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之脐》第十一部《元之脐》

玄烨号航母 收藏 47 291
导读:[原创]《历史之脐》第十一部《元之脐》


《历史之脐》之《元之脐》


虽然有许多朋友一直都没有把元朝当作自己人的朝代来看,但是元朝在中国历史的地位中,仍然有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不能仅仅将汉族看做自己的历史,一定要有更加广袤的中华民族的大理念。


元朝从1271年建立,到1368年灭亡,前后共九十七年。元朝结束了自唐灭亡以来长达三百七十年的又一次大分裂时期,使中国再次实现了大统一。这为之后明清的长期统一奠定了基础。这时期各民族间的经济与文化交流得到更大发展,回族就是在元代形成的。元朝的地域异常辽阔,这基本上奠定了我国疆域的雏形。

凡是看过三国的人们都知道那句至理名言,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是从元朝开始,大一统的概念才开始在人们心中实施了烙印般的记忆和追求。

元代大致分为三个时期,即初期、中期和后期。从元世祖忽必烈到成宗铁木耳是初期,这期间,采用汉族法律,初创了政治、经济和文化各项制度,呈现出向前发展的态势。从武宗海山到泰定帝也孙铁木耳是元代的中期,元代走向了衰落,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皇权斗争也日趋激烈,各地起义不断爆发。其间的“英宗新政”也仅是昙花一现,无法从根本上挽救元代的衰败之势,后来新政失败,英宗也死于非命。从明宗到顺帝是元代的后期,即元代末期,元末农民战争的爆发加速了它的灭亡。朱元璋参加了农民起义,后来成为起义领袖,逐渐扫平诸雄,重新建立了汉族的王朝——明,元朝则推出了历史舞台。

元代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但就在这不到百年的时间里,发生在其中的却也也是一幅治乱兴衰的画卷,那种规律性的东西不仅仅只对习惯了农耕的汉民族起作用,也会对刚刚从奴隶制进化到封建农奴制的蒙古人有效果。

那么,元朝的肚脐在哪里呢?它和南北朝有些相似,因为它们的肚脐都是从开始就有了,说句形象点,但也恶心点的话就是,“肚脐长在了脖子上”,这同样是因为它们的国家政权从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失败。

等级制!

元朝开国后,一切政治制度和国家机关组织大半都沿袭辽、金的旧章。1272年又在燕京旧城的东北筑新城,建设宫殿衙署。命名首都为大都。此后,元朝的政治重心就完全移到中原来了。元朝建立后,有意识地保留了中原的一些封建制度,但关于采用什么政策来统治汉地的问题,从蒙古建国之初就有争论。元世祖即位后,围绕着采用汉法问题,斗争更为激烈。当时蒙古已统治中原地区,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巩固其统治,忽必烈不得不大量任用汉人,采用汉法。

元朝统治者为了削弱各族人民的反抗,维护蒙古贵族的特权,在建国之初就采取了民族压迫政策。元世祖时,把全国人分为四等:

第一等是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第四等是南人。这四等人在法律上的地位、政治上的待遇和经济上的负担,都有不同的规定。如在法律上规定蒙古、色目和汉人犯了罪,分属不同的机关审理。蒙古人殴打汉人,汉人只能向司法部门申诉,不能还手。蒙古人酒醉打死汉人者,只要交出一份埋葬费,就算了事。汉人、南人不准集体打猎,不准举行宗教活动,不准执持弓矢等武器。在政府机关中,蒙古人任正职,汉人、南人只能充当副职。如地方上的官吏,以蒙古人充各路达鲁花赤,汉人充总管,回回人充同知,形成定例。同知、总管互相牵制,都要服从达鲁花赤的指挥。蒙古人由科举出身者,一正式委任就是从六品官,而色目、汉人、南人则递降一级。诸如此类等等制度,都有明显的民族压迫色彩。由此可见,元朝政权的性质仍是以蒙古贵族为首、包括各族上层分子在内的封建统治阶级对各族人民的联合专政。


