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八十五章 失落的雄鹰

烈鹰少校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马云鹰带领他的骑兵在辽阔的草原上飞驰,凉爽的风扑面而来,吹在骑兵们的脸上,格外的清新。马云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早已经是天地相连,北安府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这是他的骑兵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路。 “马将军,前面就是土木山族的领地范围了。”南宫盛在旁边提醒,马云鹰点了点头,“我们先找土木山族歇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马云鹰带领他的骑兵在辽阔的草原上飞驰,凉爽的风扑面而来,吹在骑兵们的脸上,格外的清新。马云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早已经是天地相连,北安府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这是他的骑兵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路。

“马将军,前面就是土木山族的领地范围了。”南宫盛在旁边提醒,马云鹰点了点头,“我们先找土木山族歇脚,明天继续前进。”“他们的族长木铁楼不会害怕吧,我们可带了5000人马啊。”南宫盛笑道,“害怕是正常的,但是他敢有任何举动我就消灭了他们。”马云鹰自信满满的说,但是他的内心还是有些不安,自从秦中鹰来了之后,就得到了严格保密的命令,接着府内高层连续有诡异的行动,连作为高级军官的他和宇文忠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知道内情的人恐怕只有夏龙扬,秦中鹰最信任的这些同窗中的极少部分人,而南宫盛就是其中之一,同时也说明了一点,夏龙扬最信任的人名单上并没有马云鹰的名字,这让他多少有些失落,在夏龙扬的眼里,自己难道还不如这些年轻的校尉吗?

土木山族的领地在草原的边缘,背靠着大山,所以是草原各族中唯一拥有比较强的山地步兵的民族,长城决战中,土木山族的步兵也曾经给北凉军制造了很多麻烦,但是现在土木山族可以用来战斗的兵力只有8000人左右,再也无法对北凉军构成威胁,加上秦中鹰等人的工作,土木山族已经宣布臣服于北凉。

马云鹰和南宫盛带着几个随从驱马来到土木山族的营地前,马云鹰扯开嗓子大喊,“北凉军北安府征风将军马云鹰求见土木山族族长木铁楼殿下。”没一会儿营门大开,一个强壮的中年人带着十几个随从迎了出来,“木族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马云鹰先行礼。“北府七英之首的马将军前来,我未曾远迎,恕罪,恕罪。”木铁楼急忙行礼。“想不到族长也学会我们那一套了。”“哪里哪里,北凉军的人前来,自然是要用北凉军的礼节了,将军快请进。”木铁楼领着马云鹰等人进了大营。

众人分头坐下,木铁楼坐在正中的椅子上,满脸的笑容,“将军此次前来,不知有何差遣?”“差遣不敢当,只是路经此地,暂时需借贵地休息一晚,明日启程向西前进。”“向西,难道你们要去星月帝国?”“不错,我们正是要去星月帝国,族长也知道星月帝国?”马云鹰问,“当然。”木铁楼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那时我还只是个孩子,听说我们西边出现了新的敌人企图染指草原,接着我们草原的4大族一起出动杀的天昏地暗,把那星月帝国的人杀的人仰马翻,尸横遍野,从此,西方太平,再无人敢染指草原,而我们土木山族则负责看守草原的边境,防止他们再次进入已经好几十年了。”草原4大族,迟早还不是我们北凉军的手下败将,马云鹰这么想,但是口头却很客气的说,“确实了不起,一战让对手胆寒数十年。”“话说回来,你们去星月帝国有什么事情吗?”“作为使节。”“带5000兵马的使节?”“不错。”木铁楼沉思了一下,“带兵未必是好事,而且说实话你这5000兵马若是进攻,太少,若是护卫又太多,反而容易让他们误会,想当年你们镇守使夏龙扬殿下只带领秦参军和北府七鹰就敢进入水云族领地一举说服水云天反叛风灵族,那可真是不用一兵一卒啊。”“此一时,彼一时,这次希望木族长能允许我们暂时在贵族领地内驻扎,明日一早我们就会前往星月帝国出使。”“好说,好说。”木铁楼一脸的笑容,“有贵客来临,高兴还来不及呢,我立即去安排。”“有劳了。”马云鹰和南宫盛同时起身行礼……

