管如何,至少要给我七十人,凑成一百人,这样才像样。否则,我绝不答应。”

我见三个人都吃了秤砣,铁了心,没有转弯商量的余地,只好宣布,这事支队党支部决定,谁也不准再吵,以免伤了革命同志的感情。会前,你们可以各打报告,陈述自己的理由,以便支部考虑。但是决定一旦作出,必须坚决执行,绝不准讨价还价。

张家明谷一林狗仔和我,为这事专门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会上,先宣读了三人的报告,三人说的都是实情,任何一个同志的心都不能伤,怎么办呢?

谷政委微微一笑,说,干脆来个二一添作五,一个不得罪。

张书记听了,先摇摇头,不很赞成,他说:

“他原本想加强一线作战部队的,一百五十人,全给林为贤:陈介然的游击队要许多人干什么,反而施展不开身手;警卫营也不需要那么多作战人员,如果真让敌人给摸到司令部了,上自司令,下到伙夫,人人都是战斗人员,所以也不需要多少人。如果我们这些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能指挥得了部队吗?”

狗仔和我听了,都赞成张司令的主张,但是不论怎么赞成,全给了林团,会寒了周陈二人的心,怎么着也得给他们几个吧。

于是,周部陈部各分二十人,让他们先挑选,剩下的一百一十人,全给了林为贤的挺进团。


一九四0年十一月十一日,湖东县抗日民主政府再一次成立了。大会发出了告湖东民众书,号召民众团结抗日。以黄老太爷为县长,以陈介然为书记,以谢家祠堂为政府机关办公地。人民政府第一项政令就是枪毙反动武装头目并在水圩屠杀了烈军属的江一龙。抗日民主政府包括原桐城怀宁潜山庐江无为边区,下辖十一个乡,一百一十六个保,人口五六万。并成立税务局,以方根发为局长,征收救国公粮;在境内设立九个进出口货物检查站,每月税收十万多元,极大地充实了政府财政。根据地人民的热情被极大地调动起来,人人参加生产,个个支持拥军。陈介然也利用这个机会,大力扩充游击总队,下面设立了两个大队,大队下设三个中队,已经发展到近三百人。干部和武器都严重缺乏,他不得不起用刚刚投诚的蒋希伯担任第一大队长,结果就出事了。十二月二十日夜,蒋希伯利用守卫水圩的机会,趁着新四军和游击队主力外移的机会,带领一大队的一二中队突然发动叛变。他们扣押当时还在办公的黄老太爷,夺了几条小船,向庐江的灰河逃跑。当即遭遇了守卫河口的黄镇青团一个排的英勇阻击,使他们投靠日本鬼子的计划落空。这时陈介然方根发又带着二大队追击而至。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除非跳进长江自杀,蒋希伯已经无路可走,手下士兵鬼哭狼嚎。在此情景之下,想在游击队合围之前找条活路,转而折向西方,急急忙忙地向驻守庐江的桂军一七六师周雄团投降。

那周雄大喜,白得一个新四军的县长,等于拣到了一次邀功请赏升官发财的好机会,焉能放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