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六章 失手

马鲁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眼看着阿巴斯一行五人走进旅馆后,水京才回过神来。“她也是东突吗?” “海豹,走了。”曾三山见目标进了旅馆,赶着回去和候正商量,也没多注意水京的不对劲。 进了房间,候正和洪闻理早就等着两人了,听见阿巴斯也在旅店里,候正也吃了一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们有必要今天晚上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眼看着阿巴斯一行五人走进旅馆后,水京才回过神来。“她也是东突吗?”

“海豹,走了。”曾三山见目标进了旅馆,赶着回去和候正商量,也没多注意水京的不对劲。

进了房间,候正和洪闻理早就等着两人了,听见阿巴斯也在旅店里,候正也吃了一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们有必要今天晚上就采取行动。”

“等等,我有个情况。”水京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洪闻理很是着急。

“我说海豹,你小子怎么吞吞吐吐的。”曾三山回来立刻把这个外号加以推广了。

“我想先去侦察一下,免得出什么纰漏。”水京本想直接说出胡伶俐的事,但是抱着只是巧合的心理还是没有说出来。

“也好,那你马上去侦察一下吧,我们准备。一个小时之后天黑行动。”候正看也不看水京就转身收拾起来。

水京也不多说,镇定了下情绪就向门外走去。

“喂,猴子,你觉得他有点不对没有?”洪闻理边整理装备边问。

“三儿,你们不是一起的吗?什么情况?”见候正没空答话,洪闻理转头问曾三山。

“我也不知道,期间我们分开了一段时间。他说他碰到了一个熟人,我也没细问。”

“好了,快准备。等水京回来就行动。”候正依然头也不抬。

水京走出房门,平息了一下心情。决定直接去,要是胡伶俐真的是阿巴斯一起的,那一顶要帮她,要是不是自己一定得救她。拿定主意,水京下楼拉住上次给了小费那正在柜台打盹的小伙子问清楚了阿巴斯一行住的房间正要上楼。这时一个胖胖的大婶走了出来对那小伙子叫到:“赖皮狗,快把饭菜给刚才那个客人送去。”

水京灵机一动地跟着小伙子闪进了厨房。

“笃笃笃”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谁?”屋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您订的饭菜到了。”

刚才看见的三个保镖中的一个打开了门,看了看菜。直接就接过托盘,“好了,你可以走了。”

“砰!”门在面前关上了。扮成服务员的水京转身离开,没走两步。

“喂,你来一下。”刚才那保镖打开门招呼水京。

水京也不多说,跟着保镖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水京直直地对上了胡伶俐的眼睛。可奇怪的是胡伶俐就像不认识自己一样,看了自己一眼就坐在了旁边。

“我们没叫这个菜,怎么回事?”阿巴斯端坐在沙发上指着一个油炸脆虾说。

“哦,这是我们旅馆特别为每个订房期将满的客人准备的。希望各位再来小店光临。”

“哦,好的。”阿巴斯看来笑纳了这道菜,向保镖点点头,水京还想再看一眼胡伶俐却被保镖推出了门。

“时间马上到了,海豹怎么还不回来?”曾三山一边玩着手上的匕首一边说着。

“笃笃笃”敲门声。

“谁?”

“侯老板,我。”水京的声音。

“怎么样?”曾三山开了门劈头就问。

“三个保镖,阿巴斯和一个女人。拐角那个房间。我们再等半小时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抓到。”

“怎么,你小子放了麻醉药?”

“嘿嘿,比麻醉药还难受。海鲜加葡萄,让人肚子疼痛难忍把腿蹲软。”水京笑笑。

“不能等了,他们要是吃过饭就走我们就没机会了。到拐角等。”候正看了看水京说。

“可是猴子,以逸待劳不是更好?”

“行动。”候正并不正面回答水京的问题,走出房门。

“走吧。”洪闻理跟在候正身后说。

水京和曾三山对望着无语,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其实多日的训练已经让大家都习惯于在候正的指挥下共同行动了。

果然像候正所预测的,刚吃完饭的阿巴斯一行五人急速地出了门下楼上车。候正四个人等五人出了门才从拐角下楼,上了事先候正租好的吉普车跟在后面,开了半小时果然前面的吉普停在了一个公共厕所旁边。

“海豹,你娃的版样还多也。”曾三山笑哈哈地说。

“一、二、三,怎么只有三个。”洪闻理数着人数。

“那三个大概不信***教,现在是斋月,所以***教在天黑之前是不会吃东西的。”候正头也不回地一边靠边停车一边说到。

而水京这时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吉普车,因为他知道胡伶俐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油炸脆虾。但是等了十几分钟吉普车并没有什么反应,更不要说有人下来的迹象了。

水京有些着急,这时候正的一句话让他蹭地跳出了车向吉普跑去。

“行动!”候正话音刚落,水京几个人马上跳出车向吉普跑去,候正在车顶篷的掩护下从座位下抽出了那把曾经经过自己亲自改造了无数次的带夜视瞄准镜的形似SVDK的狙击。

“砰!”水京冲上去一下子拉开车门,脸上神色一变。

曾三山和洪闻理也赶到一看,两人同水京的表情一样大吃一惊。车里只有一具戴着发套的“阿巴斯”的尸体。而真阿巴斯和水京看到的“胡伶俐”已经无影无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