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面对另一种“韩流”

罡龙驭天 收藏 0 60
导读:当影视“韩流”在中国流行的同时,中国人正不得不面对另一股“韩流”——来自韩国的一些挑战中国历史文化的主流地位的种种说法和做法。如在韩国清州发现的《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以下简称《直指》)于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品后,2005年在清州举行了大型纪念活动,一些韩国学者声称韩国是活字印刷的祖先。新版的一万元韩币背面印上了向来被认为是由中国发明的浑天仪,个别学者的说法更离谱,说青铜器是由韩国先发明再传到中国的,《山海经》中的神话出自韩国,豆浆的发源地也在韩国。   

当影视“韩流”在中国流行的同时,中国人正不得不面对另一股“韩流”——来自韩国的一些挑战中国历史文化的主流地位的种种说法和做法。如在韩国清州发现的《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以下简称《直指》)于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品后,2005年在清州举行了大型纪念活动,一些韩国学者声称韩国是活字印刷的祖先。新版的一万元韩币背面印上了向来被认为是由中国发明的浑天仪,个别学者的说法更离谱,说青铜器是由韩国先发明再传到中国的,《山海经》中的神话出自韩国,豆浆的发源地也在韩国。


不过,比起一度铺天盖地的影视“韩流”,这股“韩流”其实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大可不必看得过于严重,完全可以冷静面对。


首先,大家应该尊重历史事实。《直指》固然是目前已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金属活字印刷品,但沈括《梦溪笔谈》中毕昇发明活字印刷的记载比《直指》早四百年,也是得到世界公认的可信史料,至今无人可以否定。世界上只有文字记载而尚未发现实物的事物很多,人类历史的很多重要事件和人物都只留下文字记载,并无实物可证,有的甚至只有口头传说,但并不能因此而随意怀疑其真实性。《直指》用的是汉字,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它所采用的印刷术正是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的运用和改良。《直指》的发现只能证明中国文化传播范围之广、影响之深,在清州这样一个中国文化的边远地区、曾经作为中原王朝的郡县数百年而当时又是中国藩属国的地方还能留下如此精美的成品。“礼失求诸野”,古人早就指出了这种现象。但谁都明白,还存于“野”的“礼”是从中国、中原传过去的,而不是在“野”自己产生的。


至于为什么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在中原反而运用不广,进步不快,并非没有原因。恰恰是因为中原文化太发达了,以至一般的刻版工人都能熟练操作,一些刻工可以按内容直接在木板上刻反体字,加上劳动力便宜,雕版印刷的成本低,效率高,所以缺乏完善推广活字印刷的动力。而在西夏、朝鲜等边远地区,很难找到有文化的熟练刻工,雕版印刷的成本高,促进了活字印刷的发展。中国目前最早的活字印刷的证据发现于宁夏,属于西夏时代,绝不是偶然的。


应该看到,源远流长、久盛不衰、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是数千年来各族民众共同创造的,其中包括曾经生活在历代王朝境内的人,也包括中国的藩属国内和中国文化影响区域内的人。先秦时代,朝鲜半岛是中原移民的聚居区。从西汉到南北朝,朝鲜半岛的大部分是中原王朝的疆域。直到明、清时代,作为中国的藩属国,朝鲜的士大夫还以从属中国为荣。请看韩国今天还保留着的大量当时的墓碑,哪座上不写着“大明朝鲜国”、“大清朝鲜国”?中国文化的创造者中包括古代朝鲜人,这既是他们后人的自豪,也是中国的光荣。


我们还应该承认,古代的朝鲜人一旦接受了中国文化,就视之为自己的精神支柱,十分执着地守护着传统文化,为弘扬中国文化作出了贡献。例如,在清朝的军事征服和政治压力下,朝鲜坚持不接受易服雉发的命令,始终保持着“汉家衣冠”。时至今日,一些在中国大陆早已绝迹的文化现象依然存在于韩国,既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巨大的魅力,也证明了一些韩国人的确重视、崇拜、恪守中国文化的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


实际上,大多数严肃的韩国学者从来不否认韩国文化源于中国文化的事实,并不赞成那些耸人听闻的“新说”,也不主张将纯粹的学术争论扩大到公众。就是在韩国的“江陵祭”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以后,多数韩国人也承认端午节源于中国。


所以,我们对少数人或一时间的过分说法大可不必太当真。真正的历史,不是一时一事就能改写的,更不是少数人所能曲解的。如果韩国真的能发现更多的中国古代文化的遗存,我们只能为中国文化无远勿届、根深叶茂而骄傲。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珍惜我们的历史和文化,负有研究和保存之责的学者要更努力地发掘遗存,复原史实。有了充分的证据,对活字印刷发明权一类争议,相信世人和后人自有公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