如果说仅仅作为蒙古人的历史,那么元代的肚脐更应该是蒙古人的继承方式,忽必烈即为之前的诸王纷争和叛乱,就是这样的。元世祖在平定东北诸王叛乱后,设置了辽阳行省,并在叛王封地内置万户府,用以削弱藩王的权力。这时海都在西北仍不断骚扰,1289年七月,世祖已经74岁,仍决定率兵亲征。海都闻讯远逃。世祖去世时,海都已被逐出阿尔泰山之北。1302年,海都败死。1306年,海都子察八儿投降,西北诸王的叛乱,至此全被平定。从此时起,虽然叛乱被征服了,但是蒙古军队的大量主力部队却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有生力量多投入到了内部征战中,蒙古人的军事实力大打折扣,也眼中的影响了蒙古人对西方的继续征服。客观上,却给了西方世界以喘息,给了文艺复兴一个可以顺利开始的基础。但是对于蒙古人自己来说,诸王的纷争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肚脐一说就这么定了。


然而,元朝是中华的历史,而不仅仅是蒙古人的历史,作为本人的这一系列的主题,更多的是在描绘中华历史主脉上的肚脐,所以,还是与历史倒退的等级制是元朝的肚脐。

等级制埋下的是蒙古统治阶级声色犬马的基础,是对各族人民尽情鱼肉的基础。随着蒙古族统治者封建化程度的逐步加深,他们利用土地的剥削也日益加重。南方汉族地主对佃户的剥削,和蒙古贵族相比也毫不逊色。南宋亡后,元世祖有意识地把江南地主经济保全下来,因而江南地主对农民一直没有放松过控制和剥削。他们任意奴役佃客家属,干预“佃客男女婚姻”,甚至将佃客随田佃卖。列为一、二等的蒙古、色目人中的广大下层劳动者,同样遭受残酷的封建奴役和压榨。沉重的赋税、军役和站役,加上大封建主之间频繁的内讧和战争,官吏们的贪暴,以及自然灾害的袭击,使脆弱的蒙古、色目劳动者个体经济受到严重摧残,不断破产。

蒙古统治阶级没有珍惜他们的长生天赐予他们的勇猛和顽强,也没有真正的遵照他们的英雄铁木真的教诲,他们迷失在繁华的都市里,草毡换成了卧榻,骏马换成了车轿,马鞭换成了提笼,失去的不仅仅是征战时的勇猛,更多的是对本民族的丧失。

如此的统治阶级,再有按照千年前的等级制划分的三六九等,除了经济上的剥削,还有精神上的压制,这样的政权能存在近百年,已经属于奇迹了。

元朝的肚脐长在了脖子上,他们有高贵的黄金家族孛尔只斤氏族的头颅,他们有周身流淌的曾经沸腾的热血,但是,位置过高的肚脐使得他们在一开始就漏出了自己的破绽,即使身上穿着在汉化的服装也无济于事,即使这个国家的汉化程度再发达,也毫无意义。因为它从根本上就是在划分着等级。

1367年十月,朱元璋派遣徐达、常遇春率军二十五万北伐。在北伐的檄文中提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口号,并向蒙古、色目人保证“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当时腐朽的元朝政权只靠几支地主武装支持残局,其中主要的有扩廓帖木儿守河南,孛罗帖木儿守大同,李思齐、张良弼等守关中。他们相互之间派系林立,争权夺利,连年交兵,到处杀掠。元顺帝则信任喇嘛僧,沉迷于天魔舞的声色淫佚之中。最后,元末农民起义在当时世界历史上也是一件大事。成吉思汗及子孙们曾在中亚和东欧建立了钦察汗国、伊利汗国,元朝名义上是这些汗国的共主。元朝的崩溃覆灭,客观上起了牵制蒙古统治者镇压各国人民的作用,支援了各国人民反抗的斗争。


长生天,此时没有再救助或护佑他的孩子们,是因为他的孩子们已经不可能被挽救了。


请继续欣赏,《历史之脐》系列之《明之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