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55、代价

天上人間A 收藏 7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155、代价 伊藤博文听了儿玉源太郎的话,低头苦思半天道:“支那人的目标应该是取得满洲的全部权利,所以我们能付出的代价有三:最好的是我们取代俄国人原有的权益,接受俄国人的东清铁路,并将俄国人租借的旅顺纳入我们的囊中,不过这点还不如俄国人在的时候,他们是不会答应的;其次是我们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55、代价

伊藤博文听了儿玉源太郎的话,低头苦思半天道:“支那人的目标应该是取得满洲的全部权利,所以我们能付出的代价有三:最好的是我们取代俄国人原有的权益,接受俄国人的东清铁路,并将俄国人租借的旅顺纳入我们的囊中,不过这点还不如俄国人在的时候,他们是不会答应的;其次是我们取得旅顺并得到部分权益,并取得对满洲资源和开发的优先权利,最次就是以鸭绿江为界,我们得朝鲜,并趁机夺取俄国的部分远东地区。”

儿玉听了,神情逐渐的凝重起来:“如果是最次的那种结果,我们这次战争的获利就给支那人占了大头!这可不行!”

桂太郎道:“参谋长阁下说的没错,不过要想取得对我们最有利的结果,就要看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如何,你们打的越好,能提的条件就越多,否则,连谈判的资格都会失去!”

儿玉源太郎连忙站起来道:“谢谢首相阁下和外相阁下的提醒,我会小心在意的!不过现在前线力量不足,急需补充兵员,至少需要8~12个师团才能实现我们预先的目标,现在还缺很多,由于黑木第一军基本可以宣告除名,所以预定的辽阳会战将不得不推迟,拜托两位了!”

桂太郎疲惫的抬头道:“儿玉源太郎阁下请放心,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未来,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的,请不必担心。”

凤凰城派出寻找黑木第一军的探子全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接连派了20多批探子到龙岗山,结果没有一个回来的。时间一长,所有的日军都不再敢继续进龙岗山了,还在日军中间产生了无数恐怖的传说,都说龙岗山有恶鬼或者是怪兽,凡是去的人都会被恶鬼勾引,失去魂魄,连灵魂都回不了日本,永远成为飘荡在满洲的孤魂野鬼。那并不是很浓密和险峻的龙岗山,成了日军的畏途,凡是被派出打探的,都会先办理后事,然后心惊胆战的走上不归路。

而散布在龙岗山各处的楚天放带领的突击队员们,则像潜伏在密林中的东北虎,静静的等着送上门来的日军猎物,基本上是做到了来者不拒,照单全收。那些闯进他们领地的日军常常会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处比地狱还恐怖的场所,不是前出寻路的战友再没了消息,就是走后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一个7人小队的日军在进入龙岗山后,天色已经开始黑起来,走了不到二公里,前面的日军在虫鸣和兽叫中猛然回头一看――全队人就剩他一个!心惊胆战的日军四处张望半天,没有发现任何痕迹,那6个人就像凭空消失在空气之中!惊慌的日军扣动板机,慌乱的向可疑的地方射击,等他拉完弹匣中的5颗子弹,低头装弹的时候,猛然觉得心口一凉,紧跟着的是剧烈的痛苦,低头一看――一支弩箭的箭头从胸口露出,箭头还露着淡淡的寒光。

由于日本人缺乏了黑木第一军,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对辽阳的俄军展开围攻,会战的日期被推迟,日俄双方暂时处以无大战事的状态。乃木西典的第三军在取得金州后,开始了对旅顺的攻击,而旅顺进攻的关键,则在于203高地的归属,只要取得203高地,旅顺的俄军不战自降。战事因为李至的横插一脚,变的逐渐脱离了原来的轨道,俄军的司令官库罗巴特金胆小谨慎,畏首畏尾的才给日军可乘之机,现在换上库维,日军要想取得胜利,难度高了二倍不止。

