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兴衰系于“马政”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汉朝同匈奴的百年大战,是人类古代史上规模最大的骑兵会战之一。战败的北匈奴西迁欧洲,罗马帝国还无力抵挡,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汉军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强的战斗力。汉朝被称为中国古代史上第一个黄金时代,其兴盛很大程度是由“马政”为基础的骑兵支撑,如李广、卫青、霍去病等名将都是骑兵指挥官。


骑兵横空出世后,即成为古代欧亚大陆上决定胜负的关键兵种。步兵除凭借城郭、山险、水网和雨林等地势之利,野战绝难与之争锋。汉初天下甫定,江山残破凋零,据载“将相或乘牛车”,马匹奇缺可想而知。刘邦以40万步卒抵御单于所率10万劲骑,遭大败后求和,此后汉室主要依托长城消极防御,并以假冒公主和财帛“和亲”,以缓匈奴南下劫掠。经文帝、景帝两代六七十年休养生息,仓储充实,牲畜大增。汉武帝登基时官马即达40万匹,并出现“庶众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之繁荣景象,才有了建立骑兵集团与匈奴对等较量的基础。


西汉初年除大力养马,又发展了马甲、马鞍、马蹬,使骑手能腾出双手交锋,还能得到护甲保护。此时社会上层还有崇尚骑射之风,从皇家上林苑伴驾至民间聚会,豪门子弟都以驱骏马竞风头为荣。汉武帝依仗这一实力,于公元前133年对匈奴开战。经汉室几代征战,至公元前36年汉军攻陷郅支单于城,匈奴一部投降一部远迁,对长城以南农耕文明的致命威胁至此消除。


汉匈战争期间,汉军骑兵在速度、冲击力、载动力和骑术方面都不逊于对手,数量还多于匈奴,从而改变了此前以步对骑、以慢应快的被动局面。汉军拥有庞大的骑兵集团,又能通过历来步兵难以逾越的长城外数百公里缺水地带,一再向漠北草原出击,就此有了寓防于攻的主动地位。


公元前119年武帝下令实施的最大一次出击,动用骑兵14万,步兵和运输人员数十万,还有运输马10万匹。此役一度占领匈奴生息中心区,迫其逃向“北海”(贝加尔湖)一带,汉军也因染疫和征战死兵数万、亡马10万匹。武帝晚年派李陵北进时,只能给5000步卒,结果遭匈奴骑兵追攻覆没,证明马匹经久战消耗巨大,汉军不得不停顿攻势以恢复经济并补充马匹。为取得“汗血马”改良马种,武帝还不惜派兵千里远征大宛,“马政”已成为当时头等战略产业。汉朝经百年持久消耗战终于击败匈奴,也是优势经济实力支撑的马业胜利。


汉武帝消除外部威胁主要依靠劲骑,对内统治又首创“独尊儒术”,重文轻武的迂腐之风此后逐渐开始侵蚀上层。西汉末年和东汉中期的人口都发展到6000万以上,古人又没有科学的生态观念,从《汉书·食货志》可看出中原的森林、草场多被耕田挤占,内地养马既缺草料又无驰骋驯养之场。东汉时马匹数量已较西汉减少,战马则主要靠西凉(如今甘肃、宁夏一带)供应。此时刘氏朝廷对各地豪强的控制能力大为下降,已萎缩的养马业和骑兵又被地方军阀掌控。


公元189年,在黄巾造反促成地方割据形成的纷乱之中,野心勃勃的董卓率领拥有国内最强骑兵的西凉军进入首都洛阳。后人传说的赤兔宝马,便在这支劲骑之中。袁绍等各派军阀都以步兵为主,同西凉军不敢交锋,仅有曹操与之一战也立遭大败。董卓及其部将依仗这支国内最强的骑兵集团,将汉朝皇帝作为傀儡并劫持西行,还毁灭了洛阳和关中地区。此后,中国陷入了长达400年的割据混战和社会经济大倒退的黑暗时期,直至隋唐时期才恢复到汉朝全盛时的人口、马业水平,社会历史的进程为之付出惨重代价。


战马就是装备。恢宏大汉,兴也马政,衰也马政。建立庞大骑兵北击匈奴获胜,中国封建经济进入第一个繁盛期方得到基本保障。汉末不重马政,对这一古代具有头等战略意义的产业疏于经营,不可避免地导致军力大衰及天下大乱之悲惨结局。为祸之烈,莫此为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