“南宫大人,怎么样?”马云鹰问,“秦大人真是深思熟虑啊。”南宫盛笑了,“你看出来了?”南宫盛点了点头,“我可是南宫家的人,从小就受过观察的训练,你能想象那种盯着一个人或者一件东西一看就是一天的训练,到最后你看到的都不在是原本的东西……”“告诉我你的结论。”马云鹰不耐烦的说。“是,木铁楼知道我们即将去往星月帝国的时候非常想做掉我们两个,唯一担心的是我们手下的那5000兵马,他对我们北凉军的憎恨比顺服多的多,但是苦于实力不足,他的梦想恐怕是致力于恢复草原民族昔日的辉煌,而找到了星月帝国这根救命稻草后恐怕非常想挑起我们两军的战斗以从中取利吧。”南宫盛滔滔不绝的说。马云鹰点了点头,打心眼里佩服秦中鹰的安排,把南宫盛这样的人派来确实可以一眼看穿一个人,对他们的行动大有帮助,同时,他显然已经估计到了对方可能的行动—装成星月帝国的人杀死他们两个使节,嫁祸给星月帝国,借机鼓动挑唆北凉军,自尊心极强的北凉军一定会出兵讨伐,陷入一场消耗战,两败俱伤,得利最大的恐怕还是土木山族,不过可惜带领着5000精兵的马云鹰和南宫盛显然不容易被杀,除非他有信心能够瞬间全歼这些军队一个活口不留,马云鹰笑了,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马将军,这个,这个……”木铁楼目瞪口呆的看着马云鹰所部骑兵的扎寨方法,连营数里地,巡逻兵来往巡逻,警戒森严,如临大敌。“在我族的领地如此驻扎,莫非是信不过我们?”“族长言重了。”马云鹰笑着说,“我们北凉军的骑兵日常都是这么驻扎的,早就知道草原的勇士们英勇擅战,睡觉手都握在刀柄上,所以我们骑兵也学习草原勇士们的精神要枕戈而眠,要比草原的民族更加善战更加强大一刻也不能停啊,你说是不是啊,木族长。”“北凉骑兵强大无比,名不虚传。”木铁楼压住火转身走了。“看样子他真的很不高兴啊。”南宫盛走过来说。“南宫大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如果秦大人的推测错了,或者你的眼睛也看错了,那么我们不是把木土山族给得罪惨了。”马云鹰疑惑的说,“没有啊,得罪他们的是马将军你而不是北凉军或北安府,到时候把将军处罚一下再来道个歉就可以了,这比贸然同星月帝国开战好的多。”“拿我当替罪羊?”“还有我呢。”南宫盛不在乎的说,“马将军是马忠鸣将军之子,所以如果承担礼节不周的罪名应该是我全部承当。”“你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当然,我们这些人早就把命都交给龙扬殿下和秦参军了,只是处罚有什么好怕的。”“我难道不是你们的一员吗?北府七鹰中只有我是外人?”马云鹰摇了摇头,走开了,南宫盛则站在园地,面露难色,他已经看懂了马云鹰的表情,找到一个信任到可以以命相交的人或者是集体是每一个军官都希望的事情。

一夜的休息后,马云鹰和南宫盛带领着骑兵上路了,土木山族没有任何动静,无论是担心计谋被揭破或者确实没有企图不得而知,总之,面对5000名严阵以待的北凉军骑兵和他们背后强大的北凉军,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马云鹰意气风发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而南宫盛则跟在他后面,一直看着马云鹰,对方意气风发的脸上隐藏了他内心的失落。

