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国家

没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国家。 国家无论大小,都有"死穴"。中国怕发展进程受挫,所以极力维护二十年机遇期,接连推出"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的理念,并举起"和平、发展、合作"的大旗。美国最怕的可能是霸权地位被取代。维护一超地位,防止任何新兴大国的挑战成为其政策思想的出发点。

俄罗斯最怕找不到大国复兴的方向。普京像个魔法师一样,不断尝试哪种神奇药剂能让俄罗斯摆脱困境,左右逢源。日本最怕"正常国家化"的道路受阻。战后多数首相都以把日本带向"正常国家"为己任。孤悬海外的澳大利亚最怕被边缘化,既要保留西方文化的传统,又要融入东方发展的洪流。小国新加坡最怕像一颗没有躯壳的心在全球化的海洋上飘流。欧盟、东盟等地区合作组织,则怕离心力加大,向心力减小。怕是正常的。

在现今的国际社会,国家行为体的想法更加古怪。权力、制度、观念,天灾、人祸,都在影响着一个国家的行为。国家的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是更清晰可辨了,而是更加复杂多变了。除此之外,更大数量的非国家行为体的行为出发点更是千奇百怪。所以,你提着屠龙刀不一定能号令天下,你有绝技在身不一定能保自家安全,你有灵丹妙药不一定能医治历史的创伤。国家前行,每走一步,都必须思前想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用怕,历史就是这样的。美国历史学家、普利策奖得主芭芭拉·塔奇曼写过一本畅销书《愚蠢的进军--从特洛伊到越南》。从书名就能看出,历史上错误的战略决策俯拾皆是,所以人类的进程更像一场愚蠢的进军。

日本袭击珍珠港,美国战陷越南,中国自缚于"文革"十年,伊拉克侵占科威特,或是战略决策失误、或是错失战略良机、或是逆时代潮流而动。不犯错误很难,走正确道路不易。因此,各个国家在制定国家战略时都小心翼翼,生怕将国民带上歧途。不用怕,现实也是这样的。人畏惧死亡,是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当代世界的国家之怕,也来源于明日世界的不确定性。如今的中国,同时具备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属性,故"中国之怕"规模更大,形态更多,情况更复杂。不过,举国图发展、全民望复兴的伟大进程,正从某种程度上掩盖着"中国之怕"。居安思危的前进是理性的成长,无知者无畏则是国家思想的大敌。

年底之际,拿起《周易》,粗翻乾卦,大致说说中国在不同时期可能面临的"中国之怕";在"潜龙勿用"阶段,尚无力发挥作用时,怕的是轻举妄动。在"见龙在田"阶段,崭露头角时,怕的是不能积累力量,站不稳脚跟。在"终日乾乾"阶段,大上进时,怕的是不能小心翼翼。在"成跃在渊"阶段,实力壮大时,怕的是无法汇聚人心,错失战略良机。在"飞龙在天"阶段,旗展抱负的极盛时,怕的是挥霍和妄为。在"亢龙有悔"阶段,盛极而衰时,怕的是不能认清形势,无法扭转颓势



来自sina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