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20节 扶桑血劫 之 朝鲜事变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李淏心中虽然稍感为难,只是经过与岳效飞的短暂交谈已经完全相信这个自称是“神州城城主”的人。看他的实力应该不是隆重隆武皇帝的手下,也不会是为了图谋国土,否则以他的实力来看,覆灭朝鲜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如此说来,拆开一观罢!”说罢,从脸上泛起不豫之色的李滚那里接过密诏,也不回避岳效飞,当面拆来一观。

李淏的脸色由起初因为室内温暖的红润面逐渐色变,最后脸色灰败,密旨自手中滑落,掉落在地下。

李滚看着兄弟脸色,不明就里,忙探身桌下拾起来,念出声来。

“……料得败儿狼子野心,必然认贼作父。……我朝自开国创制以来无不以中华上邦礼仪为尊,对此胡虏……自接诏之日起,王位由凤林大君李淏接掌,勉吾佳儿以天下布衣励志竭精率勤王之大军……”

岳效飞听了龙城大君李滚所念诏书,心中对于局势顿时明了。一边是认贼作父的儿子率清军夺位,一边是不肯臣服胡虏的老父少弟奋起抗击,看来自己这趟算是来得对了。

李淏灰败的脸色之上,泪水滚滚而来,口里叫道:“岳大哥,看来老父已抱必死之心,这……这可如何是好……。”

岳效飞感念朝鲜王室之忠亦为之色变嘴里说:“淏兄弟为今这计只有复夺汉城,并依仁祖大王遗诏兄弟即王位,然后我们神州城自然义不容辞助兄弟再训新军,将来与清军决一雌雄才是办法。”

李淏听到这儿,猛得的脱离坐位,跪倒在岳效飞面前道:“如此全仗兄长成全,如果老父真为狼子所害,兄弟誓倾全国之力与清廷血战到底,纵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岳效飞忙伸手托起李淏道:“我们汉人亦和清军有不共戴天之仇,与兄弟联手抗清自然是必为之举,如今咱们不要闹这许多繁文缛节,好好商量下一步的行止方是正事。”

就在岳效飞和朝鲜王室里的两位王子商量的时候。已经进入汉城里的昭显世子李溰已经发下榜文称“叛逆李淏仵逆反叛,已率麾下一千禁军反出汉城,前往釜山。现尊仁祖大王遗命,世子李溰……。”

百姓们看到这个文告,虽然不信温厚文雅的李淏敢于行此逆天之事,只是来来往往的辫子兵和着坚执锐的都城御营厅的骑兵来回巡逻,无论是官员百姓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敢怒不敢言之。

昭显世子入主禁宫,他从没想到能够如此顺利的入主宫廷。整个禁宫之中,无人敢于反抗,仅有几名不知死活的禁兵阻挡,结果都做了满州铁骑的刀下之鬼。如今坐在龙案后处理奏章的前昭显世子李溰心中那个高兴就别提了。

倒了清军将领多青显得心神不定,站在一旁的窗前看着院中的雪地脸上呈现出阴晴不定的神色。

心情大好的昭显世子李溰慢慢来到多青身后道:“将军,何事烦恼,如今本王已经大权在握……”

多青横了他一眼,似是对他打断自己思路的埋怨。不过还是依礼转过身来,深施一礼道:“大王有所不知,适才我们派往码头的两个千人队俱都受阻,况且听到消息所遇之敌乃南方强梁神州城之匪,极为强势末将正为此事烦恼不已。”

由于清廷对于自己在江西之战中大败之事封锁极严,昭显世子李溰只是隐隐听说前方战事不利,而对于神州城除了知道是个玩弄奇技淫巧之物的地方之外,所知实在不多。而多青为了顾全自己颜面,又只说受阻不说被击溃。

故此,听到多青的忧虑,李溰并不害怕脸上略带骄气道:“将军不必烦恼,本王立即下旨要朴一志派你五千城卫军,加上将军本部人马,想来将近一万人的天兵必可马到成功。”

多青心中骂道:“你个番邦土王,还真个是无知者无谓,对方是神州军!敢以不满五万之众力挑朝廷三十万大军,且战而胜之你们番军……不提也罢!素闻神州军神出鬼没,行动迅速,如今这里四处积雪,我军皆是骑兵,行动不便。而且听城外溃军所言对方人数不多,有南退之嫌,不若拒坚城而守来得安全。”

心念到此,多青道:“大王不必为此敌军大动干戈,小小毛贼不成气候,只消据城而守,城外寒冷异常,夜间冷风拂过只怕冻也冻死了,我军只待稳守城池即可。”

李溰点头道:“如此也好,待他们喝足一夜冷风,明晨再发大军扫荡,以满州精骑加我城卫军五千人马,定要一鼓而平。

多青听了,忙点头不迭,又怕他再改变心意,执意要今夜偷营或是交战,忙托词要去军营查看,退出皇宫。

这多青是谁呢,大家知道正史之中多尔衮只有一个过继的儿子叫多尔泰,实际在此之前,有一私生之子即是这个多青。

此次多尔衮之所以派他前来即有要他永镇此处之意,此事并以得到昭显世子的承诺,只要高丽政局稳定就会向清廷报多青意外之丧,随后他就可隐姓埋名成为李溰身边的政要。

如此即使将军多尔衮后世之中失势,亦可保持多氏血脉不会因自己原因而绝,这也是多尔衮为自己后辈的一点打算。(正史之中,即是如此,只不过多尔衮因昭显世子被害,而不得不将多青隐性埋命在人间隐藏起来罢了。)

此时此刻,获利最大的要算是“墙头将军”朴一志了。不但因城迎使时借清军铁骑之手,将城卫军异已尽行铲除巩固了自己在城卫军中的地位,又因为是每一个向新大王效忠的将领,而备受李溰的宠信。

碳盆之中腾起一些青蓝色的火焰,仿佛此大屋之中正在扭动纤巧腰肢的少女。杯盘频繁的碰撞,说明这儿开在展开一场盛宴。屋外漆黑的夜空里飘落着大朵雪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