马云鹰,25岁,名将马忠鸣次子,其兄马云雷在风云峡血战殉国,常年在骑兵军中任职,武艺高强,精通兵法,骑兵战术,在长城决战中拼死杀敌,是个不可多得的将领。据说马将军给他谈了一门亲事,但是由于他长期在军中,所以根本无法跟女方见面,这也是大多骑兵的困扰。南宫盛的脑海里闪过马云鹰的情况,身为骑兵将领,他并没有其他骑兵军官那种狂傲的气质,反而有些谨小慎微,平时话也不多,在夏龙扬和秦中鹰面前到是必恭必敬的,相比之下,以他的性格本来该是读书,考取个功名的,恐怕是由于出生在马忠鸣将军的家里所以从小就被送到第13骑兵军凉王草原的驻地接受残酷的训练,走上了从军的道路,南宫盛拍马赶了上去……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南宫盛笑着对马云鹰说,马云鹰的汗从额头划落,“我现在到宁愿不知道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难怪秦参军没有告诉我,他说的没错,马家在北凉的势力,关系盘根错节,朝中大部分文官武将都跟我家交好,我泄露出去的可能性很大,即使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也会立即满朝皆知,而且一旦事情泄露,秦大人和你们都会以包庇和知情不报以及窝藏等罪名被抓,慕容姑娘会被暗骑营处决,而北安府很有可能因此被废。”“我知道。”南宫盛笑着说,“所以一旦你把事情泄露出去的话,我会当着龙扬殿下,秦参军的面自尽。”“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此事牵连甚广,别说是我,就是燕飞我都不敢相信秦中鹰还信任他,你居然这么轻易就告诉我,别忘了,我可不是跟你们一样从讲武堂出来的,没你们那么深厚的情义,说不定我会把这件事情当作升迁的工具,出卖你们大家。”“你不会,因为我信任我的眼睛。”南宫盛从怀中拿出一副画像,“送给你了。”马云鹰接了过来,只见画面上是一个骑着马的年轻军官,意气风发,气宇宣昂,但是却隐藏不了眉宇间的孤独与失落。“这是你画的我的画像?”“不是,只是某个骑兵军官的画像而已,收好了,要知道自从我跟随秦大人从海鹰回来,我的画在市面上价格差不多要到10两黄金一副了,收好,将来留给子孙后代可是笔财富呢。”南宫盛笑着说。马云鹰叹了口气,把画揣进怀里,“那我替我还没出世的子孙后代先谢谢你了。”“不客气。”“不过你知道怎么让这副画更值钱吗?”“怎样?”“一般书法,名画这些东西只有当作者死了的时候他的价值就会成倍增长。”马云鹰笑了,南宫盛也笑了。

去读书,考个科举这些曾经是马云鹰的梦想,他没有他父兄那种气魄,看上去有些文弱的他到确实是个读书的料,但是他毕竟生在北凉马家,军人世家,说读书考科举简直是笑话,会被打,于是13岁的他被送进了骑兵学堂,跟那些挑选出来的同龄人一起在草原上风餐露宿,过着草原民族一样的生活,接受着更加残酷的训练,从此之后这个孩子就变得沉默寡言,只会服从命令,直到正式加入骑兵军,统帅一支部队起,马家的热血在他身上开始体现出来,不同与那些见血就疯狂叫嚣着战斗的军官,在战场上出现了这个话不多,但是战斗时即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也绝不后退的军官。

但是这个一般比较沉默的军官却在北安府逐渐的发生着改变,脸上的笑容多了,话也多了许多,或许是跟这些缺少拘束的同龄人在一起才发现军队中竟然也有这么多能打仗但是很有意思的军官,不知不觉的融入了这个团体,所以当知道他们在瞒着自己进行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行动时他没有像平常一样一言不发的等待着命令,而是表现了少有的失落,直到他明白所有的来龙去脉……