日军在国内大量的征召兵员,编练完毕的几个师团迫不及待的登上了轮船,开到大连与先期到达的日军会合,被编为九州第五军,积极准备开展对辽阳的会战。

新官上任的俄远东方面军司令库维则大刀阔斧的整备力量,并加大了对日情报工作的力度,很快弄清了日军积蓄力量,准备开展辽阳会战,彻底断绝旅顺俄军退路的作战企图,也针锋相对的在辽阳及周边地区积极布防。对于关外中国新军,库维来之前是详细的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采取了和日本一样的打算,现在能不惹最好,等秋后算账。

上次在李至的办公室大放蹶词的大岛花子现在郁闷的想自杀,一直自认为比中国人高贵的花子,现在却不得不向李至低头,心里面的尴尬可想而知。上次放下狠话,说是要中国人在他们大日本帝国面前哭泣,现在结局一样,只不过换了角色,哭泣的是花子罢了。

大岛花子磨蹭半天,可不得不拉下老脸来找李至,国内的命令非常的明确,要她确认黑木第一军的下落,即使他们确实被中国人消灭了,另外就是肯定李至的态度,至少要像俄国人一样,这个李至在日军不主动进犯的情况下保持中立,不和俄国人合作打击日军。

花子到了李至的办公室,心惊胆战的认为这下非被这个支那人狠狠的羞辱一番不可,为了帝国的利益,不管什么都必须忍受,哪怕是这个支那人有什么奇怪的要求都要满足,日本女人不是从小就学习的伺候男人吗?尽管这个男人是支那人,也算是支那人中的极品了。

不过李至对改良日本的品种却没什么兴趣,看到花子走进办公室,依然满脸挂着招牌式人畜无害的笑容:“花子小姐,真是稀客,非常感谢你有时间来看我,快请坐!这是朋友从西湖给我带来的正宗龙井,也算茶中极品了,我都是第一次喝呢!”说完,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副紫砂茶具,给花子泡了一壶色香味俱全的西湖龙井。

花子端着茶杯,疑惑的看了眼这个关东将军李至,有些手足无措,装模作样的泯了口香醇的龙井,觉得茶香果然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看来这支那还真有好东西,在日本虽然茶道弄的花里胡哨,泡茶像跳舞一样,不过论淡雅和清幽,还是难以望正宗中国好茶项背!考虑下后,花子才谨慎的开口问道:“黄将军,上次是花子失礼,希望您大人大量,不要怪罪,有什么不满意的,就让花子承担吧!不管怎么样都行,千万不要影响您对我国诚意的判断。”

李至在心里面暗暗好笑,这日本婆,以为老子有SM倾向啊?再说了,看看你们闻名全球的AV还可以,难道还要我赤膊上阵?不过是不是应该把小鬼子以后赖以成名的AV提前开发出来呢?想归想,嘴里面却客客气气的说道:“花子小姐多虑了,我怎么会呢?我一直都反复的强调,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交往历史源远流长,绝不会因为一时一刻的误会而影响我们绵延千年的友谊,无论什么时候,我们之间没有不可以商谈的问题,大家求同存异,逐步解决嘛。”

花子听了,觉得心里面直发毛,这个关东将军嘴巴里说的如糖似蜜,可打起黑木第一军来却是干净利落,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黑木第一军的具体消息,不过从凤凰城到本溪就那么点距离,黑木的3个师团难道能飞上天或者钻进土里面?而且街市上也偶尔传言,那边“乒乒乓乓”的打了很长时间,不是打黑木第一军难道中国人没事在那用大炮打小鸟玩?吃过亏的花子可不敢造次,要是在口无遮拦,让这个笑嘻嘻的家伙再给日军来一下,这日本陆军还真的全回日本海岛上去抓鱼玩,花子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黄将军能这样宽宏大量,花子非常感激!现在,我国的政府非常想明确的知道将军的态度,将军能告诉我吗?”

“我的态度很明确嘛,我一直在等待你们的回应,花子小姐难道不应该询问下你们政府的诚意吗?”

