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俄迅速崛起,将形成“没有西方的世界”

罡龙驭天 收藏 1 95
导读: 美国一家刊物最近发表文章说,100年来第一次出现了几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日益富裕的国家——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开始取得强国地位的局面。美国决策者在今后10年面临的最重要、最难以捉摸的对外政策问题,是如何面对这些崛起的国家与现有国际体系的关系等问题。《国家利益》双月刊7-8月号刊发的这篇署名文章题为《没有西方的世界》,要点如下:        目前的国际体系仍然由“西方”的秩序理念管理,以二战后美国根据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自由模式搞的一套规则为基础。        国际关系理论以及有关美

美国一家刊物最近发表文章说,100年来第一次出现了几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日益富裕的国家——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开始取得强国地位的局面。美国决策者在今后10年面临的最重要、最难以捉摸的对外政策问题,是如何面对这些崛起的国家与现有国际体系的关系等问题。《国家利益》双月刊7-8月号刊发的这篇署名文章题为《没有西方的世界》,要点如下:


目前的国际体系仍然由“西方”的秩序理念管理,以二战后美国根据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自由模式搞的一套规则为基础。


国际关系理论以及有关美国对外政策的分析,都把崛起的国家描绘为插入这个霸主中心的辐条,因而崛起的国家将被迫作出这样一种简单的选择:是直接挑战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从而导致冲突;还是融入现有的自由秩序,进行和平演变,适应美国的制度,而不是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制度。因此未来的世界要么是不同体系的冲突,要么是最终同化。


这种分析的一个例子来自阿伦·弗里德伯格的著作《国际安全》:“今后二三十年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可能有什么特征呢?是共同努力加强合作、稳定与和平,还是关系恶化,导致越来越公开的竞争,甚至是战争?”


按照这种分析,美国对外政策的重要目标是使融入和同化成为崛起国家非常中意的选择,同时防备冲突的可能而又不使冲突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这几乎成了华盛顿的祷文,得到两党的支持。对华鹰派、鸽派和“现实主义派”之间的分歧并不在于逻辑推理,而在于防范的程度。


崛起的大国并不限于这一套战略选择。世界单一而且趋平这种一厢情愿的神话使美国人容易轻信,但又固执己见。全球化时代的技术为互相联系提供了条件,但是没有规定互相联系的平等条件。冷战后的时代并不是一个逐渐现代化和逐渐一体化并使大家受益的过程。


相反,它使除冲突和同化外的另一种独特的选择成为可能——崛起的国家能日益“绕开”西方。它们优先深化它们之间的关系,同时相对放松与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体系的联系,建立一种取代它的国际政治体系,其目的既不是与西方冲突,也不是被西方同化,而是使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力量,越来越无关紧要。


正在出现的是一个“没有西方的世界”。这个世界依靠发展中世界内部相互关系的迅速加深——商品、货币、人员和思想的流动,它不受西方控制自主发展,形成一个平行的新国际体系,有自己特有的一套规则、制度和权力分配方式。它使自己内部的人能从西方获取需要的东西,同时绕过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


这几个崛起的国家开始讲到体系结构和独特的管理方式,作为它们自己非常现实的、可持续的和合法的(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看来)政治—经济秩序框架。


一厢情愿的想法和各种各样的理念,使美国人看不到正在形成的没有西方的世界的真实面貌。我们的对外政策选择将变得比我们想象的更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