一群可以生死相交的人,一群可以随时为了同伴而献出生命的人,一个人在世间有了这些还有何求呢?马云鹰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马云鹰和南宫盛的骑兵抵达了草原和沙漠的交界处,南宫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20几天前才来过的小山,当时这里还只有树林,但是现在,一坐小城已经耸立在山上,城墙上无数的士兵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这么短的时间就建起了这个城,星月帝国的人看来有一套。”南宫盛说,“是啊,现在想进攻可不那么容易了。”马云鹰回头命令,“扎寨。”5000骑兵立即行动起来,在下面安营扎寨,“南宫大人,你看敌人大约有多少人马?”“上次来探察的时候大约有3000人,现在可能增加了,不过这个小城怎么看也是简易的城墙,很多地方甚至是用木头充数的,就大小来看,这里最多容纳1000人左右,这种军事据点只要一个冲击就能攻克,不过我担心的是这里只是观察哨,他们真正的大军驻扎在山那边。”“这附近可以绕过去吗?”“不容易,一直往南是悬崖峭壁,往北是天河,除非咱们有渡天河的准备,否则没有给骑兵发挥战斗力的开阔地,如果让骑兵弃马上山可能会被敌人山后的部队冲上来居高临下的进攻,现在这里除非有大军到来,否则凭借咱们手下这些骑兵,不可能有胜算。”马云鹰点了点头,南宫盛下了马,“星月族的语言我是学的最好的一个,我现在上去喊话开始接洽,如果能进去的话就可以了解他们基本的部署和情况了。”说完刚想走过去,马云鹰长枪一横,拦住了他的去路,接着回身命令,“各司各卫,准备组织演练。”“马将军……”没等南宫盛说完,马云鹰就打断了他,“南宫大人,我们可是堂堂的北凉军,怎么能主动上门呢,好象我们有求于他们似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等他们派人过来。”“马将军不是想探听虚实吗?”“虚实?不用了,在山上拿他们没办法,但是如果他们敢下山,在这里跟我的骑兵作战,来多少我就消灭多少,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他们派人来找我们,堂堂的大夏是四方来朝的帝国,应该他们先派使节来表示友好。”“不愧是马家的子孙。”南宫盛佩服的说。

无数星月帝国的士兵从山的那边爬上山顶,一边布防,一边好奇的看着下面,下面的骑兵们有条不紊的巡逻,搭建营寨,埋锅灶饭,例行的演练,仿佛山上的军队不存在一样,当然他们很清楚是山上的弓弩正对准着他们,双方就这样鸡犬相闻的对峙着,一直到了天黑

入夜,山下的北凉军突然喊杀声震天,山上的士兵立即紧张起来,如临大敌的戒备着,而山下的动静却越来越大,不仅营地,还有无数的马蹄声由远向近奔腾而来,似乎在集结着更大规模的军队,于是星月帝国的士兵们就在紧张不安中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一早,他们惊奇的发现北凉军的营地扩大了,里面的士兵仿佛更多了……

“星月帝国军队的使节去了马云鹰部,随后双方决定派遣更高级的使节相互来往,目前来使已经抵达了府内,正在驿站休息,明日可以和我们先行会见随后前往北凉城面见王爷。”南宫盛报告说,“同时为了有效观察星月帝国军队的动向,马云鹰部暂时驻扎在原地,阻挡住星月帝国可能的步步进逼,在草原的边缘挡住他们。”“可以在那里沿天河修一个永久性的军事据点,调拨一些步兵去防守。”夏龙扬说。“这样可以阻止星月帝国继续扩张。”“我认为首要的问题是应该让来使看看我们北府军的军力示强于人。”秦中鹰说,“没错。”夏龙扬点了点头,“尚志中,凌风,铁虎,董连成,雷战和,你们5人立即回去准备,明日分率各部操演给来使观看。”“是。”5人各自行礼后离开。

秦中鹰诡异的看了看南宫盛,“马云鹰将军都知道了?”“知道了,我告诉他的。”“为什么?”“因为我相信他。”秦中鹰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所谓的同伴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马云鹰现在已经是我们不折不扣的同伴了。”秦中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马云鹰,马家的人和骑兵军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现在已经彻底被收归麾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