花子听了,心里面暗暗猜想,国内传来的消息果然不错,这个支那人是在等条件,等价格最高的时候下手!问题就在于,日俄两国,谁会出更高的条件呢?从常理来推断,应该是日本的赢面要大些,因为俄国有200多万的军队,只要日本一退缩,他们完全可以调集力量立即向支那人动手!而日本即使要动手,也要等一段时间蓄积力量。打定主意的花子决定等等再说,毕竟国内还有与俄国一战的力量,没必要现在就拉这个支那人进来分红利。于是对李至道:“那么,我是否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阁下不会主动和俄国人一起对抗我们,是吧?”

李至呵呵笑下道:“只要你们比照俄国人和我们签订的声明行事,我可以答应,不会在不通知你们的情况下擅自行动。”

达到第一个目的的花子放了些心,于是拐弯抹角的问道:“黄将军,不知你是否知道我国黑木第一军的情况?”

李至心里面暗暗发笑,这日本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看来电子战还是很有成效的,这日本人的真电报发不出去!于是故作姿态的回答道:“花子小姐,据我所知,贵国有军队在九连城到本溪方向和我军发生了些小小的误会,至于其他方向,还没有进一步的情况,既然贵国询问,我会派人去认真调查的。”

“那拜托黄将军了!我国非常希望知道他们的下落,不管情况如何都希望能得到详细的情况,这对我方采取与阁下的具体措施非常的重要。”

“哦,这样啊?花子小姐,你提醒的不错,我记起了,好像你来之前没多少时间,部队送来一样东西,花子小姐看看,是你们的东西吗?”李至边说,边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块残缺不全的旗帜,大岛花子一看,差点鼻血都喷出来――这布正是黑木第一军的军旗!对日本军队来说,失去军旗就等于宣告这个军队从编制中消失!花子强忍住想扑过去咬李至一口的冲到,低声问道:“黄将军能把这东西给我吗?”

“花子小姐对这个破布感兴趣?没关系,咱们是友好邻邦嘛,都是朋友,这东西就送给花子小姐了。”

花子拿着黑木第一军的军旗,急匆匆的告辞回去了。李至看着花子逃跑一样的背影,脸色逐渐的寒冷起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这些倭寇就是贱,不打不老实!”

彭岚从隔壁走过来,对李至笑道:“李至兄弟,你这个绵里藏针的手段玩的高啊!看来日本人是坐不住的了,现在和俄国的过节不打出个结果他们也停不下来,所以不正视我们也不行。”

李至点点头道:“俄国和日本打的是一样的算盘,都想等秋后算账,不过俄国人战争结束后倒真的有能力马上找我们算账,日本人则要恢复个几年的时间,所以我们合作的对象还是日本人。不过现在日本人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还舍不得出血,我们看来需要等等,看看日本人的下场再说。”

彭岚考虑下道:“俄国人换了方面军司令,库维新官上任,你觉得结果如何?”

“库罗巴特金胆小,谨慎的过分,不敢冒险,日本人要对付他的话,轻松一些,库维这人不管怎么说,至少比库罗巴特金胆子大的多,指挥部队也有些气势,日本人要想取胜,怕没那么容易。”

回道据点的花子不敢耽搁,立即将从李至那里拿到黑木第一军军旗的事向上级报告,大山岩和儿玉源太郎接到消息,腿都软了半截,黑木第一军4个师团,除九连城那个师团还残余了小部分力量外,其他3个师团居然连渣都没剩半个!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作为日军常备精锐的黑木第一军,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没了?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关东将军已经有了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内向日军叫板的本钱!幸好的是,能确认这个支那人确实在等日本方面开出的条件,想无耻的从皇军的战争红利中抢夺部分。

儿玉源太郎和伊藤博文等商量半天之后,还是觉得再等等,不能就这么让那个支那人取得原本属于皇军的东西。于是加紧了国内的战争动员,大量的物资和无数的日本人源源不断的从日本乘船到大连,只要日军能凭借这次的孤注一掷取得对俄决定性的胜利,即使不能以一己之力打败俄国人,至少需要付出的代价不会那么高。

但结局真的会如日本人打的如意算盘那样发展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